刚刚更新: 〔神级透视高手〕〔殇之哀〕〔极品全能大巫医〕〔窈窕宦官〕〔猎都〕〔穿越之变身绝色女〕〔画魂〕〔都市狂兵〕〔恶魔校草的可心小〕〔道吟〕〔万道无界〕〔平步仙路〕〔最强天赋树〕〔校花的贴身黑猫〕〔杀手萌妻要逆天:〕〔末世胶囊系统〕〔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美漫之驱魔神探〕〔最强雇佣军〕〔纨绔狂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四十八章 为鉴
    二房还能怎么想?都分家出去那么久了。虽说秦伯复偶尔回长房的时候,还是会留宿在福贵居里,但这座两进的院子同样住过上京述职的卢普与秦幼珍一家,早就算不得是二房的独属住所了。

    如今的承恩侯府完全是属于秦家长房的地盘,就连符老姨娘和张姨娘两位,也不过是以老侯爷的老妾以及侍奉老妾的妇人名义寄居在此罢了。二房分家时没把她们带走,就已经是否认了她们归属二房的名份。更别说她俩又没住在福贵居里。

    三房还住过清风馆呢,但如今清风馆被拿出来当客院,三房上下都没吭过一声。长房要给福贵居换个主人,二房哪里还有反对的底气?以秦伯复如今对长房、三房的巴结讨好态度,他估计也不会开口反对,当然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是另一回事了。

    秦锦春非常清楚自家父亲的心态,毫无负担地对秦含真道:“这主意挺好的。大堂哥怎么说也是承恩侯府未来的继承人,长年与兄弟们合住一个院子,实在不象话。小时候还能说是多与兄弟们亲近,长大了要娶妻,还要与兄弟、堂兄弟们聚居一处,就太不讲究了。福贵居是个不错的地方,院子大,又有前后两进,内外分明。况且福贵居一侧还有专门的夹道通向马棚以及东南角门,大堂哥将来要出门就更方便了。那地方离松风堂也近,就是离盛意居远一些。将来大嫂子要去给二婶娘请安,还得经过小叔子们住的地方,又有些不便了。不知二婶娘怎么想呢?”

    姚氏怎么想?她当然乐意为自己的儿子圈下福贵居这么大的地盘了,虽说离自己远一点儿,但都在一个府里,又能远到哪里去?不过关于秦简搬出折桂台之后,折桂台这个院落正房的归属,以及燕归来跟折桂台紧挨着,秦简的妻子前往盛意居时会路过那个路口,随时有可能撞上小叔子这事儿,姚氏心里就有些不得劲儿了。她不想让庶子或别人的儿子占了她宝贝儿子住过的屋子,更不想让庶子或别人的儿子有冲撞她儿媳的可能,因此,她提了个大计划。

    姚氏想要把清风馆清出来,划作家中未娶亲子弟们的居所,住在前院,也方便秦素、秦顺与秦端他们读书。与此同时,秦顺与秦端都是秦叔涛的儿子,清风馆离秦叔涛夫妻所居的听雨轩更近,也方便他们夫妻照看儿子日常生活,所以,姚氏觉得自己的这个主意极好。至于秦素,他住哪儿不行呢?

    当然,这三个男孩子,年纪有大有小,但都超过七岁了。秦素最年长,已经快要到可以成亲的时候。他这样是绝对不适合继续住在内宅的,等娶了亲,就分个小宅子给他小两口搬出去,省事又清静,大不了每天仍旧回府里来读书就是。姚氏不介意在承恩侯府附近给他弄个宅子。而秦顺秦端两个,年纪小些,庶子可以比照秦素的待遇办理,至于秦端嘛,让人把燕归来重新修整一下,将来让他带着他的妻子搬回去住,也就是了。要是他嫌燕归来离听雨轩太远了,等秦锦容出嫁后,桃花轩空了出来,他搬进桃花轩,也是一样的。

    这么一来,折桂台与燕归来便都暂时空下来了。姚氏也给这两个院子想好了将来的用处。等秦简成了亲,首要之事自然是生儿育女,延续秦家长房嫡系血脉。两个院子就安排给她的孙儿孙女去住。正好她住的盛意居只跟折桂台隔着一条走道,来往方便,可以让她天天去看孙子们。就连秦锦华出嫁后,空出来的明月坞,也可以留给将来的孙女儿去住的。

    姚氏打好了算盘,将来她的孙儿孙女们,一定不能象儿子女儿那般委屈,还要跟别人同住了,一人占一间院子,岂不是正好?至于秦叔涛的孙辈……他们小二房占的位置也不小了,自个儿安排去就好。小长房既然是承恩侯府的继承人,当然要拥有一点儿特权的。

    姚氏还考虑到了,清风馆换了用处后,客房的问题要如何解决。前院里外书房后头,紧挨着宗祠边上,本来就有一处院子,是专门留给秦氏族人上京借住的。就把这处院子腾出来做客房好了。反正秦氏族人上京的机会也少,即使实在住不下了,不是还有三房的永嘉侯府么?就在边上,离得这样近,三房人口又少,府里要宽敞多了。

    姚氏一边忙活儿女的婚事,一边已经盘算好了这么大的计划,仿佛要给承恩侯府来个大变动。若都照她的想法去做,只怕未来两年内,秦家长房要花费不少银钱去翻修房舍。

    秦仲海那边对此很不以为然,没觉得自家需要这般折腾,更不打算让庶子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分家出去。

    许氏是直接否决了她的提案,只同意把折桂台和燕归来稍加翻修,预备将来秦端等子弟娶亲后使用。秦素秦顺年纪太大,不适合再住在内宅,这是实情,甚至连秦端,也快满十岁了,很快迁到外院去。但他们完全不必如此劳师动众,把折桂台与燕归来通向内宅的小门封死了,另开出入口,也是一样的。

    姚氏不想让儿女的旧居被旁人占用,这种想法无论是许氏还是秦仲海都不能接受。在这个家里,除了晚香阁是秦皇后在闺中的旧居,不能轻动以外,其他院子没什么不能换人住的说法。清风馆和桃花轩在秦柏、秦锦仪搬出去后,已经换上了新主人,福贵居也即将成为秦简小夫妻俩的住处,没道理折桂台与明月坞就能例外。府里明明有足够的地方住人,还折腾着修什么房子呢?许氏直接斥责了长媳,若不是考虑到孙儿孙女的婚礼就近在眼前,还需要姚氏出面主持大事,说不定她就直接在人前落姚氏的脸了。

    秦仲海倒是没这么不客气,但他只是嘴上不说话罢了,私底下是如何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姚氏如今的心思还放在一双儿女的婚事上,所以暂且没有闹腾的意思。不过她显然是不想退让的,恐怕以后还有得折腾呢。

    秦含真对秦锦春道:“我真不明白,二伯娘这有什么可折腾的?大堂哥和二姐姐自己都不在乎。难道有了新住处,将来还能回旧居长住不成?在大堂哥有闺女之前,明月坞应该还能空上几年,二姐姐倒没什么可担忧的。可是折桂台?那地方很重要吗?大堂哥有时候还住在我们西府里呢。他自个儿都抱怨过,折桂台那边不够宽敞通风,住着有些挤了。”

    秦锦春抿嘴笑道:“二婶娘就是这样的性子,从来不甘落于人后的。如今大堂哥有出息,她正得意呢,为了护着大堂哥的东西,她是谁都不怕的,更何况她跟伯祖母一向没少争吵,在大堂哥的事情上,她相信伯祖母并没有多少说话的底气。”

    话不是这么说的。许氏的身份摆在那里。除非秦仲海存心要跟生母翻脸,否则许氏做得再过分,对许家再偏心,秦仲海也依旧会维护她在这个家里的权威。况且……

    秦含真想起自家曾经悄悄儿跟秦仲海说过的事儿,觉得姚氏的风光可能只能延续到秦简娶妻为止了。有了儿媳之后,秦家长房内的小长房便有了主持中馈的人选,就不必再让姚氏出面了。姚氏如今行事越发轻狂,儿女亲事都定了之后,她好象就更没有了约束一般。有放印子钱与卖侄女的黑历史在,秦仲海怎会容忍她继续乱来?从前她只是祸害外人与分家出去的二房就罢了,如今连小二房都算计上了。长房秦仲海、秦叔涛兄弟俩一向和睦,秦叔涛也很低调地一直听从兄长的话,秦仲海为了家庭内部的和睦,也不会容许姚氏无端损害弟弟一家利益的。

    秦含真心下沉思着,忽然听得染秋笑着来报:“园子里来了人,问两位姑娘在不在呢。姑娘们躲了这许久,怕是躲不下去了,还是早些回去吧。”

    秦含真无奈地叹了口气。秦锦春笑道:“罢了罢了,我们回去吧,省得叫丫头们为难。”姐妹俩就这么手拉着手,回到园子里的女宾席上去了。

    这一日的喜宴,也是热热闹闹地,宾主尽欢。等晚间秦含真等人回到永嘉侯府,只觉得又热又累,有些吃不消了。牛氏还略有些中暑的症状,连秦含珠也有些蔫蔫地。蔡胜男一边命人煮消暑茶来,一边亲自服侍牛氏吃了仁丹,瞧着这一老一小都好些了,方才放下心来。

    小冯氏有些担忧地摸了摸秦含珠的额头,提议道:“明儿咱们在家里还能歇一日,后日二姑娘回门,东府还叫我们过去饮宴呢。若是在枯荣堂里摆的家宴,也就罢了。可是听二嫂子的意思,又是在园子里摆。这大热的天,如何吃得消?要不夫人和孩子们还是别去了?家里要凉快多了。”

    秦含珠红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地点头称是。

    牛氏叹气道:“二丫头回门呢,我们怎么好不露面?跟仲海媳妇说一声,我们不去喜棚里吃席就是了。寻个清凉通风些的屋子,给我们安排一席,应个景儿。我们再见一见二丫头,瞧她过得好不好,心里也能安心些。”

    蔡胜男道:“回门宴原就不必大摆,谁家不是摆家宴呢?二嫂子是一心想给二侄女儿做脸,结果倒疏忽了,忘了这等天气里,长辈们和孩子都会受不住暑气。我回头跟她说一声,让她换个摆宴的地方就是。本来就没什么亲友会在那天上门来吃席,何必要那虚排场?”

    蔡胜男风风火火地揽下了这个任务。上到秦柏牛氏,下到秦含珠,都挺开心的。秦含真看了继母几眼,心里深觉,有人当家作主还是挺好的,不然她还有得烦恼呢。姚氏实在是当家主母的反面例子,她得引以为鉴才行。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