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传秘宝〕〔锦绣萌妃〕〔无限幻想之我是阴〕〔超级医生在都市〕〔血色大领主〕〔自始至终都是你〕〔大唐之暴君崛起〕〔超强小神农〕〔那么大条白素贞〕〔那年那蝉那把剑〕〔重回八零:晚安,〕〔军少强宠:萌妻,〕〔婚婚欲睡:总裁宠〕〔汉中王传〕〔荒山情事〕〔穿越变成老爷爷〕〔神厨狂后〕〔绝世神农〕〔渔歌互答〕〔极品最强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四十五章 红妆
    秦锦华的出嫁之日定在六月天里,真值盛夏时节。若不是唐家那边催得急,姚氏还真不乐意在这样的天气里嫁女儿。

    不过天气再热,也热不过秦锦华的嫁妆在城中引起的话题。

    这门亲事并不是姚氏想要的,不过时间长了,唐涵好歹也算是秦王的外孙,还考中了进士,又考取了庶吉士,将来前程似锦,入阁拜相都有可能,姚氏也就对这个女婿改了态度。

    虽然大理寺卿之子、秦王外孙的身份,不太够得上姚氏对于女儿联姻对象的高要求严标准,但相比拖了秦锦华几年还不肯定亲的许峥,唐涵无疑要超出许多。唐涵出身高官人家,本身又是皇亲国戚,年纪轻轻就进了翰林,比起家道中落还至今前途未卜的许峥来说,绝对强了无数倍。女儿好歹是攀上了更好的亲事,足以让她在许家人面前扬眉吐气,这样的女婿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象肃宁郡王那样有出息又圣眷埋的宗室子弟,哪儿有那么容易找到?满京城的宗室,统共也就只有一个赵陌而已。

    唐涵自个儿有才有貌,脾气也好,父母都是明理之人,总比那些空有显赫家世的王公贵族子弟要强一些。姚氏想象了一下女儿将来做诰命夫人时的情形,心情便又好起来了。

    心情好了之后,姚氏对女儿的婚礼便也期待起来了。另一方面,由于觉得自己没能给女儿说到一门理想的婚事,如今只能让女儿将就着嫁给唐涵,姚氏心里便有些补偿的心思,为女儿准备嫁妆的时候,那真是样样东西都必定要上好的。若不是儿子刚刚定了亲,年内也要娶妻了,她说不定就要倾尽所有了。

    这里头也有她一点不能明言的心思在,就是想要在唐家面前好好显摆一番,叫唐家上下不敢小看了她的女儿。哪怕是永寿郡君,也不能仗着宗室贵女和婆婆的身份,欺负儿媳妇。

    姚氏有心要给秦锦华备一份丰厚的嫁妆,而许氏也好,秦仲海也罢,都有意要交好唐家,对秦锦华的嫁妆,自然不会小气。再加上秦叔涛的那一份,秦幼珍从长芦送来的添妆,还有秦幼仪从大同送来的三大车添妆,二房、三房均大方地有所表示,蔡家、姚家皆送了厚礼过来,连宫中几位贵人亦有赏赐,秦锦华的嫁妆便十分可观了。

    姚氏再挑挑拣拣地,将其中最显眼的东西摆到明面上,送嫁妆去唐家的时候,这一路晒过去,那真叫一个珠光宝气、光彩夺目,引得无数民众围观。不过半日,承恩侯府大小姐的十里红妆便传遍了京城上下。

    唐家那边自然是挺惊喜的。唐素还看热闹一般,乐呵呵地跑前跑后呢。永寿郡君倒是隐隐察觉到承恩侯府那边有些“下马威”的意思,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将要过门的儿媳妇秦锦华是什么脾气,她心里清楚得很,根本就没有警惕起来的意思。至于亲家母姚氏……哼,又不是姚氏做她的儿媳。他们唐家关起门来过日子,姚氏还能伸手进来么?至于嫁妆,将来还不是给她孙子孙女的?这是送上门来的实惠,她傻了才会觉得不高兴呢!

    永寿郡君欢喜得很,还对嫁妆夸了又夸,尤其对里头太后娘娘赏的一套镶宝石的赤金头面以及永嘉侯秦柏送的一套四幅古画赞不绝口,既拍了太后的马屁,也表现出了自身不凡的品味。前来看热闹的亲友们都夸了她,又夸她寻了个好媳妇,各种好话络绎不绝,捧得永寿郡君眉开眼笑的。她回头对着秦家来送嫁妆的人,也是满脸笑容,亲切又和气,对下人打赏更是大方。送嫁妆的人回了承恩侯府,对唐家自然也都是好话了。

    姚氏心里还想,永寿郡君定是被自家的嫁妆规模给镇住了,以后自会对儿媳妇高看几眼。她自觉给女儿做了件好事,心里也怪得意的,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秦锦仪哪里知道自家母亲和未来婆婆隔空交了一次手?她正害羞又有些紧张地坐在闺房中,由姐妹、表姐妹们陪着说话呢。明日她出嫁,只怕就没那么容易与这些姐妹们相见了,自然要趁此机会,再好好聚上一聚。

    今日来的姐妹们也齐,除了大堂姐秦锦仪因为正在夫家守孝,不好上门以外,三姑娘秦含真,四姑娘秦锦春,五姑娘秦锦容,六姑娘秦含珠,全都到齐了。另外还有出了嫁的表姐卢悦娘带着小姑子蔡元贞上门,三堂妹秦含真寻借口把未来嫂嫂余心兰给请了来,此外还有姚家的几位表姐妹,闵家的几位表姑娘,也都到了。除去裴茵同样有孝在身,未受邀请,唐素是新郎的妹妹,不方便在这时候出现,连张姝都上门来了。秦锦华所有交好不交好的姐妹闺蜜全都在这里,她是又高兴,又害羞,脸上红扑扑的,好象熟透了的苹果一般,原本只是清秀的容颜,竟显露出从前没有过的娇美来。

    姑娘们叽叽喳喳地说着方才见到的嫁妆,都对秦锦华十分羡慕。即使象张姝这样,有个大长公主做亲祖母,本身也是皇亲国戚,也不敢说自个儿将来能有这么丰厚的陪嫁。她看着都有些眼红了,嘟囔着说:“可都便宜了唐素妹妹!她怎么就有福气得了你做嫂嫂呢?我也有哥哥的呀,当初要是让我哥哥娶你就好了!”

    秦含真听得好笑,道:“这可是马后炮了,怪得了谁呢?二姐姐本身就是个很好的姑娘,才不会拿丰厚的嫁妆去显摆着吸引人呢。只有慧眼识珠的人,才能看到二姐姐的好处,不计较嫁妆娶了她,将来自然会有大福气。嫁妆什么的,只是旁枝末节罢了。”

    秦锦容则对张姝道:“三姐姐这话说得不错,张姐姐的说法也太俗气了。难不成我二姐姐的好处,就只在嫁妆上么?你这时候后悔,怎么当初没叫你哥哥来求娶呢?”

    卢悦娘在旁听得好笑,忙打起了圆场:“二表妹明日就要嫁人了,你们还说这些话做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就别说来伤和气了。方才西府送了冰镇酸梅汤来,我可知道,西府的酸梅汤有独家秘方,吃着比别家更清心爽口的,难得今日三妹妹和六妹妹大方,你们不尝一尝么?”

    在坐的人里,其实大部分都吃过永嘉侯府独门秘方的酸梅汤,知道它好喝的,但也没真当成是什么稀世美食。只不过如今张姝说话犯了浑,秦锦容又直愣愣地要跟她吵起来,大家都有些尴尬。虽然秦含真也说了类似的话,但她是要做肃宁王妃的人,说话也比较宛转一点,张姝不会跟她吵,却未必会给秦锦容面子。为了让场面别闹得太难看,姑娘们都十分配合,仿佛永嘉侯府的酸梅汤真个是什么稀世美味,纷纷捧场地转移了话题,将张姝与秦锦容二人拉开了。

    张姝虽小气,但气来得快也散得快,吃过酸梅汤,也就忘得差不多了。其实秦锦华与唐家议亲的时候,她哥哥也在说一门亲事,才没有考虑秦锦华的,可惜后来吹了,实际上也说不上什么后悔不后悔的。她就是随口一说,但今日没有唐素捧哏,就显得她的话没脑子罢了。但有卢悦娘与蔡元贞引导着,她被永嘉侯府的几样美食吸引了注意力,就跟其他人谈论起美食的话题来,也没有再对秦锦容摆脸色了。

    秦锦容那边则是被秦锦华小声训了两句,心里也怪委屈的:“我也是为了二姐姐说话,三姐姐还不是驳了她……”还好卢悦娘过来开解她了:“知道你是好意,只是这大喜的日子,何苦当着众人的面跟张姑娘吵起来?你也不是不清楚她的脾气,较什么真呢?你三姐姐已经把话堵了回去,很用不着你来火上浇油的。你又不比你三姐姐有底气,真得罪了人,与你自己有什么好处?”

    秦锦容一向最听卢悦娘的话,听着也低头认错了,只是心里还有些不服气:“本来就是张姐姐自己先说错了话……”卢悦娘见状,也没法子,只得多劝她几句了。

    回过头,她私下就忍不住去劝闵氏:“五妹妹都这么大了,性子还是这样直率,虽说胜在天真自然,但就怕她在人前不慎,轻易得罪了人,将来说亲时会有妨碍。舅母何不多教导教导五妹妹?”

    闵氏淡淡地道:“如今五丫头跟在夫人身边,该学什么,都是夫人教着,我又能说什么呢?往日我的话,五丫头从来不放在心上,我叫她做什么,她还非得对着干。我就算有心教导,也得看她受不受教呢。”

    卢悦娘听了,心下不由得有些担忧。秦锦容一向亲近她,她又怎能不为这个小表妹担心呢?若是连亲生母亲都不肯对小表妹的教养上心,而外伯祖母许氏又明显另有心思……难不成小表妹的终身,真要耽误了?

    卢悦娘在这里为秦锦容的未来操心,秦含真那边虽然察觉到前者的心情似乎不大好,但一时也没顾得上。她正听着秦锦春与秦锦华说悄悄话呢,说的是今日二房众人出门之前,秦锦仪从裴国公府派了个陪嫁丫头回来:“说是身上有孝,不方便来给二姐姐贺喜,打发个丫头来恭贺一声,就算是心意了——那丫头还穿着靛蓝布衣呢!头上连朵花儿都不戴。虽说裴国公府正守孝,下人也不可能穿红戴绿的,但既然要上门来贺喜,就不能带一身喜庆些的衣裳,等在我们家里换了再过来么?我怕那丫头扫了二姐姐的兴,就没让她跟来。她竟自己跑了,也不知上哪里去。大姐到底是怎么教的下人?”

    秦锦华叹了口气,道:“兴许她在婆家,也有自己的难处。也罢,她有心向我贺喜,我领她的情就是了。今日还不是正日,原不必有这许多忌讳的。四妹妹回头见了那丫头,替我赏几个钱吧,就说是我说的,让她替我转达一声问候。大姐姐出嫁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也不知她如今过得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婚心动魄:神秘人〕〔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