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划过的流年〕〔我是神仙在凡间〕〔蟒纹〕〔七之斗星〕〔万界维度使〕〔剑道枭风〕〔扛着AK闯大明〕〔圣光破法刀〕〔快穿之放开那只男〕〔带着地球去封神〕〔重生之暮雨归来〕〔娇妻在上:穆少,〕〔诛魔进行时〕〔俗眼病〕〔世界模拟之系统是〕〔疯鼠〕〔萌宝辣妈:总裁爹〕〔最强狂兵混都市〕〔大宋燕王〕〔云少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三十六章 弱点
    楚家是不是欺君,目前还不清楚,但楚瑜娘有点问题是肯定的。

    没两日,赵陌派到通州去寻顾长史的人回来了。顾长史承认有个外孙女儿是姓楚的,但没在京城,也没交给楚家人抚养。照他的说法,自打从蜀地被革了职,回到京中后,楚家就当作没他这门姻亲了,从不往来。他女儿女婿又是死了好几年的,除了一个外孙女儿,跟楚家也没什么关系了。楚家那边因为嫌他晦气,对他外孙女儿也相当冷淡。他外孙女儿长到要说亲的年纪,楚家也不上心去照管。

    顾长史夫妻俩一商量,觉得不能耽误了孩子的终身,就把外孙女儿交给儿子媳妇,带到外任上去了。毕竟顾长史家的情况摆在这里,若是在京城给外孙女儿说亲,只怕知道她底细的人都看她不上,在儿子的任地里说亲,好歹还能遇上个不知根知底的人家,把人娶过去。等她在婆家站稳了脚跟,又生了孩子,就算家世暴露,也不怕会被婆家赶出来了。

    这话是真是假,只有顾长史夫妻俩知道了。他们儿子在陇东那边的一个县做教谕,距离京城二三千里地,就是要去打听,也不是几天能得到消息的。

    虽然顾长史的解释似乎相当合情合理,但赵陌就是觉得他的话不尽不实。

    他私下跟秦含真道:“我先前不是派了人去盯着蜀王世子府与顾长史京中的宅子么?暂时也看不出租住了顾家宅子的那些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白天夜里也没听见挖土的动静,要么就是我想多了,要么就是他们已经挖好了地洞,如今没有再挖下去了。不过,我让人在周围打听那两处宅子里的事儿,倒是打听到一个消息,似乎隔上十天半月的,就会有一辆马车到顾家来拜访,每次都是直接进门去,车里的人从来不在门前下车,让人看到是谁。那车虽然不大起眼,赶车的车伕与跟车的婆子却不是寻常人家的打扮。那一片住的人家大都是在朝上有官职的,家中门房下人长着一双利眼,认得那定是大户人家的仆从,还有人认得,那个车伕是楚家出来的。若是这马车里的人是楚家人,前来探望顾长史夫妻,那他跟顾长史是什么关系呢?”

    秦含真想了想,就开始分析:“顾长史说自己是蜀王府旧属,所以亲友们都避着他,不与他来往。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定期来探望他的,肯定是关系极好的亲友了。而每次都坐马车进入大门后才下车,这证明马车里的人不想让外界看到自己是谁。若不是女眷,那就是身份比较敏感?”

    赵陌说:“马车是普通的马车,放在楚家,一般是有体面的仆役婢女出门才会坐的。”

    秦含真不以为然地道:“再有体面的仆役婢女,出面时既要坐车,又有车伕和婆子随行,他的身份也低不到哪里去,而且肯定不会瞒着主家行事,否则他就不会用楚家的车和人手了。我看他如果不是楚家的某个主子,就是奉了楚家某个主子的命去看望顾长史。可是楚家跟顾长史的关系虽然是姻亲,维系姻亲关系的两位当事人却都已经去世了,只剩下一个孙女罢了。如果楚家真的不养活这个孙女,就更不可能搭理孙女的外祖父。如果这个孙女儿是交给外家抚养,还跟着亲舅舅去了外地,那楚家就更没有理由去看望顾长史了。我认为那车上的人不是顾长史的外孙女儿,就是他外孙女儿派去的人。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人应该是在京城的,那顾长史又为什么说,她往陇东去了呢?”

    再严密的谎言,也会有破绽留下。赵陌与秦含真一分析,都觉得顾长史在说谎,而他一个免官去职的蜀王府旧属,都落魄到要搬到通州乡下度日,把家里的宅子租出去补贴家用了,还有什么必要撒谎呢?再回头想想这楚瑜娘跟她“父母”亲人的关系,以及她过于低调沉默的过往,这其中的问题就越发明显了。

    赵陌决定要派人去陇东打听清楚:“我就不信了!倘若陇东那边找不出一个楚氏女,那么宫中的楚氏女就来历存疑!哪怕顾长史家是清白无罪的,楚氏女的父母也早早去世,不曾涉嫌参与蜀王府逆案,楚家如此隐瞒此女身世,送人入宫,就够犯忌讳的了。东宫里多一个良媛,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个良媛若是靠欺瞒哄骗太子妃,才在东宫挣得一席之地,就算太后与皇上不说什么,太子殿下也绝不会容许!”

    从京城派人去陇东打听一个深闺女子,是相当麻烦的一件事,但是赵陌不在乎。他有人,有钱,如今还有太后指令的名头在,把事情查清楚了,只会有功,不会有人觉得他多管闲事。他为什么不呢?哪怕是为了解开心头的疑惑,他也不想就这么放过楚顾两家人。就算查到最后,什么都没查到,白折腾了一场,那又如何?肃宁郡王殿下折腾得起!

    秦含真对于他的决定,没有半分反对的意思,反而十二分的赞成:“没错!应该去查清楚的。也不知道楚家打着什么主意,既然费那么大的功夫,还冒风险去骗皇上一家,也要将楚瑜娘送进宫,说不定有什么大阴谋呢!你尽力把事情查清楚了,才不辜负了太后、皇上和太子殿下一直以来对你的器重和信任!”

    秦含真,其实也是个较真的姑娘。

    小两口也没跟长辈们商量一下,就做了决定。赵陌派人去联系手下商队的人,秦含真则吩咐李子,在家中下人里找了几个曾经往米脂那边来回走过几趟的家人,让他们去领路和沿途打点。不管怎么说,永嘉侯府里的下人,对西北一带,还是比较熟悉的,必要的时候,也能联系上能说得上话的人家呢。要打听宅门里的女孩儿,光在大街上找人可不行,少不得要往别人家的女眷群里使点儿力气呢。

    赵陌前脚派了人出京,后脚就回慈宁宫复命了。他当然不会把没证据的猜测往上报,只将自己打听到的一些表面情况告诉了太后娘娘。总的来说,就是楚瑜娘这位姑娘确实很文静不假,几乎不出门与人交际,甚至跟亲友们也没什么往来。比如她外祖家,小时候她还在京里时,是常往外祖家去的,十分得宠,但回京后她就几乎没去给长辈们请过安了,也就是进宫前不久,才由她母亲领着,去给她外祖父母磕了个头。她外家的人都说,她瞧着与小时候相差太远了,无论长相还是性格,都截然不同,简直就象是换了个人一般。还有外家的长辈,因为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一度误以为她早已夭折了呢。

    这些都是大实话,赵陌没什么可隐瞒的,也没有添油加醋。太后听了之后,就有些不满意了。

    明明楚瑜娘这姑娘,多观察几天后,她还觉得不错,如今赵陌报上来的情况,却又暴露了楚瑜娘的一个致命弱点:太内向,不擅交际。

    作为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这样的性情行事都不能说是好的,更何况官宦人家的女孩儿,总是要嫁人做主母的。连门都不爱出,与亲友们也不往来的女子,如何担当得起一家主母的责任呢?况且,再内向,也没有待至亲的外家如此冷淡的道理。对亲外祖父母,都不能全了礼数,如何能指望她将来能敦睦亲友?

    太后觉得平日观察楚瑜娘,不象是内向到不擅交际的样子,明明挺会说话,也挺会讨人喜欢的。可是赵陌打听来的消息不假,跟休宁王妃报上来的情况是对得上的,那楚瑜娘疏于亲友来往,不是对亲友无心,就是本性确实如此,却在进宫后装作知礼懂事的模样骗人了。无论是哪一种,太后都不喜欢,觉得这样的女孩儿,还是别塞给太子殿下的好。

    太后对楚瑜娘的态度冷淡了一些,甚至向身边的亲信透露出口风,觉得有必要另外再挑一个合适的姑娘,在楚瑜娘落选之后,可以拿来顶替,免得太子妃又有闲话了。这一回,为了堵住太子妃的嘴,可以从唐家又或是唐家姻亲人家里选人,但楚家却是不能再纳入考虑了。

    秋嬷嬷偶然过来陪太后说话,问起楚瑜娘是否有什么地方惹恼了太后,太后就随口说了原因。秋嬷嬷笑道:“原来如此。其实太后娘娘是太疼爱太子殿下了,因此给殿下挑人时,才会如此仔细。其实如今是给太子殿下挑一个良媛或承徽,又不是挑太子妃,哪里需要长袖擅舞的姑娘呢?在东宫为妾,只要老实知礼、好生养就够了,内向一些也有好处。不爱出门,说不定还能少淘气些呢。”

    太后顿了一顿:“这……”她承认秋嬷嬷这话有理,只是她对楚瑜娘的不满不仅仅是这一点,“可这个瑜娘对外家也太冷淡了,哪怕将来不指望她能做什么交际,好歹也要能帮着太子妃一些。若是有别的好人选,哀家又何必非得将就她呢?”

    秋嬷嬷笑道:“可是太子妃娘娘,就是看中她了呀!”她压低了声音,“说不定这姑娘的种种不足之处,太子妃是心里有数的。就是图她这上不了台面的模样,日后清静。毕竟……太子妃娘娘只是想要借腹生子罢了,哪里是真想要什么帮手呢?”

    太后不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稻香〕〔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听说你想掰弯我〕〔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