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傲九天:绝色召〕〔腹黑鲜妻:总裁老〕〔纯白之刃〕〔冰棍侠与美工刀少〕〔三线厂子弟〕〔巫师的大灾变之旅〕〔王者荣耀之极限进〕〔逆武丹尊〕〔回到六八去寻宝〕〔王者来袭:男神她〕〔青梅很拽:腹黑竹〕〔草包庶女太逆天〕〔拒爱萌宝贝:大牌〕〔报告总裁,夫人要〕〔凶兽横行〕〔超级驱魔人〕〔后晋霸主〕〔大明1617〕〔遗失在记忆里的爱〕〔拒爱豪门:余太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三十四章 瑜娘
    太后当然不会就这么答应了太子妃的请求。她是行事谨慎,想要避免任何皇帝对她、她女儿临安长公主以及她家族的误会没错,但几句闲话的份量,还比不过圣意重要。她在做重大决定之前,当然要先看皇帝是什么意思。

    皇帝没什么意思,儿子后院的事,自然要由儿子去做主。除非儿子被一些旁支末节的东西影响了判断力,影响到了国家与朝廷的局势,他才会插手去管,否则,儿子想要几个女人,想宠哪个女人多些,当爹的用得着多管闲事么?

    只是太子妃那边是软硬兼施,也一再表示自己知道错了,想要悔改,还拿从前太子殿下身体还没好的时候,他们夫妻俩艰难相互扶持度日的过往来说话,太子殿下便有些心软了。他兴许对楚家依旧有些疑虑,但若是拒绝楚家,会让妻子陷入猜忌痛苦之中,那么一个东宫嫔妾之位,也没什么不能舍的。

    楚家女即使进了东宫,也不代表着什么。太子殿下自出生以来,除了在襁褓中受过苦以外,从来都是众星捧月,千娇百宠。哪怕是宫外的人因为他的身体情况,认定他不可能真正掌握实权而对他轻视有加,宫里却从不会有人胆敢逼他去做些什么他不愿意做的事。他不想要宠幸哪个女人,那就算对方是天仙也没有用。他如今又不缺女人,与一个楚家女相比,他觉得安抚妻子更重要些。

    太子殿下的态度如此,太后也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她没有真的松口说要让楚家女进宫,只道陈良媛当初被选中时,是被再三考察过,又细细地留意了一两个月,确定其品行举止礼仪都是优良,才得到太后与皇帝认可的。如今这楚家女虽然入了太子妃的眼,但经过询问,太子妃总共也只见过她两次,就算她表现再好,也未必可靠,还得再经过仔细观察考验,才能确定是否有资格成为东宫太子的女人。因此,太后并没有下旨说什么选秀的话,只道楚家有女,礼佛心诚,特旨宣她进宫来陪太后抄经。

    所谓陪太后抄经,只是借口。其实就是让楚家女在慈宁宫中住一段时间,接受各种考察与学习培训,令其早日熟悉宫中礼仪规矩。如果她有什么不妥之处,也可以早日发现,然后被赐出东宫嫔妾的候选队伍中去。但如果她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表现处处优良,那便能顺利获得太后与皇帝的认可,成为继陈良媛之后,第二个被选入东宫的秀女了。

    太子妃欣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因为这是非常正常的安排。而楚正方夫人对楚正方那个堂妹的种种夸奖,以及楚渝娘在她面前的完美表现,也令她对楚渝娘怀有极大的信心,认为太后娘娘是不可能挑出楚渝娘什么错的。这样进东宫的楚渝娘,将来她想要抬举对方,册封对方更高的位份,也就顺理成章了。

    太子妃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在楚正方夫人面前,还表示得很高兴,觉得太后、皇上与太子殿下总算正视了她的需求,体谅她的心情,愿意给她更多的保障,维护她正妃的权威与体面了——就算要给太子殿下纳妾,保证太子殿下后继有人,也不能越过她这个正妃嘛,与处处跟陈良娣“相像”、一看就不可靠的陈良媛相比,自然是她这个正妃亲自挑中的人选更合适些。她又没有从娘家唐家挑人,并不是私心使然,完全是因为楚渝娘很出色,她才看上了的。

    楚正方夫人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他们夫妻俩对这个结果当然不满意了。就算楚渝娘只是在慈宁宫里住上一两个月,天知道这段时间里会出现什么变故?在他们看来,楚渝娘论容貌性情,都是没什么可挑剔的,也已经熟记了宫中礼仪,行事不会出什么差错,但再稳妥的人选,也挡不住有人挑刺。万一太后对楚家怀有偏见,鸡蛋里挑骨头怎么办?谁也不能担保楚渝娘不会出岔子。

    更重要的是,楚渝娘的出身有问题。如今他们是把楚渝娘过继给了家族里另一支堂亲,后者前些年一直在外任上,近期才回京,而且还有过一个与楚渝娘同龄的嫡女,只是幼年时在外任上夭折了而已。这正好可以掩盖住楚渝娘真正的身份。为保万全,他们还将那一支堂亲的几个年少子女都送到了别处去,以免有人泄露口风。做了如此周密的准备,按理说楚渝娘的身世是不会暴露的。可世上的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有人发现了呢?

    夜长梦多。楚渝娘早一日确定了在东宫后院的身份地位,早一日怀上皇孙,楚正方夫妻俩才能真正放下心来。

    可是太子妃不认为这样的结果有什么不好的,楚正方夫人也不可能逼她再去生事,那只会令太子妃生疑。楚正方夫人再一次确定了太子妃的不可靠性与不确定性,心里想要在东宫后院里拥有真正属于楚家的靠山的念头,则是越发坚固了。出宫回家后,她与丈夫楚正方谈了一晚上的话,又嘱咐了楚渝娘许多事,终于在两日之后,郑重地替楚渝娘打扮一新,为后者备上必需的行李,再交给楚渝娘现任的“父母”,将人送进了慈宁宫。

    而一直在观察留意楚家送女入宫一事的秦含真,也从赵陌那里,拿到了关于慈宁宫新来娇客的资料。

    她看着资料上楚家女的姓名岁数,还有不知赵陌从哪里弄来的白描画像,不由得感叹:“这个楚瑜娘,生得似乎真的与陈良媛有几分相象呀,五官看起来倒是要娇美许多。不过她年纪比陈良媛要小一点儿,论起家族子嗣繁茂嘛,楚家也跟陈家没法比,只能说还过得去而已。如果她不是楚正方的堂妹,堂嫂又格外受太子妃的宠信,恐怕未必能选得上。”

    赵陌则道:“太巧了。楚家怎么会恰恰好有这样一个人选?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来。”

    秦含真问他:“你见过这个楚瑜娘没有?她真的有资料上显示的那么出色吗?不但才貌双全,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觉得楚家不象是会如此精心教养女儿的家族,她又只是旁支出身——资料上说,她父亲只是太仆寺从七品的主簿而已吧?还不是进士出身的。”

    赵陌已经调查过这一点:“是武举人出身。不过她父亲事实上是去年才调到太仆寺的,先前在外任上十几年了,考中武举人后就授了官,在外任上一度做到正六品,差一点儿就升从五品了。但她父母似乎是在外任上吃够了苦头,无论如何也不想待下去了,心急着要回京城来。为了能顺利回京,宁可将就一个品级低许多的职位,因此他如今才会仅是从七品的太仆寺主簿。当然,有楚家做后盾,他在主簿位上任满之后,想要再升迁,应该很容易。楚家有另一房族人,也是与他同在去年调回京城的。那一位回京后刚开始只是正五品,如今已经升了从四品,在京城也可以称得上登堂入室了。而楚瑜娘若真的能顺利入东宫,不管是否得宠,皇家也会给她父亲一个恩典的。”实权是不会有的,但品阶还可以提一提。当年陈良娣、如今的陈良媛,也是同样的待遇。

    秦含真不由得哂道:“那真是幸好了。如果楚瑜娘不是从七品官的女儿,而是那个从四品官家的,只怕一入东宫,就能把陈良娣陈良媛都一并压下去了吧?到时候太子妃娘娘再提要封她做个良娣,也没人可以说什么了。如今她倒是还能跟陈良媛平起平坐。东宫多一个良媛,也影响不了大局。”

    赵陌想了想:“说起来,前些时候朝上不是一直有言论,认为太子既然要纳新宠,就该从世家女或是高官显宦的人家里挑人么?说是那样人家出生的女儿,比寻常良家女更有资格诞育皇嗣。我觉得这种闲话象是某些有野心的人家放出来的,稍为打听了一下,却发现这事儿可能跟楚家有点儿关系……但楚家最终送进宫的,只是个从七品官的女儿而已。他家官位比较高的几房族人,都没有合适的女儿了,虽有尚未许人的闺女,容貌也比较平常,不比这个楚瑜娘出色。那当时楚家好好的掺和到那种流言中去,是想做什么?”

    秦含真诧异地笑道:“不会吧?还真是他家放出来的风声呀?我听你说起,楚家有意送女入宫时,就怀疑过那些流言会不会是他家放出来的,毕竟有楚老侍郎与楚正方在,楚家也算是高官显宦之家了,但旁支的女儿可不算数。如此造势,他们图什么?难道他们还打算,一旦皇上松了口,真个挑选高官显宦之家的女儿了,还能把楚瑜娘记在高官堂亲家的名下,算作高官之女,送进东宫去吗?”

    赵陌也想不通,笑道:“楚正方没那么蠢。楚瑜娘这么大一个人,又不是什么平庸不显眼的人物,就算名声不显,亲友俱在,还能认不清她是哪一房的女儿?怎么可能随便就认养到别房名下呢?”

    秦含真随口道:“难说,毕竟楚瑜娘一家才从外任上回来不久,她又好象不怎么参与京中闺秀间的交际,外人谁能说得清呢?说起来,她还真是够低调的。楚家其他姑娘,我都有在各种场合里偶遇过,独独这一位,此前连名字都不曾听说。忽然说有这么一个人在,我还纳闷她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呢。”

    赵陌怔了怔:“你们闺秀间……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么?即使是在这两年之内?”

    秦含真摇头:“没有呀。说起来她年纪也不小了,如果不是要进宫,那真是早就该开始说亲的年纪,怎么不见她父母替她相看?难道她家里人早就存了要送她进宫的心吗?”

    赵陌皱了皱眉头,陷入沉思。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婚心动魄:神秘人〕〔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最强军婚:首长,〕〔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