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国际制造商〕〔万域之王〕〔最强商女:韩少独〕〔女总裁的极品狂兵〕〔暗刀少侠的飞船与〕〔魔翼枪王〕〔天价婚宠:权少赖〕〔独宠小萌妻〕〔天才毒妃:魔君别〕〔狂拽小妻:总裁大〕〔甜婚蜜令:权少宠〕〔第一狂妃:废柴三〕〔我的美女特工老婆〕〔霍少的闪婚暖妻〕〔剑帝龙尊〕〔老公死了我登基〕〔校园狂少〕〔我叫科莱尼〕〔绝色总裁是我老婆〕〔带着仙葫混都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三十一章 讨好
    赵硕确实已经到达了肃宁,而且在赵陌给他安排的庄子上安顿下来了。

    他对新居所的各种条件、环境,自然是没少挑剔的,也一度蠢蠢欲动地想往儿子的郡王府里伸手。不过,郡王府的属官没有鸟他,庄子里的下人也看得他挺紧,而先一步抵达的马梅娘又成功安抚住了他,拿腹中的孩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因此没闹出什么乱子来。赵硕虽然仍旧抱怨连连,但如今已经开始操心要如何给马梅娘准备补身的汤水药膳,好让她腹中胎儿怀相更好些了。

    其实庄子上什么都不缺,还有专门的大夫和稳婆驻守,随时听候吩咐,大夫和稳婆的水平都很不错。只不过在赵硕看来,跟京中的太医还是没法比罢了。可既然庄子上的供给很充足,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昂贵药材或食材,都可以任他吩咐,应有尽有,甚至比在京城时还要随心所欲一些,环境更是比京中的府第强十倍,赵硕自然要尽可能为那未出世的孩子要求更好的待遇了。他对这个孩子,还是抱有极大期待的。

    赵硕住的时间长了之后,发现自己的小日子还是过得相当不错的。赵陌给他准备的这个养老庄子,条件很好。衣食住行方面就不用说了,样样都不比他在京城的生活水平差,赵陌还连他的精神娱乐生活都照顾到了,另外雇了个戏班子和说书班子来随时听传,专门侍候老爹,此外庄子边上还有附属的私人猎场。肃宁目前畜牧业发达,圈养一批没什么危险性的猎物专供人游猎玩乐,还是没问题的。若是赵硕不想运动也不想听戏曲说书,庄子里也养着两位知情识趣的清客先生,随时可以陪他谈天说地,纵论天下局势,随他怎么指点江山,都能捧得了哏,也不会把他的话传出去,真真是充分满足了赵硕的各方面需求。

    赵硕没到庄子上的时候,马梅娘沾光享受了庄中的措施,也有两个能说会道的妇人陪她聊天散心,就过得很快活了。等赵硕来了,两人更是天天有消遣。就连赵硕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即使他存心要去挑剔儿子,在庄子里的生活还是要比京城的舒适许多的。他都有些乐不思蜀了。

    赵硕目前是消停了,对自己的新生活适应良好。他身边带的人虽然未能在庄子里掌握实权,但生活水准也不算差,旁人对他们也是客客气气地,没有奚落贬低的意思。旁人倒罢了,甄忠为此精神恍惚了两天。幸好赵硕有赵陌安排的人侍候,离了甄忠问题也不大,他才没有受训斥。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安定的生活给了甄忠惊喜,他有些良心发现了,主动找到庄中管事,表示想要见一见赵陌的心腹之人,道是有话想要跟赵陌说。

    其实甄忠说的消息,也不是什么特别新鲜的东西。

    当日赵硕与赵瑛合作,搅和进了宁化王赵砃的所谓谋逆案之中,各自负责了一部分的任务,事实上并没有真正参与到核心计划中去。赵硕自己知道的内情不多,但甄忠身为他的心腹之人,跟在他身边到处去见人,还是接触到了不少内|幕的。有些东西,赵硕未必清楚,赵砃又或是涉嫌主谋的蜀王世子也不会告诉他,但甄忠却可以通过跟别家下属、奴仆的接触,察觉到一些信息。除了赵硕,甄忠没把这些信息告诉过任何人,然而赵硕在计划失败之后,就不想再碰触宁化王逆案中的任何相关信息和人物了,他是避之唯恐不及,拼命想要摆脱同谋的嫌疑,甄忠便只好闭了嘴。

    如今,甄忠发现自己一再看错了赵陌这位小主人,而在发现赵陌对赵硕仍旧抱有孝心,哪怕硬逼着赵硕迁往肃宁,也依然为父亲提供了舒适闲逸的生活之后,便觉得自己应该弥补一下过去的错误,尽自己所能地回报赵陌。这既是在为自己求情,也是在向赵陌乞求饶恕。尤其是,他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得知赵碤如今已经迁居赵陌名下的庄子,安心休养,便猜到赵碤对赵陌的用处是什么,觉得自己也有那么一点儿倚仗。

    肃宁庄子上的生活太过舒服,下人照顾得太过周到了,甄忠觉得自己对于主人赵硕而言,已经不再是必须品,他生怕自己会被边缘化,想要保住自己的地位,也想要保证自己将来的生活。而想要达到目的,求赵硕是没有用的,真正能做主的,是赵陌。甄忠如今已经深切地了解到了这一点。

    他告诉赵陌的消息,很多都是赵碤事前已经告知过了的,不算新鲜。不过,他跟宁化王赵砃手下的人接触时,隐约听对方提过,蜀地有一批好手,将要抵达京城附近的据点,不过人数不算多。那人当时十分惋惜,说是蜀王世子本来还有一批手下,比这一批人要更加有本事,无奈他们都没有前来,据说在蜀王府事败之后,就卷了一笔财物逃离了,还成功躲过了官兵的搜捕,也不知道这会子在哪里逍遥快活呢。倘若这帮人对蜀王一家能更忠心一些,他们这一趟的行动就更有把握了。宁化王有些不甘心这帮人的缺席,已经打发人去蜀地找人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办好。

    甄忠说,宁化王派去蜀地的那个人,姓名年岁他都清楚,而且也见过,可以确定并不在落网的名单中,想必是在蜀地听闻了消息后逃了。而那传闻中蜀王世子的人手,如今也不知道在何处,听起来似乎都是些亡命之徒,手里又有钱财,需得让赵陌多加小心才是。

    除此之外,甄忠还提到,宁化王在宫中有帮手,不过应该不只有惠太嫔一个。惠太嫔算是宁化王这边找的人,但蜀王府在宫中亦有耳目,而且不是照顾小县主的那几个侍女这么简单。蜀王府的这个耳目,在宫中应该有一定的地位,在各宫各院的人脉还很广,对蜀王府的帮助很大。若不是仗着有这个耳目,蜀王一家当初还没那么大的底气参与到计划中来呢。

    不过宁化王没提过这个耳目是谁,也不知道他是否知情。但在小县主受伤之后,甄忠隐约听得有人议论,言道小县主受伤,是有人故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掩护这个耳目,不让她被太子妃发现。但具体是怎么回事,甄忠没有听清楚,而当时议论的人,也很快死于非命了。

    甄忠知道的只有这些零碎的消息,也不知道它们是否对赵陌有用,想到了,就写在密信上,让人给赵陌送过来。由于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甄忠的记忆又相当零碎,他表示会继续回忆自己的经历,把想到的消息陆续报上来,如果能对赵陌有所帮助,就再好不过了。

    他所祈求的,是能留在赵硕养老的这个庄子里,生活无忧至寿终正寝,即使赵硕有朝一日嫌他无用了,他也不会被赶出去。

    赵陌对于甄忠的故意讨好,反应非常平淡。他比较看重甄忠所提供的一些信息,尤其是关于那个所谓蜀王府在宫里的耳目。

    秦含真听完他的话,皱着眉头道:“除了小县主身边的奶娘侍女以及自尽的惠太嫔之外,居然还有人?虽然这话跟赵碤前些日子所说的话对上了,但这个耳目究竟会是谁呢?为了保护她,蜀王世子的同伙居然宁可对小县主下毒手?!如果说,对小县主下毒手,就能避免让太子妃发现这个耳目的存在,那意思是不是说,这个耳目当时就在太后宫中呢?甚至于……此人离小县主并不远,但又不在小县主身边,因此小县主一摔伤,太子妃被吸引过去,就不会留意到此人的行踪了?”

    赵陌沉吟:“我已经了解过当时在太后宫中都有些什么人了。若是在宫中有些地位,又人脉很广的,那还真是不多。若是外命妇或是官家女眷,自然不可能在宫中有什么地位人脉;若是太妃太嫔们……她们幽居慈宁、寿康两宫已久,而宫中人手已经换了几批,应该不可能在各宫各院都人脉广的;若是今上的后宫……”他顿了一顿,“应该没必要参与宗室的逆案吧?连王嫔都不犯这个糊涂,其他娘娘们又有什么必要犯傻呢?”

    当今圣上的后宫还是比较和谐的,大家都没儿子,没女儿,圣上年纪也大了,在女色上面不太热衷,没有哪位后宫是特别受宠的。大家太太平平过日子就好了,争来争去反而有可能引来皇帝厌恶,何必呢?也许年轻的时候,她们也曾经勾心斗角过,但现在,真的没什么可争的。

    本朝开国以来,再也没有比当今圣上更和谐的后宫了。

    秦含真无言地看了赵陌一眼,想了想,道:“宫里能够称得上有地位又人脉广的,不一定是太妃太嫔,或者是后宫妃嫔们吧?其实我觉得……女官们也符合这个条件。女官们在宫中行走,可能更不容易引人注目,对底下宫人内侍的影响,也能更隐蔽一些。再说了,既然这是蜀王府的耳目,那蜀王府又是怎么发展这个耳目的呢?她是蜀王送进宫来的人吗?还是蜀王的生母留下来的死忠?既然在宫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我估计这人的年纪也不轻了,还能自由出入慈宁宫,应该跟太后娘娘的关系也不错。不是说蜀王年少时,曾经养在太后娘娘跟前吗?难不成是当时侍候过他的宫人?”

    赵陌忽地浑身一震,看向秦含真。

    秦含真眨了眨眼:“怎么?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人?”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快穿:邪性BOSS,〕〔杀神叶欢〕〔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贴心萌宝荒唐爹〕〔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宠妻无度:火爆总〕〔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