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美食主播〕〔重生灵妻之帝少娇〕〔豪门重生之女皇有〕〔我真的长生不老〕〔战斗吧祖先大人〕〔神级黄金手〕〔文娱之我来也〕〔唐朝好大哥〕〔异能少女重生:帝〕〔修仙之王者归来〕〔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女总裁的特种保镖〕〔倾世废材:腹黑邪〕〔我的全能世界〕〔天才狂医〕〔崛起美利坚〕〔毒女狂后:邪皇,〕〔神级升级系统〕〔最牛兵王泡总裁〕〔总统蜜蜜宠:影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二十九章 麻烦
    “冯氏族长的外孙女儿?”秦含真被这其中复杂的关系绕了一下,想了一会儿才厘清是什么关系,“这血缘挺近的吧?我还以为那位族长太太会选择一个娘家人呢。”通常小说情节不都是这么发展的吗?

    小冯氏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愣了一愣。蔡胜男微笑说:“那位族长太太即使真有此心,也不敢提吧?这么做对她娘家有好处,但对冯家又有什么助益呢?她的娘家人又与冯氏一族有何干系?”

    小冯氏点头道:“正是,族长夫妇看中的外孙女儿,其实是在他们家里长大的,因此……只是血缘上远一些,其实跟他们的亲孙女儿也没什么两样了。”

    族长的长女丧夫后不为夫家所容,只能带着唯一的女儿大归,平日在娘家依父母居住,时不时就要跟几位弟媳或族里的亲眷们生出些口角来,不是一位好相处的对象。

    在小冯氏的记忆中,这位姑妈性情刻薄小气,而且很记仇。他们姐弟受到叔叔迫害时,族长一家只是嘴上劝和,并没有采取具体的手段去帮他们,就少不了这位姑妈的窜唆。只因为小冯氏与冯玉庭的母亲旧时曾经与她有过嫌隙,她便记恨到今。小冯氏与秦安定下亲事后,这位姑妈还时不时说些酸话,只不过小冯氏没放在心上罢了,冯玉庭倒是暗生怨言,但他一直很听姐姐的话,不会在那个关键时刻与族长闹翻。

    这位姑妈的女儿今年有十五岁了,生得还算清秀,也读过两年书,会做得一手精细针线,嘴甜懂卖乖。若不是父亲早亡,她又不为父族待见,只能随母亲住在外祖家中,兴许婚事上会更顺利一些。她母亲一心想要给她说门好亲事,还替她备了一份颇为丰厚的嫁妆,无奈本身的刻薄名声太过响亮,真正的好人家都不乐意与她家结亲。

    族长夫妇一直担心女儿将来的养老问题,又为外孙女儿婚事不顺发愁。族长太太提议把外孙女儿许给冯玉庭,既能加强他们与冯玉庭小冯氏这一支的亲缘关系,又能直接跟永嘉侯府成为姻亲,对他们来说,自然是上上之选。

    只是对于小冯氏与冯玉庭而言,这桩婚事就成了下下之选。

    一来,小冯氏姐弟俩都与女方母亲有旧怨,无旧谊,更不喜其为人,怎会甘心跟对方结亲?

    二来,族长的外孙女既无家世,又无好名声,本身才貌品行都比较平庸,对冯玉庭没有半分助力,彼此关系也说不上好,还很可能成为族长制肘小冯氏与冯玉庭姐弟俩的重要工具,娶她绝对是弊大于利的选择。

    因此,小冯氏不用猜,就知道弟弟冯玉庭面对老族长的提议,绝对只有拒绝这一个结果。只是这么一来,冯玉庭就等于得罪了族长一家。

    据说族长的长女亲自跑到冯玉庭家的宅子,破口大骂了近半天,好不容易才被父母拖走了。老族长也十分不高兴,觉得冯玉庭还没真正发达,不过是刚刚中了个举人,就不把族人放在眼里了,是个白眼狼。族里其他人虽然对此事各有看法,都不是站在族长那一边,就是袖手旁观看戏。冯玉庭心里烦闷,索性就收拾了行李,往堂姐冯氏的夫家秦家宗房那边借住去了。

    谁知道,就因为冯玉庭不在家,族长一家觉得他这门亲事无望了,双方关系肯定也陷入了僵局,以后恐怕很难回转,既然如此,就不能再指望他们还能有修好的一日,还不如利用冯玉庭,再谋一次大好处呢。族长太太便与她家长女一起,前往金陵城拜访了后者守寡前的一家旧识。

    那家据说是官宦人家,家里有钱又有势,只是当家的老爷运气不佳,膝下只有一女,还有些痴傻,今年都快十八岁了,还没说亲。那老爷又有些钻牛角尖,觉得赘婿的人品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坚持要给女儿寻个青年才俊做夫婿,将来能让女儿做诰命就最好不过了,正四处寻摸寒门读书人呢。冯家人主动送上门去,提供了冯玉庭这么一个人选,他家哪儿有不答应的道理?那老爷正巧在乡试前后见过冯玉庭,心里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便立刻跟冯氏族长的太太交换了庚帖,立下了婚书,将婚事就此定下了。

    秦含真听得目瞪口呆:“这都能行?!婶娘的弟弟肯定不答应的,族长又不是父母,隔着不知多远的血缘关系,还能替他做这个主?!”

    小冯氏说起此事,也是一脸的气愤:“他这是欺负我们家无人罢了!只因我们姐弟的父母已然去世,家中已经没有旁的亲人可以为玉庭的婚事做主了,虽然还有我这个长姐,但我已然出嫁,他们就说我是别人家的人,管不得弟弟的事儿。族长是一族之主,自然能替族中晚辈做主,云云。真是可笑至极!一个举人就被他们如此舍了出去,哪怕能换取旁人对冯氏其他子弟的提携,他们也得先让自家子弟考出来才行呀!但若他们家的子弟能凭自己考出来,还怕没人提携么?犯得着如此牺牲家族中的千里驹?!目光如此短浅,也难怪冯氏一族如今日渐败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未出过出息的子弟了!上一位能拿得出手的,还是堂姐的父亲吧?可惜如今这些明白事理的长辈们,在族中说话已经越发没有了份量!”

    蔡胜男问小冯氏:“既然你弟弟不同意这门婚事,想必定要逃走的吧?”

    小冯氏点头:“我姐姐也觉得族长太过荒唐,因此悄悄儿助玉庭脱身,只说是去拜访同窗,就让他离开了江宁。玉庭此去,也不曾说自己要往哪里走,只是随心罢了,但绝不会往金陵去,免得被那家人撞个正着!玉庭也想着,总要想法子上京城来找我才是,只因担心族里会派人在上京路上堵他,他才没走运河,反而绕道去了别处,从内陆走。他还是头一回独自走这么远的路呢,手里虽然有一些银子,到底没经过事儿,不知吃了多少苦头……他是到了大同之后,才算暂时安定下来了,可以托人给我送信。等他歇过气,就要往京中来的。”

    小冯氏是在大同与秦安完婚的,当时冯玉庭也有份送嫁,过后还留在大同,依附姐姐姐夫居住,并且在那里跟随秦柏帮忙找的先生读书,直到回乡参加童生试为止,都一直在大同生活。冯玉庭对那里十分熟悉,也有朋友师长可以依靠,再不济,还有秦幼仪、苏仲英夫妻呢。虽然没见过,但冯玉庭是知道这门姻亲的。也怪不得他会选择在大同暂时歇脚,小冯氏收到消息后,也替弟弟松了口气。

    秦含真便道:“既然知道冯舅舅在大同,还是早些打发人去接他吧,或者跟小姑姑说一声也行。大同固然是你们姐弟熟悉的地方,到底不如京城里方便。我们也得提防冯氏族人会找到大同去。”

    蔡胜男则问小冯氏:“那个要逼着你弟弟答应婚事的人家,到底是什么来头?或许我们可以先帮他解决了?”

    小冯氏忙将对方的情况简单说了说,蔡胜男不了解,秦含真倒是听说过,还真是个在金陵本地颇有影响力的官宦世家,不过生了个痴傻女儿的,并不是嫡支的家主。

    她对小冯氏道:“我听吴表舅提过一提,那位员外在关系到他闺女的事情上,一向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既然冯氏族长与人交换了婚书,这事儿要是不能好好解决了,别说对方会报复冯家,就是冯家舅舅的名声,也要受到损害。冯舅舅将来是要走仕途的,怎能留下这个污点?好在那家真正的嫡支家主,如今就在京城做官,寻他说说好话,未必说不通。若是他这边愿意松口,给金陵老家那边去信,想必冯舅舅要脱身不难。”

    小冯氏露出惊喜的表情:“真的?!只不知道那位大人叫什么?在哪个衙门当差?我请五爷出面试一试他的口风好了。”

    说来不巧,这位大人是在工部任职的。秦家几个房头,似乎都没人与工部打过交道。赵陌的宅子倒是工部出人手监督着建造过程,可秦含真又不能为了这种事请赵陌新王府的监工出面,还得另外想辙。

    蔡胜男略一沉吟,便心里有数了:“这事儿交给我吧,回头我去跟世子说一声。”

    秦含真有些惊讶地看向继母:“父亲认得工部的人?”

    蔡胜男笑笑:“世子爷在御前待了好些日子,什么衙门的人不认识几个?只是具体如何找人,还得先问过世子爷才知道。”相比之下,进京后就一直混军营的秦安,论人脉是绝对没法跟兄长比的。

    小冯氏顿时松了口气,感激地道:“嫂子,要是我弟弟这一桩糟心事儿能解决,我必定感激您和世子爷的大恩!”

    蔡胜男笑道:“事情还没办呢,你这时候就开始感激我,未免太早了些。等事儿解决了,你再谢我们也不迟。我也用不着你记什么恩。那回你做的江南糕点,又精致又好吃,我从来没尝过,心里一直惦记着呢。你什么时候得空,再做一回就是了。”

    小冯氏感激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嫂子与我客气什么?哪怕没这件事,您想要吃什么糕点,只管说一声,难道我还会不答应不成?”

    妯娌俩亲亲热热地拉着手说起了话,秦含真眨了眨眼,没有吭声,捻起一颗瓜子,嗑了起来。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