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勇者的假期〕〔电影救末日〕〔平湖二流〕〔奋斗在九十年代〕〔乘龙佳婿〕〔生命如花终有期〕〔蜀山游子〕〔裁决使〕〔瑶光女仙〕〔第十三名巫师〕〔嫡女难逑〕〔偷个宝宝:总裁娶〕〔山野春情〕〔神运武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冥娇〕〔诱妻入室:冷血总裁〕〔娇妻入怀:霸道老〕〔重生之药业大亨〕〔一婚成瘾:冷傲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二十八章 融入
    ,!

    蔡胜男嫁进永嘉侯府后,没有花多少时间,就低调而顺利地融入了这个家庭。

    她与秦平说不上夫妻感情有多深,不过是彼此相敬如宾罢了,但能处得融洽,就已经很难得了。她把秦平生活上照顾得妥妥当当的,对公婆也十分敬重,与小叔子和妯娌和睦以待,对继女秦含真和侄儿侄女们都关照有加。她不是对人十分亲切热情的人,但平日里那种平淡又不见外的亲和态度,还有生活上点点滴滴不动声色的周到体贴,很容易就让这个家里的人消除了彼此的隔阂。秦含真暗暗留意了一阵子,心中再一次确定,这位继母的情商确实很高。

    所以那位前任的魏家,到底是发了什么昏,才会舍弃这等当家主母的人才?

    往事就不必多提了,有了继母接手中馈,秦含真总算可以清闲一些,把精力都放在自己的陪嫁上了,也是趁机休息休息。蔡胜男没有管过这么大的家,但她有过一点经验,本人也挺能干的,加上住在云阳侯府的时候,也算是跟在云阳侯夫人身边见过点儿世面,所以适应还算良好。小冯氏继续替她分担一部分的责任,有不清楚的地方,继女秦含真也会不吝传授经验,再加上这永嘉侯府里的下人早已被秦含真联合两位内务府出来的嬷嬷调|教过,刺头基本都清除干净了,剩下的都是老实肯干的人,家里没人要跟蔡胜男过不去,下人们自然也不会多此一举了。

    当牛氏发现自己往日烦恼的家务事少了许多,长媳还迅速又顺利地接过她手中庶务的时候,心里满意极了。尤其是蔡胜男如此忙碌,也没忘记把秦平与秦含真的生活照顾好,每日在公婆面前的晨昏定省都不曾耽搁过,下人们对她也没什么大怨言,这种满意就更深了。牛氏三番两次在丈夫秦柏以及妯娌许氏面前夸奖自己眼光好,挑的儿媳妇称心如意,又孝顺又能干,秦柏自然是笑着附和夫人的,至于许氏心里是不是有掀桌的冲动,那就不得而之了。

    但许氏肯定是会不高兴的,回头看看自家长媳姚氏,那不高兴的程度就更加加深了。她怎么就没能摊上个孝顺乖巧又能干的长媳呢?姚氏如今几乎是事事跟她做对。她正想要跟侄女秦幼珍好好联络一下感情,把卢初明与卢初亮的亲事都揽下来呢,姚氏却反而天天拉着秦幼珍说话,姑嫂俩仿佛忽然变成了最亲密的闺蜜,明明两人先前彼此还有些矛盾来着。

    当着姚氏的面,许氏若要提许家女儿有什么优点,姚氏就必定要叹许家在孝期内错过了多少好事,然后又要顺道再笑话两句许家内部近日又出了什么笑话,诸如许嵘用功读书,许大奶奶却说了些奚落的话,被许二奶奶找上门来大骂;又或是许大爷与许大奶奶夫妻间又生了什么嫌隙,诸如此类的。然后许氏就没法再夸许家如何了。

    守孝期间都会家宅不宁,这样人家的女儿叫人如何夸上天去?错过了会试的许峥,对于因为“生病”而错过会试的卢初明来说,也不是什么十分吸引人的妻舅人选。也不知道姚氏是打哪儿知道那么多许家的家务事,许氏有点怀疑姚氏往许家安插了耳目,因为有很多消息,是连她身边的丫头都不知道的,没道理会传进姚氏耳朵里去。

    更让许氏生气的,是姚氏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似乎也看上了卢初明,竟跟秦幼珍提起她娘家姚氏的几个侄女儿,说是才貌双全的官家闺秀。虽然许氏心里觉得姚家女的素质比起许岫还差着不少,无奈姚家女的父兄得力,如今还在官位上,许家却已经门庭衰落。许大爷将来丁忧期满之后,能不能顺利起复,起复后又会谋到什么官位,都还是未知之数呢。相比之下,姚家哪怕一时不显,好歹胜在一个稳字。无论外界如何纷争,姚家代代都不缺出仕为官的子弟,在京城本地的世宦之家中,这是十分难得的。

    最让许氏不安的是,秦幼珍似乎也一改先前对姚氏的冷淡,竟然对她提起的姚家女感起兴趣来了,还要在返回长芦之前的短暂时间内,抽出空闲与姚氏以及姚家女眷一同去寺庙烧香礼佛。她说是要去给丈夫儿女祈福,可谁知道她是不是顺便去相看姚家女了呢?许氏有点担心秦幼珍会就此把卢初明的亲事定下,偏偏现在她又不方便提起许家女来,一咬牙,反劝秦幼珍:“你要去祈福,何必非得与姚家人同行?我们自家去就是了。你与姚家人原也不是十分相熟,哪儿有我们自家人出行方便?”

    秦幼珍犹豫了一下,笑道:“既然咱们自家人要出行,不如把三婶和三房两位弟妹也叫上如何?四弟妹嫁进来后,这是头一回跟家里人出行吧?听闻她如今接手家中中馈,也是忙个不停的,让新媳妇歇口气吧?”

    姚氏在旁一笑:“这是好主意,我这就去跟四弟妹提!”

    即使许氏心里不情不愿,她与秦幼珍两人的寺庙之行,还是变成了秦家女眷们的联合大行动了。三房的蔡胜男还把二房的小薛氏也给叫上了。妯娌们奉着两位婆婆一起出动,小姑娘们倒是窝在了家里,没有随行。

    这一次出行,令秦家几个房头的妯娌们之间交情变得更好了。蔡胜男似乎跟所有妯娌们都相处得不错。她在朔州时就已经帮着寡母处理人际交往上的事务,进京时身处流言之中,随云阳侯夫人结识各种陌生人,对他人的真实态度变化十分敏感,迅速察觉到了姚氏热情之下的傲慢自负,闵氏平静之下的冷淡,小薛氏的软弱与殷勤,还有小冯氏镇定下的隐隐自卑……但她都一一化解,与所有人相处融洽。哪怕妯娌们对彼此之间有些什么看法,对她倒是统一的好印象。

    其实蔡胜男本身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姚氏再傲慢,也知道三房是长房荣华富贵的依仗,蔡胜男又是云阳侯的族妹,两人相互之间没有利益冲突,完全没必要交恶;闵氏出身的闵家,原就与蔡家是世交,哪怕两人之间并不相熟,也是天生的盟友;小薛氏还指望小女儿秦锦春嫁进蔡家后能过得好呢,更不可能得罪蔡家出身的隔房妯娌了;至于小冯氏,只要蔡胜男不为难她,她就没有为难蔡胜男的道理,中馈大权,小冯氏只是暂领,还不是独掌,有个秦含真与她分享,如今只是分权的人换了一个罢了,她自身权柄不变,又要忙着带孩子,哪里还有空去跟长嫂过不去?

    近日秦安还提出,让小冯氏到昌平庄子上住一阵了。家里有了蔡胜男,哪怕秦含真出嫁了,也有人管家。小儿子也大了,可以留在家里由奶娘照看,也可以带着到庄子上住一阵,正好避个暑。秦安一个人在军营里过得久了,还是挺寂寞的,他又没收房什么新丫头,偶尔到昌平庄子里歇一歇,也顶多是吃得好一些,住得宽敞点儿,洗漱方面更方便,外加下人侍候得更周到罢了。妻子不在,昌平庄子的日子再舒适也是有限的,回家又太远。

    小冯氏其实也想过要去昌平。丈夫离得远了,长久分离,终究有些不妥。哪怕她舍不得儿子,也知道不能再给第二个金环上位的机会。秦家三房的男儿们,除了秦安就没有谁是纳过妾的,只要妻子把丈夫照顾好了,婆婆绝不会多事,更不会有旁人多管闲事来出什么歪主意。好不容易把金环给解决了,她难道还真的放丈夫在昌平庄子里素着,然后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心怀叵测的狐狸精钻了空子?

    只是小冯氏还惦记着自家弟弟冯玉庭,生怕离了京城,会没那么容易得到他的消息罢了。三四月的时候,堂姐冯氏自江宁老家来过,道是冯玉庭出门游学去了,让她不必担心。但小冯氏如何不担心?无论冯氏在书信里怎么说,冯玉庭失约,没有上京城,这是事实。好好的去游什么学?就算要去游学,也没有不给她这个长姐来一封亲笔信的道理!小冯氏心里放心不下,实在没办法下定决心离开永嘉侯府。

    幸运的是,没等多久,冯玉庭的亲笔书信就送到了。小冯氏也总算知道,弟弟为何会失约了。

    冯玉庭去年秋天乡试中举,哪怕知道自己火候不足,今年春闱无望,打算好好静心读几年书再下翅试,对冯家而言也是极大的喜事。冯家已经很久没出过这么有出息的后生了,怎不叫冯氏一族上下欣喜?然而,偏偏冯玉庭这一支只剩下他与长姐,早年叔叔意图夺产的时候,族人都欺他们姐弟年幼,没有伸出援手的意思,还是外嫁秦家宗房的冯氏帮了一把,说合了小冯氏与秦安的婚事,才让冯玉庭姐弟俩借着永嘉侯府的名号,成功反击叔叔,夺回了原本的家财。

    虽然自那之后,冯玉庭姐弟俩跟族人的关系似乎就修复了,冯玉庭回乡考试时,也跟族里人相处和睦,但论情份,双方实在是亲近不到哪里去的。冯氏族长担心冯玉庭上京与长姐会合,依靠着永嘉侯府出人头地了,就不会再顾念族人。冯氏一族若是沾不得这个出色子弟的光,岂不是太过可惜?怎么也要想办法加深他与族里的情谊,让他不要忘了带揳族人才是!

    于是,冯氏族长的太太,给他出了一个馊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