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首座〕〔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重回80当大佬〕〔娱乐商尊〕〔俗人的奋斗〕〔萌妻哪里逃〕〔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地府朋友圈〕〔顾少的心尖萌妻〕〔重生之时代霸主〕〔灭天杀神〕〔落地一把98K〕〔慕少的心尖萌妻〕〔爱情最后的依靠〕〔耐瑟瑞尔的辉煌〕〔时空之头号玩家〕〔官途:第一秘书传〕〔末世之阴谋之雨〕〔西游封印师〕〔鬼眼保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二十七章 礼成
    永嘉侯府今年的端午节,不曾好好过,因为节日一过,就是秦平的婚礼了。

    婚礼当日,从一大早开始,永嘉侯府上下就忙碌起来。秦家三房的所有成员,除去还是个奶娃娃的庄哥儿由奶娘带着留在房间里睡大觉,其余人都打扮一新,聚集在一处,各司其职。

    秦平是新郎官,只要听从摆布就好,还有弟弟秦安、几位师兄弟与京中的好友亲朋们来与他说笑做伴。

    秦柏身为新公公,也可以安心在书房里消磨些时候,等宴席开始就得出现撑场面了。

    牛氏是新婆婆,本该是最忙碌的一个,但由于小儿媳和大孙女儿都挺能干,手下的丫头嬷嬷们也很机灵,她只需要负责揽总——其实就是时不时问上几句,并不用具体管事——因此倒还算清闲。

    小冯氏前前后后到处转,最后视察一遍所有婚礼场所、人员和物品是否备齐,想到一会儿还要负责招待女客,心里有些忐忑,幸好长房的姚氏和闵氏很快就过来帮衬了,才令她稍稍安心些。

    秦含真只要盯着厨房和宴席上的人手调配即可,工作都已经熟悉了,倒也不慌不忙,还有闲心跟秦含珠以及早早随母亲过府来的秦简与秦锦华说笑呢。

    全家人分工明确,府中人手又充足,秩序井然,只等吉时了。

    要好的亲友先上门了,长房自然是早就到了,二房随后也跟上,此外还有黄家与闵家,都很快有人过来,隔壁的卢家反倒要迟一些。秦幼珍带着儿子一到,见人来得这么齐,忙把小儿子打发去前头帮忙跑腿了,自己围着三婶牛氏说些贺喜的话,又拉着亲友家的女眷闲话家常。虽然她时不时地跟伯娘许氏搭上几句话,但其实两人并没有单独相处的时候,她也没给任何人提起自己长子婚事的机会。

    许氏言笑如常。她不着急,自己亲手养大的侄女儿,她知道秦幼珍是狠不下心来对她的请求置之不理的,心里再不甘不愿,最终也会松口答应。

    牛氏这边热热闹闹的,秦柏那边也有了客人,待在宴席场地这边坐镇的秦含真看了看天色,觉得差不多了,问丰儿:“前头该出发去迎亲了吧?”丰儿找管事婆子问了,回来禀道:“世子刚刚出发了。”

    秦含真点头:“那就让厨房的人都准备好吧,该洗的菜可以洗了,该切的也都切好,等新人回来,菜就差不多可以下锅了,别叫客人们等太久。”想了想,记起一件事,“记得给新娘和陪嫁的人备一份简单的饭食,面条就挺好的,她们未必有空去吃正经席面。”丰儿应下了,转身跑去传话。秦含真回过头打量了一遍已经一切就绪的喜宴场地,又提醒小丫头们拿好扇子,准备冰盆,这大热的天,肯定要提供降温消暑的设施,否则光凭现扎的喜棚遮阳,也能把客人们热出个好歹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秦平穿着喜服,在定好的吉时出门迎亲,一路顺畅,伴当们没出任何差错,马匹都非常温顺乖巧。到了蔡胜男家里,大舅子小舅子们只是循例考验了他两关,难度一点儿都不大,没多加为难就让他进门接新娘了。虽然自家姐妹从此就要嫁给一个鳏夫,但想想前头姓魏的那个混蛋,这个鳏夫好歹是位品行正直的人呢。为了自家姐妹未来的幸福着想,他们是不会跟妹/姐夫闹翻的。

    蔡胜男的兄弟如此知情识趣,蔡家其他男性成员又怎会做煞风景的事儿?云阳侯还亲自来给族妹送嫁,对秦平态度亲切得很呢。其实他们原本就是姻亲了,云阳侯的大儿媳妇,要管秦平叫一声“舅舅”呢,今日这门亲事,原也算是亲上加亲。

    蔡胜男辞别了母亲和伯娘、婶娘、嫂子们,抽泣着让哥哥背着,上了花轿。秦平看着她身着大红喜服、盖着绣花盖头的身影,有些恍神,好象又看到了当年与关蓉娘成亲时候的情形。那一段婚姻是个错误,但愿这一段婚姻,他与蔡胜男都能过得幸福吧。

    他也是时候,跟过去的执念告别了。

    秦平将新娘接回了永嘉侯府,顺顺利利地拜堂成礼。傧相刚喊完“礼成,送入洞房”,外头圣旨就来了。皇帝果然还是那么的厚待小舅子一家,内侄成亲了,他也不忘要赐下些东西来,太后与太子也都各备了一份礼,珍贵尚在其次,关键是这份体面与喜庆。

    牛氏欢欢喜喜地留了宫使下来吃喜酒,新郎新娘继续被送进了洞房,宾客们分开男女入席去了。

    今日这场婚礼,正礼循规蹈矩的,宴席却是意外之喜。宾客们发现,宴上的菜色有好几样新奇没见过的,而且无论是常见的大菜还是新奇的新菜,道道都美味至极,就连最后送上来的糖水与点心,也都叫人吃得停不下嘴来。再看宴席上走动的丫头婆子小厮们,全都是统一着装,个个训练有素,机灵讨喜,不但上菜、撤盘、斟酒做得熟练,还知道在客人们觉得炎热的时候主动替他们打起扇子来。再加上喜棚里头四处分布的冰盆,凉风习习,衬着园中的景致,真叫人看了都清爽。

    大夏天的,众人竟也不曾热得大汗淋漓,形容狼狈,反倒是舒舒服服地吃完了喜宴,许多人都暗暗称奇,稍一打听,得知今日喜宴是新郎官唯一的女儿、未来肃宁王妃秦三姑娘操办的,都夸奖不已。

    秦含真微笑着谢过众人的夸奖,又转过头操心起继母蔡胜男在新房里吃过了没有,休息得可好?陪嫁的丫头们是否得到了足够的指引?等得到了确定的回答,她才放下心来。

    这种小小年纪就要开始操心家里事务的日子,应该很快就能过去了吧?秦含真心里寻思着,蔡胜男看起来应该也挺会管家的,等三日回门一过,她就立马把手里的中馈权利丢给继母算了。她也不担心蔡胜男会克扣自己什么,倒是正好享几个月清闲。等到她嫁给了赵陌,估计又要开始操心王府的中馈了。想要休息,也就是这几个月罢了。

    秦平与蔡胜男的婚礼最终热热闹闹地结束了。宾主尽欢,客人们告辞离去时,还不忘再三夸奖永嘉侯府的美食美酒和招待周到。秦平喝得半醉,早就被送进了新房。秦安也喝得不少,却还要与堂兄秦仲海、秦叔涛一起恭送客人,回头一看大堂兄秦伯复已经醉倒在厢房里,随父亲前来的秦逊正跟小厮一块儿想办法抬人呢,便忍不住摇头,心一软,还是叫了几个小厮过来帮忙,将秦伯复送上了二房的马车。

    宴终人散。秦含真已经累得腰酸背痛,却还要盯着人收拾园子里的残席摆设。赵陌过来找她的时候,她都想挨过去借一借力了,可惜周围人多,她最终还是没敢动弹,只是忍不住撒个娇:“好累!”

    赵陌瞧着心疼,轻声劝她:“收拾东西有管事和嬷嬷们呢,你累了一天,也该回去休息了。回头我替你跟祖母说去,这就送你回院子吧?再硬撑下去,我怕你一会儿就该昏倒了。”

    秦含真忍不住笑了出来:“那倒不至于,我还没那么娇弱。”锻练身体那么多年,她现在体力还是挺好的。不过能偷懒,为什么不偷呢?

    秦含真叫上了丰儿,今日这丫头一直跟着她,她有多累,丰儿就有多累,当然不能把人丢下来不管。她就把收拾残局的事儿交给了兴致勃勃的百巧与莲蕊,又有虎嬷嬷掌总,出不了错,自己就放心走人了。

    虎嬷嬷也心疼地道:“快去吧,夫人那儿我去说就行了。郡王爷送送我们姑娘,都不是外人,也不必避讳的。”赵陌大声应了,还拍胸脯打包票,表示一定会将表妹安然送到。

    秦含真脸微微一红,轻轻捏了赵陌的手臂一下,他便住了口,朝虎嬷嬷露出一个有些羞涩的笑容。他知道这位嬷嬷对未婚妻来说,其实也算是长辈了。

    两人相伴走出了园子,丰儿照旧落在最后,慢悠悠地踱着步,还时不时留意周围的景色,偶尔跟路过的其他丫头聊两句天。肃宁郡王就算能进她们姑娘的院子,也待不长,所以她放心得很,从园子到姑娘的院子,那几十步路肯定走得无比慢。她绝不会跟丢的。

    秦含真哪里知道丰儿在想什么?园门口处人来人往,所有人都忙着干活,没几个人留意到她与赵陌,她也稍稍大胆了一些,借着宽袖遮掩,跟赵陌拉起了小手,她还稍稍挨着赵陌些,借他省点力气。赵陌心里受用,只恨不能与未婚妻更亲近些。倘若这会子天已黑了,周围没那么多人在,身后也没个丰儿跟着的话,他真想一把将秦含真抱住,就这么把人抱回院子去,也省得再看她辛苦地走着路了。明明已经十分劳累,却还要勉力支持。

    秦含真停下了脚步。赵陌连忙看向她:“怎么了?可是累得走不动了?要不要我背你?”

    秦含真转头嗔了他一眼:“才不是呢!”她回头看向斜前方,那是父亲秦平的院子大门口处,今日张灯结彩,丫头婆子们进进出出,隐隐还有欢声笑语传来。秦含真盯着那院子的门口看,低低地叹了一口气:“父亲会跟继母过得好吧?”

    赵陌抱住了她:“会的,岳父其实是个十分聪明的人,蔡……岳母也十分明白事理。他们都知道该怎么把日子过好,所以你不必担心,只需要放心嫁给我就行了。”

    秦含真无语地嗔了他一眼,轻轻挣开他的怀抱,扭身往自个儿的院子走了。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英雄?我早就不当〕〔阴倌法医〕〔嫡女嚣张:鬼王独〕〔娇妻还小,总裁要〕〔萌宝来袭:总裁爹〕〔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