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还看今朝〕〔我修非常道〕〔甜妻撩入怀,神秘〕〔都市修真邪少〕〔网游之锦衣卫〕〔腹黑总裁心尖宠〕〔卖装备的杂货店〕〔末世穿越:霸道军〕〔主神空间:你已被〕〔网游之超极品战士〕〔抗战之最强兵王〕〔木叶之式神召唤〕〔快穿有毒:攻略BO〕〔我妈是剑仙〕〔乡村极品神医〕〔修真零食专家〕〔奇门相师〕〔太极真神〕〔蜜恋甜妻:傲娇帝〕〔武战苍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二十六章 何苦
    秦幼珍没法坚决拒绝伯娘许氏的要求,但又不愿意答应下来,事后却给长子带来风险。

    如今已经是五月了,再过四个月,许家的孙辈就孝满出服了。许峥与鲁大姑娘的婚礼要摆上日程,许岫也要重新开始议亲了。她的父母还在孝中,不好为女儿相看,但有许氏这位长辈在,她想要开口说合一门亲事,还怕许家会拒绝么?许氏去年就已经露过口风,有意撮合卢初明与许岫。可秦幼珍身为母亲,哪怕不是个势利的人,心里又怎么忍心让最看重的长子迎娶许家的女儿?

    即使她心里一直感激着伯娘许氏的教养之恩,也清楚秦家长房娶了许氏回来后,发生了多少风波,而许氏那种一心偏向娘家、甚至不惜损害亲生儿孙利益的心理,又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如果许家教养女儿都是这个路数,许岫将来也会成为许氏这样的人,秦幼珍就绝不能接受她成为自己的长媳。卢家虽然也是世家,但卢普并非嫡支,十年寒窗苦读,一朝高中进士,也是从低做起,兢兢业业,方有了今日的成就,他们夫妻一路走来不容易,只盼着儿子能过得更好,怎么能便宜了许家?!

    秦幼珍就这么纠结着,拿话虚虚地应付了许氏,心情郁郁地返回了隔壁的自家宅子,下晌又往三房去给秦柏、牛氏夫妻俩请安,顺道提前贺喜。

    秦柏还挺关心卢初明的身体,问了他病后的恢复情况等等,又问功课。秦幼珍心里挺过意不去的,其实卢初明的身体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弱,只是为了不上京城来,拿生病做个借口罢了。其实,若没有许氏横插一脚,兴许卢初明今年春闱已经考中了。虽然卢普觉得自己儿子还差点儿火候,落榜的可能性更大,但秦幼珍对长子很有信心。

    她含糊地说了几句卢初明的情况,只道他还在病后休养,但也不忘功课,请秦柏放心。秦柏点点头,道:“有这个心是好的,但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把身体养好。身体好了,多少书读不得?若是因为一时舍不得书本,耽误了治病,身体一直好不起来,才是真正误事呢。”他还嘱咐秦幼珍,“等他好了,就让他上京来,别往你们家宅子去,住我这里就行了。我这里有的是地方,我们老俩口还能替你盯着孩子,不怕他再读书读出毛病来。”

    秦幼珍顿了顿,也不知道三叔是不是听说了什么,但这绝对是一番好意。倘若长子住在三房这里,连读书带生活都由三叔管起来,伯娘许氏便不好常把孩子叫过去了,哪怕是婚事,也不能越过三叔秦柏去做决定。秦幼珍心里一松,脸上不由得露出笑来:“初亮也一直想要在三叔跟前求教呢,若他知道能在三叔家里读书,一定高兴得不得了!”想到三叔门下那些顺利考上进士的才子们,秦幼珍的心就热了。她决定回了长芦后,就立刻跟丈夫商量儿子上京的事。

    秦柏微笑着,没有多言。其实他确实察觉到了些什么,只是不好多说长嫂的不是,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帮小辈一把了。卢初明是个有天赋的孩子,横竖他如今也没再带学生了,指点指点一个小辈功课,也算是打发闲暇时间了,何乐而不为呢?

    牛氏压根儿就没发现丈夫与侄女之间的对话里头暗含着什么秘密,她只是听说卢初明这个原先还算喜欢的晚辈病后恢复得不好,身体很弱,就开始念叨些补身的法子,各种汤水、药膳什么的,都要秦幼珍记下来,回头让厨子做给卢初明吃,然后又说起秦简、秦锦华、秦含真与秦锦春都定了亲事,秦锦仪直接出了嫁,卢初明年纪也不小了,婚事却还没定下,卢普夫妻俩可有什么章程?

    秦幼珍眨了眨眼,露出几分喜色来:“还没有呢。长芦那地方,官儿也不多,象样的姑娘就更少了。我们老爷倒有心往老家寻去,只是没有亲眼见过,哪里放心定下?若是三婶这里有好姑娘,愿意介绍给侄女儿,那就再好不过了!”

    牛氏笑道:“我虽然认得几个好姑娘,却大都是武将人家出来的,只怕你们文武不相合,还是别害人了吧。你若有心要给儿子挑个好媳妇,眼下正是好时候。京里好些大户人家的女儿都在说亲事呢,初明没来真是可惜了,不然凭他的人才,还怕得不到人家姑娘的青眼?初亮年纪还小,倒是不着急。”

    秦幼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问了。牛氏也将时下外头流传的小道消息告诉了她。她不由得有些懊恼,早知如此,便是把长子带上京城了又如何?许家眼下还未出孝,伯娘还提不得亲事呢……

    这时候秦柏说话了:“外头的传言,你们也不必尽信。起初是乱过一阵子,但如今渐渐地已经安静下来了。皇上训斥了一个上本请东宫纳世家女的官员,一时半会儿的,不会有人再提起这种无稽之谈的。”

    牛氏道:“如果因为皇上训斥了人,那些有女儿的人家就真的不再给女儿相看亲事了,岂不是越发证明了他们嫌弃太子殿下么?反正他们的女儿也到了说亲的年纪,早些说定也没啥要紧的。不然好人家的孩子都叫旁人家订了去,回头他们女儿想再找个如意郎居,还能上哪儿找呀?”

    秦幼珍坐在一旁,心里有些蠢蠢欲动。

    回到家,女儿坐着低调的马车过来看她了。她见了久别多时的女儿,忙去看对方气色,见其精神好,方才安下心来,红着眼圈道:“急什么?过两日三房办喜事时,我就能看到你了。你如今已经是别人家的媳妇,不比从前在家里自在,哪儿能说出门就出门的?你来前可问过你婆婆了?”

    卢悦娘哽咽着点点头:“婆婆特地吩咐我过来看您的,本来我还打算等过了节再来呢。”端午节下,云阳侯府家大业大,事情也多得很,更别说他们还要忙活蔡胜男的婚礼了。过节后再来,已经是她能抽到最长闲暇的时间了,不会超过一个时辰。想要坐下来好好与母亲说话,恐怕还得等到蔡胜男三日回门之后。父亲卢普还在长芦任上,母亲在京城原也待不了几天,时间是很紧的。因此婆婆给了她这个恩典,卢悦娘心里十分感激。

    秦幼珍叹了口气,女儿能嫁进云阳侯府,真真是天大的幸运。不但婆家门第显赫,女婿有才干有出息,婆婆还如此通情达理,小姑们也不难缠,女儿嫁过去,真是掉进福窝了。她心里越发感激三房,若是没有三叔在,这门好亲事也轮不到女儿头上吧?

    母女俩叙过离情,又叫了卢初亮过来说了一会儿家常话,就把后者打发走了。秦幼珍心中正为长子的婚事烦恼,如今无处倾诉,见了女儿,哪有不说的道理?如今丈夫不在身边,她也只能跟女儿商量了。

    卢悦娘早知母亲心事,却不知道许氏至今还没放弃。其实母亲今春不送大弟上京赴考,如今又拿病做借口,没带大弟上京喝喜酒,态度已经相当明确了。许氏仍旧不肯死心,显然不是这种暗示的手段能阻止的。卢悦娘正色问母亲:“倘若外伯祖母真个开口提亲事,母亲打算怎么办?如此明示暗示,外伯祖母都不肯听,您若是要拒,她觉得您忘恩负义,您能忍得住么?父亲那边,又是什么意思?”

    秦幼珍叹气:“你父亲是不愿意给初明娶许家女的,他说初亮的亲事马虎些无妨,但初明是长子,不能出差错。他让我好好劝说你外伯祖母,别让老人寒了心,可你也知道……她老人家若是个好说话的,我也不必如此烦恼了。”

    卢悦娘沉吟:“如此说来,父亲觉得初亮与许家联姻,并不是件无法接受的事儿了?”

    秦幼珍瞪大了双眼看向女儿:“这……许岫比初亮大得多呢!”

    “大三岁罢了。”卢悦娘淡淡地道,“若是母亲觉得无法接受,就只能拒绝外伯祖母了,可您又不愿意伤了她老人家的心。但她老人家性情执拗,您这般含含糊糊地,她装不知道,继续坚持联姻,您一日不坚拒,她又怎肯放弃?若是实在不成,您也可以为许家大表妹说一门好亲事,只是许家肯不肯答应,就是另一回事了。况且您做了媒人,那婚事日后若有什么不好之处,您也要担风险。这种事儿不是您寻借口搪塞过去,就能当没发生过的。外伯祖母是什么样的性情,您莫非不清楚么?我也不怕老实跟您说,您不在京城这段日子,弟弟一人在家中独居,我不能时时来看他,外伯祖母对他衣食住行倒是照管得精心,还时常给他送新衣过来。那些针线……我瞧过了,有好几件,看起来就有些象是许大表妹的活计。”

    秦幼珍的双眼瞪得更大了:“什么?!”

    卢悦娘道:“外伯祖母没有明言,我认出来了,也不敢跟弟弟提。但外伯祖母把心思做到这样的地方,若是将来许大表妹婚事不顺,您又迟迟不肯给个准话,我可不敢说她老人家会做出什么事来。您也别说弟弟与许大表妹的年纪相差太大了,近两个月,外伯祖母很喜欢将五表妹叫到跟前来做伴,时常跟五表妹说些许家的好话,又提到许家二表弟许嵘如今正跟先生正经读书,读得不错,明春就要下场去试童生试。五表妹跟许嵘还差着五岁呢!”

    秦幼珍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惊愕之余,她心里也不由得为许氏心酸起来。

    为了娘家,做到这一步,伯娘她这是何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乱伦大杂烩〕〔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见鬼〕〔乡野春月〕〔重生盛宠:总裁的〕〔人生若能两相忘〕〔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渔家有财女〕〔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