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邪君〕〔吾家小妾初长成〕〔快穿之如意人生〕〔那条龙有点凶〕〔星空小农民〕〔寒天帝〕〔盎格鲁玫瑰〕〔重生之家有宝贝〕〔莫斯科1941〕〔花都绝品狂医〕〔重返十七岁〕〔重生之暗夜崛起〕〔末日之死亡骑士〕〔末世之宠物为王〕〔七零甜妻撩夫记〕〔山沟皇帝〕〔逍遥捕快〕〔你好国王〕〔英雄联盟之王者琅〕〔灰塔的黎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零八章 牵手
    事实上,赵陌回来的日子比阿寿说的还要早,两天后他就到了。他抢先一步骑快马上京,轻骑简从,将大批行李丢在身后的船队中。

    秦含真见到他的时候,惊喜不已:“怎么这样早就到了?”但很快就猜到,“你又只带着几个人就快马上路了,是不是?虽然我也盼着早点儿见到你,但你一去一个多月,也不差这一两天的时间。你的安全要紧,怎能不跟着大部队呢?你带了几个随从?几个护卫?一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吧?可吃好了?休息好了?在哪儿过的夜?”

    秦含真从赵陌进门开始,一路陪着他往正院方向走,就一路问个不停。赵陌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微笑,半点儿不觉得她啰嗦,还听得挺开心呢:“带了十六个人,一路安好,吃的有干粮,王府厨子特制的,并不难吃,也能吃饱,晚上睡驿馆,睡得挺好的,没人敢怠慢咱。轻骑简从并不辛苦,还能省事些,否则一路坐船过来,沿路不知要遇到多少来巴结的人,太烦了……”

    说完了,瞧见丫头们离他们都有一段距离,而正院上房就在前头了,赵陌便顿了一顿,脚下慢下来,凑近了秦含真,小声说句:“况且我想你了,盼着能早日见到你,想得心肝儿都疼了!”

    秦含真脸一红,嗔了他一眼:“说什么哪?!一会儿再说,祖父祖母都在屋里呢!”叫人听见就太令人难为情了。

    赵陌眨了眨眼:“那你告诉我,你想我了没有?”摆出一副她不回答,他就停下来不走了的模样,哪怕屋里的人很可能会察觉到不对劲出来查看,身后的丫头们也可能会上前询问,他也不在意。

    秦含真的脸更红了,生怕他真个停在这里不走,只得硬着头皮将声音压得更小了些:“想了想了!有话回头只剩咱们俩的时候再说,现在快进屋吧!”

    赵陌嘴角翘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反手握住了她的手,拉着她进屋。秦含真满面通红,又不忍心当着别人的面甩开他,只好就这么被他拉到秦柏与牛氏面前。

    秦柏与牛氏不约而同地盯住了他俩握在一起的手。秦含真脸红着想要挣开赵陌,赵陌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冲着二老笑道:“祖父祖母,我回来了!”这才自然地放开了秦含真的手,上前向秦柏与牛氏行礼。等他们俩亲切地叫他起来,问起这一路辛苦,这一月可顺利?他才一边回答着秦柏与牛氏的话,一边顺手就再度拉起未婚妻的手,双双在旁坐下。

    秦柏一脸若无其事地继续与赵陌交谈,牛氏抿嘴偷笑着跟身边的虎嬷嬷交换着眼色。秦含真觉得脸上火辣过了,就淡定下来。

    没事儿,她前不久才想过,祖父祖母没少给她塞狗粮,她很该与赵陌一道塞回去,请二老尝尝狗粮的味道,如今不是正好实现了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两位长辈都能做的事,她也同样能做,一点儿都没问题!

    她拒绝去想自己是不是破罐破摔了。

    赵陌向秦柏和牛氏汇报着自己这一个多月来做的事,处理了封地积压的一些事务,看望了封地上的官员,安抚了留守封地的王府属官与侍从,还去几处实验田庄里转了几圈,检查了田庄里养的人过去这一年时间里的工作成果,按照各人的表现发了赏赐奖励,又到皇帝新赐的土地田庄上看了看,安排了田庄建设事宜,然后再主持了沧州码头附近新建的货栈行的开业仪式,等等等等。

    其实他这一个多月还挺忙的,真真是为了尽早赶回京城,方才全力提高了工作效率,否则拖到六月去都不是什么稀罕事。也亏得他在自个儿的封地上威望够高,地方官员也没几个敢跟他摆架子的,他手头还有足够的钱财与人手,所以事情都一路顺利办了下来。

    赵陌对秦柏道:“田庄上又新试验出了两种适应在盐碱地上种植的药材,还有几种树种,我已经叫他们继续试种下去了。有几样旧年研究出来的庄稼,种植方式也有了新的改进之法,可以提高一点儿产量。我正命庄里的人与王府文书合力,将所有这些新研究出来的东西都写成折子,细细说明所有要紧之处,预备等今年万寿节的时候献上去,给皇上做寿礼。想必皇上会喜欢吧?”

    秦柏很是高兴:“皇上一定会喜欢!这等与民生切切相关的好事,比任何金银财宝、古董珍玩都要合他心意呢!”

    赵陌露出了笑容。他心里想,自己的打算果然是行得通的。今年他即将成婚,在宗室里成了婚就是成年人了,不能再以孩子的身份去给皇帝献一份差强人意的寿礼。如今他有了这么一份庄稼种植的改进方案,再加上治盐的新成果,充当主礼,份量应该是够的。另外再添上肃宁本地特产的毛皮、药材与纸张,再加一些商队从江南及岭南带回来的衣料、香料等物,就是一份十分拿得出手的寿礼了。京城里差不多的郡王府,也不是家家都能拿出这等规格的寿礼来。皇帝与太子对他的份外看重,也不会因为他献上的寿礼不够丰厚,而在宗室皇亲之中遭受非议了。

    更重要的是,新嫁进宗室的秦含真,不会因为寿礼问题而被宗室长辈苛责。她还省得去操心了呢。

    秦含真不知道赵陌已经为她考虑了那么多,听说他的试验田庄上又有了新成果,也替他高兴,还给他出主意:“寿礼光是有这些还不够的,我看宫里常收的万寿节礼,也就是金珠财帛之类的东西,不是好的,宫里也不会真的拿来使。你们肃宁出产的毛皮与纸张都不是高级货,顶多是赏给底下人用。药材虽好,就怕容易叫人做手脚,犯忌讳。太医院那边另有固定的收药渠道,各种利益纠葛,你还是别掺和的好。香料也是同理。倒是可以把各种名贵的江南绸缎多备上一些,最好是今年入秋后才时兴的新鲜花样。如果手头有足够的金子珠宝,打几件精巧的摆设出来,也差不多了。你要是有拿得出手的古董字画,也应景地添上几样,没有就拿自己练手写得好的作品充数,让皇上看看你的功课成果。再来,就是把你在试验田庄上用新法子种出来的粮食什么的,拿几石做样本,当嘉禾一样献上去,估计皇上见了也会喜欢。”

    赵陌眨了眨眼,笑得一脸灿烂,紧了紧拉住秦含真的手:“表妹出的好主意,就这么办好了!”比他想得还周到呢。

    秦含真轻咳一声,悄悄看了祖父祖母那边一眼,见他们都在盯赵陌握住自己的手,脸又是一红,只得暗暗加把劲,捏了赵陌的手一下,暗示他把自己放开。

    赵陌也知道行事不能太过分了,要是在长辈们面前留下坏印象就糟糕了,便微笑着将手松开,然后若无其事地跟秦柏谈起了手下商队最近在南边的一些经历,采买了什么东西,听说了什么消息,哪里的粮食产量降低价格升高,哪里的药材紧销,等等。这些都不是随便乱打听来的信息,背后很可能隐藏着重要的地方情报,秦柏也十分重视,还劝赵陌面圣时记得提上一提,免得地方上真的出了什么事,却因为朝廷没能及时得到消息,而导致不好的后果。

    等到赵陌向秦柏汇报完自己这一个多月的行程,又在永嘉侯府吃过午饭,要回自个儿居住的别院里稍加梳洗,然后递牌子进宫面圣时,他才终于争取到了让秦含真送他回别院的许可。这一路上他可以慢慢走,哪怕时间很短,他也能跟未婚妻好好叙叙离情呢。这种时候,必须让丫头回避,避得远远的!不要来打搅才是!

    春夏之交,天气正暖,和风习习,园子里百花盛放,正是观景的好时候。反正皇帝也要歇午觉的。赵陌表示,他完全可以在永嘉侯府的园子里多留一阵子。而那久别多时的凤尾轩,看起来是多么的令人怀念呀!

    秦含真没有听他的话,方才他在祖父祖母面前拉了她好久的手,搞得她害臊了半天的事,她还没忘呢,怎么也要好好惩罚一下他才行!

    不过丰儿和花园里看守执事的婆子,还是远远避开了。秦含真与赵陌手拉手走在园中,没有停留,但也走得足够缓慢。

    秦含真把这一个多月发生的几件大事告诉了赵陌。虽然在书信中,她已经把能说的都说了,但书信怎能比得上面对面交谈时方便?许多细节与内情都不是能够在纸面上落笔记载的。

    赵陌得知秦简考中了贡士,却放弃了殿试,拜到寿山伯门下学习诗赋,又与余心兰订了亲,便笑道:“他早就盼着这一日了。自打那回在你们家书房里遇见余小姐,他就心心念念着呢,只是嘴上装没事人儿罢了。如今心愿得偿,想必整天乐得没边儿了吧?”

    秦含真抿嘴笑道:“可不是吗?唐涵和王复林师叔都在准备庶吉士考试,因他们的名次不高,心里压力还是挺大的。大堂哥整天乐呵呵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简直没心没肺极了。王师叔吵着要大堂哥请客呢,否则就不原谅他!”这当然是在说笑,不过当时的情形还真是挺好玩的。秦简也自知理亏,不过心里太过欢喜了,脸上掩都掩不住而已。

    秦含真又告诉赵陌:“还有一件近日发生的事,我没来得及在信里告诉你。蔡家那位胜男姑姑上了京,我祖母见了就很喜欢,正想要为父亲求娶呢。不过我们秦家跟蔡家已经联姻过了,祖父担心会犯忌讳,正预备去问皇上的意思呢。”

    她顿了一顿:“其实我觉得皇上应该不会反对,但胜男姑姑的遭遇和蔡家如今的处境不是很好,楚正方那边行事古古怪怪的,也不知道太子妃娘娘如今是怎么回事。你一会儿进宫时,记得要小心些。”

    赵陌停下了脚步,面上露出几分讶色来。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快穿:邪性BOSS,〕〔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权路迷局〕〔贴心萌宝荒唐爹〕〔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