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独宠:首席大〕〔捉鬼天师〕〔后会无妻:前夫,〕〔冤家路窄:高冷男〕〔他的陆太太很甜〕〔一级警戒:首席大〕〔重回下岗时代〕〔无敌奶爸的捉妖日〕〔乡村小神农〕〔顽皮千金:霍爷宠〕〔最强和尚驾到〕〔美女总裁的绝品仙〕〔普通人的逐梦时代〕〔快穿:女配,冷静〕〔极品小赘婿〕〔大国轻工〕〔万界心愿〕〔有一种梦想叫足球〕〔花都最强魔王系统〕〔爆笑修仙,萌狐不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零七章 需求
    中意哪一种?

    秦平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他觉得自己绝对是喜欢关蓉娘那一种的。当年他青春年少时,头一回见到关蓉娘,就忍不住将目光停驻在她身上。多见了几回,他就开始猜想,如果能有这么一位美丽温柔的姑娘给他做妻子,那该多好呀?她常常到他家里来,见到他时也会对他微笑,想必也对他有好感吧?于是秦平试着去提亲,关家答应了亲事,关蓉娘也似乎很赞成,他就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运的男子了。

    他当时真的没想到,命运竟会如此阴差阳错。

    他自然是喜欢美丽温柔文雅的妻子的,但他也常常会想,如果妻子能更坦率一些,更勇敢一些就好了。她明明对他无意,之所以常到秦家来,完全是为了吴少英,为什么不能在他面前说实话呢?他与吴少英师兄弟情份甚好,即使一时会觉得尴尬,也断不会因此就记恨在心,那他们三人也就不会耽误了彼此了。

    但是,秦平又觉得,妻子虽然不够坦率,却又太过坚定,有些认死理了。婚后他自问对妻子还是不错的,可妻子已经认定了吴少英,在吴少英离开后,也依然没有改变想法,对他这个丈夫无动于衷。倘若她能稍稍软弱一些,兴许等待他们的,就不会是如今的结局了。

    如此说来,秦平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可能并不是十分喜欢亡妻关蓉娘的种种性情。或许……他只是个再肤浅不过的人了,喜欢的仅仅是关蓉娘美丽的容貌与温柔和顺的性情而已。但如果让他选择自己的第二个妻子,他可能更希望对方是个坦率一些,勇敢一些,却又没那么固执的人吧?

    他真是个自相矛盾的人啊!

    秦平对蔡胜男并不了解,连见都没见过,只是听母亲与女儿描述,大致能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姑娘。那无疑与关蓉娘是截然不同的类型,相貌气质不同,说话行事也大不一样。面临如今这样的困境,她都能行事如常,显然是个勇敢稳重的姑娘,而且对前任未婚夫并不执拗。这是他所欣赏的特质,可要说他因此就觉得自己可以娶对方为妻,又似乎太夸张了些。他还没那样的想法呢。

    秦平便对女儿道:“这些事不是你该打听的,那么好奇做什么?”

    秦含真嗔道:“什么叫不该我打听呀?我爹要娶继母了,难道我还不能关心关心对方会是什么样的人吗?就算我快要出嫁了,也依旧是您的女儿呀。我当然是盼着您将来能跟第二任妻子相处融洽的。就怕您心里纠结,看不清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拖拖拉拉,随随便便,胡乱应付了事,等把人娶回家之后,又开始后悔,那岂不是害了你们两个人?到时候别说祖父祖母见了难受,就是我出嫁了,心里也难安。所以父亲你就别扭捏了。您要是拿不定主意,就跟我说说真实的想法,我好跟祖母商量,尽量给您寻个称心如意的妻子。将来您过得顺心了,我们也就能安心了。”

    秦平一时忍不住有些哽咽。他也知道自己在婚事上糊涂了,但看到老母与女儿如此担心他,他心里便又是感动,又是难过,还有几分后悔:“是父亲错了,父亲不该让你们如此担心的。”他都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要让老父老母与刚及笄的女儿操心他的亲事与生活,实是是太过失职了。

    秦含真摆摆手:“您先别顾着难过了,咱们转回正题。您更喜欢哪一种类型的女子呢?具体一点说,您是想娶个跟我娘性情容貌相似的姑娘,还是想找个完全相反的类型?又或是长得象我娘,但性情不一样的?”

    秦平抹了一把脸,把眼角的水光也一并抹去了,他深吸了一口气:“长相有什么要紧的呢?只要五官端正就好。我只盼着自己娶回来的,是一位明白事理、性情坚毅的姑娘。我是武官,平日里公务繁忙,未必能照看家里。我的妻子,只要能替我将家里人照顾好,孝顺爹娘,友爱兄弟,关怀儿女子侄,能与族人亲友和睦相处,能执掌中馈,令爹娘满意,也就足够了。我自会敬她爱她,不会纳妾收房,不会强求她生育子嗣,也不会让她在人前受苦为难。只要她不辜负了我,我就绝不会辜负了她。”

    秦含真呆了一呆。秦平的这些要求……完全是照着家里其他成员的需求来的,他本人的需求呢?

    她忍不住道:“爹,我是问你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姑娘。现在是您在娶媳妇,不是祖母在娶儿媳呀!”

    秦平微微一笑:“傻孩子,这有什么不同么?我是你祖母的儿子,我娶媳妇,当然就是你祖母娶儿媳呀!”

    秦含真跺脚道:“您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装什么糊涂呀?!”

    秦平微笑着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傻孩子,我当然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可我想要的,就只有这些而已。你以为我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姑娘呢?是看长相?还是看出身?才艺?长相看久了也就习惯了,出身对咱们家来说并不重要,才艺……我自个儿就没什么才艺,何必糟蹋了有才的好姑娘?我需要的,真的就只是一位贤妻而已。只要她能让全家人满意,我心里安稳了,也就觉得欢喜了。”

    他已经因为表相而错娶了一位妻子,又不能与她心意相通,害人害己。如今他当然要吸取这个教训,再也不能轻忽地定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什么喜好、感情,那都是次要的。只要新娶的妻子能令他的父母满意,令女儿安心,令全家人都过上和气美满的日子,那就是他最大的幸福了。他已经三十三岁了,早已过了任性的年纪,还是实际一些的好。他让父母担心了这么多年,早就该做一回孝子了。

    这样的答案自然不能令秦含真满意,不过她也看得出来,秦平对自己的第二次婚姻,实在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于是她就将他的话做了归纳总结:“好吧,父亲您如今中意的,就是那种长相端正,也就是容貌起码要中上之姿的姑娘,要性情坚毅,懂得管家,说话行事和顺,能跟咱们家的人相处融洽,又要品性端正,不能有坏心思,为了私利导致家宅不宁的,最重要的是,能叫祖父祖母喜欢,是这样吧?”

    秦平犹豫了一下:“是这样……”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长相与家世都不要紧,只要……父亲觉得好就行。”他觉得女儿归纳总结出来的东西,似乎跟蔡家那位胜男姑娘有多项重合之处,为了表明自己并没有特指什么人,便补充了这一句。

    秦含真暗暗翻了个白眼,心想蔡胜男确实有许多地方符合秦平的条件,单说令牛氏喜欢这一条,眼下简直再无敌手!不过嘛,祖父秦柏也提到了,若秦家要再跟蔡家第三次联姻,就需得经过皇上认可。因为这一回,是正儿八经的秦家嫡支子弟迎娶蔡家女,而不是分家出去的庶支之女嫁给蔡家的旁支子弟,也不是秦家的外孙女儿,实际上是世家高官卢氏之女嫁给了云阳侯世子。其中所代表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不过秦含真觉得皇帝不可能反对,蔡胜男说是蔡家女,其实只是远支旁系,跟云阳侯的血缘关系已经很远了。只要秦平娶的不是蔡家嫡支之女,不会因为联姻而涉足云阳侯手握的兵权,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秦含真私下觉得,就算联姻涉及兵权,皇帝也未必会反对。东宫太子即将接过皇位大权,既然楚正方能凭借着与太子妃的表亲关系,成为太子在军事方面的心腹助力,那秦平身为太子的嫡亲表兄弟,又凭什么不能成为同样的存在呢?难道秦平与太子的关系,不比楚正方更加亲近而可靠吗?

    为了太子好,太子的表兄弟和太子妃的表兄弟,哪一个更能获得皇帝与太子的信任?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秦含真想明白之后,也就不再纠结了。她对秦平道:“我会把父亲的想法告诉祖父祖母,让他们为父亲挑选最合适的婚姻对象。但是父亲也要发誓才行,一旦祖父祖母定下了人选,而对方也没什么可令人挑剔的地方,那么除非你打从心里讨厌她,不愿意娶她为妻,否则你就再也不能寻借口推托着不肯定亲或是成亲了!男子汉大丈夫,说出的话就要算数。你也不想再让祖父祖母失望了,是不是?”

    秦平不由得苦笑。看来他过去真的在女儿面前撒过太多的谎了,以致于她对他根本就没有信任。

    他只得郑重地许诺:“我不会再推托,也不会再逃跑了。无论你祖父祖母为我定下了哪位姑娘,我都会接受的。”

    秦含真小声道:“那倒不必……要是你实在跟对方合不来,我们也不会逼你……这是一辈子的事,你也不要矫枉过正。无论是祖父祖母还是我,心里都是盼着你能获得幸福美满,而不是为了娶妻而娶妻。”

    秦平的表情顿时柔和下来,微笑着说:“真是傻孩子,我还不至于这般委屈自己呢。更何况,若是我所厌恶的人,你祖母又怎会非要为我定下?她一向是个护短的好母亲呀!”

    秦含真满意地带着秦平的答案去见祖母牛氏了。牛氏也总算松了口气:“阿弥陀佛!他能想明白就好。他提的这些条件都好办,我就认得好些这样的好姑娘呢。虽然我觉得胜男最好,不过还是多打听几个,让你父亲从中挑选吧。他是要能娶到个真正称心如意的,我也就放心了!”

    说罢牛氏就转头看向秦含真:“对了,方才别院那边的阿寿过来了,向我和你祖父禀报,说广路已经启程回京了,估计三天后就能到。”

    秦含真双眼一亮,顿时惊喜不已:“真的?!”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