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蛮妻欠调教〕〔烈火焚琴〕〔电竞之冠军之路〕〔神武帝尊〕〔逆天毒妃:傲娇邪〕〔重生1970〕〔炼蛊〕〔民调局异闻录之勉〕〔铁雪云烟〕〔误入狼室:老公手〕〔足球的魅力〕〔海贼之情绪系统〕〔嫁了个权臣〕〔星空之主〕〔大戏骨〕〔学霸的神话〕〔仙武神帝〕〔他在梦里打dota〕〔独家婚宠:军少,〕〔都市之超级主播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五百零三章 攀亲
    姚氏并不知道丈夫秦仲海的盘算,只一心想着儿子秦简即将拥有一门好亲事。女儿秦锦华的婚事虽然不如她意,但女婿好歹也是正经进士出身,有高官父亲提携,走仕途定能顺顺利利的,哪怕没有爵位在身,也好歹能给女儿挣一个诰命回来。姚氏觉得自己前所未有地顺心如意,心情都好了许多。

    每当看到婆婆许氏投注过来的疑惑不解的目光,姚氏心里就在暗爽。若不是秦仲海再三警告过她,她还真想把秦简正与寿山伯之女议亲一事告诉婆婆,然后仔细看清楚婆婆的脸色。不过现在就算了,等事情成了,她再看好戏也不迟。

    婆婆许氏整天觉得许峥有大才,会有大出息,看不起秦简。

    然而眼下的实际情况是,许峥在外头给自己宣扬了好大的名声,整天以才子自居,号称一定要说一门富贵好亲,许家奶奶们也整天跟人说有多少京中贵女对他有意,可最终他一个贵女都没勾上手,反而跟许大夫人的娘家侄孙女儿——一个小官之女——订下了亲事,如今还因为要守考,错过了春闱,只有一个举人的身份,家族也衰败了,名声扫地。三年后他卷土重来,还不知道能不能考中进士呢。

    而秦简呢?顺顺利利地考中了举人,考中了贡士,只是因为成绩不够理想,他想要考得更好些,才与寿山伯之子一同放弃了殿试,决定下科再考。即使如此,也没人能小看他,他有许多进士朋友,还能经常向寿山伯这位士林大家请教学问,如今又即将跟寿山伯的千金订下亲事。三年后,他定能高中,从此前途一帆风顺。

    许峥能跟秦简比么?他有哪一点儿比得上秦简?光是对比秦家与许家,两者就已经相差太远了。除非猪油蒙了心,否则就算是眼瞎的人也不难看出,谁才是那个真正前途似锦的人。姚氏对许家嗤之以鼻,一心等着看婆婆的笑话了。她就喜欢看许氏满腹憋屈却还无话可说的模样!

    姚氏志得意满,只等着儿子与三房那边传来好消息了。三房果然没让她失望,没过几日,秦仲海就告诉她,亲事说成了,让她准备好订亲礼,正式与寿山伯府将儿女亲事定下,还要准备谢媒礼,谢过三叔秦柏与三婶牛氏从中援手,顺道再给侄女儿秦含真也备上一份礼,若没有她提醒、撮合,这门亲事恐怕还不能成真呢。

    姚氏欢喜不已,自然是大大方方地备下好几份大礼送人了,还恨不得满天下昭告去,又要设宴请客,好生庆祝一番。

    秦仲海驳回了她的提议,满心的不以为然:“张扬什么?你瞧寿山伯府可曾大肆宣扬这门亲事?如今外头的人家要么在慌慌张张地嫁女,仿佛明着跟人说他们嫌弃东宫太子,不想跟皇家扯上关系,要么就到处去说自家女儿的好话,恨不能立刻将女儿送进东宫去做妾。咱们与寿山伯府在这时候联姻,肯定也逃不过闲话。可事实上这门亲事早就在进行了,不过是因缘巧合,撞上这个时候罢了,何必叫人说嘴?悄悄儿定下就是了。也不是要瞒着人,若有亲友相问,自然要坦然告知的,但不必特特地去宣扬。若你觉得儿子委屈,等到正式婚礼举行的时候,再好好热闹一番便是。”

    姚氏才不信这门亲事是早就开始议的,认定了是寿山伯不欲送女为妾,方才急急替余心兰定下亲事。但她才不管那么多呢,寿山伯府的权势地位不是假的,她的宝贝儿子也确实跟寿山伯的千金定下了婚约,只要实惠在手,对外用什么说法不行呢?不就是遮羞布么?她当然也不会告诉人,说自己儿子能谋得这门亲事,是走了狗屎运,她儿子绝对是靠自己的实力才赢得了寿山伯的赏识,以爱女下嫁——不不不,两个孩子是门当户对,谁也没有高攀谁。

    姚氏接受了秦仲海的提醒,竟然真的忍住了炫耀的冲动,但对亲友们就没有隐瞒的意思了。她状若低调、实则高调地写了许多帖子,发给各家亲友,让他们知道自家儿子秦简刚刚与寿山伯之女订下了亲事,请亲友们出席订亲当天的小宴。

    收到消息的众位亲友反应不一。有的只是单纯地为秦简与承恩侯府高兴,比如云阳侯府、闵家等等;有的则眼睛发亮觉得又有利可图、有金大腿可抱了,比如秦家二房的秦伯复就是其中典型;也有的暗暗惋惜,觉得自家少了一个理想的联姻对象;还有些是趁机巴上来,想要从中谋些好处的。

    比如姚家,就有一位姚氏的婶娘找上门来。

    姚氏原以为那位婶娘只想来贺个喜,顺道再为侄女们的亲事求她一求,没想到对方提出的请求却让她大吃一惊:“您说什么?秦素?您想把女儿说给秦素?!”姚氏只觉得荒唐无比,“秦素不过是个庶子,丫头生的,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我的侄女怎么说也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就是世上男人都死绝了,也犯不着将就秦素这种货色吧?!”

    姚氏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开玩笑,这位婶娘虽说是姚家旁支的太太,但叔叔好歹是六品的官身呢。六品官的女儿嫁给秦素,那小子配得上么?!没得糟蹋了姚家的好女儿!姚氏甚至觉得,若真让侄女儿嫁给了秦素,连带得自己的身份都被拉低了。

    姚家婶娘却有不同的看法:“姑奶奶话说得轻巧,你们承恩侯府又不是寻常人家,即便是庶子,也比一般官宦人家的孩子尊贵几分。秦素虽说是庶出,但生得倒也体面,如今还开始认真读书了,将来未必没有出息。你侄女儿嫁过来,又有你这个亲姑姑照看,还能吃了亏去?”

    姚氏心想,一个堂侄女,真要嫁给秦素的话,她才不会照看呢!秦素若能有出息,那就是老天爷不长眼了!她怎么可能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如今让他读书,不过是给丈夫面子,也是断定他不是读书的料。过得两年,秦素考不上秀才了,她二话不说就会把他的西席给赶走,叫那小子老老实实管庶务去。往后再随便给他寻个小户人家的女儿做媳妇,一辈子给她儿子秦简跑腿办事就好。如果秦素不识抬举,她就寻个理由直接把人分家出去,随便塞点田产银两,就由得他自生自灭。京中大户人家的庶子,基本都是这样的待遇,还读什么书,考什么科举?没那个福气,还非要强求,当心折寿!

    姚氏断然拒绝了婶娘:“不成,若婶娘想要把女儿嫁到我们承恩侯府来,随便挑个庶女倒也罢了,就是庶女,也是抬举了秦素。您生的嫡女,我是断不能委屈她的!”无论如何也不肯答应。

    姚家婶娘有些不高兴了,勉强耐着性子劝她:“我自个儿的闺女,难道我还能不疼她么?把她嫁过来,我跟你叔叔也是深思熟虑过的。如今京城里到处都在说亲,象样点的人家,子弟都不愁娶不到好媳妇,咱们家这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能选择的人就更少了!我也不瞒你,不光是我们这一房在打算把嫡女许给庶子,别的房头也有人这么做了。九丫头就被许给了太仆寺卿家的庶子,那孩子有秀才功名,和嫡母亲生的也不差什么了,她爹娘半点儿没觉得委屈。有出息的庶子都抢手得很,我们家若是再拖延下去,只怕就真的只能寻庶出的纨绔子弟了!那与其便宜了别人家,我还不如把女儿嫁到你们秦家来,好歹也是亲上加亲不是?”

    姚氏差点儿没喷回去,亲上加亲个鬼哟!秦素跟她有什么关系?他还配与姚家有亲?!

    姚氏坚决不应,姚家婶娘见事情不成,勉强维持着笑容,但回到家后,却大大地发了一顿脾气。没两日,姚王氏过府看望女儿,倒劝她不必太过固执了,如果叔婶真有心要将女儿嫁给秦素,她就征求一下丈夫的意见,若秦仲海同意,她便答应了吧。

    姚氏不敢相信地看着母亲:“为什么呀?秦素到底有什么好的?您和叔叔婶娘们都如此抬举他?父亲呢?父亲也是这么想的么?!”

    姚王氏淡淡地道:“你父亲没说什么,但也不会反对。这是你叔叔婶婶自己想要的婚事,将来是好是歹,都与你无关,你又何苦在中间做恶人?”

    姚氏郁闷极了:“可我不明白,秦素怎么就入了叔叔婶娘的眼?他在我眼里不过是烂泥一般。若叔叔婶娘以为他如今开始读书了,将来就真的会有出息,我只能说他们太看得起秦素了,那小子根本不是读书的料,只怕连童生试都过不了。侄女儿与其嫁给他,还不如在今科新进士里挑一个呢。”

    姚王氏叹道:“今科新进士中,但凡是家世不错的,都早就叫人挑完了,剩下的能有什么好货色?你叔叔婶婶与其说是盼着秦素将来能有出息,倒不如说是看中了你们秦家。你以为如今还是几年前呢?眼下皇上宠信永嘉侯,太子殿下也敬重永嘉侯,永嘉侯就是你们秦家的人。太子殿下看重的肃宁郡王,又是定的你们三房的姑娘。如今二房那边与云阳侯府亲上加亲,简哥儿跟寿山伯府的千金定下了亲事,锦华说给了秦王的外孙。这一文一武的,你们秦家都有了,宫里、宗室、皇亲,样样都能沾边,你们家简直就是稳如泰山。跟你们家结亲,便是攀上了高枝儿,富贵荣华唾手可得。你当你叔叔婶婶们傻么?别的不提,你叔叔的两个儿子,一个秀才,一个童生,若能借着秦素这门亲事,跟你们秦家多多亲近,一位永嘉侯,一位寿山伯,但凡能向其中任何一位请教功课学问,就够他们受用不尽了!一个秦素又算得了什么?谁还真的看上他不成?”

    姚氏听得目瞪口呆。

    姚王氏便叹气了:“你呀,什么时候才能做个明白人?你是真不知道,如今的秦家是什么地位么?”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