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千年归来〕〔兽性盛宠:帝少疼〕〔极品农妃〕〔大劫主〕〔神医废柴妃:鬼王〕〔无限之万界穿行〕〔凡女逑仙〕〔农女太彪悍:夫君〕〔极品无敌小仙医〕〔宇宙霸业〕〔千尸镇〕〔角天〕〔八零后咸鱼术士〕〔娇妻撩人:军少别〕〔随身空间:独品农〕〔婚色撩人:司少的〕〔道门法则〕〔傅少的亿万甜妻〕〔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男友是帝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九十九章 胜男
    蔡家的那位小族姑,确实不象是世家大族里出身的千金小姐。

    说起来,她虽然是蔡家女,但实际上父兄都只是六七品的小武官,全家长住边城,平日过惯的是什么日子,秦含真想都能想到了。

    在祖父秦柏未上京认亲之前,秦含真自个儿在家里就是过类似的生活。由于祖母娘家有大笔田产,还算是富庶的,但因为居住地天然的地理气候水土限制,生活的舒适度有限,所以也富不到哪里去。秦安那时在大同安家,何氏将女儿章姐儿当成是官家千金一样培养,锦衣玉食,那个规格已经大大超过了六品武官人家该有的水准,但论精致讲究,完全没法与京城里同样拥有六品官父亲的秦锦华相比。边城就是那样的条件,不可能象京城里世家大族的千金一般娇生惯养的。

    以秦含真在米脂与大同两地见过的女孩儿来看,蔡家小族姑的长相还是挺典型的边城姑娘。

    她生得高,目测起码有一米七往上了,腰细腿长,背挺得笔直,身材修长匀称。

    她皮肤也不是白晳娇嫩的类型,反而略有点儿偏向健康的小麦色,气色很好,双颊带着自然的红晕,不是靠胭脂染出来的那种。

    她也不是尖下巴,细眉长眼的长相,反倒长着鹅蛋脸,浓眉大眼,双目顾盼神飞,眉间透着一股英气。

    她穿戴得并不华贵,看得出来是进京后才新做的衣裳,服装款式、颜色和衣料,都符合今年的流行风尚,但很多地方都进行了修改,款式看起来简洁大方,没有复杂繁多的绣纹,又没有宽袍大袖,给人一种清爽利落的感觉。

    虽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时间比较紧,她进京还不到五日,为了节省做衣裳的时间,才对新衣做了这样简化的修改。但那又如何呢?衣裳很衬她,处处都能显出她的长处来,既不失品味,又符合流行,谁会觉得她这一身打扮不妥当?这就足够了。

    牛氏看蔡家小族姑,就觉得很合眼缘。她对边城生活比秦含真要熟悉得多了,从前秦平往榆林去的时候,她也不是没去探望过儿子,总觉得榆林城里常常能见到这样的姑娘,当然,蔡家小族姑长得要比那些姑娘漂亮得多。毕竟也是大家之女,虽然不是娇滴滴的类型,但言行举止都很有教养,不是粗俗的那种人,只是说话行事透着爽利罢了。

    牛氏就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子,她跟云阳侯夫人与闵家女眷合得来,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如今见了这漂亮又爽利还能给她带来熟悉感的蔡家族姑,心里就更中意了,才见了面,就拉着人家的手,对着云阳侯夫人与蔡三太太没口子地夸起来,眼睛是一直盯着人家,移都舍不得移开一下。

    看得云阳侯夫人与蔡三太太都有些诧异了。

    蔡家小族姑倒是不腼腆,大大方方地跟牛氏搭话:“我闺名叫胜男,夫人唤我胜男就好了。听说夫人曾经在米脂住了许多年,我家虽然在朔州,但我母亲娘家是神木所的,同属榆林卫,我小时候往那边去过好几回,可惜没去过米脂。不过我听说,那里盛产美人。我也不知道这话真不真,只是如今见着夫人,觉得这传说果然是有道理的。”

    牛氏被哄得哈哈大笑:“这话就太过奖了。我原也不是米脂人,只是在那里住了几十年罢了。”但她也承认这话不假,“米脂确实挺多美人的,我从前交好的人家里,就有好几家的女儿生得很漂亮。”远的不提,秦含真的母亲关蓉娘,就是一位实打实的美女,而且在米脂县里,还未必能排得上前五,可见当地多出美人了。

    虽然蔡胜男的话有明显的奉承意味,但牛氏听了喜欢,她又大大方方的,倒没人觉得她这么做不对。牛氏越发高兴了,与蔡家几位女眷就这么坐下攀谈起来。今日她不是东道主,倒也不用操心接待来宾的事,反正她是隔房的长辈,只要坐在一旁安心享用就好,趁机多跟好朋友们说说话吧。

    于是她们这个小圈子,除了蔡家的太太奶奶以及蔡胜男之外,就是闵家和马家的女眷了。大家几乎都有边城生活经验,聊起天来十分投契。

    牛氏越发觉得蔡胜男合心意了,还说:“我对神木不大熟悉,但我们侯爷的学生吴少英——就是黄家芳姐儿的夫婿,你们应该都见过的——他是吴堡人,离神木倒是近的。前些年我们侯爷回米脂转了一圈,路过神木,也在那里待了几日,还游了几处名胜古迹,听了当地的酒曲呢。他给我捎带了些当地的剪纸回来,可精细了!我年轻的时候,也爱捣鼓这些个,但剪得远不如人家的精致,如今老了,眼花了,也没法剪了。侯爷就喜欢给我搜罗这些东西,说就算我不能剪了,看着那些漂亮的好东西,心里也高兴。我还真挺高兴的。可惜这会子我早把东西收起来了,不然拿给你们看看也好。”

    云阳侯夫人与蔡三太太笑而不语,平静地低头喝茶。马家几位太太相对没那么熟,不好说什么。闵老夫人倒是直爽:“哟,老姐姐,你就别跟我们显摆你家侯爷对你多体贴了。咱们几家的老头子都是没眼色的,这不是寒渗人么?!”

    牛氏咳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我哪儿有呀?就是顺嘴一说罢了。你们别多心。”

    蔡胜男若无其事地把话题拉了回来:“神木许多人都会剪纸,家母也喜欢这个,远比针线活喜欢,没想到夫人也如此。您若见了家母,一定能聊得来。”

    牛氏立刻就接上了话:“那改日你和你母亲一块儿到我们家里坐坐?都是亲戚,原也不是外人,不要外道才是。”

    蔡胜男笑着应了。

    云阳侯夫人与蔡三太太对望一眼,都有些意外。她们是觉得蔡胜男兴许能讨牛氏喜欢,若果真如此,有永嘉侯夫人帮衬,楚家那边也不敢做得太过分,蔡胜男就可以安安心心在京城里说一门亲事了。今日的宴会,马家、闵家都有人来,两家都是子弟众多的武将家族,而且都不必忌讳楚家,兴许会有适合蔡胜男的对象。谁能想到,牛氏居然会那么喜欢蔡胜男呢?

    牛氏的性情,云阳侯夫人与蔡三太太心里都有数,那是绝对装不了假的。她这么喜欢蔡胜男,那就是真喜欢了。考虑到牛氏的长子丧妻多年还不曾续娶……两位夫人都沉默下来。

    她们决定先静观其变。兴许她们只是想多了。

    牛氏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蔡胜男非常合她心意,她已经有很多年没遇到这么对自己脾气的姑娘了。她原本就对对方十分感兴趣,觉得可以为长子相看相看,如今更是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说服长子秦平见一见蔡胜男才好。倘若对方真能成为自己的儿媳,那就再好不过了!性情与她投契,言谈行事大方,身体还健康,完全可以为秦平多生几个孩子呀……

    秦含真还不知道自家祖母在脑补什么,只是远远瞧着蔡胜男,也觉得对方的气质与京中常见的姑娘大不相同。唐素、张姝她们觉得她不象是公侯门第里出来的姑娘,但蔡胜男本来就只是云阳侯的族妹而已,可以算是远亲了。倒是她这样明显画风不同,还能在众人面前行事落落大方,半点不怵,让秦含真颇为佩服。

    这姑娘的适应能力一定很强,而且人也不傻,情商应该挺高的。关键是人品好,守信誉,被人欺负了,也没有到处诉苦,摆出一副可怜样儿来搏人同情。她在那么多人面前,提都不提自己的遭遇,反而大大方方地跟人谈笑,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无论口音、言谈、话题还是穿着打扮,都能完美地融入环境中,仿佛她并不是五天前才初到京城,但又没有逃避她的边城痕迹。学习能力强,又不忘本。这样的素质,只怕京中寻常的大家闺秀,都比不上吧?

    她那位前任未婚夫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为了攀亲所谓的高门千金,放弃了多么优秀而忠贞的未婚妻子?

    不过算了,那个渣男自己不识货,自会有识货的人来求娶蔡胜男。

    秦锦华终于从母亲与永寿郡君那边脱身出来,往秦含真身边一坐,松了口气。

    唐素笑嘻嘻地送上了一杯热茶:“嫂子辛苦了,我娘没难为你吧?放心放心,她其实挺疼你的,就盼着你赶紧嫁进我们家来呢。你就赶紧答应了嫁过来吧?来来来,快吃茶。”

    秦锦华顿时涨红了脸,接茶也不是,不接茶也不是。

    茶这种东西,有时候是带着某种特别意味的。

    秦含真微笑着接过了唐素手里的茶:“这茶有些烫了,唐妹妹小心烫手。”又叫丫头过来添些冷茶中和一下,再把桌上的果碟换上新的来。唐素立刻就被引开了注意力:“若有那个玫瑰味儿的瓜子,多拿两碟子来,那个好吃。”等到丫头把桌上的果碟换了一轮,秦含真这边早就拉着秦锦华,把话题扯开了。秦锦华感激地暗暗瞧了她一眼。

    张姝有些百无聊赖地嗑着瓜子儿,抱怨道:“蔡姐姐还不过来。她嫂子怎么总拉着她到处跟人说话,也不把人放来与我们聊天呢?余姐姐也不知上哪儿去了,刚刚还瞧见她在这儿的。”

    秦含真眨了眨眼,有些心虚地端起茶盏,低头喝了一口。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