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千年归来〕〔兽性盛宠:帝少疼〕〔极品农妃〕〔大劫主〕〔神医废柴妃:鬼王〕〔无限之万界穿行〕〔凡女逑仙〕〔农女太彪悍:夫君〕〔极品无敌小仙医〕〔宇宙霸业〕〔千尸镇〕〔角天〕〔八零后咸鱼术士〕〔娇妻撩人:军少别〕〔随身空间:独品农〕〔婚色撩人:司少的〕〔道门法则〕〔傅少的亿万甜妻〕〔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男友是帝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九十章 牛角尖
    ,精彩小说免费!

    当秦伯复从堂兄弟秦仲海处受到打击的时候,他的女儿秦锦春也拜访了堂姐秦锦华,然后姐妹俩便一块儿去了西府,看望多日不见的秦含真。

    秦含真得知秦锦春与蔡十七已经正式订下了婚事,心里也为她高兴:“可算能松一口气了。虽然早知道蔡家不会改变主意,但一日未正式下订,就总让人担心会不会有变故。”

    秦锦春红着脸道:“变故倒没有。只是父亲起初心里不太满意,还在念叨着云阳侯府不肯看在卢表姐的面上,为他起复之事出力。不过如今他有了裴家腾出来的官职,重新起复了,也就没过去这么在乎那些事儿了。他还想着,日后不再隔着卢家,而是真正与蔡家成了姻亲,就可以借一借云阳侯的势,为自己在鸿胪寺的升迁添些筹码呢。后来祖母跳出来反对,父亲为了维护自己一家之主的威严,反倒更爽快地答应了亲事。”

    秦含真讶然:“大伯父还想借云阳侯的势?这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

    秦锦春并不是很担心:“没事儿。父亲平日也曾想借长房与三房的势,又几时借成功了?鸿胪寺又是清闲衙门,鸿胪寺卿还是裴国公生前的门生,就算父亲真惹出了什么麻烦,也会有人替他善后的。”她觉得这也没什么,裴家拼命求娶秦家的女儿,总要为秦家出一点力的。况且她父亲也不是那种任性妄为的人,闯出来的祸有限,严重不到哪里去。而秦锦春相信,只要自己将来嫁进蔡家后,能尽到自己的责任,令云阳侯府满意,蔡家族人也满意,那么她父亲犯点小错,也只是无伤大雅。蔡家又不是不知道她父亲是什么样的人。

    秦含真便叹道:“如果大伯父能一直留在鸿胪寺,那也挺好的。清闲衙门,谈不上权势,也没有门路犯大错。”而且还是不管事的职位,只是辅佐。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也不会独自落得替罪羊的下场。

    再说了,秦家虽然也有几个不肖之辈,皇帝与太子平时是看不上眼的,但真要威胁到生命了,只要不是谋逆大罪,宫里的贵人多半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真要了哪个秦家人的性命。

    如此说来,裴大爷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既满足了秦伯复的愿望,又把他换到了一个更“安全”的官职上,比起秦伯复从前的职位,更加“安全”。

    秦锦华插言:“就是伯父的品阶比起原来低了一级,我父亲私下跟母亲说,伯父的做法有些不大明智。这一级降下来容易,想要再升上去就难了。特别是……伯父原本升迁就迁得极慢。”每一级都要花上许多年的时间。

    秦锦春道:“父亲在家里闲置久了,只要能重新做官,这一品半品的降职,他也顾不得许多了。而且他还说,裴大爷当初让给他这个空缺的时候,还告诉他,鸿胪寺里有位大人,是从五品的官职,将要告老了。等他一告老,职位空了出来,我父亲就很有机会补上去。父亲就是因为裴大爷这句话,才立刻接下了从六品的职位。不过……”她顿了一顿,“我觉得裴大爷的话有些言不由衷。事实上那位老大人虽然打算告老,但那也是在三年任满之后了,他如今还不到六十岁,身体还康健呢。原本,裴国公若不是在这时候去世的话,接替这个职位的就应该是裴大爷。鸿胪寺卿是裴国公的门生,这上上下下早就打点好了。然而裴大爷要守孝三年,三年的变数太大了。倘若接替裴大爷职位的不是父亲,而是旁人,有这三年时间,一旦做得好了,年年评优,再有个不错的出身,或是有人脉支撑,三年后那位老大人的职位就未必是裴大爷的囊中之物了。鸿胪寺卿再帮着裴大爷,也不可能不顾自己的名声吧?我父亲在这时候补上,正好挡住了旁人的青云路,也算是为裴大爷保住了未来的前程。”

    至于三年后,秦伯复是否会得到他想要的升迁,占据裴大爷看好的官位?有鸿胪寺卿在,结果不是明摆着的么?更别说裴大爷年年的考评都是优,秦伯复的履历表上却有污点,曾经因为表现不佳而被罚冠带闲住,怎么看都不象是有资格升官的那一个。三年后,裴大爷孝满起复,顺利升上了从五品。秦伯复若是运气好,兴许还能往上升一级,到别的衙门去做正六品的职位;若是运气不好,继续在如今的职位上蹉跎,成为亲家的下属,也是很正常的事。那他就真的浪费这几年的时间了,可他又能怎么办呢?

    如果裴家真要送女儿入东宫,裴家兴许还会有所顾忌,对秦伯复客气一点,大不了给裴大爷另寻去处。但裴家女儿若是无望入东宫,秦伯复被坑也就被坑了,秦家长房与三房难道还会给他撑腰不成?当初可是他没跟任何人商量,就独自接下了裴大爷空出来的职位,又能怪得了谁?

    秦锦春对两位堂姐道:“这些事,我在家也只跟母亲提过一提,却不敢说得太明白了,怕她心里担忧,会在父亲面前说漏嘴。当着父亲的面,我是一个字都不会说的。尤其先前新进的陈良媛的消息传出来后,我又去了一趟东宫,觉得裴家二姑娘想要得偿所愿,估计是不成了。除非东宫的运气真的很差,三年之内都不能添丁,那兴许还有轮到裴家二姑娘的那一天。”

    秦锦华忙道:“你去过东宫了?郡主知道了新良媛的事,可有什么想法?”

    “去过了。我一订亲,没两天就把这事儿禀报了太子妃娘娘和敏顺郡主。”秦锦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两位贵人都挺为我高兴的,还赏了我不少东西。敏顺郡主说,等我出嫁的时候,她会再送我一份贺礼,说不定还能求得太后娘娘答应,许她出宫来给我道贺呢。”

    敏顺郡主对于新进的陈良媛没什么看法,虽然都是姓陈的,但陈良媛给她留下的印象远远好过陈良娣。据敏顺郡主说,陈良媛是个有点傻、有点憨的姑娘,“白长了这么大的个子”,性子却象棉花一样软,当面含沙射影地警告她,她都依然笑呵呵的,十足一个被家里娇宠着长大,因此不识人间烟火的女孩子。不过敏顺郡主也承认,陈良媛的性子挺讨人喜欢的,长得也很秀美,又白又嫩,她两次忍不住手去掐陈良媛的脸蛋,还被太子妃唐氏训斥了呢。

    太子妃唐氏对陈良媛的态度就要冷淡多了。明明对方的性子与陈良娣相差很远,但她好象还是觉得两者是同一类人,心里仍旧抱着警惕戒备的想法,不愿意让女儿与对方接触。至于太子殿下是否会宠爱陈良媛?太子妃唐氏没有对此发表任何意见,她对外依然告病中,已经有些日子没能出门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了。敏顺郡主私下有些不安,但见到太后娘娘对太子妃依然关心有加,并没有见怪的意思,才算松了口气。

    秦锦春小声对两位堂姐道:“我觉得太子妃娘娘好象钻牛角尖了。郡主私下跟我抱怨,太子妃娘娘提到陈良媛进东宫晋见她时的穿着打扮,有点儿象是当年陈良娣在闺中时,去拜访她,答应与她一同嫁进东宫时的穿戴很象,都是水红色的衣裙,戴珍珠首饰,连头发都是梳的倭堕髻,太子妃娘娘见了就有些生气。可是……穿水红色衣裙、梳倭堕髻、戴珍珠首饰的女孩儿多了,我就有两回是这般打扮去的东宫,当时也没见太子妃娘娘生我的气……”

    钻牛角尖的人,思维当然不能以正常人的方式去揣测。太子妃唐氏原本就对选秀一事不情不愿的,如今人选又是太后与皇帝越过她选中的,未经过她的考察与同意,她怎么可能看陈良媛顺眼?至于讨厌的原因,估计只是寻的借口。

    当然,也不能排除陈良媛这位娇憨的姑娘就是这么点儿背,偏偏穿戴得象是闺中时的陈良娣,去见太子妃了。太子妃忆起当年往事,再想想陈良娣曾经给她吃过的苦头,不就迁怒了么?但愿将来这妻妾之间相处得久了,太子妃能冷静下来吧。不管陈良媛是真的人品纯善性情娇憨,还是装出来的,她也只是被皇家视作生育工具而已,地位并不是太子殿下的原配嫡妻可比的。太子能为了妻子,撑到今时今日,才为了江山稳定,而决定纳新人,对太子妃的看重可想而知。一个新进的良媛,又怎么可能威胁到太子妃的地位?

    但如果太子妃自己犯蠢,触怒了太后与皇帝,那就很难说了。

    秦含真对秦锦春道:“东宫的这些事,你私下跟我与二姐姐说说倒罢了,但最好不要传出去。平日在敏顺郡主面前,可以开解她,但不要插手东宫后院之争。咱们家说是皇亲,其实只是外人。太子殿下内院里的事,不是我们该管的。”

    秦锦春嗔了她一眼:“三姐姐也太多虑了,难道我还能不明白这个道理?若不是信得过你们,我才不会跟你们说这些话了。没瞧见我连你屋里的丫头都赶出去了么?丰儿也是因为嘴够紧,我才留她在门口守着的。”她常年出入宫闱,其实已经养成了谨慎的习惯。哪怕是现在跟两个要好的堂姐说话,其实也已经掩去了不少敏顺郡主透露的秘闻了。

    秦锦华笑着说:“得了,我们换个话题吧?难得姐妹们能齐聚一回,接下来四妹妹要备嫁,只怕就不能总是过来玩耍了。”

    秦锦春道:“我还没及笄呢,至少要到明年才会出嫁,急什么?倒是两位姐姐,今年都要嫁人了,你们只怕比我更忙些。”

    姐妹三人笑闹一阵,秦锦春才道:“对了,那日在郊外,卢表姐跟我说起蔡家前些日子发生的一些不大愉快的事,你们可曾听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