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老公,顶级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花都修真高手〕〔纨绔千金:我任性〕〔木叶之最强人类〕〔魔帝在上:盛宠腹〕〔重生商女:少将,〕〔专属妻约:总裁大〕〔甜妻在上:郁少,〕〔万鬼吞噬系统〕〔重生僵尸至尊〕〔综漫世界里的圣主〕〔绝世神通〕〔我的老婆是传奇〕〔我的冷艳总裁老婆〕〔春风不识你〕〔明末之虎〕〔校花的贴身兵王〕〔帝少宠婚成瘾:宝〕〔龙神至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八十一章 荒亲
    ,精彩小说免费!

    秦锦仪出嫁得很仓促。

    本来,当她回到家中,知道裴国公刚刚去世时,心里就已经“咯噔”了一声,知道有些不妙了。

    虽然婚礼的日期连裴家那边都还没有真正决定下来,裴国公出人意料地死得早了,日子太过仓促,本来就不可能在裴国公去世之前,办好裴程的婚礼,但谁叫秦家二房此前一直没有给出确切的答复,让裴家定婚期呢?如今没能赶在裴国公去世前完婚,就算人人都觉得怪不到秦家二房头上,但总也免不了会有人迁怒,觉得是秦家耽误事儿的。而秦锦仪,自个儿就先心虚了,哪怕没人跟她说什么,她也要多心地猜疑一番,生怕裴家人会在背地里埋怨自己。

    毕竟她确实有意拖延婚期,好将腿上的“伤势”糊弄过去。

    不过裴家那边没有说任何抱歉的话,就是在为丧事忙乱的同时,对着以亲家身份上门吊唁的秦伯复殷勤亲切地提出了一个请求:能不能将儿女婚礼在丧期七日内办完?也就是娶荒亲?

    秦伯复当时有些犹豫。虽然早就知道秦家有娶荒亲的意思,但若能在裴国公去世之前把婚礼办完,那当然更好。可如今不是没法子么?只能考虑荒亲了。不过裴家这边将来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形,秦伯复有些担心自家老娘会再次变卦,因此没敢立刻答应。

    裴大爷倒是个擅长察颜观色的,见秦伯复犹豫,便立刻表示:“对了,我上司——鸿胪寺卿刘大人正好在,说起我丁忧的事儿,正为我那官职出缺而烦心呢。这位刘大人原是先父旧时的门生,与我们家最是亲厚的。亲家不是正闲赋在家么?不如这就写了履历来,递给刘大人?若是亲家能补上我的缺,总好过便宜了外人?就怕亲家看不上。”

    裴大爷在鸿胪寺任右寺丞,这是个从六品的官职,手里没什么实权,素来清闲得很。不过对于中风卧床多年的裴国公而言,长子任这么一个职位是再适合不过的了。称不上是芝麻绿豆官,但又有足够的时间去照看老父的病情,对外人说起,也还算体面。

    这个官职其实比秦伯复丢官之前要略低半品,但却是实实在在的缺。如果秦伯复还有别的门路,那一定是看不上的。这个职位能掌握到的权力,还不如他从前那个位子呢。但谁叫他没有其他门路起复了呢?而裴大爷又说得很有把握,仿佛只要他一点头,这个职位就到手了一般。

    秦伯复内心挣扎了一下,想起裴大爷曾经许诺给他的官职,心想莫非就是这个鸿胪寺右寺丞的位子了?那怪不得对方那么有把握,上司就是老父门生,又是他因守孝而空出来的缺……

    秦伯复犹豫的这一小会儿,裴大爷心里已经转了几圈,似乎生怕自己的筹码不够似的,又添上了一句:“右少卿左大人,似乎已经有意告老了。他老人家素来是个喜欢提拔自己人的老前辈。而刘大人……又是个爱省事的,不大中意从外头调新人过来。有些出缺的位置,他更乐意从底下的人里提拔……”

    鸿胪寺右少卿,那是从五品的官职了,倘若真能得到鸿胪寺卿的支持……

    秦伯复心想,他原也是正六品的实官,如今为了起复,委屈自己将就了从六品的官职,等到有机会升官时,一口气越两级升上从五品,其实也是应当应份的……这么一来,这鸿胪寺右寺丞的位子,虽然暂时让他委屈了些,却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他露出了亲切的微笑,反握住裴大爷的手:“亲家一番心意,我怎么好辜负?不知能不能借一方静室,一纸一笔?我正好在府上把履历写好,也省得劳动刘大人多走一遭了。等回头你我两家办喜事时,虽然不方便大摆宴席,请亲近的亲友喝杯喜酒,还是应该的。到时候我一定多敬刘大人几杯,谢过他的援手。”

    裴大爷明白,这是秦伯复默许了荒亲的意思了,顿时松了口气,忙请他到后堂去:“亲家请随我来,这后头有让贵客歇脚用茶的地方……”

    等秦伯复回到家,就带来了两个“好”消息。一个是他的新差事有着落了,三天之内就能上任,正是接任他裴亲家的鸿胪寺右寺丞之位;二是他家大闺女秦锦仪,要赶在裴国公头七之前,嫁进裴家,虽说是荒亲,但裴家许诺她大少奶奶的身份与地位绝不会有任何动摇。

    裴家也知道秦锦仪伤势未愈,答应只要她撑过婚礼,等进门后,她就只管一边养伤,一边守孝,等裴程一年后出了孝,再谈圆房的事。在太婆婆与婆婆面前立规矩什么的,在她伤好之前都可以免了。裴国公府此前已经为了嫡长孙的亲事,简单地整理过裴程的院子,裴程会暂时搬到外书房去住。也就是说,到时候整个院子都是秦锦仪的,院里的事都由她说了算。

    秦伯复就这么对母亲薛氏与长女秦锦仪道:“裴家诚意满满,只要大丫头还想要这门亲事,就不能再推托了!趁着这个时候嫁过去,出孝之前,大丫头都只用从娘家陪嫁过去的丫头贴身侍候,不让裴家的人靠近,想必定能瞒住实情。等这一年孝期结束,就算大丫头的腿伤有什么后患,也可以说是为了赶婚礼而导致的。一切责任都可以推到裴家身上,大丫头只要做个温柔体贴的贤妻,把女婿给笼络住了就好。裴家还有需要求我们秦家的地方呢,只要大丫头别闹得太过了,叫他们抓住了把柄,他们就不敢给大丫头脸色看!”

    秦锦仪心里很是委屈,但又不想错过这门婚事,便扭扭捏捏地说:“裴家会不会觉得……我连这样的要求都肯答应,太过上赶着了,有些……不够尊重?”

    薛氏则咂巴咂巴嘴,想了想:“这倒也罢了,只要能瞒住腿上的伤,这般安排,倒也不错。就是陪嫁的丫头得选几个机灵些的,不能在裴家人面前露了馅才好。”竟是没有反对?

    秦锦仪听了,心下暗暗纠结,但又没敢说出口。这门亲事,到底是她自个儿求来的。

    秦伯复却觉得陪嫁什么的都是小事了,大手一挥:“这些事儿好办,让您媳妇操心就是了。嫁妆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嫁衣也都有了。等把陪嫁的丫头和陪房都挑齐了,裴家那边定下婚礼的日子,咱们就送大丫头上花轿吧。”

    秦锦仪咬咬唇,主动开口:“父亲,我的陪嫁……是不是少了些?三千两银子办来的东西,有些拿不出手呀?咱们家好歹也是皇后娘娘的娘家。还有那身嫁衣,盖头,那都是什么货色?!说是江南绣娘的针线,只怕是糊弄人的吧?”

    秦伯复皱眉道:“我看那嫁衣算是不错了,匆忙间哪里能弄到什么真正的好东西?就这一身,还是别人订做了又反悔不肯付尾金,方才便宜了咱们家的。那裙子有些长了,还得你母亲带着你妹妹亲自替你修改。你就消停些吧,便是想要带着金山银山嫁到裴家去,你老子我也得拿得出来才行哪!三千两,你还嫌少?你妹妹还没这个数呢!”

    秦锦仪有些不肯死心:“可我记得,前年年关时,各处铺子产业来报账,不是有六七千两银子的红利么?年年都有六七千两,几年下来少说也有三四万吧?咱们家人口也不多,花费又不大,怎么就只能拿出三千两银子来给我办嫁妆了呢?”

    秦伯复翻了个白眼:“你也知道那是前年的账了!如今薛家与我们离了心,把我们家的产业都贪没了去,早就没那么多红利入账了。就算家里还有银子,难道还能都给了你,难道叫我们一家大小都喝西北风去?!”

    秦伯复也不说这三千两其实是早年就为长女备下的,这些年一直都没添过。若不是碍着老娘,他兴许早就从中挪用一部分了。反正长女的亲事并没有他从前期盼的那么理想,他也不必给她添些什么了,有这三千两,再添上五百两的压箱银,也就差不多了。母亲与妻子定然还会有体己给长女,说不定长房与三房也会有点儿表示,再加上亲友们的添妆,这么一份嫁妆,对于秦锦仪来说已经足够体面。若不是想到裴家还为他起复出了力,而他又还指望着裴家女能入东宫承宠,他恐怕连这一笔嫁妆,都舍不得拿出来呢!

    薛氏猛然听到儿子提起娘家薛家,心里就有些不高兴。她虽然偏着娘家,也没办法睁眼说瞎话,对薛家背弃了秦家二房的行为唱赞歌,但又不想顺着儿子的口风,说薛家的不是,便硬生生地转移了儿子与孙女的注意力:“我那儿还有些东西,是这些年攒下的体己。除去棺材本,剩下的我留一份给逊哥儿,再给四丫头留两件首饰做念想,其余的全都是仪姐儿的,加起来也有不少了呢。我再给仪姐儿添五十两黄金压箱,包管裴家人都能看直了眼!哼,他们家几位奶奶进门的时候,就没谁的嫁妆是象样的。裴二奶奶带了两抬香料,还嚷嚷得满大街知道,好象有多了不起呢。咱们仪姐儿的嫁妆,一定能把裴家所有女眷的嫁妆都给比下去!叫他们也知道知道,什么是皇后娘家侄孙女儿的排场!”

    薛氏没提具体金额,但秦锦仪想到祖母那些私房收藏,满心以为自己能得到大半,心里也就勉强接受了。只可惜娶荒亲的婚礼只能一切从简,她注定没办法风光大嫁,否则还能在堂妹们面前炫耀炫耀呢。

    就这样,在裴国公头七祭日之前,秦锦仪穿着喜服,登上花轿,被腰系孝带的裴程娶进了家门,正式成为了裴家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