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魂仙尊〕〔穿成重生文男主后〕〔我的老婆是吃鸡大〕〔枕上栾爷之婚色枭〕〔无限之神话重生〕〔相思难负待汝归〕〔秦时权臣尽妖娆〕〔惟愿初见似随心〕〔绝美总裁的超级兵〕〔都市逍遥医尊〕〔陷仙〕〔婚情:101次极致深〕〔决皇〕〔女总裁的绝世狂兵〕〔盛唐女帝〕〔仙厨嫁到:料理腹〕〔鬼仙狂妃:王爷求〕〔汉末红颜赋〕〔快穿之戏精的自我〕〔网游之近战牧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七十八章 庚帖
    裴大爷最终还是请动了弟妹裴二奶奶出面,往秦家二房走了一趟,送上了一份赔礼,顺便打听秦锦仪的伤情。

    小薛氏接待了她。兴许是因为清楚自家长女干了什么好事,所以小薛氏的态度相当热情和善。只是说起女儿的伤势,她便有些支唔了:“如今还在养着,得看养得如何,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后患呢。”

    裴二奶奶没有起疑心。她以为这是秦锦仪伤得重了,秦家人担心裴家不肯认账,娶一个有残疾的媳妇,才会言辞含糊。她一点儿都不在乎这点,反正要娶残疾媳妇的又不是她的儿子。她还主动握着小薛氏的手道:“好姐姐,你莫担忧。让你们家大姑娘安心养伤。该我们家大侄子负的责任,他一定会负起来的!都是他粗心,才害得你们家大姑娘受了大罪,若他要推托,那还是人么?!姐姐只管让孩子好生休养,早些养好了,我们两家也好早些办喜事!”

    小薛氏干笑了两声,悄悄儿往碧纱橱的方向看了一眼,才干巴巴地道:“裴二奶奶这么说,我就安心了。”

    裴二奶奶还十分积极主动地问,是否需要帮着寻大夫?还一个个地列举出那些曾经奉旨到裴国公府为裴国公医治的太医名讳,以及她平日相熟的达官贵人家里常用的名医,等等。不管她是否真有本事请到这些人,反正这么列举出来,就显得她交游广阔,很有能耐,也显得裴家很有诚意。

    小薛氏哪里敢真的请一位太医或名医去看秦锦仪的伤?忙道:“我们家太太请了一位相熟的大夫去给仪姐儿诊过脉了。这位大夫脉息极好的,开的药也很有效,暂时不必换大夫。日后若是有需要了,再向您开口就是。”

    裴二奶奶也没有勉强。毕竟她只是要显摆,并不是真的能把这些太医名医随意请上门。接着她又开始探问秦锦仪的情况,诸如年岁、性情、喜好什么的,这就是要走相亲的程序了。小薛氏心中明了,便也把大致的情况说了说。当然,这里头绝大部分都是好话,绝对不会把秦锦仪的缺点往外讲的,顶多就是谦虚一点儿,不夸得那么厉害罢了。

    裴二奶奶听着分明觉得小薛氏有些夸大其辞了。早年间秦锦仪确实曾经小有名声,但那时候她年纪还小,不过十一二岁,相貌姿色谈不上有多出众,才华方面也就是琴艺比较娴熟,但又还没到出众的地步。至于其他诗呀词的,大侄女裴茵与秦家二姑娘结了个诗社,云阳侯府、寿山伯府的千金都参与到其中,后来秦家三姑娘也插了一脚,个个都有诗词画作流传,却从来没听说秦家大姑娘曾有过什么作品。若秦大姑娘真有诗才,怎么没参加姐妹们起的诗社呢?兴许只是小薛氏这位做母亲的给女儿脸上贴金罢了。毕竟一个摔断了腿,很可能会落下残疾的女儿,想要嫁进国公府里,总要给自己添些筹码,才显得体面些的。

    裴二奶奶自以为明白了小薛氏的盘算,也不以为意。毕竟这不是给她自个儿选儿媳。她就顺着小薛氏的话大夸特夸了一番,然后留下了裴程的庚帖——这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不管秦家这边态度如何,裴二奶奶都必须要把这东西送到秦家人手里的。

    小薛氏接了庚帖,心情一时有些复杂。她一方面是松了口气,知道长女终于能嫁出去了,另一方面又在为长女担心,欺骗得来的婚事……万一日后出了纰漏,那可怎么办呢?娘家人参与了欺骗,哪里有底气去为女儿做主?可她又不能在裴家人面前说实话,因为这真的是秦锦仪能嫁出去的最佳机会了。错过了这一回,天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人家愿意向她提亲?还得是她看得上的人家?

    罢了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既然婆婆薛氏与长女秦锦仪,甚至连丈夫秦伯复与小女儿秦锦春都赞成这门亲事,小薛氏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多说什么。

    小薛氏收下庚帖,笑着送走了裴二奶奶,也答应了三日后会给答复。

    裴二奶奶亲亲热热地与小薛氏告了别,又再一次表达了对秦锦仪伤势的关心,还说改日要到庄上去探望她,这才走了。

    小薛氏返回花厅,跌坐在圈椅上,便开始发愣。

    秦伯复与秦锦春从碧纱橱后走了出来,面露满意之色:“这婚事算是成了一半。过几日我们给个肯定的答复回去,两家交换一下信物,也就成了。可惜传闻中裴国公病情不妙,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断了气。他若死了,婚事起码要往后推迟一年,一年后大丫头再进门时,公婆还在守孝,也风光不到哪里去。但不管怎么说,大丫头的婚事定下了,四丫头要说亲就没了妨碍。我想要裴家帮我起复,也有了理由。裴家要办丧事的话,裴国公从前那些门生故旧都会过来吊唁吧?我就以姻亲的身份过去帮着操持操持好了,多结交些人脉总是好的。”

    秦锦春看了父亲一眼,无意对他的想法多说什么,只道:“裴家人要去探望大姐,万一他们要看大姐的腿伤怎么办?就算大姐能用害羞为借口,拒绝男大夫去看她的伤腿,但女眷们要看,又或是让懂医理的丫头婆子去看时,她又有什么借口再拒绝?裴家愿意结亲,自然是好事,可他们一旦发现大姐是在骗他们的,根本就没受伤,那婚事就未必能往下议了。”

    秦伯复皱了皱眉头:“这倒是个麻烦……不知道现在再受一回伤,能不能糊弄过去?大丫头受伤,反正也就只有不到两天的功夫……”

    小薛氏有些受惊了:“爷!仪姐儿腿上是受过伤的,如今还没完全痊愈呢!若是再伤一回,万一真好不了了,那可怎么办?!她就算嫁进了裴家,也是要做长媳,要做宗妇的,拖着伤腿,如何能履行宗妇的职责?万一裴家将来风光了,嫌弃起她来怎么办?”

    秦伯复想想也对,有些烦心地说:“谁叫大丫头太过爱惜自己了呢?既然要讹人,怎么就不能弄假成真?若是她腿上真有伤,哪怕伤得轻些,这会子也能交代过去。偏偏她连皮都没破,只有几处青肿,饶是谁去看,都能看出造假来。她丢了脸,我们做父母的也面上无光。这可如何收场?!”

    秦锦春抿了抿唇:“我明儿就出城,去庄子上看大姐吧,也给她捎个信儿,叫她心里有点儿准备。不管用什么法子,她都得先把裴家这一拨探亲的人给应付过去才行。除非她不想要这门亲事了,否则她总要过这一关的。她要是拒不让别人去看,裴家人自然也不会强求,可人家又不是傻子,一旦生疑,她日后进了门也没好日子过。要如何决断,还得她自己拿主意。”

    秦伯复与小薛氏都同意了,后者还决定要与小女儿同行,一起去庄子上看长女,顺便向婆婆禀报,裴家已经送了庚帖过来。

    次日她们到了庄子上,给薛氏和秦锦仪带去了好消息。薛氏顿时开怀大笑:“我就知道,这门亲事定能做成的!若是做不成,我们就上太后娘娘那儿告他们裴家一状!看他们裴家还能不能送女儿入东宫了!”

    欢喜完了,薛氏又跟小薛氏商量:“这门婚事,若是能得太后或皇上赐婚,就更体面了,也更稳当。一会儿回了城,你去承恩侯府走一趟,跟符老姨娘说一说。她从前常进宫给太后解闷的,这几年也没见她再去了,太怠慢了些。是时候要再进宫去给太后请个安了,顺便说说我们仪姐儿的婚事。只要能请得太后赐婚,这门婚事的风光体面之处,也不输给长房的锦华丫头了。”就是比不得三房的秦含真罢了。毕竟她是要嫁给宗室郡王的,皇帝赐婚,谁能跟她比?

    薛氏还暗自忿忿呢,却不知道小薛氏与秦锦春都已经被她的话吓着了。小薛氏结结巴巴地说:“可是……太太,符老姨娘好几年没进宫了,她也不一定肯帮我们……”她们二房都有好些年没给老姨奶奶送东西孝敬了,而且都是薛氏亲口吩咐的,这会子怎么有脸再提要求?

    薛氏不以为然地道:“仪姐儿可是那老东西的亲曾孙女儿,这头一个曾孙要成亲,难道还不能劳动她去向太后娘娘求一个恩典了?”

    小薛氏只觉得嘈多无口。符老姨娘固然是早逝的公公秦槐的生母,但薛氏若是肯认对方为婆婆,这些年的态度又算什么?当年分家的时候,没把符老姨娘一并接出去住,就已经是了断了双方的关系。看符老姨娘这些年来对二房秦伯复的冷淡态度,也知道老姨奶奶对所谓的亲孙子亲曾孙是怎么想的了。小薛氏只知道自己与小女儿秦锦春往长房去的时候,还时不时有给符老姨娘请个安,因此还维持着一份淡淡的情谊。即使如此,她都没能向符老姨娘提这种过分的请求,更何况是对符老姨娘一向慢待的薛氏?

    秦锦春这时候忽然开了口:“大姐这门亲事,多少有些讹人的意思。请动太后赐婚,固然是体面些,但若是日后被揭穿了,也就得罪了太后。只要大姐已经给裴家做了媳妇,又生了儿女,在裴家即使一时日子难过些,也终有站稳脚跟的一天。但若是得罪了太后……”

    她话没有说完,秦锦仪却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脸色变了变:“罢了,只要裴家认了这门亲事,我们秦家也不用怕他们变卦,不必非得求太后一个恩典。倒是可以求一求三叔祖,若是能让太子殿下或太子妃赏些什么东西下来,就足够体面了。”

    秦锦春暗暗翻了个白眼,直接道:“我觉得如今最要紧的,还是先应付了裴家要来探亲的女眷再说。若是裴家女眷要求看大姐的伤势,大姐打算怎么应付过去呢?”她抬头瞥了秦锦仪一眼,“难道那时候,大姐还要推说自己害羞么?”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稻香〕〔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听说你想掰弯我〕〔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