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女重生:至尊邪〕〔隋炀也是帝〕〔狂徒弃少〕〔贴身战龙〕〔史上最强手机地图〕〔造化神宫〕〔王妃神动天下〕〔尘脉〕〔诸天之辉〕〔诗意的情感〕〔大靠山〕〔不败灵主〕〔他改变了大明〕〔穿越之独孤皇后〕〔冰块王爷乐天妃〕〔都市妖孽邪仙〕〔后晋霸主〕〔超神进化时代〕〔穿越八零:帝少老〕〔大癌变时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七十一章 “意外”
    谁都知道,二房的太太薛氏是一心想着让长孙女秦锦仪嫁进王公贵族之家的。从前眼里盯的就只有传言中有望成为皇储的蜀王幼子,蜀王幼子一旦丧失了入继皇家的希望,她立刻就能嫌弃起亲王嫡子来。可见其心气有多高。

    后来即使秦锦仪名声受损,腿上又受了伤,薛氏清楚地知道,长孙女儿不可能嫁到宗室王府里去了,稍稍降低了一点儿对长孙女婿家世的要求,那也仅仅是降低了一点儿而已。她转而盯上了各个公侯府第,或是尚书府、元帅府什么的,最低也得是二三品的高官人家,而且必须得是嫡支嫡子,是不是居长不要紧,但庶出的免谈。是原配最好,不过若是家世条件够得上她的要求,那无论对方是填房还是已有庶子在前,她都无所谓。

    说白了,薛氏就是憋着一口气,无论如何也要为长孙女找一门贵亲,把长房与三房的女孩儿比下去不可。哪怕比不得三房的孙女儿嫁了个郡王,好歹也要将长房孙女儿定的大理寺卿家强些呀!至于“实惠”,那是什么?哪里有“虚名”重要?

    这样的薛氏,秦锦春又怎能相信,她会心甘情愿让秦锦仪嫁进裴国公府?倘若裴国公府是名副其实的国公府,也就罢了,偏偏人尽皆知,裴家是空有国公府的名头,只有一位半死不活的国公爷,根本没有什么权势可言。圣眷或许还有,人脉或许还在,家中子弟也有出仕为官的,但跟那些真真正正有实权的公侯府第根本没法比。

    就算裴三爷真有门路能把女儿送进东宫为妃,然后生下皇孙,令裴家成为未来的实权外戚,那也得让他先做成了第一步再说呀。就连秦伯复都知道要等到他成功送女入了东宫,方才谈论亲事,薛氏不可能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就急急忙忙想要嫁孙女了。

    秦锦春根本不相信,秦锦仪真能说服薛氏支持她,倒是觉得秦锦仪有可能骗了薛氏。别看大姐时常与祖母一个鼻孔出气,在婚事上头,大姐还是有些主意的,比如她去年企图勾引许峥那一回,薛氏就绝对不知情。

    秦含真听了秦锦春的话,又想了想:“四妹妹的话也有道理。如今想来,我也倾向于大姐姐并没能说服二伯祖母了。如果二伯祖母是赞成这门亲事的,她直接找大伯父提要求就是了。反正她们祖孙俩平时也没少抢你的东西。可到现在为止,大伯父都还没提过,让大姐姐与裴家联姻呢。”

    秦锦春“啊”了一声:“没错!祖母素来霸道惯了,若想做成什么事,只会直接向父亲开口,不会瞒着父亲,暗地里做手脚的。父亲对她一向百依百顺,直到近年才稍稍好些。但即使如此,若不是遇上大事,一般家里的琐碎小事,父亲对祖母也是纵容的多,不会在小事上跟祖母争吵。”她抿了抿唇,心想她与母亲为此还受过不少委屈呢,只是没必要到处嚷嚷罢了。

    秦含真点头:“这事儿我们先暂时放在一边好了。不管大姐姐是说服了二伯祖母还是怎的,我们先来猜猜,大姐姐到底想干嘛好了。她这是打算装模作样勾引裴程呢,还是要算计裴程一把,逼得他不得不娶自己?”

    秦锦春道:“裴家大房从来没说过要向她提亲,而裴程的性情又是没什么主见的那种,只一味听从父母安排行事。大姐若想要裴程主动向父母提出迎娶她,恐怕没什么成功的希望。她能见得裴程几回?今儿才是第二回见呢,又有这么多人在场,没有她施展的余地。我可不认为,大姐的容貌才华,能让裴程在一天之内,就下定决心违逆父母的安排,坚持娶她为妻。”

    秦含真深有同感:“那就是说……她很可能要使手段了?”

    秦锦春沉吟道:“她手里应该没有那等见不得光的药。她身边统共只有一个玉楼可用。没有玉楼,她连给月华的弟弟递话都办不到。若说她是去寻祖母帮忙了,那就得先说服祖母同意裴家的亲事。可若祖母同意的话,她老人家不会不跟父亲开口。”她看向秦含真,“这几日祖母身边的人里,应该也没人出过门。”这种事儿瞒不住协助母亲主持中馈的她。

    这意味着,秦锦仪手上极有可能并没有迷药之类的东西。

    秦含真就想不出了:“那她还能用什么办法算计裴程呢?难道……要落个水吗?”

    秦锦春面露疑惑:“落水?”

    这是常见的戏码了。秦含真就简单给她讲了讲。秦锦春顿时恍然大悟:“若真是豁出去到这个地步,万一婚事不成,姑娘的名声也坏透了,难道还能有好下场?况且大姐又不通水性。”而且,就算她们到水边玩耍,身边会水的丫头婆子也是一大堆的,哪里用得着外男来救?外男离得远着呢!方才她们在溪流边玩乐时,裴程就起码距离秦锦仪两百步之遥。等到他跑过来救人,只怕她都淹死了。

    常见的套路就那几种,秦含真想了想,似乎也没其他可套的。不过,不管秦锦仪会使什么手段,只要不是太蠢了坏了自己的名声,影响到整个秦家,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她对秦锦春说:“其实我们原本也有过让大姐姐自个儿想办法嫁进裴家大房的念头,只不过后来发现她如果犯了蠢,后果比较严重,你又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所以才改变了计划而已。现在大姐既然不肯放弃,我们又何必去拦她?反正盯紧了她,确定她不会做得太过分就行了。只要裴家人算计不到你头上,他们想要跟你们二房联姻,也由得他们去好了。他们做初一,大姐姐做十五,谁也别嫌弃谁,谁也别说自己无辜,横竖不与我们相干。”

    秦锦春愣了一愣,随即笑了:“这倒也有理。我倒盼着大姐能心想事成了。裴家大房似乎也能心想事成呢。”

    在她们前头的马车里,秦锦仪正在柔声安慰着裴茵,让她不要担心身体不适的问题,说蔡家请来的大夫一定会把她治好的,还有她哥哥也十分关心她,对她很是体贴,一直在车厢外头陪同呢,只是她看不见罢了……

    裴茵强忍着心中的不耐,僵笑着听秦锦仪说话,若不是为了大局,她都想张口把秦锦仪碡去了!她本人还能不知道自己身体是怎么回事么?她哥哥关心她,用得着一个外人来告诉?两人又不熟,从前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忽然间对她如此殷勤,到底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呢?!她哥哥裴程可是国公府的嫡长孙,就算不得不娶一个六品闲官的女儿为妻,那也绝不能是个名声坏了的女人!

    裴茵早就看秦锦仪这副贤淑善良的作派不爽了。真当她是傻子,什么都看不出来么?这种戏码她又不是没演过……

    秦锦仪浑不知道裴茵心里的想法,一路说着关心的话,还把随身带的一盒香药拿出来给裴茵做安慰的小礼物,然后有意无意地显摆:“这是东宫赏下来的东西,内务府特制的,春日里常带在身边,除瘟避疫最好不过,香味也十分清新怡人。这东西外头不易有,我也只是分得了几个罢了,这个就送给裴大妹妹吧。你身子骨有些弱,时常带着这些香药,兴许还能少沾些病气呢。”

    这其实是秦锦仪从秦锦春那里抢过来的,开春后东宫才赏下来的新香药,香气还十分浓郁。秦锦仪觉得,凭着这些东西,裴家人就该觉得她出身秦家二房,圣眷有多厚了,半点不比秦锦春差。想要与秦家二房联姻,她比秦锦春要合适得多!论相貌,论才学,秦锦春哪一点儿比得了她?

    裴茵手里握着那盒香药,心里还真有些惊讶。她家里也得了赏赐,同样的东西,只有祖父那儿有一盒,祖母那里有一盒,旁人再没得了,更别说是她。秦锦仪一个名声不佳的秦家二房女儿,居然还能有好几盒?那身为东宫常客的秦锦春肯定更多。秦家二房似乎圣眷真的不差,母亲执意看中这门亲事,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秦锦仪与裴茵的想法根本对不上,彼此却都不知情。但坐在一旁的秦锦华,听出堂姐在吹牛撒谎,又不能拆自家姐妹的台,惟有尴尬呆坐,沉默不语了。

    马车很快就赶回了秦家庄子。到达众人下榻的庄院门前,裴程赶紧下了马,过来扶妹妹下车。但掀起车帘后,他看到的却是秦锦仪一脸温柔小心地扶着裴茵出来,然后抬眼冲他笑了一笑。

    裴程有些脸红,心里只觉得秦家大姑娘真是个好人,传闻里的那些事,其实也不是她的错,她也不过是听从长辈意愿行事罢了。就象他,又何曾能违抗得了父母之命呢?他虽然不得不去算计秦家四姑娘,但他真的不是坏人,一切都是不得已。若是日后为此损了名声,心里也是委屈的。

    秦大姑娘应该也是如此吧?

    裴程抬眼偷偷看了秦锦仪一眼,手上还不忘扶妹妹下车。秦锦仪低头看着脚凳,面露难色地道:“裴大姑娘脚软,就算有人扶着,恐怕也很容易摔着了。裴大公子不如抱她下去吧?”

    裴茵心想我哪里脚软了?休要胡言!

    裴程却心慌慌地想,做戏做全套,别让人看出妹妹是装病才好,便应了一声,真个要将妹妹横抱下车来,吓了裴茵一跳,立时尖叫出声:“哥哥!”

    意外发生了。

    裴程被妹妹的这一声尖叫吓着,差点儿没把她给摔出去,慌忙稳住下盘,半转过身,感觉手上好象扯到什么东西,便听见秦锦仪也尖叫了一声,竟从马车前板上摔了下来,带得他们兄妹二人也往地上扑过去。

    等到众人闻声转头望过来,就看见秦锦仪被压在地上,身上是裴茵,再往上就是裴程,三人叠罗汉一般。裴程一头撞上了秦锦仪,正正亲上了人家的粉脸,双手还正好抱在人家的纤腰上。

    所有人都愣住了。

    裴茵“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疼……”

    秦锦仪也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我的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快穿:邪性BOSS,〕〔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偷香(杨羽)〕〔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婚心动魄:神秘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