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教练〕〔绝地求生之诸神之〕〔八零神算俏军嫂〕〔都市之绝品杀手〕〔强势锁婚:墨少的〕〔重生之风华女将军〕〔无敌暴虐系统〕〔星祖的电影世界〕〔快穿之男神请到碗〕〔重生八零:军嫂小〕〔霍少的闪婚暖妻〕〔逆武丹尊〕〔王者荣耀之我是小〕〔总裁爹地:请疼我〕〔花式撩妻,总裁的〕〔主角清除系统〕〔天生无命魂〕〔王者荣耀之你是我〕〔101道伤痕:历少的〕〔猪样麒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六十九章 心怀
    秦锦仪本来不在春游受邀名单之内,但不知道秦伯复那边是怎么想的,竟让她加入进来,而姚氏也答应了,秦含真姐妹几个也不好特地将她踢出去。

    卢悦娘也是如此。她与秦锦仪哪里有什么姐妹情谊?请几位表姐妹过去说话,自有她的用意。但秦家姐妹们都来了,单漏下一个秦锦仪不请,就显得不太恰当。哪怕蔡家人都清楚卢家与秦家二房并不亲近,把矛盾明明白白摆到蔡家人面前,似乎也不大体面。卢悦娘因此就连秦锦仪一块儿请了。

    反正秦锦仪腿脚受伤,怕被人笑话,遇上家族聚会,经常直接不露面,露面了也是安安静静坐一边当壁花,很少参与其他小姑娘们的游戏。卢悦娘打算到时候打发两个有体面的大丫头去招呼秦锦仪,也就够了,并不会碍事。

    卢悦娘的想法,也是秦含真、秦锦华、秦锦春三姐妹的想法。因此她们没想到,秦锦仪居然会帮裴茵说话,硬是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带进亲戚女眷们的聚会当中,还要将裴茵的两个兄弟都带上。她到底在想什么呢?就不怕让蔡家人看了笑话吗?

    没人接秦锦仪的话,就连秦锦华都在犹豫了:“大姐姐,你……”秦锦仪却仿佛没听见似的,笑着请裴茵上她的马车:“我就一个人坐一辆车,她们都不爱搭理我。裴大妹妹不如与我在一处吧?”亲亲热热地拉起裴茵的手,便慢慢地朝后头她那辆马车上走——她当然要走得慢一些,稳一些,才能掩饰住她腿脚的异状。

    裴茵愣了一愣,不知道秦锦仪几时跟她这么要好了,但想到对方既然犯蠢,她没理由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便也露出了笑容来,一边走一边矜持地向秦锦仪道谢:“那就谢过秦大姐姐的好意了。”同时回头给自己的哥哥裴程使眼色,示意他赶紧跟上。

    裴程犹豫了一下。他其实看得出来,秦家姑娘们都不乐意让他跟着。他原本没注意,妹妹叫他跟着来,他就跟来了,却没想到这不是所有人一块儿行动,而是秦蔡两家的姑娘奶奶们私下相聚。这样的场合,连秦简都不参与,他又有什么理由跟着去呢?他迟疑地看向妹妹,觉得没必要做这等失礼之事。反正秦家人要去的是河边的开阔地,他们并没有下手的机会,而得罪了秦家与蔡家人,接下来还如何完成母亲吩咐的任务?不如退一步得了。

    裴茵见哥哥呆站着不动,一点儿都不知道配合自己,心里顿时急了,拼命给他使眼色。裴程听惯了母亲与妹妹的指令,见状又犹豫了,慢吞吞地挪动着脚步,心想妹妹为了自己都做到了这个地步,他若是太过任性,岂不是辜负了妹妹的好意?其实他得了秦家这门亲事,妹妹还未有着落呢,多跟蔡家的公子们接触也是好事。有了这两门显赫的姻亲,祖母和叔婶们就不会再冷待他们大房了……

    裴二少爷其实是跟着堂兄堂姐过来的,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兄姐意见相歧,他便呆站在那里。裴程不动,他也不动;裴程动了,他也跟着走。

    不过这时候,秦简那边收到秦含真派人去报的信,也拉着唐涵赶过来了。他笑意吟吟地说:“幸好赶上了。我方才与唐兄聊了半日,为争论一篇文章,吵了半天都吵不出个结果来,得去请表姐夫来评一评理。妹妹们既然还没出发,那就和我们一道走吧。”却是凑上来一块儿同行了。这显得裴家兄弟没那么突兀,而到了溪边的草亭,有他们绊住裴家兄弟,秦家姐妹们也就安全了。

    这倒是比另寻借口强行将裴家兄妹三人留在秦家庄子上,要显得客气一些。

    有了秦简与唐涵的加入,秦含真等人也就没再拒绝裴家兄妹同行了。只是裴茵坐在秦锦仪的马车里,看着哥哥与堂弟一起被秦简和唐涵拉上了另一辆车,连在秦锦春面前多露几脸的机会都没有,心里便不由得郁闷得慌。

    秦锦仪几次想要跟她聊天,她也是心不在焉地,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着。她何曾把这个秦家大姑娘放在眼里过?不过是庶支出身,名声又不好。虽然如今近距离看着,秦锦仪气色正常,并没有什么病容,言谈举止也是温柔知礼的,除了动作慢悠悠地叫人心里着急以外,并不象传闻中那么糟糕。可那又如何呢?坏了名声的老姑娘,连家世都没有,将来顶多就是象黄清芳那样嫁个小官罢了。而世上又有几个小官,是有显赫师门却还是初婚的?因此秦锦仪根本不值得她多加关注。裴茵不过是因为秦家只有秦锦仪是欢迎她的,有一点利用价值,才勉强与对方虚与委蛇罢了。

    秦锦仪一心想与裴茵凑近乎,好看看有没有利用她达成自己目的的可能,同时也是想要交好未来的小姑。谁想到裴茵态度如此不咸不淡地,觉得自己十分和气了,其实在秦锦仪眼中却是十足十的傲气。秦大小姐心里就不爽了。

    跟空有头衔的裴国公府大小姐不一样,秦锦仪一直觉得自家若不是分了家,又运气不好,绝对是本朝最显赫的门第之一。她怎么说也是秦皇后的侄孙女儿,太子殿下的表侄女,裴茵一个落魄千金,居然对她如此无礼,实在是太过分了!眼下她目的还未达成,暂时忍了这口气,等她嫁进裴家之后,绝对要好好教导一下这个小姑,让裴茵知道什么叫规矩礼数才行!若是裴茵不听话,将来也别想带着嫁妆嫁到什么好人家去了!裴家想要借秦家的势,就必须要敬着她这个秦家嫡长孙女,秦锦仪可不觉得裴茵会是自己的对手!

    就在秦锦仪与裴茵各自心怀鬼胎中,秦家一行人的马车到达了与蔡家约定好的地点。这一片包含了溪流、草地、山坡与桃花林的广阔空地,已经被云阳侯府的人清了场,再无外人进入。蔡世子带着弟弟蔡士珏与堂弟蔡十七、蔡十九守在入口的彩棚内,对坐吃茶,见秦家人到了,便笑着向秦简唐涵等人迎了上来,寒暄一番。

    秦含真等姐妹几个下了车,就看到卢悦娘已经闻讯赶来,笑吟吟地接她们进了里面的场地。兴许是因为秦含真已经打发人抢先一步给卢悦娘报过信的缘故,后者并没有对裴茵的存在露出分毫惊讶的表情,反而客客气气地微笑着把人当成是一般的女客,迎了进去。

    至于裴家兄弟,当然是跟秦简、唐涵郎舅俩一块儿,在彩棚里跟蔡家兄弟几个说话聊天了,难道还能挤到女眷堆里去吗?裴茵是一路往里走,一路频频回头,却只能看着哥哥被挡在外头,一脸的不甘,却无可奈何。

    秦含真看到这样的情况,就知道秦锦春安全了。就算裴茵跟进来了又怎样?她的兄弟们不在,她再想搞阴谋诡计,也是白搭。

    秦锦春也是松了口气,便丢开秦锦仪与裴茵不管了,高高兴兴地拉着卢悦娘与秦锦华说话,还不忘招呼秦含真一把。

    秦锦仪慢悠悠地拉着裴茵走到草亭里坐下喝茶,然后就不挪动了。她留意着周围的环境,暗暗寻思着是否有动手的可能。可惜裴程被挡在了外头……

    她转头看向一脸烦躁的裴茵,觉得也许可以利用一下未来小姑子。

    秦含真与蔡元贞坐在一起说话去了,蔡家二小姐三小姐则拉着秦锦容去玩,秦锦容要叫上秦含珠。秦含珠看了看秦含真,见她点头,才高高兴兴地叫丫头把自己带来的风筝拿上,和秦锦容一块儿跟蔡家姐妹们玩起来。

    秦锦华与秦锦春一块儿坐到了卢悦娘的身边,后者的大丫头守在附近,可保她们的谈话不会有人凑近听见。

    简单的开场白之后,卢悦娘便低声说起了婆家近日发生的一点儿小变故:“我婆婆很喜欢四表妹,原想着上个月就要把你和十七弟的婚事定下来的,迟迟没有下文,是因为我公公的身体有些不适,族里又出了点事,需要我婆婆去安抚处置的缘故。这与四表妹没关系,四表妹不必担忧。我婆婆并没有改变主意,只等族里事情完了,就能腾出手来忙活十七弟的婚事了。”

    秦锦春听得脸红,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我……我其实不是着急……”若不是裴家逼人太甚,父亲秦伯复和二婶娘姚氏又利欲熏心,她其实是有耐心等上几个月的。如今真的是没了法子,她才不得不厚着脸皮,请堂姐们为她向卢表姐试探。

    她小声说:“不知蔡家族里出了什么事?我其实不该心急的对不对?”

    卢悦娘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这有什么?你心急,说明你是有心人,总比没心要强得多了。我们十七弟也是个有心人呢,这大半个月里,其实已经私下寻我们世子爷问过两三回提亲的事儿了。”

    秦锦春的脸更红了,但眼角眉梢中都是欢喜。她就知道,他对她并不是没有心的。

    秦锦华便问卢悦娘:“不知蔡家族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有没有我们家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卢悦娘笑着说:“已经完事儿了,就是个不长眼的东西,以为我们云阳侯府是颗软杮子,想来踩我们的脸,结果踩到硬茬子了。我公公生了一场气,却也认清了一些人的嘴脸。如今他已经消了气,只是怜惜族里无辜受害的晚辈。我婆婆正要打发管家去接人呢,我还帮着收拾了院子,安排侍候的人手。过些时候我们姐妹要再相聚,说不定还能介绍给你们认识。”

    这含含糊糊的,说的是什么人么?

    秦锦华听得糊里糊涂的,正想再问,忽然听得草亭方向传来一声惊叫。众人忙转头看过去,却见到秦锦仪一脸慌张地扶着裴茵,尖声叫唤:“不好了!裴大姑娘晕过去了!你们快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呀!”说着还吩咐身边的丫头,“快去把裴家大公子请过来!”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皇后有旨:暴君,〕〔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英雄?我早就不当〕〔沈娴秦如凉〕〔一欢成瘾: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