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千年归来〕〔兽性盛宠:帝少疼〕〔极品农妃〕〔大劫主〕〔神医废柴妃:鬼王〕〔无限之万界穿行〕〔凡女逑仙〕〔农女太彪悍:夫君〕〔极品无敌小仙医〕〔宇宙霸业〕〔千尸镇〕〔角天〕〔八零后咸鱼术士〕〔娇妻撩人:军少别〕〔随身空间:独品农〕〔婚色撩人:司少的〕〔道门法则〕〔傅少的亿万甜妻〕〔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男友是帝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六十章 烦闷
    裴大奶奶打发人以裴茵的名义去秦家二房探病,时常命人留意妹妹院子里动静的秦锦仪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得知秦锦春因为“生病”,明日不能出门了,那上香礼佛的约定——也就是相看——就得往后推,裴家是因为听说了消息,关心秦锦春,因此才打发人来瞧的,秦锦仪十分不以为然:“四丫头会生病?谁信哪?昨儿还好好的,早上我过去瞧过她,脸色红润着呢!”

    玉楼心道那是自然的,四姑娘这不是在装病么?但嘴上却说:“兴许姑娘过去瞧四姑娘时,她是在发热呢?若不是生病了,大奶奶又怎会请大夫来?如今四姑娘院子里都是药香,熏得我们这边都闻见了,想来不假。”

    秦锦仪冷哼一声:“这种把戏,也就用来骗骗傻子罢了!”真的,她拥有丰富的装病经验,秦锦春在这方面的手段级数真的比不上她。

    秦锦仪接着又想到,秦锦春装病,明日无法去上香,也就是不能与裴家相看了,那她计划好的事情又怎么办?她忙问玉楼:“裴家来探病的人怎么说?相看的事,是不是要往后推?!”

    玉楼面露几分难色:“姑娘,这亲事还未定呢,相看什么的……裴家也不会明讲呀。只说了是长房二奶奶与裴大奶奶相约一同去礼佛,听闻二奶奶因四姑娘生病之事,把日子往后推了,裴大姑娘听闻,便打发人来看四姑娘。”

    秦锦仪不以为然地道:“本来就没说好什么约定了一块儿去礼佛,不是打算到时候装偶遇的么?如今又变成约好了的,分明就是冲着四丫头去呢。四丫头有什么好的?我也要同行的,裴家难道视我如无物不成?!”

    玉楼心想,大姑娘只是跟家里人与长房二奶奶姚氏说好了要同行,因为到时候同行的还有二姑娘秦锦华与五姑娘秦锦容,多带上大姑娘一个,也不算突兀,但这都只是幌子罢了,四姑娘才是正主儿,裴家人只认正主儿,谁个还管有多少个幌子呢?只怕他们还不知道大姑娘也会同行呢。

    玉楼没有吭声,她知道这会子说什么都不合适。

    秦锦仪抿着唇沉思片刻,又再问玉楼:“裴家来人走了?”

    玉楼点头:“是,刚刚已经走了,说是让四姑娘好生养病,等病好了,裴大姑娘再约她去庙里玩耍。”

    秦锦仪又是一声冷哼,想了想,便叫过玉楼,起身扶着丫头的肩膀,往父亲的书房走去。用这种借力的方式,她可以少费些力气,走起路来也轻松许多。

    秦伯复的心情正不太妙,坐在桌后阴沉着脸。小女儿忽然病倒,令他看好的亲事出现变故,他心下不由得生出几分烦闷来。

    他有点怀疑这是妻子和小女儿在联手做戏,装病躲避相看。虽然请来的大夫是真的,小女儿院里的药味也是真的,大夫开的方子,也是治风寒用的,可他早上闻说小女儿生病,担心会影响相看,赶过去探望时,分明瞧见小女儿面色红润,说话也中气十足,见他来了,方才萎靡下去。等到大夫上门时,小女儿的面色便苍白了许多。而等到裴家来人,小女儿脸上就更显憔悴了。这看着就象是越病越重一般,但妻子小薛氏面上并没有露出多少担心的神色。以她对小女儿的疼爱,这很不应该。除非她心里清楚,小女儿秦锦春的病情并没有大碍。

    脸色都苍白成那样了,怎么可能会没有大碍?!

    秦伯复想起了从前,母亲要他去做什么事,他却不乐意的时候,母亲便会病倒,面色苍白,屋里弥漫着浓重的药味。那时他担心不已,往往就屈服了。等年岁大了些,见多识广了,母亲又故伎重施了太多次,他才醒悟到,那只是她在装病而已。

    难不成小女儿也是在装病么?

    秦伯复不大高兴,裴家提出的求亲条件,对他这个父亲的前程十分有利,就算云阳侯府那门婚事确实很诱人,做女儿的也不该完全无视父亲的意愿,故意胡闹吧?!就算让她嫁进了云阳侯府又如何?一个养子媳妇,也称不上体面。但要是他这个父亲能够顺利复职,将来一步步往上高升,她嫁到谁家都有面子,岂不是比什么都实惠?!

    秦伯复心情不佳,秦锦仪进门来请安,他也没有心思去理会:“你来做什么?没事就多陪陪你祖母。你祖母最疼你了,你合该多孝敬孝敬她,少在家里胡闹!”

    秦锦仪一阵郁闷,挥手示意玉楼退下,方才道:“父亲,我听说四妹妹生病了,裴家就把相看的日子往后推了?”

    秦伯复皱了皱眉:“你问这个做什么?虽然你母亲被你说得心软,答应让你同行去寺里散心,但这事儿与你没什么关系,你少动歪心思!”

    秦锦仪不高兴地道:“这事儿怎么就跟我没关系了?裴家要相看的是我们家的女儿,四妹妹生病了不能去,还有我呢!我难道不是父亲的嫡女?我还是秦家这一辈的嫡长女,哪里就比不得四妹妹了?从前父亲与母亲偏心四妹妹,只关心她的亲事,根本就想不起我来。如今四妹妹没法让人相看了,难道我不能顶上么?!”

    “你?!”秦伯复只觉得荒唐,“别说笑了!裴家指定的是你四妹妹,可从来没提过你。况且你的亲事,不是由你祖母决定的么?我哪里能擅自定下你的婚事呢?”他冷笑了一声,“裴国公府只怕也入不了你们祖孙的眼!”

    秦锦仪的脸不由得红了一红,忙上前柔声道:“父亲误会了,女儿的婚事,自然是要听从父母之命的。只是祖母一向对女儿寄望甚高,女儿孝顺祖母,才会事事依从祖母之命行事。可祖母如今身体不好,原该好生安养才是。女儿又怎好再让她老人家为了女儿的婚事操心?”

    秦伯复只觉得长女的面皮甚厚,这话若是让老娘听见,定会生气吧?他才不会相信长女的话,不耐烦地问:“你到底想说什么?裴家看中的就是你四妹妹,你要想取而代之,也要看裴家乐不乐意。不然他家以为我们家看不起他们,与我们翻了脸,还如何做亲?!”最重要的是,许诺给他的官职还作不作数了?

    秦伯复挥手就要长女离开:“出去出去,不要再来烦我了。就算我真的答应了你,裴家能不能看得上你且不说,你祖母就得先跟我翻脸了。我何苦做那等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秦锦仪哪里甘心就这样走人?一咬牙:“祖母那儿,我去想办法!裴家那边,我也会尽力争取。只求父亲给我一个机会!四妹妹如今都生病了,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万一她好不了呢?既然父亲如此看重裴家这门亲,四妹妹无法让您满意,您怎么就不能让女儿顶上呢?!”

    秦伯复不悦地看了她一眼,又看看她的腿。原因还用得着说么?一个腿上有残疾的女儿,名声还不好,拿去跟人家好好的儿子配婚,裴家人能乐意?他们不乐意了,还能替他的复职出力么?!他又不傻!

    秦锦仪知道父亲在看什么地方,脸上又涨红了,咬牙道:“父亲放心,我……我如今已经能掩饰住脚上的伤了,只要我走得慢些,外人轻易发现不了的。等婚事定下,裴家想要反悔也迟了。我们秦家的女儿,哪里能由得他们挑拣?!”

    “胡说!”秦伯复哪里听得进耳?他挥手赶长女出屋,“赶紧给我滚回院里去,少动些歪心思。裴家亲事事关紧要,不能出差错,你以为弄些小把戏哄得人答应将你娶进门,这事儿就完了?少做梦!除非你能瞒人一辈子,否则就别给我胡闹!如果你胆敢坏了我的好事,当心我打断你的腿,让你再也蹦跶不起来!”

    秦锦仪狼狈地被父亲撵出了书房,心里忿恨不已。迎面看见母亲小薛氏走来,她也没个好脸,连行礼都顾不上了,扶着玉楼扭头就走人。

    玉楼被秦锦仪掐住了肩膀,也没法挣脱,只能硬着头皮冲着小薛氏的方向屈膝一礼,便匆匆扶着秦锦仪回院去了。她也知道秦锦仪正在气头上,但她已领了四姑娘的新命令,还得再想法子劝说秦锦仪:“大姑娘别生气了。大爷虽说偏心了些,但有句话说得有道理。除非大姑娘有办法瞒着裴家人一辈子,让他们发现不了您脚上的伤,否则……就算嫁过去了,也终究要落下埋怨的。裴大奶奶和裴大姑娘都不是易与之辈,您何苦嫁过去自讨苦吃呢?若裴家是什么显赫的人家,也就罢了,偏他家也就是那样……”

    “你知道什么?!”秦锦仪斥道,“他家只是没靠山罢了。等我嫁过去了,我就是他家的靠山,想要风光还不容易?!裴程好歹是个青年才俊,生得俊秀,待人又和气。我不挑他,难道还真要在家蹉跎青春,等到年纪老大了,祖母也没了,就被父亲随便挑个人家,嫁过去做填房么?!”她偷听过父母商量的话,知道父亲对她根本没什么好安排。至于祖母,她还在做梦呢!

    秦锦仪咬了咬唇,心想她想要说服父亲改主意,只怕没那么容易。她只能等妹妹秦锦春病好了之后,与裴家相看时同行,然后再依计抢人。倒是脚伤的事,确实是个隐患,她得想个法子解决了才好……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