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未来老婆召换权〕〔绝美总裁的妖孽保〕〔魔性手游〕〔刀碎星河〕〔我的地产商生涯〕〔水墨田居小日子〕〔我的女人你惹不起〕〔盛唐高歌〕〔道术达人〕〔万界科技系统〕〔暗流之门〕〔穿越未来之当家做〕〔全职选手〕〔清穿之四爷皇妃〕〔追凶者〕〔幻想次元掠夺记〕〔凰动天下:惊世大〕〔屠天神皇〕〔唯一法神〕〔灵域兵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五十九章 机宜
    裴大奶奶收到姚氏派玉兰传来的信,得知秦锦春忽发疾病,不慎着了凉,没法在第二天去寺庙里上香礼佛了,立刻就忍不住重重拍了炕桌一记。

    坐在下手的女儿裴茵顿时吓得跳了起来:“母亲?”站在堂下的玉兰也是一脸惊愕地看着裴大奶奶,仿佛不明白她为何会如此生气。

    裴大奶奶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板着一张脸问玉兰:“怎么四姑娘好好的,忽然就生起病来?先前可没听说过。明日就到约定的日子了,忽然来这么一出……”

    玉兰忙道:“裴大奶奶别误会,我们二奶奶也是才得的消息,也很吃惊,还特地打发人去二房看过四姑娘了。四姑娘是昨日去给家中长辈请安的时候,不慎吹了风,着凉了,当时没注意,晚上歇息的时候,忘了关一扇窗,结果今儿一大早起来,就病了。二房大奶奶已是请了大夫去看过,道是小小风寒,病情并不算重,喝上几天药就好了。可四姑娘既然生了病,明儿上香的事,自然就没法继续下去了。我们二奶奶的意思是,看裴大奶奶有什么打算?是把日期推迟呢,还是下回再约?”

    既然秦锦春明日不会出现,她还跑去上什么香,礼什么佛?她如今忙得很,有那闲情逸致,还不如想想法子,怎么才能尽快弄到一笔钱,好给娘家弟弟补上亏空呢!

    裴大奶奶又深吸了几口气,方才挤出一个笑容来:“既然四姑娘病了,那就……改日再约吧,总不能让四姑娘带病前来相见。只是四姑娘病好了之后,你们二奶奶可得立刻打发人给我送信才是。这事儿已经拖得够久的了,为了小辈们着想,还是不要再拖下去的好。”

    玉兰听出她这话有猜疑和威胁的意思,不动声色地行礼道:“裴大奶奶请放心,奴婢一定会把您的话转告二奶奶的。”

    玉兰走了,裴大奶奶便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直接把炕桌上的茶杯给扫落在地,碎成八瓣。

    裴茵忙安慰她道:“母亲莫恼。秦四忽然生病了,可见她身体不大好,明明天气都转暖和了,她还动不动就生病,万一是个病秧子怎么办?趁着如今亲事还未定,先知道了这一点,也不是坏事。母亲就别理会她了,哥哥生得一表人材,又温和知礼,更是堂堂国公府的嫡长孙,还怕娶不到媳妇?让他娶秦家庶支的次女,也太委屈了,母亲还是给哥哥另物色一位名门淑女吧!”

    裴大奶奶郁闷地看着女儿。她平日对一双亲生的儿女非常看重,儿子还好,将来是要顶门立户的,该知道的事还是得知道,不可能真的养得太天真。可是女儿……大约是她太过心软了,根本没把自家的处境告诉裴茵,裴茵如今还觉得自家是国公府很了不得呢,因此才会嫌弃云阳侯的养子,用那种方式拒绝了蔡十七的婚事,导致如今裴家与蔡家生隙……

    就比如为裴程求娶秦锦春一事,如今是看出身、身份的时候么?他们上哪儿去求一位真正的名门淑女给裴程为妻?之所以求娶秦锦春,那是因为他们只有这一个选择!

    秦家在皇帝与太子殿下面前是什么地位?京中有点身份的人家就没有不知道的。秦家也低调得很,从不去做争权夺利的事儿,家中亦无高官,朝臣们谁也不会没有眼色地招惹他家,顶多就是有那么两三个新御史,为了求名,揪着秦家一点儿小毛病参上一本罢了,但皇帝不会理会,秦家人也不会理会,根本无伤大雅。这样的秦家,对于裴国公府这般即将要迎来衰败命运的人家而言,是多么理想的金大腿?!而裴家长房只要跟秦家攀上了亲事,裴程的前程就不必愁了,连裴大爷都能受益。至少,裴夫人与二房、三房的人是断不敢再与长房做对的!

    裴大奶奶当初之所以拼命想把女儿裴茵嫁给承恩侯府的嫡长孙秦简,就是打着这么一个如意算盘。然而,当姚氏提出让秦锦春嫁给裴程的时候,裴大奶奶就知道,这个如意算盘是再也敲不响了。

    但没关系,只要能与秦家成为姻亲,人选是谁都可以。

    秦简是不能指望了,他的兄弟里头,适龄的都是庶出,嫡出的都太小,因此裴茵嫁进秦家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

    秦家几位姑娘,年纪最长那位早年还闹出过笑话,名声到底不好听,而且有一年多不曾出来见人了,也不知是不是生了病。这可比秦锦春的一场风寒要严重得多。

    行二的秦锦华与行三的秦含真年纪身份都是最合适的,可惜都已有了婚约。秦含真的婚事是御赐,裴大奶奶没胆子去破坏,而秦锦华许的又是大理寺卿家。裴大奶奶自个儿心虚,哪里敢去招惹呢?

    行五的秦锦容年纪还小,就算裴大奶奶再想让儿子娶秦家女,也不可能让十八岁的儿子再等上四五年时间才成亲。如此算来,岂不就只剩下一个秦锦春可选了么?

    秦锦春虽然是秦家二房出身,但身后还有东宫郡主这一个靠山,似乎比日薄西山的秦家长房还要强些。裴大奶奶想想娘家兄弟,再想想亲生儿子,瞧一瞧国公府正院上房中躺着的公公,便再也不嫌弃秦锦春了。反正只要儿子娶到一个嫡出的秦家女,借了秦家的势上位,将来功成名就之时,若是秦家衰落,他们有的是法子让儿子换一个媳妇;若是秦家依旧得势,大不了在嫡孙出生后,让儿子多纳几个称心如意的美妾就是。裴大奶奶怎么也不可能让儿子受委屈的。

    为了达到目的,裴大奶奶不惜冒着得罪姚氏的风险,拿过去的把柄来威胁后者。事实上她怎会不知道其中的风险?那个把柄若是真的宣扬开来了,姚氏母子三人固然讨不了好,她也会跟着倒霉,因为放印子钱这种事,她当时也参与了,而且用来做本钱的银子,还是她从公中偷偷挪用的……

    还好,姚氏虽然气恼,倒也没有为了隔房的侄女与她翻脸,只是故意在相看的日子上做文章,一再往后推日子,存心要看她着急的模样。好不容易,日子定在了二月二十三,明儿就到了,结果今日却又来了信,秦锦春生病了,必须再将日子往后推!

    这叫什么事儿?!说姚氏不是故意的,都没有人相信!

    裴大奶奶不甘心,她咬牙道:“不成!不能秦家说什么,我就都信了。既然秦四姑娘生病了,那我也该打发人去瞧瞧。”但她跟秦锦春并没有什么交集,借上香的机会相看一事,也是私下与姚氏约定的,还未定亲前,怕是不好拿此做借口。裴大奶奶便转向裴茵:“你与秦四姑娘也算是相熟,她病了,你打发个丫头过去探望一下,我再派人跟着,且瞧瞧她病得如何再说。”

    裴茵不高兴了:“母亲!秦四有什么了不起的?您怎么就非得认定她了呢?!若是秦二、秦三,我虽然讨厌,倒也没觉得会配不上哥哥。可是秦四又算哪根葱?!”

    “住口!”裴大奶奶沉下脸,“你照我的话去做就是了,啰嗦什么?!再不听话,索性你就回自个儿院里去。我自会打发人以你的名义去探病,岂不省事?!”

    裴茵眼圈顿时一红,心里委屈得不得了。她也是为了哥哥着想呀!为什么母亲要这样斥责她?自打她拒了蔡十七那门亲事,家里人对她是一日不如一日了……为了父亲和哥哥的前程,母亲就连这一点骨肉之情,都不念了么?!

    裴茵拿帕子捂了脸,含泪奔了出去。裴大奶奶有心要叫住她,但想到这个女儿只会给自己添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就让她回房去算了。裴大奶奶就没有再理会闺女,而是让人把儿子裴程给叫了过来,将相看日子推后的事儿告诉了他。

    裴程对母亲一向是惟命是从的:“推后就推后吧,儿子都听母亲的。”

    裴大奶奶便告诉他:“眼下也不知道你祖父能撑多久,秦家那边推三阻四的,怕是也不大情愿与我们家结亲,再照着他们的意思推托下去,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给你定下亲事?等你祖父撑不住了,你再想娶到这般出身的姑娘,可就难了!秦四姑娘是我好不容易为你物色到的媳妇人选,再没有比她更适合你的了。我也找人给你们合过八字,确定她能旺我们家,方才厚着脸皮上门去求亲。此事必须成功,不能失败!如今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能给我们挥霍了,一旦定下了相看的日子,你必须要听我吩咐行事,最好当天就把婚事定下来,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裴程听得一愣一愣的:“可是……婚姻大事,怎么可能当天就定下来呢?”那还是头一回相看呢!谁家娶媳嫁女,不是相看上好几回,看了又看,才能定下的?

    裴大奶奶却道:“若是在平日,一门婚事当然不可能这么草率定下。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你必须要尽快与秦四姑娘定亲。不得已时,也只能用上一些小手段……”

    她如此这般给儿子传授了一番机宜,裴程早已听得愣住了,半天才道:“这这这……这如何使得?!这绝非君子之道!”

    “有什么使不得?!”裴大奶奶冷哼一声,“姑娘家最重的就是名节,只要拿捏住了秦家四姑娘的软肋,这门亲事就算是成了。我们家又是国公府第,你是嫡长孙,哪一点儿配不上她一个六品闲官的次女?兴许她心里一时会有些委屈,也许秦家那边还会有些闲话,但那都不要紧。等亲事定下来了,你媳妇进了门,一切已成定局,你再好好待她,把她哄得回转,不就行了?”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