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婚第一宠:首席〕〔傲妃狂天下:暴君〕〔总裁大人要闪婚〕〔异界人魔传说〕〔婚不由己:总裁大〕〔神话穿梭〕〔嫡女尚书凤仪传〕〔药神本色:天才炼〕〔快穿法则:腹黑男〕〔一见钟情:亲亲呆〕〔奇闻异录〕〔诡事典当行〕〔天龍传奇〕〔奶爸钢铁侠〕〔数字入侵〕〔一抱成孕:总裁甜〕〔道闯乾坤〕〔往食神之路进发〕〔异界冠位指定系统〕〔魔法师指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五十八章 制约
    ,精彩小说免费!

    秦含真有些惊讶,忙问:“那你没事吧?大姐姐到底往你的脂粉里头放什么东西了?她现在还有路子弄到这等害人的物事?!”

    秦锦春摇了摇头:“不是什么专门用来害人的药。往年我每年春天都要用蔷薇硝擦脸,去年偶然用了一家新开的脂粉铺卖的硝。当时只是见他家装硝的瓶子好看,敏顺郡主的一位伴读又时常说他家的硝香味儿比别家好闻,我才试着买了一瓶,谁知用了之后,脸上的春癣反倒严重起来。幸好我当时就想到是那蔷薇硝的缘故,立时停用了,又恰逢在东宫遇上来给敏顺郡主诊平安脉的太医,请他老人家替我瞧了一瞧,配了两剂药粉,涂了几日,也就好了。”至于那位介绍郡主和其他小伙伴们用那家蔷薇硝的姑娘,自那以后就遭到了敏顺郡主的厌弃。哪怕她本来可能并没有坏心,而用过硝的人也不是个个都会有秦锦春这样的激烈反应,也被当成是心机深沉之辈了。

    秦锦春对秦含真说:“那回我脸上生的春癣,有太医医治,很快就消了下去,只是那瓶硝我是再也不敢用了。但我又喜欢那只瓶子,便将它留了下来,每日瞧着高兴罢了。那时候大姐还没回家里来呢,原也不知道这事儿。后来回家后,她见天儿地作,什么时候心情好了,还要跑我屋里来找我的东西,瞧见什么喜欢的就要拿走。我不肯给,她还要闹,祖母总是纵容她,我吃了好几回的亏。后来我还是祭出了贵人的名头,说那些东西是太子妃和郡主赏我的,定要看见我穿戴了、用了,才会高兴,若是知道我把东西送了人,还不定会如何呢。祖母自那之后,便没有再说什么。大姐心里生气,见了我的蔷薇硝瓶子好看,又吵着要拿。我想那东西我又不能使,看得久也腻了,想再买也容易,便给了她,只是也提醒了她,说那东西不能轻易往脸上擦,当心会损及容貌。大姐当时应了,我当她只是要抢我的东西罢了,不会明知道那硝有问题,还非要往脸上涂。哪里想到,前两日我打开面脂膏盒,便闻到了那瓶蔷薇硝的香气……”

    那瓶蔷薇硝包装漂亮,香气独特,而且很多人用了不会过敏,所以至今还有不少人去买,有些人其实就拿它装在香粉盒里做香包使,在京城闺秀圈子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存在感的。不过秦锦仪被圈禁了一段时间,平时顾虑到脚有残疾,在家很少出门,也没什么朋友,用的脂粉和护肤品保养品什么的,都是她从前熟悉的那些京中名店名牌,或是祖母薛氏热衷的那种用名贵药材制成的专供有年纪贵夫人使用的高级货,并没有试过这种去年才新出的小店产品,估计也没想到这种香型是多么的独特,才做了点手脚,就叫秦锦春一闻闻出来了。

    秦锦春当时不露声色,并没有嚷嚷起来,而是换了另一种面脂用了,然后才嘱咐身边的心腹丫头去打探,都有些什么人进过她的屋子。不到半日,她就揪出了一个被秦锦仪用一盒市价二两银子的高档胭脂收买的小丫头,直接寻了个借口,把人撵到浆洗房去了。

    但她没有嚷出大姐秦锦仪做的这个手脚,不代表她心里不生气。她用那蔷薇硝的过敏反应很严重,而当初为她治过脸的老太医,年前就告老了,也不知眼下是否已经踏上了回乡的路。去年她没有拿到那剂药粉的配方,要是如今再中一回招,也不知上哪儿找靠谱的大夫或药来治疗。这不是一次相看的事儿,她很有可能会因此毁容。秦锦仪明明是知道这件事的,却还是对亲妹妹下了手,丝毫不考虑后果。她如果只是为了铲除这场相看活动里的竞争对手,哪怕是再往秦锦春身上泼一桶水呢!好歹风寒不严重的话,三两天就能好了。但毁了容,就是一辈子的前程尽毁。

    秦锦春心里怀疑,自己给大姐提供了这个机会,到底是在坑大姐,还是在坑自己呢?她是不是太小看了这位姐姐的狠毒?

    秦含真便安慰秦锦春:“既然是这样,那就别给她制造机会了。本来也是希望她能嫁出去,既然她不安好心,为了点小小的私利就要对姐妹下狠手,你索性就再狠心一回,让她失去这次嫁人的机会好了。你装病说不去相看了,裴大奶奶估计会改期的,要是不改期,觉得相大姐姐也无所谓,那你就别管了,让大伯父知道裴家人在撒谎就好。原本我们还需要顾虑裴家那边的反应,不想把彼此的关系闹得太僵,不过我如今有了对付裴大奶奶的法子……”

    秦锦春眼中一亮:“是什么法子?可以堵住裴大奶奶的嘴么?!”

    秦含真笑道:“她娘家兄弟贪财,在任上犯了亏空,如今上司要换人做了,账目平不了,生怕出事,正四处筹钱填窟窿呢。原本还指望她能帮补一些,可她刚失了中馈大权,又与婆婆、妯娌生隙,半点儿手脚不敢做,怕一做就要被抓个正着,还得防着婆婆和妯娌发现她从前贪过公中的银子,因此才会越发急躁的。看来她是打算要与秦家结亲,然后借着秦家的势,压制婆婆与妯娌,重新拿回中馈大权,再去设法助她兄弟。我这边连她兄弟的罪证都有了,也知道他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只看是早是晚罢了。要是这些东西不能吓住裴大奶奶,那我就直接把东西给她妯娌,也是一样的。裴家二房、三房一定不会希望看到长房与我们秦家结亲。”

    秦锦春明白了:“行呀,让裴家自己人到父亲面前揭开真相,也就不必我去出这个头了。将来父亲要恨,也是恨他们姓裴的。”她撇了撇嘴,“这裴大奶奶真不是什么好人。”

    她沉默了一会儿,又苦笑道:“大姐这回一定会很失望吧?但这真是不能怪我。她要不是对我下狠手,我还是挺乐意成全她的。她犯蠢要去买那些见不得人的药,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成功,就算成功了,嫁进裴国公府也不可能有好日子过。我还让玉楼私下里给她吹耳边风,劝她借口脚上的伤,寻个只有她与裴程在的时候,假装脚伤发作,叫裴程扶她一把,又或是直接往裴程身上一歪就是了。只要让外人看见了,二婶娘就好做文章了。裴程以为她前些日子真的拐了脚,只会当作是一场意外。大姐如果豁得出去,逼着裴大奶奶答应亲事,也没什么难的,二婶娘也会配合。但裴大奶奶要是真的不肯答应,那也无伤两家名声,就是一场意外,与任何人的品性教养无关。玉楼回话说,大姐听完后,只说这么做不容易成事儿,倒也没说会不会听。但我瞧着,她估计是不肯用这么轻飘飘的法子的。她总是要闹出点儿大事来。”

    秦含真忍不住笑了:“既然她总是想搞出个大新闻,那咱们还是拦下她的计划好了。”明明秦锦春出的计划也挺好的,秦锦仪要是真的靠这法子嫁进了裴国公府,将来受到的指谪也能少些,更不会被裴程当成是心机girl。不过她自个儿不乐意,非要走旁门左道,旁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秦含真便与秦锦春商量了接下来要办的事,后者便告辞了。到了傍晚,秦含真寻个理由去了东府寻姚氏,如此这般跟她商量一番,言明已经有了整治裴大奶奶的法子,让她改变原来的计划。姚氏有些不耐烦地道:“用得着如此麻烦么?本来不是商量得挺好的?锦仪丫头一直不嫁人,也不是个事儿。让她嫁进裴国公府,大家安心,我们也少了烦恼,何必非要费这么多的事儿?”

    秦含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神色淡淡:“二伯娘觉得很麻烦么?您只要在二房传来四妹妹生病的消息时,告诉裴大奶奶一声,让她改期就好了。除此之外,您不需要操心任何事儿。”

    姚氏听出秦含真语气里的不悦了,心中却不以为然得很,但瞥见儿子已经进了院门,正要往她屋里来,便立刻道:“行吧,那我就等消息好了。你们姐妹就是爱多事,又心软,算计个秦锦仪,又有什么好顾忌的?她还能翻了天不成?”

    秦锦仪不能翻天,她只是会翻脸而已。

    秦含真也没说什么,起身迎着秦简微笑行礼,心里却想着,二伯娘姚氏有些不知好歹了。要不是她昔日违法放印子钱,也不会被裴大奶奶抓住了把柄,连累得她们姐妹为了秦简与秦锦华的名声前程而操心。姚氏倒装起了没事人儿,还嫌这个嫌那个的。她这般没有眼色,不识大体,将来还不知会闹出多少事来。等裴家的麻烦解决了,还是把这印子钱的事知会二伯父秦仲海一声的好。姚氏是他的老婆,就该让他去管!

    秦简并不知道母亲与堂妹方才在谈论什么话题,他还在高高兴兴地跟姚氏说:“唐家妹夫约我后日去郊外游春。母亲,我能不能带着妹妹一块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后娘[穿越]〕〔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一欢成瘾:慕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