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麻辣小军嫂〕〔恶魔驾到:甜心撩〕〔嫡女善谋〕〔国子监绯闻录〕〔天师盗墓传奇〕〔遥望行止〕〔娇妻高高在上〕〔斗破之忍术系统〕〔梦幻天朝〕〔最强异变〕〔穿梭诸天〕〔我被系统托管了〕〔萌妃驾到:本妃是〕〔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史上最强狗熊系统〕〔游戏之狩魔猎人〕〔林先生,您的影后〕〔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全能巨星奶爸〕〔都市之修真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五十六章 分别
    二月十七日,赵陌与吴少英夫妻带齐随从与行李,出发往通州码头去,要坐船沿运河南下了。

    秦含真依依不舍,同祖父祖母父亲一同在家门口送别了未婚夫与表舅夫妻。秦柏与牛氏拉着吴少英、黄清芳嘱咐了许多话,秦平跟吴少英则是前一晚上私下交谈了许久。想到吴少英夫妻这一去,要好几年才能回京,众人心里都有些难过。

    秦柏还道,什么时候身体条件许可,天气又好的话,他打算要走运河去山东看学生去,还嘱咐吴少英在任上要用心任事,若遇到什么麻烦了,记得要写信回来告知。

    黄晋成一家子也一大早就坐车赶到女婿家中送别,然后随着女儿女婿一块儿到了永嘉侯府。此时吴少英夫妻与秦家人道别,黄三夫人便一直在抹泪。即使早就知道,女儿出嫁后定会离京,但真正面对时,她还是忍不住难过。想想女儿回家,也没几个月,这么快便又要离开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京中,与娘家亲人共享天伦之乐呢?黄晋成之妻一直在低声安抚她,黄晋成则走到吴少英面前,嘱咐了妹夫一番,让他千万要好生对待自家妹子,不可有丝毫怠慢。

    虽然昨日回门时,黄清芳已经再三说了婚后夫妻和美,看她脸色也知道她过得很好,陪嫁的丫头与陪房们对吴少英这位姑爷也是赞赏有加,但做哥哥的,哪里能真正放心呢?啰嗦一些,也是人之常情。

    赵陌则是在与秦柏牛氏说完话后,便躲开了这一大群人,在角落里拉着秦含真的手道别。他与秦含真曾经分别了好几年,期间不得见面,只能通信,但进京后,已经习惯了三天两头就能见着她,如今更是几乎日日相见、耳鬓厮磨。猛地说要分开,而且一分就少说要分上个把月,心里怎么都不得劲儿。他便抓紧最后的时间,跟未婚妻拉小手,说心里话了。

    秦含真便安慰他:“没事儿,个把月罢了,你只管安心做自己的事,好好处理封地上的事务,也好安心回京中来。你若是想我了,就给我写信,我也给你写信。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等你回到京中,若没有什么意外,直到我们婚礼前都就不会再走了,那时我们还不是一样可以日日相见?”两家就隔着一堵墙,后门只有几步路的距离,方便得很。

    赵陌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心中不舍罢了。他拉着秦含真的手道:“我已经吩咐封地上的人修葺府第,让商队南下采买我们婚礼所需的物品。表妹有什么想要的,只管跟我说。我知道你家里也有采买物品的人,也能买到江南的东西,但未必有我方便。你我又不是外人,很不必与我客气。你不说,我手下的人也一样要花银子的。既然花了,倒不如把银子花在更合你我心意的物事上,表妹说是不是?”

    秦含真想了想,也觉得这话有理,便道:“我倒没有什么特别想买的东西,婚礼呀嫁妆什么的,需要我家里置办的,基本都有了去处。如果你想帮我买些将来要用的东西的话……松江细棉布可以多买一些,那个做衣裳舒服,丝绸锦缎就没必要了,家里有的是。除此之外,就是笔墨纸砚什么的,还有画画的颜料。这些东西都是扬州或江南那边出产的比较好,在京中买有些贵了,数量也有限。要是能大批量从江南采买,既省银子,又容易买到,比别的东西更实惠些。”这都是她平日要大量使用的东西。

    赵陌明白了,笑着点了头,又问:“胭脂水粉不要么?还有些时兴新款的首饰?”

    秦含真笑道:“这个么,我倒不是十分热衷于打扮,平时用的那些就够了,就算是将来要参加皇家、宗室的各种活动,需要些行头什么的,祖父祖母和父亲也会为我置办的,更别说宫里还会有赏赐。差不多够用就行了,我又不经常出门,要那么多首饰脂粉做什么?脂粉用得多了,对皮肤也没好处。”

    赵陌便应了声,又道:“我再让人为表妹从江南挑些新书新画来,闲时打发打发时间也好。”

    两人琐琐碎碎地聊个没完,那边厢,吴少英与黄清芳夫妻已经与所有人道完别,要预备起程了。秦平叫了赵陌,赵陌方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未婚妻的小手,道:“表妹等我,我做完了该做的事,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的!”

    秦含真笑了:“耐心些做事,别粗心大意,万一因为行事太过急躁,出了岔子,你回京后又要折返回去善后,难道不扫兴?”

    赵陌一笑:“我才不会犯那样的错误。”捏了捏秦含真的手,到底是松开了。

    秦含真陪在祖父祖母身边,与黄家人一道,一路送人送出了大门口。看着一行马车的影子消失

    在街道尽头,众人都不由得叹息一声。

    黄晋成夫人打起了圆场:“好啦,这一路有我们爷和秦世子一路送到码头上,自然可保无虞。等船离了码头,又有肃宁郡王同行,事事安排得周到,也同样是再稳妥不过。吴妹夫此去是做官的,将来定会有好前程。把人约束在家里,倒是能天天得享天伦之乐了,可妹夫的前程又该怎么办?我看我们大家呀,就算再舍不得,也别太难过了,反而该为妹妹妹夫高兴才是。将来吴妹夫高升回京了,岂不是又体面又荣耀?”

    黄三夫人这才破涕为笑:“你这张嘴呀,真不知叫人说什么好。在家里倒罢了,到永嘉侯与侯夫人面前也是这般,也不怕侯爷侯夫人笑话。”

    牛氏笑道:“怎么会笑话呢?黄夫人说得多好呀,咱们听了,心里的难过都飞走了。想想将来少英两口子能风风光光回家来,外人说的只有好话,再没人敢背地里胡说八道,做长辈的就为他们开心!”

    黄三夫人笑着点头:“老姐姐说得是。”她跟牛氏执手相视,忽然间觉得彼此的心都贴近了。她从前怎会想着女婿这位师母是村妇出身,便只维持面上情,心里不乐意亲近结交呢?如今看来,永嘉侯夫人分明是个脾气直爽又真心待人的。黄家在朝中数十年,起起落落,什么没见识过?就是这样的亲友,才真正值得结交呢。

    黄三夫人心里打定了主意,今后要多与牛氏来往。别提黄家与秦柏之间的尴尬关系了,那都是老黄历了,有什么可提的?两家如今亲上加亲,女婿又亲近师长,她哪怕是为了多得些女儿的消息,也该跟永嘉侯府多亲近亲近才是。

    且不说牛氏又多添了一位朋友,午后秦平与黄晋成送完了人,从通州码头回到城中,各自归家,前者才进家门,就被母亲牛氏给逮了去。等牛氏问完赵陌与吴少英夫妻上船离岸的各种细节,便开始问秦平了:“那日说起你的亲事,你支支唔唔的,到底怎么回事?这两天少英在,我忙着要盯他与广路收拾行李,也没顾得上细问,这会子才腾出手来。你给我老实说话,你心里到底是不是有数?果真有你看中的姑娘,马上就要进京来了吗?就算你顾虑着那姑娘的名声,不肯说出她是哪家的,也没必要隐瞒爹娘吧?要不你私下跟你爹说去?这官员调来调去的事儿,都是朝廷说了算的,你去年说他们要进京,天知道今年作不作数?告诉你爹一声,叫他去外头打点打点,总要保证这姑娘真的能进京才好。”

    秦平正喝茶呢,差点儿没被呛着,知道老娘不好应付,只能硬着头皮说:“儿子先去寻人打听打听,等有了准信儿,再告诉母亲不迟。母亲放心,若是那家子果然不能进京,儿子会向父亲求助的。”说完便声称有些累了,忙忙告辞回自个儿的院子。

    秦含真闻讯,偷偷溜到了父亲的院子里去。

    她对秦平道:“祖母忙完了表舅的婚事,如今闲下来了,肯定要盯上父亲的。父亲不可能一直拖延下去,总要想个法子解决这事儿才好。如今比不得从前,从前父亲在广州,离得几千里远,只能靠书信往来,祖父祖母要过去看你都不容易,你还能想法子推托。如今你都在京城了,每天都要回家住,就算能借着公务忙的理由,躲上一两回,难道还能一直躲下去吗?”

    秦平叹了口气,犹豫着道:“就算不能一直躲下去……也没有匆匆决定的道理。我是想着,横竖如今我也没有人选,你又快出嫁了,等你嫁了人,我再请你祖母物色一位品行正派的淑女不迟,也省得你在家里时,另生事端。虽说我不可能一直不续弦,但真要续了,也不能随便决定。这后娶的妻子,总得是个贤淑善良的女子,才能敬着你祖父祖母,敬着你母亲,能关爱你,不会因为自己作了永嘉侯世子夫人,将来又生了儿子,便生出骄矜之心,慢待于你,更不能与你五叔五婶他们生出嫌隙来。因此,这事儿原也不必着急,我心里有数就是。”

    秦含真觉得自家父亲不象是心里有数的模样,便道:“祖母还盼着你早些娶了妻,也好帮她打理家务,在我出嫁前接手中馈,为我筹备婚礼呢。父亲的打算似乎跟祖母的想法是相反的,只怕祖母没那么容易放过父亲。其实父亲不必想得太多,这世上正派人还是比较多的,祖母要为你择妻,也会挑个人品好的,不会胡乱生事。至于我,只要父亲愿意放开心胸,迎接新生活,什么时候娶妻都不要紧。但是等我出嫁后,含珠还小,谦哥儿暂时还未上京,庄哥儿更小,连说话都不会呢,这时候祖父祖母是最闲的。父亲膝下空虚,二老能忍耐多久呢?父亲还是早日让长辈们安心的好。”

    秦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叹了口气:“我会考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阴倌法医〕〔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