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手巫医:冥王宠〕〔亿万甜婚:老公,〕〔开个公司做游戏〕〔篮球界〕〔上门萌爸〕〔毒断天下〕〔嫁恶夫〕〔仙在大明〕〔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帝魔之剑〕〔我可能是一只假的〕〔诡秘三千藏〕〔一锅鲲鹏炖不下〕〔仙道隐名〕〔玩坏神豪系统〕〔道术达人〕〔奶爸的二次元入侵〕〔抗战海军连〕〔重生1980之强国崛〕〔春风盼君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五十四章 花烛
    吴少英的婚礼,原本是想低调一些的,没想到临到吉日当天,却分外热闹轰动。

    黄清芳早年婚事不顺,还被背信弃义的未婚夫与其后娶的妻子王家长孙女合力败坏名声,紧接着便避出京城几年,迟迟没有说亲,到如今做了二十多岁的老姑娘,方才定了一个边城小户出身的小官。虽说是初婚,但京城里那些曾经有意娶她做填房继室的高门大户,哪一个不说闲言碎语?曾经与她同龄同圈子却不如她才貌出众的闺秀们,出嫁后也没少说风凉话。仿佛她们嫁得虽然不算十分显赫,但好歹比黄清芳强。黄清芳再是才貌双全,也不如她们有福气,云云。

    可是黄清芳到底是嫁了,虽说嫁的是寒门小官,但这小官也升了从五品,师门显赫,还有皇帝心腹重臣的同门师兄在。朝中无论文武,他都有倚仗,老师一家更是深得皇帝与太子宠信。他本人更是正经科举出身,两榜进士,先前在金陵任上表现出色,无论能力才干还是性情为人,都无可挑剔。这样的官员,就算出身差些又有什么要紧?他的未来定会是一片康庄大道,顺风顺水。至于年纪,确实是有些大了,居然还是初婚,但对比其他从五品的官员,他这样其实已经算是年轻了。考虑到他考中进士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六七岁了,比起许多同年,已是升得快了。

    这么一想,吴少英岂非是个极佳的婚姻对象?黄清芳嫁给他,比起嫁给京中那些只能靠着长辈的高门子弟,一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升上四品官,岂不是好得多了?说不得过得十年八年,她便是正儿八经的高官太太,从前那些闺中朋友,都要上赶着来赔笑讨好的。这门亲事对黄清芳而言,哪里就不配了?黄家人挑了这么多年,才为女儿挑了这么一个女婿,简直就精明到家了!

    京城权贵官宦圈子里对于黄清芳这门亲事的态度,立刻就换了样,人人都说她嫁得好,说黄家人挑女婿的眼光好。女婿年纪大点,官位低点算什么?年纪大点却是初婚,总比给人做填房,做现成的后娘强;官位低点不要紧,谁不是从低做起的呢?就凭吴少英那个出身和师门,将来就绝不会差了。黄家本来只在军中有势力,通过这个女婿,直接就跟文官圈子扯上了关系,不但交好了御前得用的王侍中,还借秦家为纽带,进一步与东宫加强了联系,这样的好处,京城里哪一家能及得上?

    从前外人是没怎么留意到吴少英这样一个人,如今知道了,自然要示好一番的。无奈他已经领了外任,婚后就要赴任去了,众人只好趁着他成亲的机会,寻那种种借口理由,先赶来送一拨贺礼,也好让他记得自家名号再说。

    于是,永嘉侯府那边,派了周祥年来帮吴家管事负责招待婚礼上的宾客,秦含真也把李子派来协助应付礼尚往来。李子百忙之中给秦含真递了话,说是收礼收到手软了,还有许多人家是从未听闻与吴少英有什么往来的,却不知道是不是跟黄家相熟。因为怕失礼,礼物基本都收下了,瞧着也没有太过分的,应当无事,不过秦含真还是寻了个空,给表舅吴少英打了个招呼,让他留心。

    吴少英心里有数。他是知道自己马上要赴外任了,才稍稍张扬一些。妻子黄清芳这几年受了不少闲话,好歹要让她风光出嫁,也是打一打某些不修口德之人的脸。他的身份兴许会引起许多人的注意,但毕竟官职品阶有限,旁人即使有心拉拢结交,初次试探也不会做得太过。等他出了京城,过上几年再回来,又有多少人还记得他呢?这么做不会给老师与师兄们带去麻烦,无伤大雅,但对于岳家,就是大好事了。

    吴少英吩咐家中管事,把礼单都好生收起来,若有送来贵重礼物的人家,另外记下,他会在赴外任之前,专程过去道谢的。到时候再进行试探,若不是值得结交之人,往后也就不必往来了。但若是值得结交,他也是时候扩展自己的人脉了,总不能事事都仰仗老师与岳家吧?

    婚宴也十分热闹,原本只打算开十桌的,最后却添到了二十席,挤得连新宅子里的游廊下都摆上桌子了。不过秦含真这边应对及时,还出借了永嘉侯府与承恩侯府的厨子,菜色酒水都很上档次,宾客们都赞不绝口,一边享用,一边说了许多吉祥的贺喜话,对吴少英更是没口子地夸,最后尽兴地告辞了。这场婚宴办得很成功,就是吴家与永嘉侯府的下人比较累一些。

    收拾残席的时候,黄家陪嫁来的几房家人主动出面揽下了活计,笑道:“哥哥嫂子们方才辛苦了,我们吃好喝好的,看着哥哥嫂子们忙活,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如今已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哥哥嫂子们先歇着去吧,剩下的活就交给我们了,包管做得干净

    利落,一定会让姑奶奶和姑爷满意的。”

    吴家下人还要婉拒,却是李子从中打了圆场,道是新来的人也想要表现表现,好趁着这喜庆的日子讨赏的。咱们已经领足了赏,也是时候去享用自家那份酒菜了,也给新来的人一个机会嘛。

    两边人都哈哈笑了,一个个地拍着李子的肩,欢欢喜喜地各自散去了,吴家这边的去了歇息吃饭,黄家那边的赶忙收拾起了东西。他们陪着姑奶奶出门前,黄家的老爷夫人少爷们就都吩咐过了,道是他们若敢仗着黄家出身,就怠慢了吴家姑爷,欺负吴家下人,就早早滚蛋!黄家养不出这般没规矩的蠢货!他们哪儿敢呢?姑奶奶看着脾气好,可不是面团子,不守她的规矩,她直接晾起你,你还能有好日子过么?

    吴家下人低调老实,黄家陪房知情识趣,很快就融合到了一起,相安无事。李子功成身退,赶紧去与落到最后尚未离开的主人秦含真会合了,把情况一说,秦含真也就安了心,忙告诉了祖父秦柏与祖母牛氏。

    秦柏微笑着点头:“黄家家教严,家风正,少英媳妇的陪房,自然也是懂规矩的。”牛氏直念佛:“这就好,将来他们两口子好好过日子,比什么都强。我们做长辈的就能安心了!”

    秦含真笑着挽住牛氏的手臂:“祖母,那我们走吧?别打扰表舅和表舅母啦。”人家要过新婚之夜的。

    秦柏便问儿子秦平:“少英在哪儿?先前他喝醉了,这会子可好些?”

    秦平今晚的笑就没收起来过:“说是喝过解酒汤了,想必已经好了些。但今晚劝酒的人真多,我怕他再出来,又叫灌倒了,索性就让他躲了懒。这会子想必人在新房里呢。”

    秦安在旁问:“我去让人把少英喊过来吧?”

    牛氏忙道:“别喊了!我们又不是外人,这就走吧,明儿还要到家里认亲呢,有什么可外道的?”

    秦柏点头,于是秦家一行人也不跟新郎官打声招呼,便径自出门上车走人了。倒是赵陌,虽然也喝了不少,却没有早早离开,正牵着马等在门外,预备要护送秦家人一程呢。

    秦含真上车的时候,隔着丈许远,与他对望了一眼,见他双颊通红,忍不住瞪他一眼,随即抿嘴笑了一笑,方才低头钻进了车厢里。

    赵陌摸了摸脸,只觉得还在发烫,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他今儿求表现,帮吴少英挡了不少酒,喝得有些多了,哪怕已经吃过解酒汤,脸上的温度还是下不来。不过只此一回,也无妨吧。他不得秦平与吴少英喜欢,难得有机会,当然要好好讨一下两位长辈的欢心啦。

    秦平走了过来,看着他,目光温和了许多:“喝不少了吧?都在一条街上,哪里就需要你送这一程了?赶紧回家去歇着。明儿认亲,你难道不过来?”

    他怎么可能会不过来?他也冲着吴少英喊一声表舅呢。乖乖在秦平面前应了话,但还是把秦家人送到了永嘉侯府门口,方才转进小路,走后门回了家。

    吴少英那边得信出来的时候,只看见秦家人的马车尾,心里还怪不好意思了。李子落在最后,安慰他道:“侯爷说了,让吴爷好好过新婚之夜,明儿记得来家里认亲。又不是外人,别理会那些繁文缛节。”

    吴少英笑笑,答应了,又赏了李子一个红封,打发他走了,又在家中前院绕了一圈,见众人各司其职,相处得和乐融融,方才安心回到了新房中。

    黄清芳已经简单梳洗过,换了一身红衣,坐在床前,如娇花照水般,娴雅动人。

    吴少英脚下顿了顿,只觉得心头柔情万种,拿起桌上的一双酒杯,倒满了酒,慢慢走了过去。

    黄清芳平静地接过了酒杯,与他对坐床沿,两两相望。

    吴少英低声道:“我……原配不上你,能得你为妻,实是三生有幸。你放心,我此生绝不会负你!”

    黄清芳微微翘了嘴角,轻声道:“夫君别说什么配不配的话。你有过去,我知道,也不会让你遗忘。我也有过去的伤痛,哪里是能轻易忘记的?但我们可以相互体谅,相互扶持,同心同德,白头揩老。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吴少英与黄清芳相视而笑,共同饮下了交杯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快穿:邪性BOSS,〕〔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