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乾坤之眼〕〔最强弃夫〕〔是书无经〕〔重生之都市北冥天〕〔重生之至尊仙帝〕〔重生之先声夺人〕〔漫游星海世界〕〔都市阴阳师〕〔媳妇儿,今晚回家〕〔婚开二度:邪佞总〕〔不死剑修〕〔百万年后做海贼〕〔绝品男保姆〕〔神级黄金手〕〔和亲拯救地球[星际〕〔重生校园女神:墨〕〔仙武踏天〕〔夜末人〕〔西游动漫之旅〕〔[综武侠]女装大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四十九章 把柄
    想要打听姚氏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在裴大奶奶手里,可不是一件容易办成的事。

    秦含真肯定没法找秦锦华去打听。一来秦锦华本来就不是一个聪明能干的姑娘,姚氏对女儿又娇宠,正事儿大多数是瞒着她的,若有把柄,自然不可能让女儿知道;二来秦锦华与秦锦春一向要好,如果她知道自己的母亲拿堂妹的婚事做筹码,以达成私人目的,心里肯定不好受,她又不是个能沉得住气的人,万一在母亲面前泄露个一字半句的,岂不是打草惊蛇?

    所以秦含真直接略过了秦锦华这个信息来源。

    她也没打算找秦简。秦简直到几日之前,都一直在为会试埋头苦读,连出门应酬都几乎断绝,家里的事一般不会有人拿去烦他,姚氏更不可能把自己的烦恼告诉儿子知道,扰了他备考。因此秦含真暂时不打算寻秦简说话,等到她打听清楚姚氏到底干了什么事,又没办法解决问题的时候,再去找大堂哥商议也不迟。

    秦含真找上的是姚氏的心腹大丫头玉兰。

    玉兰跟在姚氏身边侍候,已经有十年了,如今二十多岁了,还未嫁人。虽说姚氏一直倚重她,但也没有拦着不许她出嫁。她生得好,又手握大权,其实一直有不少人来向她求亲的,有承恩侯府里的大管事为儿子求娶,有中等管事丧妻后求娶她做继室,也有奴仆中的青年才俊直接求娶她做原配,但她人人都回绝了,就这么守在姚氏身边,一直做她的心腹,仿佛要熬到做嬷嬷的年纪,再让承恩侯府负责她的养老一般。

    姚氏自然乐得心腹不走,旁人也没有多说什么。秦锦华私下倒是曾经跟姐妹们感叹过,觉得玉兰迟迟不肯出嫁,不是好事。秦锦春对与自己无关的事是不会多插嘴的。至于秦含真?她难不成还要拦着一个古代婢女专注自己的事业而放弃嫁人生子么?玉兰已经是成年人了,人也生得聪明,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

    且不说玉兰对姚氏是如何的忠心耿耿,秦含真与秦锦春找上她的时候,她是一个字都不肯透露姚氏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在旁人手里,反而还义正辞严地劝说两位隔房的姑娘:“奴婢不知道三姑娘四姑娘在说什么,只是我们二奶奶好歹是两位姑娘的长辈,两位姑娘这般打探我们二奶奶的私事,恐怕不太好吧?二奶奶虽说行事免不了有私心,但对两位姑娘一向慈爱。若知道两位姑娘这般对她,一定会很难过的。”

    不用说,玉兰肯定回头就会向姚氏告上一状了。

    秦锦春皱眉看着她不语。秦含真倒是很淡定:“你只管告诉她也无妨,但我想,你跟别的丫头不一样,应该很清楚,你们二奶奶就算生了我的气,也是不能拿我怎么样的。你也不必吓唬四姑娘,她都被你们二奶奶利用到这份上了,难道还不许她问几句实话?你不肯与我们说实话,也无所谓,反正我只要请祖母直接给裴大奶奶递个信儿,说这门亲事不能做,裴大奶奶要是生气,自然就会说出你们二奶奶的把柄来了。我想你们二奶奶有这样的把柄落在她手里,还不紧不慢地要安排一场好戏,拒婚的同时又圆了谎,想必这把柄也不是十分要紧。既然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招惹了裴国公府,对秦家应该也没什么妨碍才对。”

    玉兰的面色微变,只是还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微笑:“三姑娘说笑了。西府显赫在东府之上,若三姑娘真要这么说,我们二奶奶自然是拿您没法子的,可四姑娘的名声多少要受些影响。三姑娘与四姑娘交好,怎么好看着四姑娘受牵连?我们二姑娘,也一向对三姑娘四姑娘不薄,难道三姑娘就半点不念姐妹情谊么?”

    秦含真看着她道:“既然你这么说了,可见你们二奶奶是真个有把柄落在裴大奶奶手里,是不是?”

    玉兰连忙闭了嘴,勉强笑了笑,才道:“三姑娘真是好口才,竟然诓起奴婢来了。”

    “你也用不着在这里搪塞我。”秦含真淡淡地道,“你以为帮你们二奶奶瞒着所有人,就是对她忠心了?她但凡能解决这个麻烦,成功堵住裴大奶奶的嘴,也就用不着算计四妹妹的亲事了。难道云阳侯府是她得罪得起的?蔡家亲事不成,又不是只有四妹妹吃亏,她也一样在云阳侯夫人面前留了恶名,这又是何苦来?二姐姐好好的人,又没做什么错事,马上就要出嫁了,竟然还要受母亲的连累。就算你们二奶奶不满意唐家,真要毁了这门亲事,二姐姐将来婚姻只会更加艰难。更别说大哥哥,他才无辜呢。千辛万苦考得了功名,如果生母德行有亏,他的名声又能好到哪里去?将来出仕都有困难!你们二奶奶不是最重这一双儿女吗?难道为了保住一个所谓的秘密,就连这一双儿女的前程,都顾不上了?”

    玉兰收起了笑容:“三姑娘,我们大少爷与二姑娘对你不薄!你怎么能害他们?!”

    “我可没有害他们。”秦含真白了她一眼,“你什么都不说,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关系到二伯娘的所谓把柄呀,就算真的泄露了什么风声,那也完全是无意的。一切都怪你们二奶奶,为什么她要将把柄落在外人手里,还不肯告诉家里人知道,一点儿善后的工作都不做呢?就连身边的心腹丫头,也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为了主子好,只会帮主子隐瞒而已。结果,我们就这样不知情地得罪了裴家人,就算真有人害了大哥哥与二姐姐,也应该是裴家人才对。”

    玉兰被噎住了。她为秦含真的厚脸皮而惊愕。可她真的不敢冒这个险,只能放软了语气:“三姑娘……打听我们二奶奶的事,是打算做什么呢?”

    秦含真道:“这要看你们二奶奶的把柄有多严重了。如果只是小事,那就想法子去调查裴家人的把柄,相互都握有对方把柄的话,互相制约,我们不动,他们也不敢动,彼此就能相安无事了。但如果是大事,那我就只能花费更多的功夫,先稳住裴家人了。他们想要求娶四妹妹,肯定是为了利益,只要能满足他们的利益,联姻对象是不是四妹妹,想必并不要紧。只要结果能令他们满意,他们就不会泄露你们二奶奶的把柄,然后我们再慢慢想办法对付他家。裴国公听说已经撑不了多久了,等他一死,裴家就不值一提,到时候再查出他们家的把柄,想怎么摆布不行呢?”

    秦锦春在旁苦笑:“我也觉得我不是什么天仙下凡,裴家还不至于为了求娶我,就放弃到手的好处。只是,若能不走到这一步,那自然再好不过。我不乐意嫁到那等人家里去,又怎么忍心见无辜的人跳这个火坑?”

    秦含真则道:“让无辜的人跳坑,谁都不忍心,但这世上还有不那么无辜的人哪。四妹妹别担心,我们先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再说。”

    秦锦春却心下微微一动,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玉兰不知道秦锦春想到了谁,听了秦含真的话后,犹豫了一会儿,才咬牙问:“奴婢若把事情告诉三姑娘,三姑娘是否会在我们二奶奶面前提起?”

    秦含真挑了挑眉:“你若愿意做我的线人,我当然不会出卖你了。不过你也要放聪明些,别在你们二奶奶面前露了馅。”

    玉兰又看向秦锦春,秦锦春道:“这是为了我的婚事,你若肯跟我说实话,是救了我才对,我又为什么要跟你过不去?”

    玉兰这才安心了些,看看四周无人,深吸一口气:“二奶奶的事儿……其实已是陈年旧事了,本来算不上把柄。可是裴大奶奶糊涂,急躁起来说不清道理,我们二奶奶也是不得已……”

    姚氏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在从前王家还得势的时候,她主持中馈,一度手头有些紧,为了增添收入,私下让陪房去放了一段日子的印子钱。她不是一个人去做这门生意的,合伙的还有其他几位女眷,有姚家那边的堂姐,也有别家的亲友,裴大奶奶因为娘家与姚家一个出嫁女的夫家有亲,与姚氏算是拐着弯的姻亲,又一向说话知趣,与她相处得不错,因此凑上了一份。那时节,裴大奶奶尚未得掌家中中馈大权,收入有限,手头还是有点儿紧的。

    后来,王家衰落,合伙的女眷中,又有两人随夫外放,姚氏生怕会被人发现,影响自己的名声,便收了这一摊。裴大奶奶其实心里有些舍不得的,可她那时刚刚接掌裴国公府的中馈大权,又要开始为一双儿女的婚事操心,也无法分心了,便也跟着姚氏,不再掺和放贷的事儿了。

    裴大奶奶一心想要把女儿嫁给秦简,女儿却心里念着蔡世子,等到蔡世子娶了妻,方才死心,改而打起蔡家其他儿子的主意。女儿不听话,裴大奶奶心里又气又急,儿子婚事更是不顺,她脾气暴躁之下,见姚氏再一次拿话搪塞自己,就是不肯答应让秦简娶裴茵,一时冲动,就把当年放印子钱的事拿出来威胁姚氏了。

    本来嘛,这事儿早已过去几年了,只要不是重刑严审两家知情的仆从,也审不出什么罪证来。偏偏裴大奶奶声称,当年的账簿还在她那儿呢,上头可是明明白白写着姚氏放贷的数目和对象,连经手人的签名都有,拿出来包管一查一个准。更糟糕的是,如今在位的大理寺卿唐大人,秦锦华的未来公爹,履历表中一项重要的功绩,就是打击京城里放印子钱的行动,还卓有成效,为此得了皇帝嘉奖的。

    就算裴大奶奶的话无法令姚氏入罪,秦锦华还未过门,生母就先得了这么一个污名,她将来在婆家的日子可怎么过?万一唐家很在意这一点,直接退婚,承恩侯府也是无话可说的。而到那时,秦锦华又还能找到什么好亲事呢?

    姚氏虽然为裴大奶奶的威胁而生气,但事关女儿终身,她还是屈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我的神秘老公〕〔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