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独宠:首席大〕〔捉鬼天师〕〔后会无妻:前夫,〕〔冤家路窄:高冷男〕〔他的陆太太很甜〕〔一级警戒:首席大〕〔重回下岗时代〕〔无敌奶爸的捉妖日〕〔乡村小神农〕〔顽皮千金:霍爷宠〕〔最强和尚驾到〕〔美女总裁的绝品仙〕〔普通人的逐梦时代〕〔快穿:女配,冷静〕〔极品小赘婿〕〔大国轻工〕〔万界心愿〕〔有一种梦想叫足球〕〔花都最强魔王系统〕〔爆笑修仙,萌狐不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四十七章 动摇
    秦伯复对于裴国公府的这门婚事,并不反对。

    裴家的行动挺迅速的,一旦下了决心,就采取了行动。裴大爷与裴大奶奶今日一早就找上了秦家二房,跟秦伯复谈儿女亲事。他们大约也知道,裴国公府如今的处境并不是十分理想,秦家二房虽然比其他两个房头落魄,却还可以借两家侯府的势,未必能看得上裴程。想要让秦伯复答应秦锦春与裴程的婚事,还需要他们利诱一番。

    裴家提出的条件中,有两条最令秦伯复动心。

    第一,是裴大爷会利用父亲裴国公的门生故旧人脉,帮助秦伯复复职。裴家没把握让他飞黄腾达,但给他在京城里寻个六品的闲官职位,还是没问题的。哪怕手上没有实权,好歹也是实打实的六品官职,总比冠带闲住要强一些。而做了官之后,即使什么功绩都没有,仅是熬资历,也有升上去的希望。如今秦伯复不比从前,有秦家可以依靠,还有云阳侯府这门姻亲,妹夫卢普也是实权高官,前程可期。

    第二,是裴大爷已经与父亲裴国公商量好了,会在裴国公神智还清醒的时候,向皇帝求一个恩典,给嫡长孙谋一个职位,哪怕是在六部里做个最清闲的主事呢,也有正六品了,不比秦伯复的身份低多少。到时候他娶了秦锦春为妻,有秦家两侯府做靠山,秦锦春又与东宫敏顺郡主交好,还怕不能给裴程谋一个更好的前程?年轻人熬上十年八年资历,怎么也能升上去了,四品总是能指望得上的。这已经比秦伯复同辈几个堂兄弟要强了,说不定还能反哺岳家,拉拔一下岳父和小舅子。

    秦伯复心里其实很清楚,要给次女选女婿,云阳侯府的养子,未必就不如裴国公的嫡长孙。后者家族已经将要衰败,但前者却是前途似锦。然而,外甥女卢悦娘嫁进云阳侯府做世子夫人,至今也有近一年的时间了,卢普任着肥差,估计是沾了亲家的光,但他这个舅舅,却不曾得过半点好处。云阳侯府再显赫又有什么用呢?蔡家人连让他官复原职都做不到,又或是不肯去做。两家如今已是姻亲,再把秦锦春嫁到蔡家去,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以前得不到的东西,还是会得不到。如果有机会,联姻另一家姻亲,未必就不是好选择。

    更何况他还听到些小道消息,说是云阳侯的城卫大统领之位很可能要换人做了。若是那样,蔡家就会失势,真把秦锦春定给蔡十七,只会白白浪费了一个女儿。

    倒是裴国公那边,那么有诚意,一定要上门来求娶,还提出了那两个诱人的条件,叫秦伯复忍不住心动。

    裴国公虽然中风多年,但烂船还有三斤钉呢。裴家子弟忙着要侍疾,本身又才能平庸,做官做得不好,那是正常的。可他秦伯复不一样呀!他有才干,有身份,只要有机会复职,就一定能做出成绩来!裴国公府会看中秦锦春,肯定是看在秦家的外戚身份以及与东宫的友好关系上,企图利用秦锦春身后的人脉来为自家孙子谋利。裴家人都能打这等算盘,他秦伯复自然也能打!只不过云阳侯府、承恩侯府与永嘉侯府三家都无意让他起复,他才处境尴尬罢了。只要裴家能让他有机会复职,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秦伯复做着这样的美梦,在小女儿的婚事上,态度自然就动摇了。妻子确实曾经跟他提过蔡家这门亲事的好处,在今天之前,他也是一心盼着能促成这段联姻的,怀疑云阳侯府不肯提携自己,是因为他与云阳侯府的关系不够亲近的缘故,等他的亲生女儿做了蔡家媳妇,情况肯定会有所不同。但是,裴家人上门之后,他就改变了想法。与裴家联姻,他一样有机会复职,而且裴程的性格温和,不象蔡十七那么有主见,看起来是个更好拿捏的女婿人选。他若想要让女婿日后多多帮自己的忙,性情温和的人,自然要比有主见的好摆布。

    秦伯复的动摇,才是真正令小薛氏与秦锦春感到不安的原因。她们没有秦伯复那样的野心,只觉得说得好好的亲事,中途出差错,只会败坏了秦锦春的名声。况且秦锦春与蔡十七见过几次,对彼此的印象都很好,心里早已认定了这个联姻对象,忽然间说换人,秦锦春感情上根本无法接受。她对裴程不了解,却知道裴茵是什么样的人,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嫁到裴国公府去。

    然而小薛氏是很难与秦伯复对抗的,她只能赶到承恩侯府去,寻姚氏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要姚氏这边给裴国公府捎话,言明这桩婚事做不得,那秦锦春就可以脱身了。小薛氏心里对姚氏也有几分埋怨,当初姚氏提的人选,既然她已经选中了一个蔡十七,姚氏又跟裴家人多说些什么话呢?秦蔡两家相看的事,姚氏分明是知道的,为什么要瞒着二房?

    小薛氏吞吞吐吐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便哭着求牛氏:“求婶娘为我们春姐儿做主!云阳侯夫人都已经相看过春姐儿了,两家心里早已说定了

    亲事,就只差正式换庚帖罢了,怎能在这时候变卦?!二弟妹毕竟不是春姐儿的亲娘,心里只顾着她自己的脸面,哪里会真心为春姐儿着想?而我们大爷……”

    她顿了顿:“大爷是糊涂了,被裴大爷几句花言巧语哄住了。裴国公府若果真有推荐人做官的能耐,他们自家难道没有兄弟子侄?裴小少爷也还是白身呢!怎的他们就要便宜了我们大爷?裴小少爷的官职,却还要靠裴国公去求恩典。我怎么听,都觉得裴家人只是在吹牛,可我们爷他就是听不出来呀!”

    牛氏与秦含真听得肃然,心里也为秦伯复的行为无语。秦含真心想,看秦伯复昨日那殷勤的模样,还真看不出来,原来他对秦蔡两家都不曾真正为他复职之事尽过一分力,一直有所埋怨。就冲着这位堂伯父的心性,他不做官才是好事呢,对整个秦氏家族都好。从前未分家时,长房与三房的长辈还能压他一压。如今分了家,薛氏又威望渐褪,秦伯复在家中独掌大权,真行差踏错了,旁人还真约束不了他,反而容易给家人族人带来麻烦。

    不过裴家提的那两个条件,到底是真的假的?他家若有这个能耐,怎么这些年就没表现出来?还有裴国公,不是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吗?真能给孙子求官职?裴程一个年轻人,既无功绩,又无功名在身,凭什么能得这个恩典?

    秦含真还在思索,牛氏已经叫过丫头:“去东府看看二奶奶得不得闲,让她赶紧到我这里来一趟。”

    姚氏很快就过来了,来了就笑着向牛氏赔礼:“惊扰三婶了。大嫂子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原想好好跟大嫂子解释的,可她生气得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小薛氏气愤地道:“二弟妹说话要有良心!我哪里听不进你的话了?是你的话太让人生气了!”

    姚氏只是在那里笑:“瞧,大嫂子这不就气头上来了?我都说了,这真的只是误会……”

    秦含真截住了她的话头:“大伯娘是误会了什么呢?二伯娘不如跟我们详细说说?难不成二伯娘并未答应裴家人相看的事?”

    姚氏一顿,随即笑道:“说不上相看,不过是裴大奶奶约我出门上香,说好我把你二姐姐和四妹妹一块儿带上,与裴大姑娘做个伴罢了。这原也是常事,传出去也没什么要紧的,不会败坏了你四妹妹的名声。至于亲事什么的,云阳侯府那边一旦有了准信儿,裴国公府自然也就不会再提起了。”

    秦含真不以为然:“可云阳侯府还没有准信儿呢。裴大姑娘是时常往云阳侯府去的,据说差一点儿就跟蔡十七议亲了,裴家没答应,这事儿才做罢。但由此可见他们两家关系亲近。二伯娘在我们家刚刚才安排了云阳侯夫人相看四妹妹,转头又让四妹妹去见裴大奶奶,就没想过裴家万一有人在云阳侯府提起一嘴,哪怕是外头的人不知道那是一场相看呢,云阳侯府也不见得是傻子,想不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到时候云阳侯府的婚事落了空,二伯娘打算给四妹妹说哪家?难不成还是裴国公府吗?”

    一番话说得姚氏无言以对,半晌才道:“礼佛的日子还未定下来呢,若是四丫头实在不乐意,到得那日,推说病了不去,不就完事儿了么?”

    秦锦春与小薛氏母女俩面面相觑,有些不明白姚氏怎么又改了口?

    牛氏皱眉道:“仲海媳妇,你到底在想什么呢?莫非真是在哄裴家人?!”

    姚氏叹了口气:“如今还不是得罪他们家的时候。别说只是约定了要一块儿上香,什么时候去还不一定呢,就算真的一块儿去上香了,这相看也分相中和不相中之说。在八字上头,也可以做些文章的。好好地把人婉拒回去,这事儿也就了了。我不怕跟三婶和大嫂子说一句,这礼佛的地方,我都挑好了,人家得道高僧也愿意帮四丫头的忙呢,包管裴家人不敢再提求亲二字。我们家既得了实惠,又不落埋怨,有什么不好的呢?!”

    秦含真挑了挑眉,这是……连人家的“高僧”都收买了吗?

    牛氏便说姚氏了:“你既然是打了这样的主意,怎么就不跟你嫂子侄女儿说清楚?瞧她们吓成什么样子了?!还有,若真叫蔡家人知道了这事儿,你又打算怎么跟他们交代?!”

    姚氏叹息道:“本来安排得好好的,哪里需要什么交代?若是在礼佛日子到来之前,蔡家就先跟二房定下亲事,裴大奶奶自然不会再跟我相约见面了。我也没想到,裴家人如此急切,竟然直接上门找了大伯子。瞧大伯子的意思,还真想要跟裴家结亲?我到底只是个牵线搭桥的罢了,并不是四丫头的亲娘,她的婚事,我其实做不了主。大伯子看上了裴程,我又能怎么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