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仙千年归来〕〔兽性盛宠:帝少疼〕〔极品农妃〕〔大劫主〕〔神医废柴妃:鬼王〕〔无限之万界穿行〕〔凡女逑仙〕〔农女太彪悍:夫君〕〔极品无敌小仙医〕〔宇宙霸业〕〔千尸镇〕〔角天〕〔八零后咸鱼术士〕〔娇妻撩人:军少别〕〔随身空间:独品农〕〔婚色撩人:司少的〕〔道门法则〕〔傅少的亿万甜妻〕〔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男友是帝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四十六章 岔子
    秦含真觉得自己明明是小寿星,但还要忙着招呼客人,处理宴会事宜,累得还不如平时打理家务,就觉得这个生日过得挺亏。

    不过,这生日一过,就意味着她已经是他人眼中的成年人了,亲友们跟她说话,也不会再将她当成是小孩子。虽说行动上,可能更加受限,但受限的时间是有限的,等她半年后出嫁,便又有了自由——反正赵陌会给她自由,也没有公婆压在她头上管束。

    及笄礼结束,宴会也结束,送走了众多亲友们,秦含真就累得瘫坐在椅子上了。

    赵陌特地找了过来:“很累么?好好歇几日。家里如今有五婶打理,连祖母都能轻松许多,表妹就安心享用吧,何必累着自己?”

    秦含真叹道:“这么多年了,早就做习惯了。今天是要宴客,才会这么累,歇一天就好了。还不能放松呢,马上就是吴表舅的婚礼啦!”等吴少英婚礼结束,应该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只是等到秦简与王复林他们的会试成绩出来,可能又要开始忙了。不过那时候她能做的事情有限,眼下还是先操心吴少英的婚礼吧。

    赵陌有些不舍地道:“可惜我过了吴表舅的婚礼,便要回封地去了……不然我还能给你搭把手。”封地上的正常春播固然有王府属官与地方官吏盯着,可他那几处试验庄子的春播,却必须要他亲自去监督。几年功夫都花下来了,不能中途荒废。

    秦含真自然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反过来劝他:“正事要紧。我过些日子也要到京郊的庄子上巡视的。我那儿也有好些试验田呢。你放心回封地上搞你的实验,等回来了,咱们再坐在一起,对比一下两边的实验记录,看有什么不一样。”

    赵陌应了一声,又心疼地伸手摸了摸秦含真的脸颊:“好好歇着,咱们是晚辈,真不用这般辛苦。吴表舅瞧见你这模样,也不会好受。”

    秦含真笑了:“知道啦,啰嗦。”虽然是嫌弃的话,但那语气却象是在撒娇一般。想起及笄之后,她再过几个月就要嫁给赵陌了,心里便一阵又一阵地欢喜。

    丰儿在门外探头探脑地,一副有事要找秦含真的模样,虽不说话,但存在感忒强。赵陌无语地看了她一眼,不情不愿地站起身:“那我先回去了,表妹你记得好好歇息。”虽然秦含真应了声,但他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寻思着这就过去向秦柏与牛氏、秦平告辞,顺便提上一句,请几位长辈暂时别让秦含真做些什么事,最好连晨昏定省都免上两天,让她好好在自个儿的院子里休养一番。

    秦含真其实没有赵陌想的那么脆弱,只不过是不习惯应酬,才会在精神与身体上感觉到了双重疲劳罢了。同时,也有那么一点儿趁机在未婚夫面前示弱撒娇的意思。赵陌一走,她没有了撒娇的对象,立刻就坐直了,唤了丰儿过来问:“有什么事?”

    丰儿告诉她:“四姑娘说,要去姑娘院子里等你呢,说是有事情要与姑娘商量。她今日不回家去,已是跟家里说好了,要在东府住一晚。”

    秦含真心中疑惑,好奇秦锦春能有什么事跟自己商量?先前也没听她说起什么。

    等她辞别祖父祖母和父亲婶娘,在众位长辈的催促下返回自己的院子里休息时,果然看见了秦锦春。

    秦锦春双唇抿得紧紧地,眉头微皱,似乎正为什么事情烦恼。

    秦含真见状,连换身家常衣裳都顾不上,拉着她便坐下:“到底出什么事啦?很麻烦吗?”

    秦锦春眼圈红了红,低声道:“三姐姐,我的婚事有麻烦了!”

    秦含真有些吃惊:“什么麻烦?今日卢表姐带你去见云阳侯夫人,我虽然不在近前,也看到你们有说有笑的。蔡姐姐还说云阳侯夫人喜欢你的性子,能有什么麻烦?”

    秦锦春哽咽道:“云阳侯夫人待我是挺好的,蔡家的几位太太奶奶姑娘都对我很和气。卢表姐还说,这门亲事已经有五分准了,让我回家等消息。我娘虽然没来,但她跟二婶娘、卢表姐都早有默契,按理说,不会出岔子才对。可不知为什么,方才裴大姑娘过来找我,忽然说起裴大奶奶要见我的事,说是要一块儿去什么地方上香礼佛。三姐姐知道,她一向不大看得起我,从前见了面,也不爱搭理人,我与裴家更是没有往来,这忽然说起要相看,没来由的,叫我怎么信?我想着她是二姐姐的好友,也不想得罪她,便好声好气说了这不是我能做主的事,也从未听长辈们提起。裴大姑娘就生气了,说这是二婶娘许了她母亲的,我怎么能变卦?”

    秦含真却是知道姚氏想

    拿秦锦春做幌子,婉拒裴大奶奶想把裴茵嫁给秦简的打算的,但幌子就只是幌子,怎么还真的开始实行起来了呢?更别说今日的宴会,同时还是云阳侯夫人为侄儿相看秦锦春的日子。姚氏这是当谁是傻子呢?!

    秦含真有些生气:“你就没去问二伯娘么?”

    秦锦春都快委屈死了:“我问了二婶娘,二婶娘说反正还没定,不过就是去上个香,她带我走一趟就是了,让我不必担心。这叫我怎么说?裴茵说那番话的时候,蔡家二小姐就在旁边不远的地方,也不知道听见了没有,万一她回家里说了,云阳侯夫人误会我了怎么办?!”她真真冤死了!她从来就没想过要攀亲什么国公府,母亲也一直在为她相看蔡家这门婚事呀!除了当初姚氏给小薛氏提供女婿人选的时候,提过一提裴国公府的小少爷裴程,他们与裴家便再无牵连,怎么好好的,就出这等岔子了呢?!

    秦含真皱眉道:“这种事不是玩儿的。蔡家那样的人家,可以不在乎未来儿媳妇的家世背景,但诚信是一定要有的,对品行也会有所要求。若有什么误会,定要第一时间跟他们说清楚,免得他们对你存了疑虑,就算最后证明你是无辜的,也不会再求娶你了。”

    但裴茵搞这么一出,又算怎么回事?

    秦含真便把蔡元贞提及的,裴茵与蔡十七婚事不成,还与蔡家生隙一事告诉了秦锦春,道:“按理说,她对蔡十七如此嫌弃,不可能存在为了破坏你俩的联姻而故意编造谣言这么一说。但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天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蔡姐姐会把这件事告诉我,是蔡家人坦然。既然如此,你便也把事情弄清楚,然后告知蔡家人,不必有任何隐瞒,也好显得你坦荡。”

    秦锦春小脸绷得紧紧地,郑重点了头。她现在没那么担心了,觉得有了底气,眉间也舒展开来。姐妹俩说了几句话,秦锦春便主动起身告辞:“三姐姐一定很累了吧?快歇歇,妹妹先回去了。有什么新消息,再来告诉姐姐。”

    秦含真便起身送她出门,忽然想起一件事:“大姐姐好象拐了脚,还是我院里的莲实扶她去了正院厢房歇息的,她连宴席都没参加,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这事儿秦锦春却是知道的:“大姐没事儿,说是拐了脚,其实就是当时疼了一疼,过后就没什么大碍了。父亲今儿喝得有些多,还在福贵居那边歇息呢,逊哥儿正陪着他。但逊哥儿年纪小,能管什么用?我就让青梅去请大姐,让大姐侍候父亲去了。大姐推三阻四地,等到客人都走光了,方才肯挪步呢。我亲眼瞧着她过去的,走路就跟平时一样,没什么不同。”

    秦含真也不过是多嘴问上一句,既然秦锦仪没事,她就不管了。

    送走了秦锦春,秦含真连忙梳洗了一番,然后暖暖和和地窝到炕上去伸了伸腰骨,不知不觉就打起了盹。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时分。

    丰儿与莲实送了晚餐上来:“夫人吩咐了,说是姑娘今日累得紧,让姑娘不必到前头用饭,在自个儿屋里吃就得了。晚上也不必过去请安,明儿多睡些时候,吃午饭时再去正院也不迟。”秦含真笑道:“那敢情好,我还能睡个懒觉。”便接受了祖母的一番好意。

    等到第二天中午,她来到正院陪祖父祖母用饭时,才发现二房的小薛氏带着女儿过来了。

    小薛氏刚刚离了东府,脸上还带着几分气愤的表情,据说是刚刚跟姚氏吵了一架——她这还是头一回跟姚氏发这么大的火呢。

    她向牛氏哭诉道:“我如今就只剩下这一个贴心的女儿,一心想要给她找个好人家,好不容易有外甥女儿牵线,也说得成了一半,我女儿就要嫁进蔡家做媳妇了,二弟妹怎能中途坏我女儿的好姻缘?!当初也是她说要替春姐儿与蔡家孩子做媒的,怎么说到一半,她又改给另一家牵线了呢?!云阳侯夫人才见过春姐儿,她又要带着春姐儿去给裴大奶奶相看!我去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真真气死人了!我们二房虽然比不得长房显赫,她也没有这般欺负人的道理!”

    牛氏听了也生气:“她到底是怎么说的?裴国公府难道还能及得上云阳侯府?先前她还不乐意让儿子娶裴家的姑娘做媳妇呢,怎么如今又上赶着要把隔房的侄女儿嫁给裴家的哥儿了?!就算是要拒婚,也犯不着做到这份上吧?!”

    秦含真则问秦锦春:“大伯父怎么说?”这事儿只要秦家二房不应,姚氏做任何许诺都是没有意义的。长房二房已经分了家,姚氏揽了事却没能实现,丢的是她的脸。

    然而小薛氏与秦锦春却都沉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