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行志〕〔都市之传道宗师〕〔最强妖孽保镖〕〔曼徒〕〔木叶之壕杰忍传〕〔修真高手都市行〕〔武炼神帝〕〔军少住隔壁:丫头〕〔鬼王独宠俏医妃〕〔我的系统要杀我〕〔霸皇纪〕〔最强妖锋〕〔明末小平民〕〔无限从龙骑士开始〕〔全能主持〕〔病毒在召唤〕〔邪刀与圣剑〕〔我在洪荒有座山〕〔网游之至尊大领主〕〔美颜圣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三十七章 戳心
    赵硕哪里敢说“介意”二字?自然是由得赵陌去搜了。

    赵陌也不叫旁人,只把书房里侍候的书僮荣儿给叫了过来,问他这屋里可有什么能藏东西的地方?尤其是平日里无人留意的地方?应该不会是每日都会光顾的地点,也不是特别机密不为人知之处,而是看起来象是书房的主人会用来藏匿物件的所在。

    赵陌其实早就知道那假书信藏在何处,但若直接指出来,只会让赵硕猜忌他往这书房里做了手脚,倒没那么容易相信这一切真的是北戎人的阴谋了。赵陌便索性装作完全不知情的模样,真个搜上一圈,反正最后东西总会露出来的。

    赵陌也不必真个爬上爬下去做苦工,只需要问了荣儿,有针对性地搜查一些地方,也就行了。这荣儿一向在书房中侍候,倒是个负责又细心的仆人,听了赵陌的问题,很快就提供了几处可能的地点。

    首先提的,就是平日赵硕用来存放印章等重要物件的那个柜子,一向是上了锁的。若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或者是要紧的书信,赵硕都是放进这个柜子里。不过,由于荣儿很负责任,时常打扫这个柜子,也有拿钥匙开锁,清洁整理柜中部分物品的时候,所以赵陌让荣儿打开柜子后,并未搜寻到那些假书信。

    接着荣儿就提起了几个做成整套书籍模样藏有暗格的“书箱”。这些“书箱”,外表看起来就象是一部部的书,有薄木板蒙了锦缎制成的外包装,打开来看,也是一本本的书,事实上里面是挖空的,可以藏下些小东西。说起来,这些“书箱”的用途不大上得了台面,从前赵硕手里握有权利,正在朝中风光无限的时候,曾经利用过它们来收受贿赂,或是给别人暗中送些贿赂。在外人看来,就象是借阅或赠送几本书的小事,不引人注目,其实内里丰富得很。只是用完之后,这些“书箱”就暂时没用处了,但也难保以后是否会有用得上的时候。所以赵硕随手将它们弃在书房里,荣儿就寻了个地方随便收拾存放起来。

    赵陌其实没想到,赵硕原来还收藏了这样的东西,只觉得开了眼界。这是他手底下的人都没能找到的物件。不过,也许是这些“书箱”早已被投置闲散,上头的灰尘都积了老厚,不象是赵硕平日还在使用的东西,所以没被人利用,里头全都是空的。

    接着荣儿又提到了几处不起眼的暗格,或是梁柱上可以藏匿物品的地方,都没找到书信。赵硕已经开始有些不满了,一边暗怨自己的书僮不懂事,将自己的秘密全都漏给了儿子知道,一边又开始怀疑,赵陌所言到底是不是真的?北戎人真的曾经在他的书房里做过手脚么?

    赵陌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不过眼下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就没再卖关子,装作无意中发现的模样,指了指墙角处放着的一个半旧的文具提盒:“这东西还没搜过吧?我看它里头象是也能存放东西的模样,打开来看看。”

    荣儿依令行事,赵硕不耐烦地道:“那是我从前去衙门里办差时惯用的文具盒,里头不过就是些笔墨纸砚,能存放什么东西?你有完没完?!”

    他话音刚落,荣儿就惊叫起来:“世子爷,小郡王,文具盒里有东西!”

    “什么?!”赵硕差点儿被口水呛着了,“有什么东西?!”

    荣儿小心地从文具提盒的盖子上,拿下了夹板,偷偷看了赵硕一眼,才将夹板里头的一叠纸取了出来。那显然是一叠信件,看起来与赵陌拿来的那几封伪造的书信颇为相象。

    这个文具提盒里,也是有夹层的,从前曾经被赵硕用来藏过些不好显露于人前的文书纸张。这其实是从前王家为他准备的东西。不过赵硕自从丢了差事,就已经很久没用过它了。若不是荣儿定期清理,说不定也积满了灰尘。赵硕本人真是差一点儿忘了,这提盒里还有夹层的存在。

    赵硕眼巴巴地看着儿子赵陌取过书信,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轻笑一声,递给了自己。赵硕连忙将信接过,认真读起来,还没读完一页,他就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嚎。

    果然是如同赵陌手里那几封书信一般,仿照他父子二人的口吻,写些犯忌的话,让皇帝与太子一看就生气的。比赵陌手里那几封书信更过分的是,这几封书信里还有他与蓝福生之间的信件,证明他曾经指使蓝福生去做了些贪赃枉法的事。若真的送到皇帝面前,别说爵位和差事了,他只怕立刻就会有牢狱之灾!就算皇帝与太子没有因为这些信而责怪赵陌,有个坐牢父亲的赵陌,也很难在朝廷上直起腰杆来。

    那些疯狂的北戎人,把这种东西藏在他的书房里,到底是想做什么?!

    赵硕不明白这一点,便问出了口。

    赵陌把荣儿打发下去了,方才回答赵硕:“他们在父亲身上用了多少年的功夫?一朝事败,父亲就将他们一伙人都给送进了皇城密谍司的大牢,连兰雪都没放过,以致于他们多年的心血落了空。他们怀恨在心,也是人之常情。他们也知道父亲如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最大的依仗便是我这个儿子。只要我过得好,父亲再怎么样也吃不了多少苦头。所以,他们直接冲着我来了,也没忘记顺道算计父亲一波。不过无论他们如何算计,终究还是落了空,因为祁哥儿虽然是兰雪所生,却是我们赵氏子弟,明白事情轻重,没有被他们牵着鼻子走,而是坚定地选择了站在我这一边。这一次,祁哥儿真是立了大功的。”

    赵硕的表情有些不大自然:“他……他既是罪人之子,懂得将功赎罪,也不是坏事。但他身体里流着北戎人的血,便注定了不会有好前程。你若怜惜他,保他衣食无忧,也就是了,旁的何必多管?”

    赵陌扯了扯嘴角:“算不上多管闲事,不过是有功必赏罢了。”对于薄情的父亲,赵陌已经无话可说了,也不多提赵祁,便继续道,“这些假书信被藏在父亲的书房里,应该已有些时日了,定是在父亲清除了北戎奸细之前,就是不知道藏东西的是谁罢了。但这里不是别处,而是书房,藏东西的又是父亲常用的物品,父亲竟然在这么长的时间内,都毫无察觉。若不是北戎人多此一举,非要往我书房里也栽个赃,祁哥儿又机灵,说不定等到皇上降罪下来,父亲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父亲对此,难道就没什么话要说?!”

    赵硕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也知道自己实在是太过疏忽了。事实上,这两年他心灰意冷的,已经很少在书房里认真做什么正事了。从前惯用的物件,也是随手就丢。过去上衙门时用的文具提盒,他见了都觉得心里烦闷,总会想起如今闲置在家的窘况,哪里还提得起精神来细看?这又不真的是什么藏东西的秘室暗格,要不是赵陌无意中看见了,多问一句,他肯定还不知道那些书信被藏在哪里呢。

    不过赵硕是不会反省自己的,他立刻就找到了替罪羊:“荣儿是怎么做事的?叫他看守书房,他竟然出了这样的岔子?!”

    可惜赵陌不想任由他推卸责任:“荣儿只是书房里侍候的僮儿,不该碰的东西,从来都是碰不得的,就连打开柜子清理里头的物品,也都要当着父亲或是甄忠等大管事的面前才能做。今日若非我有命在先,他也不敢自行探查那许多秘密之处。夹层里藏了什么东西,他没发现才是正常的。那些地方,原是父亲自己掌管的才对!父亲也太大意了!从前辽王府就曾有过奸细潜入父亲的书房做手脚,这才过去几年?父亲怎的就对自己的书房如此漫不经心起来?!”

    哪怕是赵硕自己不想理会,当面吩咐书僮去清理一下旧时的文具盒,是有多么困难呢?东西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可他就是不理会,才会轻易地被人做了手脚,自己还一无所知。

    赵硕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强自辩解着:“谁能想到呢?我如今又不用那些文具盒什么的了,天知道兰雪他们是几时做的手脚?!”

    赵陌见他还是这个态度,便叹了口气:“父亲,我有时候在想,当初皇上也不是没有器重过你,当发现你把差事办得不错之后,也曾委以重任,何以后来渐渐地就冷淡了呢?也许父亲曾经立功的时候,是倚仗了王家之力的吧?事实上,没有王家的助力,你原来的本事并没有那么出色,做事还常有粗疏之处,因此皇上发现之后,对你也就失望了?依照父亲这粗心的脾气,即使太子殿下的身体没有好起来,父亲也不可能得偿所愿的。没有蜀王幼子,也会有别人。”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个国家的继承者,怎么能粗心到这个地步?自己书房重地里的东西,被人轻易做了手脚,隔了一两月都没发现,还得让儿子来提醒,才能察觉出来。赵硕如果只是一个区区宗室,倒没什么要紧的,但他要是成为了一国储君,那才糟糕了呢。随便一个精明厉害些的奸臣,就能在他书房里做手脚,他还如何去治理江山?

    赵硕脸色苍白,他仿佛受到了打击一般,踉跄着后退两步,方才站稳了。

    赵陌的话,正正戳中了他的心。他曾经觉得自己竞争皇嗣之位失败,不过是运气不佳,遇上王家拖后腿,蜀王父子又跳出来截胡,偏偏太子身体又好转了,他才会一再倒霉。但赵陌的话说得不错,事实上,在太子身体好转之前,他的圣眷就已经大不如前了,皇帝对他确实是越来越冷淡。他曾经以为那是蜀王在背后捣鬼的缘故,但如今想来,说不定真的是皇帝对他的行事失望了……

    那岂不是在说,他根本就不配做皇家嗣子?

    又或是他确实有过机会,只是自己粗心大意,没有把握住?!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乱伦大杂烩〕〔顾轻舟司行霈〕〔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见鬼〕〔重生盛宠:总裁的〕〔乡野春月〕〔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渔家有财女〕〔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