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繁花〕〔大唐小兵〕〔万界之无限副本〕〔茅山鬼王〕〔蜀山剑宗系统〕〔大周王侯〕〔诸天时空行〕〔都市之奇门玄医〕〔一夜甜蜜:总裁宠〕〔凌霄之上〕〔逆天小店〕〔第一名门:甜妻太〕〔绝代仙王在校园〕〔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无敌神锄〕〔仙医小神农〕〔绝世杀神〕〔法家高徒〕〔妖孽狂医俏总裁〕〔懦弱的勇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信
    秦含真听说过太子妃唐氏对赵陌的态度有了微妙改变的事,原本没觉得有什么,心里甚至还想过,反正赵陌没打算认太子妃唐氏为娘,那他们疏远些,也不是什么坏事。

    但如果这种态度上的改变,是因为太子妃唐氏听信了别人的谗言,对赵陌有不利的影响,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太子妃乃是太子的元配发妻,还为太子育有一女,就是太子如今唯一的孩子敏顺郡主。再加上这几十年里,太子妃的娘家一直坚定不移地支持东宫,无论外界为了皇家过继嗣子一事闹得如何沸沸扬扬,他们也没有改变过立场,太子对太子妃,一向是敬重有加的。只要是太子妃的意见,他都不会无视。陈良娣虽然曾经有过生育皇孙的功劳,也曾对太子不离不弃,但由于她如今对太子妃不如往日恭敬了,太子便对她冷落下来。由此可见太子妃在太子心目中的地位。

    如果这么一位贵人,对赵陌有了不好的印象,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退一万步说,太子妃唐氏也许并没有对赵陌产生任何不好的观感,但只要她受到蜀王世子妃的影响,可能会被蜀王世子牵着鼻子走,对东宫来说,就是大大的不利了。

    赵陌听完秦含真的话,不必她详细分析,就想到这一层了。他面色微变,郑重地道:“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否有所察觉。我应该要提醒一声才是。”

    秦含真问他:“能说吗?恐怕不方便直言吧?”

    赵陌苦笑:“确实不方便直言,只能换着法儿提醒一声了。”

    赵陌虽然与皇家亲近,但很多时候行事格外小心谨慎,这可能跟太子有意过继他为嗣子,而他本人又对此无意有关。但以赵陌的出身与身份,确实不方便在皇家内部事务上涉入太深。太子妃唐氏对他的态度稍有些冷淡,他就去跟太子说,她可能是听了蜀王世子的谗言,那听起来更象是他在进谗言。就算太子殿下对他再信任,有些事他还是不能做的。只是事关重大,为了自己的私利,便将重要的消息隐瞒不报,他又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所以他就换了种说法,隐晦地在晋见太子的时候,问起了先前自己被人算计的事儿:“侄儿在殿下处得了一个机关匣,按理说外人是不会知道的。蜀王世子兴许是在东宫侍从嘴中打听到的消息,但也有可能是从侄儿家仆处查探到了些什么。殿下那日说要详查,不知可查出结果来了?”

    太子淡淡一笑:“查到一个内侍,平日里与蜀王世子相熟,时常从他手里得些赏钱。不过这内侍说,自己不过是透露些无关紧要的消息,哪怕他不说,用不了两天,蜀王世子就能在宫里打听到了。真正要紧的消息,他是一个字都不会透露的。这话孤不知道是真是假,横竖人已经照规矩处置了。至于你家中,想必是无碍的。消息是从东宫走漏。蜀王世子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把手伸进你家别院中去。”

    赵陌在京城府里用的下人与护卫,除了落魄时温家那边给的仆从,以及亡母的陪房以外,大多数是从封地肃宁上召集而来的,有名有姓,有来有历,都是在当地落户三十年以上的老户后代。除非蜀王世子有办法在三十年前就预知到今日的场景,提前派出人手在肃宁县安家,否则根本没办法插手进来。而三十年前,蜀王世子甚至都还没出生呢,这当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要论口风严紧,赵陌所住的肃宁郡王府别院,可能比东宫都要强些。东宫里还有因为贪图赏钱而向外泄露消息的内侍与宫人呢。

    太子对赵陌府里的人足够信任,所以大方地承认是自己这方泄露了消息。不过考虑到后果并不算十分严重,只是山阳王丢了性命而已,北戎密谍也都死的死,落网的落网了,因此太子并未十分在意。

    但赵陌关注的不仅是这样而已:“只有这一个内侍么?侄儿有些担心……若说蜀王世子从东宫打探侄儿的消息,就只靠这一个内侍,也还罢了。可他陷在侄儿,为的是皇嗣之位,他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他只要破坏了侄儿在皇上与殿下面前的圣眷,就能让他的儿子取而代之?蜀王世子虽然瞧着过于胆大包天,还野心勃勃,但他并不是一个愚蠢之人。他会有那样的想法,总该有些依仗才是。”

    太子挑了挑眉,仔细回想东宫上下的情形,面色渐渐难看起来。

    赵陌见他如此,便知道他可能已经想到了什么,也不多说,又提起了另一件事:“听闻太后娘娘把蜀王世孙送出宫去了?蜀王世孙的身体偏弱,不在宫中,也无法让太医固定把平安脉了,不要紧么?况且小县主应该会舍不得哥哥吧?”

    太子正在想事,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蜀王世子的心大了,多半是因为儿子受到太后另眼相看的缘故。太后娘娘贤明,不会再给他妄想的机会。蜀王世孙虽然身体不是太好,但跟同龄的孩子比,其实并不算病弱。太后娘娘留他在宫中长住,乃是为了小县主。太后娘娘心疼小县主,又舍不得放她回父母身边去,见她思念亲人,就把她的哥哥也召进宫里给她做伴来了。这原不合规矩,只是父皇敬重太后,方才破格行事。如今小县主已经习惯了离开父母身边的生活,年纪渐长,又不再动辄哭闹。既然蜀王世子妃病重,自然还是要让蜀王世孙回去侍疾的好。这是孝道。”

    如果不是小县主在慈宁宫中出事,落下残疾,太后心疼孩子之余,也觉得自己对小县主的残疾负有责任,说不定连小县主都一并送回家去了呢。不过一个不良于行的小女孩,留下也就留下了。蜀王世子是不会因为女儿所受到的特别待遇,就生出什么妄念来的。小县主跟她哥哥不同。

    赵陌听了便笑笑:“这样也好。蜀王世子妃为了蜀王世子与陈氏女的事,伤心得病情加重,连宫里都来得少了,也就少了与儿女相见的机会。如今蜀王世孙回家侍疾,世子妃好歹能日日见到亲生儿子,想必也能得到慰藉了吧?否则她继续这么拖着病体,到处哭诉蜀王世子与人有染,蜀王世子定会头痛不已的。”

    太子的面色微微一变,若有所思。

    这几日被山阳王之死与蜀王世子的行为吸引了注意力,太子竟然一时没想起当初北戎人伪造书信陷害赵陌一事的细节,也忘了太子妃唐氏与蜀王世子妃的友谊是否有什么问题。如今发现了蜀王世子的真面目,再回头去看那所谓的绯闻,太子就觉得不对劲了。以蜀王世子的脾气,他能容忍妻子在外头胡乱败坏自己的名声?就算要假装成一个温柔君子,回到家里就用不着再装了,他不可能让蜀王世子妃得到那么多出门的机会。

    除非他是故意为之。

    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太子虽然不象赵陌与秦含真那样,依照赵陌的人生际遇推测出蜀王世子的大致计划,但也模模糊糊地察觉到了个中内情。他先是冷笑了一声,旋即又马上想到,太子妃唐氏恐怕已经受到了影响。

    有些事赵陌不知道,因此能轻易地直击事情本质,不轻易受其他事情的误导。

    但太子不一样。当他将蜀王世子有问题,并且对山阳王之死负有责任的真相告知太子妃时,太子妃唐氏的反应跟他预料的有些不太一样。

    太子妃对蜀王世子的印象不佳,第一句话就是冷笑:“藏奸的小人!妾身早就知道,他不是个正人君子!”

    她相信了蜀王世子会因为旧怨而暗算害死山阳王一事,但说到蜀王世子对皇嗣之位抱有妄想,她就不相信了:“殿下是不是误会了?蜀王世子怎么可能会想要将独子过继到东宫来呢?当日蜀王世子妃在妾身面前哭诉时,确实曾经提过,万一她日后有所不测,蜀王世子却又另娶新人,苛待她的儿女,便请妾身做主,将蜀王世孙过继出去。无论是过继到宗室里的哪一户人家,她只求孩子能一辈子平安富足,也就够了。若是蜀王世子有心皇嗣之位,蜀王世子妃又怎会提出这样的请求来?殿下一定是弄错了!”

    太子妃唐氏对自己的判断十分有信心,倒闹得太子也跟着迟疑起来了。他还曾怀疑过,会不会是蜀王世子妃与蜀王世子之间确实有矛盾,两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蜀王世子妃更希望能让儿子摆脱蜀王世子的控制?

    但如今听了赵陌的提醒,他又拿不准了。天知道蜀王世子妃到底是与丈夫意见不一致,才会说出要把儿子过继到宗室里其他家庭的话,还是在丈夫的授意下,故意蒙骗太子妃呢?如今看太子妃对蜀王世子妃的信任,就知道这种做法还是很见效的。太子亲口说蜀王世子对皇嗣之位有图谋,太子妃都还拒不相信呢。换作是别的事,她绝不会反驳太子一个字。

    太子的神色淡淡地,表情前所未有地严肃:“若只有蜀王世子妃一人,不可能将太子妃影响到这个地步。太子妃也不是没有经过风雨之人,不会轻易被人说动。东宫后院,只怕还有蜀王世子的耳目!”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地表最强狐狸精[快〕〔爱已入骨,情难断〕〔纨绔医妃:世子强〕〔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