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绾绾司夜寒〕〔林思绾穆希辰〕〔遥远呼声的彼岸〕〔大宋明月〕〔血染军魂〕〔网游之封魔世界〕〔炉石之末日降临〕〔大清隐龙〕〔姐姐有妖气〕〔咸鱼大进化〕〔抗战之铁血兵王〕〔又怼翻一个三国〕〔第一名门:甜妻太〕〔侠女来袭:本王妃〕〔两情相悦正风华〕〔墓中无人〕〔如凤令〕〔我是绝世树仙〕〔九零女神算〕〔妙手狂兵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三十章 罪人
    蜀王世子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局面。

    他觉得自己安排得很高明。虽然时间匆忙了些,没有用上更稳妥一些的计划来安排山阳王的死,但他也是没办法。山阳王既然已经对他起了疑心,那么他就不能给山阳王回家去向其他人转述疑心的机会!让山阳王因为醉酒,失足落水而死,足够有说服力了。当时又有城卫的人在场,足能证明山阳王并非被人所害,而是意外死亡,甚至有些自己找死的意味。

    至于他当时是如何躲在别人看不见的窗台底下,趁着山阳王神智不清的时节,抬起对方的腿将对方往窗外推,推完后又迅速匍匐后退到酒桌的位置,再站起身来假装自己晚了一步赶到窗边,未能将人救下——反正没有人看见,那自然永远都会是个秘密了。

    蜀王世子自认为已经做得很周到了,连叫个小唱进来,都是为了见证山阳王对自己的际遇有多少怨言,证明他们叔侄俩关系十分好,他不可能对自己的堂叔下手。山阳王妃本来非常信任他,轻而易举地就被他挑拨得记恨起某些人。他甚至觉得自己还可以借着山阳王摔下来之前,那两句在他有心引导下嚷嚷出去的话,往楚正方身上泼一盆污水,给太子妃唐氏也带来一点儿麻烦。到时候让他妻子蜀王世子妃进宫安慰开解太子妃,太子妃必定会更加亲近信任她。

    然而蜀王世子觉得自己计划得再周全,也敌不过皇帝一声令下,召集了相关人士来了一场当庭审讯。大家都当面叙述自己知道的情况,无论是谁撒谎,都很容易被其他人发现。皇帝与太子一方似乎表现得十分公正,太后还摆出要为山阳王妃做主的架势,以至于蜀王世子自己也没办法再颠倒黑白,继续忽悠山阳王妃了。若不是他先前说话时,就有些模棱两可,现在还能勉强解释过去,兴许山阳王妃这时候已经发现他的话不对头了吧?

    但就算是这样,蜀王世子的烦恼也没少到哪里去。因为他发现,在不知不觉间,在场的人似乎都开始注意到他在山阳王之死中扮演的角色有问题了。

    山阳王心情不好?这事儿只有蜀王世子知道,也是他说出来的。虽然酒楼的小唱证实了山阳王确实曾经借酒浇愁,但那都是积年怨气了,并不是今天发生的。

    山阳王自己要求去喝酒的?这事儿只有蜀王世子知道,也是他说出来的。而他们下决定的时候,人是在马车里,随从们都没有听见。但他们会选择什刹海边上的酒楼,乃是因为蜀王世子是这里的常客,天气暖和时就常来。可如今天气还冷着呢,正常情况下,谁跑海子边上吃西北风去?内城有的是暖和的小酒馆!倘若当时他们选择了别处,就算山阳王喝醉了酒在那里发酒疯,也不可能会一头栽进冰冷的海子里冻死。

    山阳王自己选择了楼上临水的雅间?这事儿是蜀王世子说的。只是据酒楼的伙计招供,山阳王当时对雅间的位置没什么要求,是蜀王世子主动说起自己喜欢在楼上坐着,对着大窗户,看外头什刹海的风景,会觉得心胸开阔,再郁闷的心情也会好起来。山阳王听了他这话后,才坚持要选楼上的雅间,还特地要求要有大窗户,能看见海子。也就是说,蜀王世子在这个问题上有些避重就轻了,山阳王之死,他绝对不是没有责任的。

    山阳王自己借酒消愁结果喝得大醉了发酒疯?这事儿倒是酒楼里人人都知道,连楚正方和他手下的人也都看见了。可山阳王就算心里有再多的愁怅,也不是一个人在那里喝闷酒,而是有蜀王世子相伴的。他二人既是叔侄,做侄儿的见叔叔喝多了,难道就不会去劝一劝?他但凡上点心,考虑到叔叔已经不年轻了,为了身体着想,不应该喝得太多,多劝一劝,山阳王也许不至于醉到这个田地。可他不但纵容了山阳王,还一直让伙计往雅间里送酒来,这就有些过分了吧?众人想起传闻中这两叔侄间的恩怨纠葛,看向蜀王世子的眼神都有些微妙了。至于山阳王妃,早已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来,看向蜀王世子的目光中隐隐透着毒。

    御前进行的这一场审讯,基本上已经将山阳王身死前后的经过都问得清清楚楚了。除去蜀王世子陪伴在侧那段时间里,山阳王到底是怎么醉到发酒疯的程度,以及山阳王忽然往窗外跳的原因,众人还有些不了解以外,对整件事的起因经过结果,都已大体心里有数了。那段时间里发生的事,虽然蜀王世子已一一交代过了,听起来似乎说得通,常人发酒疯也常有不合情理的举动,一句醉酒就啥都能解释过去。但不知道是不是受先前的氛围与供词影响,在场的人都隐隐觉得,山阳王死得有些冤,只怕这里头还有蜀王世子的算计呢。

    就是不知道他算计的,是山阳王直接丢了性命,还是不大不小地吃个亏,比如宿醉一场受点儿罪,又或是大冷天夜里吹风着凉病上几日,还是说错话让人传出去得罪上一圈人了。反正,事情就这么出了岔子,山阳王命都没了。

    审到尾声,皇帝还问了楚正方:“山阳王冲楚卿嚷嚷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还曾经威胁过楚卿不成?”

    楚正方忙道:“回皇上,微臣行得正,坐得正,从来没有与山阳王有过来往,不知道山阳王那话是从何说起。本来微臣还有心相询的,只可惜……”话都还没问出口,人就死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干的呢,为了灭口。

    可是天可怜见!他是真不知道自己几时招惹了山阳王。昨日夜里他只是正常地带队巡逻而已。虽然他是堂堂副统领,但在城卫内部,声望远不及正统领云阳侯。况且他是高官子弟,资历稍浅,多多少少是占了外戚身份的光,才坐到了现在的位置上。为了服众,也为了显示他是个能与手下打成一片的好上司,好赢得更多人的支持,他每隔几日总要与手下人一道在城中巡逻的。他家就在什刹海附近,在这一片巡逻,也算是就近了,来回家中更方便。附近的居民也多有达官贵人在,一旦发生什么矛盾冲突,寻常城卫士兵难以弹压,以他的身份,总比别人好说话。他哪里知道山阳王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会忽然跳出来寻他的晦气?!

    楚正方心里郁闷之极,但山阳王人都死了,他想要辩解,也无处辩解起,甚至连山阳王到底知道了他什么秘密,他都弄不清楚,怕是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了。

    然而皇帝并不在意他是不是吃了亏,问完楚正方之后,一切能解释的疑问都已经有了答案,剩下不能解释的那些,疑点都在蜀王世子身上。皇帝也无意再问下去。顺天府衙那边得出的结论,就是山阳王酒后失足,落水而死。对此山阳王妃哭哭啼啼地接受了,没有再提任何异议。宗室方面,也接受了这样的结论。哪怕在场的人里对于山阳王之死仍有疑虑,也没有证据再说些什么。

    此案就此匆匆了结。皇帝大发慈悲,下旨册封了山阳王独子为山阳郡王长子,命其三年孝满之后,入宗学读书,等到年满十六岁,再继承亡父的郡王爵位。这是原级继承,不必降等,真真是皇恩浩荡。

    山阳王妃再没想到能有这样的好事,连哭都顾不得了,当即便向太后与皇帝磕了头,再三谢过他们的恩典。太后又教导了她几句,命她好生带着儿女过日子,将儿子养大成人,不要把孩子养成花天酒地的纨绔,走上亡父的老路。

    山阳王妃哪里还敢纵容儿子?她心里早就下定了决心,就算儿子长大了,也绝不许他喝一杯酒!

    只是惊喜感激之余,她看向蜀王世子的目光中仍旧透着不忿。她已经认定了,不管蜀王世子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就是害死她丈夫的罪魁祸首!酒楼是他定的,雅间是他介绍的,酒菜是他请的。但凡他带着山阳王去了另一间酒楼,挑一间不临水的雅间,又或是没有一直劝山阳王喝酒,她就不会遭受丧夫之痛,她的儿子也不会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亲。既然是他害的,这个仇,她母子俩早晚有一日会报的!

    蜀王世子木着脸送走了山阳王妃母子,感受到宗室长辈与宗人府官员们投注到他身上的怀疑目光,心里一片冰冷。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他们心目中的罪人。明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杀了山阳王,他们却任由这种怀疑四处蔓延,真是毫不负责!他们没有当面指着他的鼻子责骂,但后果却比当面指着他的鼻子骂还要严重。

    如果这是当面的指责,他还能为自己辩解,可以巧舌如簧地宣称自己的无辜,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说服别人。

    但没有人当面指责他什么,甚至还有宗室长辈拍他的肩,让他不要跟山阳王妃计较,都是意外,谁都不想的……可谁都清楚,这话没几个人相信。他们心里已经认定了他的罪,他却连为自己辩解的余地都没有。

    事情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呢?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傲娇帝少,宠翻天〕〔头号新宠:禁欲总〕〔你之蜜糖,我之砒〕〔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渔家有财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