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老公,顶级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花都修真高手〕〔纨绔千金:我任性〕〔木叶之最强人类〕〔魔帝在上:盛宠腹〕〔重生商女:少将,〕〔专属妻约:总裁大〕〔甜妻在上:郁少,〕〔万鬼吞噬系统〕〔重生僵尸至尊〕〔综漫世界里的圣主〕〔绝世神通〕〔我的老婆是传奇〕〔我的冷艳总裁老婆〕〔春风不识你〕〔明末之虎〕〔校花的贴身兵王〕〔帝少宠婚成瘾:宝〕〔龙神至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二十六章 背后
    山阳王刚站稳身体,就满头大汗地盯着那只摔成了两瓣的漆盒,懊恼不已。

    老天爷!他可不是故意的!刚才好象是有什么东西绊着了他,他才会摔了这一跤。他本意只是想要夸一夸那只漂亮的漆盒!因为他记得蜀王世子让给他的那只机关匣跟这漆盒似乎有些相似,只是上头的图案不一样,他还想夸上几句,就拿这事儿做个引子,将自个儿那只机关匣子拿出来送礼呢。哪里想到夸奖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先把人家的东西给摔了呢?!

    这可怎么办?就算他立刻就能拿出一只匣子来做赔礼,这机关匣跟漆盒也未必是一回事。况且赔礼可算不得寿礼,肃宁郡王就算收到了礼物,又真的会觉得高兴么?他是一心想要来巴结讨好的,可不是来得罪人的!

    山阳王讪讪地看向赵陌,干笑着说:“这这这……我不是故意的……我马上捡起来!”说罢就果真跑到多宝格后头捡匣子去了。那后头是隔出来的一个小间,盘着大炕,是赵陌平日里午间小憩的地方。从某种程度上说,是个私人空间,一般不对外人开放的那种。

    山阳王心里清楚,不敢久留,更不敢四处乱看,便忙忙捡了匣子出来。那机关匣其实并没有摔得太惨,只有匣盖被摔得分离开来,匣子主体并未有损,连那秘密的内格也没露出,仅仅是漆盒的表面稍稍刮花了不少罢了。修一修,这盒子还是能恢复如常的。山阳王见状也松一口气,赔笑道:“郡王爷恕罪,你只管把这匣子交给我,我认得一个极好的工匠,包管能把这只匣子修得如同新的一般,一点儿痕迹都不会留下!”

    赵陌神情复杂地看向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不必了,我自有熟悉的工匠可寻。王叔不必客气。”

    山阳王有些着急:“不不不,这不是客气!是我摔坏了你的这只机关匣,自然应该替你修好它的!”

    赵陌眯了眯眼,太子目光微闪。他俩不约而同地想到,山阳王应该是头一回见这只匣子,即使匣盖被摔掉了,匣中的机关也没有露出来,他是怎么知道这是一只“机关匣”,而不是普通漆盒的?!难不成……

    蜀王世子方才一眼就瞧见机关匣中并没有放任何信件了,心中再一次庆幸自己收手收得早,才会逃过大难。不过如今替他背上黑锅的,就是山阳王了。他本来只是稍加引导罢了,没想到山阳王表现得比他预想的更好,已经彻底引起了太子与赵陌的疑心。再这样下去,太子与赵陌迟早会将山阳王视作真正的罪魁祸首的,那样自己就平安脱身了!

    蜀王世子想到这里,嘴角微微翘了一翘,便上前对山阳王道:“王叔也太不小心了些,回头可得好好向肃宁郡王赔礼才是。不过这匣子找谁去修,还是看郡王的意思吧。肃宁郡王府自家也有好工匠,用不着外人插手的。”他故意明显地向山阳王使眼色,山阳王迟疑地笑了笑:“那……那好吧,就听郡王爷的意思。但回头我一定送赔礼来,郡王爷可千万不要再拒绝了,我是真心想要向你赔罪的!”

    赵陌扯了扯嘴角:“王叔客气了,其实不必如此多礼。那不过……就是个寻常匣子罢了。”他接过那只机关匣,随便将匣盖合到匣身上,放多宝格上一放,心情复杂。

    任谁把自己的敌人视作心腹大患,戒备提防了许久之后,发现对方原来并不是什么聪明人,那心情都不可能好起来的。就算对方有点蠢又如何?赵陌知道自己确实差一点儿就被对方算计了。倘若不是及时发现了幼弟赵祁的异状,而赵祁又难得小小年纪就明白事理的话……

    赵陌回头看了山阳王一眼,还是不敢相信,是这样一个人在勾结北戎人,算计自己。难不成山阳王表现出来的愚钝全都是骗人的?他内里其实是个再精明狡猾不过的老狐狸?但他若真有这本事,又怎会三十多年来都无所建树,一直过着受人轻视鄙夷的生活?

    赵陌心中有许多困惑不解。他与秦含真先前讨论的时候,将蜀王世子视作最有可疑的人选,根本没把山阳王当一回事。可是……倘若真正可疑的是蜀王世子,那山阳王为什么会主动提起机关匣?主动撞坏机关匣?甚至是主动在太子面前提到想要拜访肃宁王府?

    想来那与北戎人勾结,设计陷害他赵陌的宗室,就是这么谋划的吧?事先将伪造的书信藏在机关匣中,然后劝说太子在他生日这一天降临肃宁郡王府别院,而主使者则同行,寻机会摔坏机关匣,露出里头的书信,接着便可以趁着捡起机关匣与书信的机会,暴露出信中的内容,透露给太子知道,陷害他一把了。

    倘若不是匣中并无书信,说不定山阳王能做的事还会更多一些。他既然会出现在这间书房里,还做了那么多的古怪举动,说他是无辜的……赵陌觉得也没什么说服力。

    太子派来传话的内侍曾经提过,蜀王世子与山阳王在东宫相谈甚欢,然后就求了太子殿下,陪太子同行往肃宁郡王府来了。莫非蜀王世子与山阳王是同谋?

    赵陌下意识地看了蜀王世子一眼,见对方一脸平静而无辜的模样,微微皱了皱眉头。

    太子的表情不是很好看。他今日原本是要来看戏的,没想到戏是看了,演员却表现得如此拙劣,一点儿都没有他预想的那么高明。他居然是差一点儿就让如此拙劣又愚蠢的人给算计了么?到底是山阳王太蠢,以为可以欺骗所有人,还是山阳王觉得他这个太子蠢到看不穿如此可笑的表演?

    最令太子难以理解的是,无论怎么看也不该会生出奢念的山阳王,居然还真敢妄想将儿子过继皇家?他是不是还在对他父亲的失败念念不忘?是不是一直对如今的皇家怀恨在心?想要争夺皇嗣之位,就意味着他必须要将所有可能会与他儿子竞争的宗室子弟打倒,赵陌也许只是个开始,往后估计他想要打击的人还会有许多吧?可山阳王既非近支宗室,亡父还是罪人之身,己身更有曾与蜀王勾结的黑历史。他想要让他辈份不合的儿子入继皇家,需要打倒的人真是多了去了。难道这些宗室子弟的性命与前程,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三十多年了,怎么就没人发现山阳王竟然是个如此擅长掩饰自己的野心家呢?!

    太子忽然没有了跟人虚与委蛇的心情,他草草与赵陌说了几句话,把原本准备好要赏给赵陌作生辰礼物的东西留了下来,便匆匆回宫去了,没有带上蜀王世子与山阳王。他需得将今日在肃宁郡王府上的经历告诉父皇,征求父皇的意见。也许皇家对山阳王太过纵容了,如今他们其实已经不再需要这么一个名不副实的活招牌来证明皇帝的宽仁,还是让有罪的人接受其该受的惩罚吧。

    赵陌比太子殿下多一丝耐心,勉强招呼着山阳王与蜀王世子多聊了一会儿天。然后山阳王便期期艾艾地献上了自己的寿礼,其中就有那么一只机关匣,看起来与他先前摔坏的那只颇为相象:“方才我是看到两只匣子挺象的,才想走近些多看两眼,没想到就摔了一跤……”

    赵陌笑笑,看向他送的那只机关匣,心里更警惕了。若不是事先对自己书房中的那只机关匣有清楚的了解,山阳王怎能准备下如此相象的礼物?这人果真有问题!

    只是蜀王世子也未必清白。

    赵陌忍不住又往蜀王世子的方向看了一眼。蜀王世子则是一直盯着山阳王看,没有发现他的目光。等到其有所察觉,转眼望过来时,赵陌已经转头与山阳王说话去了。

    两位不速之客在太子离开后,又在肃宁郡王府别院多待了小半个时辰,方才告辞离开。蜀王世子为了稳妥起见,故意多留了一小会儿,似乎是好心在为山阳王辩解:“王叔想必并非有意,他是听说郡王喜爱机关匣,特地预先准备好了一份礼物,结果却在郡王的书房中瞧见一个相似的匣子,一时好奇,才想要凑近去看的。若是两只匣子一模一样,他就不好意思将礼物送出手了。会出现这样的纰漏,绝非他所想。他真的十分用心准备了礼物,事前还特地向东宫的内侍打听郡王的喜好呢。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拿机关匣做寿礼。”

    赵陌心想,蜀王世子这话,到底是无意的,还是在暗示些什么呢?山阳王若是曾经特地向东宫内侍打听自己的喜好,那应该不难打听到,自己已有了一个相似的机关匣,还是太子赏的。山阳王是真的凑巧准备了这么一份礼物,还是预备拿这个做借口,好故意摔坏自己的机关匣,暴露出匣中暗藏的书信?

    不管山阳王到底是何用意,蜀王世子特地这么说,必定也有他的缘故吧?这是不是有些背后嚼舌的嫌疑?蜀王世子是希望他赵陌认定山阳王别有用心么?

    就在蜀王世子在赵陌面前为了山阳王“说情”的时候,先走一步的山阳王,其实也没有闲着。他正在跟送客的阿寿搭话:“这位小哥,今日我真是失礼了,也不知郡王爷生气了没有。小哥千万要替我美言几句,我真不是有意的……”

    他给阿寿手里塞了个鼓囊囊的荷包,一脸的懊恼:“我也不知当时是怎么了,好好地走着路,居然就被绊了一跤。当时我脚下也没掉什么物件呀……但我感觉好象是有人绊了我一下。离得最近的就是蜀王世子了。说真的,那是我侄儿,待我又一向和气,我原不该想太多的,但我与他并非没有仇怨。兴许他只是想故意跟我开开玩笑,叫我吃个小亏……”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