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娇妻,你被捕了〕〔茅山小天才〕〔七两桃花运〕〔快穿之妲己的任务〕〔喵系小甜妻:影帝〕〔阴商〕〔华娱特效大亨〕〔重生:嗜血宠妃〕〔我的手艺作品有属〕〔一家正经的精灵咖〕〔我的女友是恶女〕〔腹黑神帝,傲娇妃〕〔惹火娇妻,宠你上〕〔神御九天〕〔丹道武神〕〔那些年,被抢走一〕〔灭西游〕〔死不了我也很绝望〕〔鬼夫缠身:天黑放〕〔扔了妹妹所有耽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一十九章 总结
    秦含真听赵陌说完事情的经过,脸也忍不住纠结起来了。

    “这线索算是断了一半了吧?”她有些不敢相信,“事情怎么就这样凑巧了?这北戎密谍首领那么狡猾,居然就这样死了?哪怕是听到有人要来钉棺材时,他也没打破棺盖逃出来,居然就这么乖乖受死了?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赵陌摆摆手:“那死了的老大娘家里人都暂时被扣下了,老大娘被换了个棺材,暂时在家中停灵,没有下葬。密谍首领的尸体与原本的棺材都叫官兵看守起来了。大理寺与密谍司的人合作办案,会有人查出到底那人是怎么钻进棺材,又怎么被憋死在里头的。想必过个几日,就会有结果了。”

    秦含真点点头,伸手拉过几张白纸,取笔蘸了墨,把赵陌叙述的几件事的要点记录下来,然后一条一条给他做归纳总结分析。

    首先是北戎密谍企图诱骗赵祁,栽赃陷害赵陌一事。

    秦含真道:“这个圈套想要奏效,往你书房里藏东西只是其中一个环节而已。我估计这背后的指使之人,得先打探清楚你书房里确实有这么一个东西,而且知道怎么打开它,怎么锁暗锁,还得有信心你不会在生日前发现里面的书信。然后,那主使者会确保有皇上或太子的人——兴许就是他们本人——在你生日那天到达你的书房,还会打开那个机关匣的暗锁,发现里面的书信,并且将信中的内容告知皇上或太子殿下,令他们对你的品行产生怀疑。由于皇上或太子殿下并不知道你要这匣子是为了送给我做生日礼物,所以他们兴许会觉得,那些书信藏在你书房中如此隐秘的地方,不会是假的。”

    赵陌听到这里就点头:“确实。太子殿下已经命人暗中调查东宫里的人,看是谁将我向殿下讨要这匣子的事说了出去,又有多少人知道这匣子的暗锁是如何打开的。”他顿了一顿,“说实话,我其实并不知道暗锁是怎么开的。太子殿下也不太记得了,献机关匣上来的人虽然提过一句,但殿下记不清楚,倒是他身边侍候的内侍知道。不过我讨要匣子的时候,没有问。我想着到时候可以跟表妹你一同参详,那样才有趣呢。”

    秦含真心下微微一甜,含笑看了他一眼,明白他的想法。这机关匣子嘛,研究里头的奥妙,就好象在解一个高难度的谜题,解出来之后,那种满足感真是没得说的。她与赵陌从前经常这么消遣,把秦柏收藏的机关匣子摆弄了一个遍,那段时间真是无忧又无虑。如今他们也不是经常能遇见那样有趣的机关匣子了,难得有一个新鲜的,当然要好好玩一玩啦。直接问答案,那岂不是太过无趣?

    秦含真便道:“如此说来,首先,那主使者得知道这匣子的秘密,还得知道它已经落到了你手中,知道它就被你放在书房里,反正你生日那天,它是在你书房中的。其次,他得有本事确保你生日那天会有皇上或太子殿下的人到你的书房,还能在不引人怀疑的前提下,打开你的匣子,看见里面的东西——太子殿下可曾提过,你生日那天他会到别院来看你?”

    赵陌想了想:“我搬进别院之后,曾经跟太子殿下提过一提别院的模样,殿下当时有点儿兴趣,说有空闲了,也想来看一看。但我这别院是为避暑而建的,如今也就是将就着住一住,冬天过来待着,可看不见什么好景致。除非有人力劝殿下,否则殿下不会在这时候忽然降临。”

    当然,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就是了。赵陌知道,因为太子妃在新年开始,对他的态度似乎就略微冷淡了些,太子殿下不止一次对他感到不好意思,时常出言安抚。若是太子殿下觉得有必要在他生日当天降临,给他一个恩典,那也是十分合情合理的。

    秦含真抿了抿唇:“这主使者一定跟太子殿下关系不错,或者是认识太子殿下的身边人,有能力影响太子殿下的一些决定。哪怕只是看上去不起眼的小事儿。还有,他多半会在太子殿下面前提及那机关匣的事。那样殿下到了你这书房,瞧见匣子了,就很有可能会产生兴趣,主动拿过来摆弄一下。又或是有人陪同殿下前来,然后装作好奇的样子,拿起那机关匣摆弄。于是,那假造的书信也就有机会见天日了。”

    赵陌挑了挑眉:“我父亲书房里也被塞了类似的信件,看起来就象是我与父亲合谋,以退为进,算计皇嗣之位。我父亲他本来就有那样的想法,平日里身边的人也不是没听他提过,真要探查,他是清白不了的,我自然也就摆脱不了这个黑锅了。”

    这就关系到那主使者的目的了。

    秦含真把先前推测出来的几个条件都在纸上列清楚了,然后才继续往下写:“那主使者绕这么大一个弯子,利用北戎人来对付你,是为了什么目的呢?你虽然很受圣宠,但在宗室里头,只能算是个比较出头露脸的小辈而已。郡王爵位不算太高,血脉离皇家也不是太近,父祖都不受皇上待见,为皇上做的很多事,都是不能向外公布的,实权有一点儿,人手也有一点儿,但在宗室里并不算最出挑的,论及体面,权势地位,你大概也就跟秦王府的几位小王爷差不多吧,只是秦王一家在万寿节后就早早回了封地,而你则能更多地留在京城伴驾,看起来比较有希望成为皇家嗣孙。”

    秦含真看向赵陌:“我看那人是想阻止你成为嗣孙,为什么呢?他是跟你有私仇,不想你走得更高,还是对皇家嗣孙之位有想法,所以趁机打击竞争对手?”

    她不认为山阳王是那个人,山阳王府没有那个实力。只是考虑到山阳王妃是涂氏,北戎密谍首领也是死在涂家旧仆的庄子里的,山阳王府就有些脱不了嫌疑了。但说到嫌疑,跟涂家有关系的宗室又不是只有山阳王府,蜀王世子也是涂家外孙呢。出事的庄子便是蜀王妃前陪房的产业。而这种产业,通常来说,都是放良的旧仆替旧主执有的秘密产业,也就是说,这个庄子如今很可能是归属蜀王世子所有。尽管蜀王世子也是失势之人,但他比山阳王强的地方在于——他还有一点圣眷,儿女养在慈宁宫,夫妻二人都能时常出入宫闱。而他也有一个儿子,年纪不大,虽说是独子,可他并不是没有可能再生。尤其是最近,外头传闻沸沸扬扬的,都说他妻子病重,他却与陈良娣的族妹有了私情,想要在妻子亡故后娶陈氏女,连儿女都不顾了……

    秦含真对赵陌道:“通常情况下,这种传闻要是没有来由的,早就被压下去了,但它竟然至今还有人议论不休。明明是太后娘娘与太子妃一句话,把陈氏女嫁给别人,就能搞定的事,蜀王世子妃还能心事重重地越病越重,眼见就快要死了——正常情况下,她不是该振作起来,尽量活下去,好保护两个孩子的吗?明知道有人在等她死掉,好取而代之,她怎么就这么配合地真要去死了呢?蜀王世子一边说自己是清白的,一边又与陈氏女保持往来,连太后与皇帝的不悦都没放在心上,甚至还引起了太子妃与陈良娣之间的矛盾——这象是一个刚刚重获自由不久,需得战战兢兢依靠皇家怜悯才能活下来的宗室子弟该有的态度吗?”

    赵陌沉吟:“虽然蜀王世子行事有些古怪,但他的分寸把握得不错。太子如今对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劝他要纳妾就早些纳了,不要再让世子妃胡思乱想——嗯,殿下确实已经在他的述说下,开始觉得一切都是世子妃无事生非了,而蜀王世子只是对陈氏女心存怜惜,不忍她无辜受累……至于殿下是真信还是假信,我不清楚。反正这些日子,太子殿下常常拘着蜀王世子在东宫,哪怕不是带在身边,也会让他尽量在东宫与属官清谈,说是避免他再去宫外胡混,又‘碰巧’遇上了陈氏女。殿下似乎认定了陈家人居心叵测,不止一次教训陈良娣,让她多多劝诫家人。陈良娣委屈又生气,就回头挑太子妃的不是。似乎是因为太子妃娘娘与蜀王世子妃交好,陈良娣觉得这是她二人联手来陷害自己,外头的流言也是她们合力放出去的。”

    这个想法跟秦含真当初的一个推测有点儿相似。陈家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去败坏族女的名声,就只为了把她嫁给一个失势的宗室做填房或是妾室,倒是蜀王世子妃,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里表现她的忧虑和伤心,更助长了流言的传播。如果陈良娣真的没有参与这件事的话,她会有被陷害的感觉,也不出奇。

    秦含真忍不住“啧”了一句:“东宫平静了那么多年,却在太子殿下身体好转,渐渐执掌大权之后,开始起波澜了,这叫什么事儿呀?太子妃太不镇定,陈良娣也太嚣张了些。”

    赵陌道:“不管蜀王世子是打着什么主意,只要他确实与北戎人有了勾结,便是里通外国的罪名。眼下还不知道他都向北戎人泄露了多少事,又帮助北戎人做了些什么,万一北戎一方又派了新的密谍前来潜伏,就算那逃走的三人死的死,落网的落网,我们也还不能掉以轻心。”

    秦含真眨了眨眼:“我觉得应该没有新的北戎密谍才对,就算有,也不在京城。原本的北戎密谍有一百多人呢,他们落网后,逃走的首领居然就靠着两个手下干那么多的事。他们原本是高层吧?结果现在是啥事儿都包了,连在山中开拓小路这种粗活,还有上棺材铺子打听消息什么的,他们也亲自干。这不就证明了他们人手有限吗?只怕连背后与他们勾结的那个所谓贵人,也没多少可靠的人手可以使唤呢。”

    这跟“贵人”有权有势的设定完全是矛盾的。她怎么觉得这人越来越象是失势的蜀王世子了呢?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