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战末日三千年〕〔玩游戏刷黑科技〕〔阴阳女鬼修〕〔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蜜恋百分百:恶魔〕〔美漫修仙实录〕〔主神培养基地〕〔我的星界之门〕〔快穿:这个女配很〕〔最初的寻道者〕〔一切从寻秦记开始〕〔我的冰山美女老婆〕〔低维游戏〕〔小麒麟的世界之旅〕〔权宠之将女毒谋〕〔诸天投影〕〔隐婚100分:重生学〕〔宠妻如命:霸道老〕〔柏林1943〕〔灭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一十八章 藏身
    山阳王府?

    山阳王会是那个跟北戎密谍勾结的人吗?从他与当今皇室的关系来看,有这个可能;但从他这几十年来的处境,手里能掌握得住的权势,还有成为东宫嗣子的成功机率来看,完全不可能!

    山阳王是谁?当今圣上皇叔的儿子,今上的堂弟,与皇室的血缘关系比许多人都远一些。他父亲当年帮助其他皇子与今上夺嫡,乃是造成如今皇帝一家身体虚弱的罪魁祸首之一。只因不是主犯,罪行相对轻一些,本人又死了,妻子还自尽了,剩下一个年纪幼小的儿子,被今上当成是宽仁的活招牌,随便封了个山阳王的郡王爵位,赐了几房家人,些许田产,再加每年的郡王俸禄,便任由其自生自灭去了。每年三节两寿,皇家是定要将山阳王拉出来,在公众面前显摆显摆的,也好显示皇上有多么的厚道宽仁,所以天下间曾经错误地依附了其他势力的有才之士们,不必再心怀顾虑了,只管放心地来向贤明的君主贡献你的才干吧!

    然而,京城里的人心里都清楚,山阳王就是个活招牌罢了,没权没势,没地没位,就连从前不怎么得皇帝待见的秦松,都能瞧他不起,随随便便把他挡在家门之外,而山阳王还不敢有半句怨言。他家除了蜀王进京那一阵子,因为幼时与蜀王一同养在太后宫中,有过点交情,山阳王妃与蜀王妃又是同族姐妹,夫妻俩还帮着蜀王到处吆喝,拉拢官员勋贵时,风光过一阵以外,如今仍旧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当初他家仗着蜀王,能倒过头逼得秦简为了不娶山阳王郡主为妻,不得不千里迢迢随三房南下金陵,那一朝得势的小人嘴脸不知有多么嚣张。但蜀王府出事后,他家也是迅速与蜀王府撇清关系,连山阳王妃的娘家涂家,也断绝往来了。这前后势利的态度,更令许多人鄙夷。近年来,山阳王府无钱无势,无人脉无名声,可以说是宗室中神憎鬼厌的代表,一般人家都不乐意跟他们来往。若说他们有底气搅和皇嗣之争的浑水,谁信哪?

    但凡宗室不是死绝了,皇家就不可能选择山阳王府的孩子为嗣。

    更何况,山阳王连生三女,直到前些年才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儿子,视若珍宝。如果过继了这个孩子,他岂不是又绝了嗣?于情于理,山阳王都不可能产生这种念头!

    赵陌觉得这可能只是凑巧了:“兴许只是巧合。京城周边的田庄,几乎都是王公贵族、高门大户的产业,山阳王府会有庄子在那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至于王府总管会出现在当地,兴许只是因为春播快要到了?

    赵陌问阿寿:“袁大人如今就在那一带搜寻吧?既然旁边就是山阳王府的庄子,想必已经搜过了?”

    阿寿点头回答:“确实是搜过了,先搜的他家庄子,没找见人。不过有附近别的庄子的村民说,瞧见有肖似那密谍首领的人往山阳王府的庄子方向去了。因此,即使没有找到人,袁大人也不敢掉以轻心,离开前派了一队人马,就守在那庄子里呢。”

    赵陌点头,并不是很在意袁同知先搜山阳王府庄子这件事。碰上了软杮子,需要捏的时候,自然不必顾虑。他又问阿寿:“那地方离车夫出身的涂家庄子,还有多远?”

    阿寿想了想:“约摸有四五里地吧,说起来,其实差不多是挨着的。两个庄子的庄户,也时常有来往。”

    这么近?!赵陌又开始觉得,兴许那个密谍首领只是借道山阳王府的庄子,目的地很有可能还是在涂家庄子里。

    不过他后续收到底下人报上来的消息,却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袁同知也去了涂家庄子,但暂时没搜到什么可疑的人,只知道那车夫行动如常,仍旧在京城里行事,不曾回过家中。倒是他家邻居里的一位老大娘前几天死了,家里正在办丧事,引来了不少吊唁的亲友。涂家庄子这两日人来人往的,情况有些复杂。

    为了不打草惊蛇,袁同知等人是借口顺天府官差捉拿江洋大盗,入庄查问村民的。据村民们反应,他们不曾见过什么生面孔,来吊唁烧香的亲友,个个都是知道来历底细的。袁同知转了几圈,没发现异常,也只能照旧留下几个人盯着,然后继续带着人马去搜捕北戎密谍首领了。

    袁同知已经派人递信回城,让密谍司的人先把车夫给盯住了,哪怕是不能立刻把人关进牢里,好歹不能跟丢了人。什么时候需要了,他们立刻就能把人抓起来。

    就在袁同知怎么搜都没能搜到北戎密谍统领,对方仿佛人间蒸发了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

    涂家庄子上那位死去的老大娘,在家停灵满了七天后,儿孙们要将她的棺材送到祖坟里埋了。抬棺的人则发现,她的棺材似乎重得有些不同寻常。这位老大娘,只是个瘦小的身材,她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没能给她添什么埋葬的贵重物品。棺材里除了她,就只有几件旧衣旧物,家里人都用不上了,给老人做陪葬罢了。棺材也不是什么好木料做成的,当初从棺材店抬过来的时候,只用了两个人就能抬起。可现在,四个儿孙一起使力,才勉强将棺材抬起了一点点,这完全不合理呀!

    村民愚昧无知,有人哭着喊着是不是老人有什么冤屈不曾伸,所以不肯离开呢?便有老人娘家的亲眷指着她的儿孙们骂,问他们是不是亏待老娘了?老人的儿孙怎么肯服气?他们自问孝顺得很,从不曾亏待过老娘的,老娘也是寿终正寝,有什么冤屈可言?一定是棺材太重了,或是抬棺的绳索太细,或是其他别的什么原因,总之,绝不是他们的责任!

    于是,丧家成员便熙熙攘攘地闹着换抬棺的绳索和木杠,也有人检查地面情况,还有人建议另换有力气的子侄过来搭把手,又或是直接加人去抬棺。等众人热热闹闹地把棺材抬起来,顺利地往外走的时候,袁同知那边也得到消息,赶了过来。

    棺材确实不合情理地比正常情况重了许多,村民们想不到,袁同知却是个细心的人,已经察觉到了里头有问题。他拦住了送葬的人,命手下人打开棺盖,然后在丧家震天的哭声与抗议声中,发现了棺材里,早已因为无法呼吸而死亡多时的高大陌生男子。

    这位行踪神秘的北戎密谍首领,似乎是为了躲避追兵,趁人不备躲进了棺材中,没想到丧家很快就把棺盖给钉死了,将他活活闷死在里头。怪不得袁同知一行人怎么搜都搜不到他呢,谁能猜到,他会跟死人待在一块儿呢?只是这个看起来似乎很聪明的躲藏地点,也让他变成了真正的死人。同时,他所掌握的所有秘密,也都随着他的死亡,成为了似乎无人能调查清楚的秘密了。

    袁同知晦气地回京汇报。他如今能指望的,大概只剩下那个重伤昏迷的北戎密谍了吧?与北戎人有勾结的宗室,还是没人知道是谁。虽说山阳王成了嫌疑人之一,但他怎么看,都不大象是有那能耐的人。哪怕北戎密谍不清楚大昭内部的情况,他们也在大昭境内混了许多年了,不可能不知道山阳王府的境况。以他们对那位大昭“贵人”的信任与推崇来看,山阳王不可能是他们勾结的那个人。

    赵陌沉默不语地在宫里听完了袁同知的汇报,心情郁闷极了。皇帝与太子倒是比他要镇定许多,让他只管回去等消息,密谍司是不可能就这么丢开手不调查下去的。就算北戎密谍首领死在了棺材里,他是怎么逃到那户人家去,又怎么钻进棺材藏起来的?人家老大娘死的时候,他还没逃呢,灵堂里人来人往,他竟然能瞒过老大娘儿孙的目光,这不合常理。总之,就算他人死了,还有线索可以继续查呢。

    赵陌遵令行事,真个没有多加过问,就回了别院。才进门,阿兴就来向他汇报:“世子爷那边的书房查探过了,确实被人做了手脚,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塞进去的,没有人发现……”他降低声量,在赵陌耳边如此这般地低语了许久。

    赵陌点了点头。这事儿他早就预料到了,只是他不急着把东西拿到手。有些事情,总要让父亲赵硕亲眼目睹过,才能取信于后者。

    他在书房里来回踱了几圈步,终于下定了决定,唤过阿寿:“想法子给永嘉侯府那边传个信,请三表妹过来一趟,就说我有正事要与她商量。”

    阿寿怔了怔:“请秦三姑娘过来么?就怕永嘉侯与夫人那边……”往常都是赵陌往永嘉侯府去的,秦三姑娘还是未出阁的女孩子,只怕不方便独自到未婚夫家中来。更何况,这时候不但永嘉侯夫妇在府中,就连秦三姑娘的父亲与表舅,也都在家里呢。吴大人马上就要成亲了,永嘉侯府上下正忙碌。这种时候,哪儿能轻易把秦三姑娘悄悄儿请过来?肯定要先取得她长辈的许可。而她的长辈,肯定没那么好说话。

    赵陌却只能苦笑。即使不容易,他也需要将秦含真请过来。有些事,他不方便跟秦柏秦平说,但与秦含真却没什么忌讳。而永嘉侯府人多事杂,自然比不得他的别院清净安全。想要讨论机密之事,还是别院比永嘉侯府更安全!

    赵陌迫切想要跟秦含真见一面,说说话。他觉得自己脑子里已经有些混乱了,十分需要有个人来替他理一理思绪。这种事,除了秦含真,还有谁能帮得了他?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