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传秘宝〕〔锦绣萌妃〕〔无限幻想之我是阴〕〔超级医生在都市〕〔血色大领主〕〔自始至终都是你〕〔大唐之暴君崛起〕〔超强小神农〕〔那么大条白素贞〕〔那年那蝉那把剑〕〔重回八零:晚安,〕〔军少强宠:萌妻,〕〔婚婚欲睡:总裁宠〕〔汉中王传〕〔荒山情事〕〔穿越变成老爷爷〕〔神厨狂后〕〔绝世神农〕〔渔歌互答〕〔极品最强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零二章 家宴
    永嘉侯府这个新年过得比往年都要热闹,上上下下都是欢欢喜喜的。

    大年初二,秦家三个房头的人都聚在承恩侯府参加家宴,秦含真姐妹几个也都高兴地聚了头。这一年,秦含真、秦锦华都定下了亲事,秦简虽未定亲,但姚氏一直在为他相看,据说已经有了眉目。

    就连庶出的秦素,都由姚家那边牵线,说了一门亲。虽然目前这门亲事还未正式定下,但若无意外,是不会有所改变的,眼下只等秦简这位长兄定了亲,就轮到他了。对方自然不是什么显赫门第,姑娘也是出身不高的庶女,对秦素的前程并没有什么助力。这就是姚氏随便念叨了一句,娘家人给她牵的线,连姑娘的性情人品什么的,都不曾仔细考察过。不过两人是门当户对,谁也别挑剔谁。即使许氏与秦仲海都知道,这是姚氏耍的小心计,也没人与她计较。

    只是二房的秦锦仪,至今还未定下亲事。她是姐妹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如今下头的二妹妹三妹妹都有了人家,行四的亲妹妹秦锦春,母亲小薛氏也已经开始相看人家了,她却还未有着落,那心情定是好不起来的。基本上,整个家宴过程中,她一直板着个脸,连一丝笑容也没有。看向两位大堂妹的目光,也是透着不善。

    秦锦华见她这般,心里有些不好受。原本还想跟秦锦仪搭句话的,后者不理人,她也只好讪讪地,转过头去跟秦锦春聊天了。

    秦含真则是完全没有搭理秦锦仪的意思。不惯她那个臭毛病!谁还欠她了不成?她会落到如今的境地,不就是一年之前在这地方企图勾引许铮,才导致的吗?当初的目击者与知情人,如今个个都还在场呢,她倒还有脸在这里摆长姐的架子,给人白眼看?

    秦含真全程当她透明,没想到秦锦仪对她反而高冷不起来了,倒是阴阳怪气地说了句:“三妹妹跟宗室郡王定了亲,架子就摆起来了,连自家姐妹都不放在眼里,这也太失礼了吧?你正经还没当上王妃呢!”

    秦含真皮笑肉不笑地碡去:“我不理你,就是摆王妃架子,眼里没人?那大姐姐不理二姐姐,又算什么?你正经还没跟宗室郡王定亲呢,这会子倒傲起来了?!”

    秦锦仪噎住了,只拿眼瞪她,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秦锦华有些迟疑地劝道:“算了,都是自家姐妹,别吵了。”秦锦春在一旁死死捏着帕子,双眼盯着面前的杯盏不说话,也不去看长姐。她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当着长房、三房姐妹们的面,与长姐吵起来。

    她如今在家,也不是没跟秦锦仪吵过。这个长姐的脾气,她是越来越受不了了。

    秦锦华要打圆场,秦含真给她面子,没有再继续痛打落水狗。她才不会把秦锦仪的话放在心上呢,不就是黑了她几句吗?秦锦仪难道是什么说话有份量的人?她在这里说酸话,秦家上下三个房头,有谁当一回事呢?今日薛氏又没来,更不可能有人替她撑场了。

    午间家宴一结束,秦锦仪立刻就起身,催着她母亲小薛氏说要回家。小薛氏正与姚氏、闵氏、小冯氏说话,谈到秦锦春的婚事问题呢,怎么可能就这样走人?别说她,就连秦伯复,也不可能会放过这难得的家族聚会,吃过饭就跑回家去的。他还要与三房两位久不在京城的堂弟多聊聊天,好连络一下感情呢。尤其是秦平,如今已经是永嘉侯世子了,前程恐怕比秦仲海更加光明,又与他没有几十年的宿怨,怎能不好好亲近亲近?

    父母都不想走,秦锦仪便是再想回家,也无法成行了。除非她真的能下定决心,独自带着一个丫头,坐马车回去。然而,车夫和丫头却未必会听她的。小薛氏念及她去年的今天在承恩侯府里惹了大祸,今日离家前就吩咐丫头盯紧了她,不许她在侯府中乱走,也不许她到任何一个清静地方去休息,必须从头到尾都跟母亲妹妹待在一处,避免有独处的机会。秦锦仪心中烦恼不已,却完全没有任性的机会。

    祖母不在场,父母是不会纵容她的。她如今姻缘艰难,腿上还落下了残疾,身价大跌,随着堂妹们渐渐长成,她已经没有多少联姻的价值了。她嫉恨着两位大堂妹,同时心里也明白,她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越过她们去了。

    三堂妹秦含真的婚事就不用说了,宗室郡王,圣眷正隆,她嫁过去就是堂堂郡王妃,还有自己的封地。秦锦仪想起当年自己看不起孤身寄居在清风馆的赵陌,不愿意把他列入自己的联姻对象名单,心里便说不出的悔恨。倘若那时候,她便与他定下了亲事,今日又怎会落得如此凄凉的下场?

    二堂妹秦锦华的亲事也定了,据说是大理寺卿的嫡长子,名门之后,王府外孙,还是个才子。这桩婚事似乎比许峥更理想。秦锦仪没想到秦锦华在失去许峥这门婚事后,竟然还能嫁个比许峥更好的对象,心里同样不得劲儿。可惜许峥已经定了亲,如今又在守孝,更是家道中落,早已入不了祖母薛氏的眼。秦锦仪在遗憾的同时,对秦锦华的婚事更是忿忿不平。明明是许家看不上的平庸女子,从小就样样都比不上她这个长姐,秦锦华凭什么能得到这么一门好亲事呢?!她应该嫁给许嵘那样的平庸之辈,才算是匹配!

    秦锦仪心中闪过各种念头,脸上的表情一会儿狰狞,一会儿得意,看起来好象学会了变脸一样。同桌的秦锦华看得诧异,邻桌的秦锦容直接被她吓着了,秦锦春便安慰她:“没事的,五妹妹别理她,她这是发癔症呢,过一会儿就好了。”

    这话是在哄孩子呢?!若真是发了癔症,二房还能让秦锦仪出来见人?

    秦锦容翻了个白眼,扭过头去不搭理秦锦春了,只与秦含珠说话。她们堂姐妹俩每天在一块儿上学,如今倒是越来越熟了。秦锦容只有这一个庶堂妹做同学,心里便是曾经有过嫌弃,也早就抛开了。

    秦锦华小声对秦锦春说:“五妹妹就是这个脾气,其实并没有别的意思。”秦锦春冲她笑笑:“二姐姐放心,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还能不知道她的性子?”

    秦含真小声问秦锦春:“大姐平日在家,还是老样子?”

    秦锦春撇嘴:“闹得倒是少了,因为除了祖母,谁都不会纵容她,连父亲也常数落她的过错。祖母的话,父亲也不是样样都依的,因此大姐任性不起来。她也就是欺负欺负我和秦逊罢了。但我如今也不是好惹的,她要是实在过分了,我也不怕跟她争吵,反正最后吃亏的又不是我。她眼下学乖了许多,不象从前那样,动不动就跟我闹了。”

    秦含真不以为然地道:“她要是真的从此学乖了,不再生事,说不定还是她的造化呢。”

    秦锦华微微红着脸,小声问秦锦春:“大姐姐的亲事一直没有着落么?难不成二叔祖母还是想把她说到高门大户里去?”如果薛氏真的对一个残疾孙女,还抱着这样的奢望,秦锦仪这辈子恐怕就很难嫁出去了。

    秦锦春欲言又止:“这个么……祖母已经打消了与宗室王府联姻的念头,如今正往那些勋贵皇亲家里的嫡次子、嫡幼子里找人呢。”也就是说,仍旧有联姻高门的想法,只不过薛氏自己觉得自己务实了许多罢了。

    秦锦华与秦含真都无语,两人望望神游中的秦锦仪,都不吭声了。反正她俩的婚事已定了,又与秦锦仪不是一个房头的。不管这位大堂姐嫁不嫁得出去,她们都会照常办婚礼就是了。就算有人在背后说几句闲话,那也不是长房、三房的错。

    说话间,秦简过来了。他身为长子,总是习惯照顾姐妹们的。这时候特地过来,就是问问几位堂妹,初五那日还要不要去逛庙会?还是老地方隆福寺,去年逛过了,当时玩得很开心,他觉得姐妹们或许有兴趣去重温一下。

    秦锦春立时听得双眼一亮,只是她还未问过父母的意见,暂时还不能给出肯定的回答。但她觉得以自己在父母面前说话的份量,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秦锦容也跃跃欲试,她还企图说服秦含珠一块儿来:“很有趣的!我几乎年年都跟表兄们去逛,但他们管我管得紧些,逛得不自在。咱们就跟大哥哥一块儿走,想买什么,都让大哥哥替我们买去!”秦含珠心动,只拿眼睛去看秦含真。

    秦含真笑道:“想去就去吧,到时候有很多下人围在我们身边,不会让你被人拐走的,只是路程有点儿长,怕是会累着。”

    秦含珠忙道:“我不怕累的,我腿脚很好。”她每天都从西府跑到东府来上学,哪一天不走上几个来回?别看她瞧着瘦弱,其实身体好着呢。堂姐秦含真曾劝她要多走动走动,锻练腿脚,她都照办了,如今确实身康体健,大冷的天,竟连风寒都没得。

    秦锦仪从秦简走近就已经回过神来了,此时不悦地扫了秦含珠一眼,疑心这个庶堂妹是在影射自己,明里暗里嘲讽自己脚跛呢。但秦含珠完全没有留意到她的表情,正与秦锦容欢欢喜喜地聊起了庙会上的摊子,一个聊京城的庙会,一个聊大同的庙会,秦锦仪的表情完全是做给瞎子看了。

    秦简得到了答案,便满意地转身离开了。从头到尾,他都没有问秦锦仪要不要同行的意思。

    秦锦仪反应过来,脸渐渐地涨红了。可是同桌三个姐妹,都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邻桌的两个小妹妹,更是没空搭理她,谁还记得她这个长姐的尊严呢?

    秦锦仪的脸越涨越红,面上满是忿忿,转头瞪了亲妹秦锦春一眼,怪她不肯帮自己解围。

    秦锦春见了,双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之色,一扭头,便继续与堂姐们聊天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婚心动魄:神秘人〕〔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