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女配:冰山王〕〔天狱者〕〔末世之渊〕〔全息网游之暴走女〕〔极品全能狂医〕〔都市之我要吃遍天〕〔诸天狐妖大掠夺〕〔不朽魔心〕〔晚安,参谋长〕〔武断八荒〕〔最强神尊在花都〕〔汉侯〕〔我楼上的女神〕〔韩娱之灿〕〔一不小心苏成国民〕〔职场风云路〕〔至尊神魔〕〔试婚老公强势宠〕〔总裁爹地超给力〕〔美女总裁的纨绔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四百零一章 疑惑
    ,!

    秦含真道:“我也觉得这流言传得太快了,且不说是不是真有其事吧,就这么几天之内,传得那么多人知晓,还是比较固定的族群,其他人几乎闻所未闻,我就觉得流言的传播途径有点问题。说不定能从中推断出是什么人在散播消息。”

    赵陌忙问:“表妹觉得是什么人呢?”

    秦含真想了想:“首先,太后宽慰蜀王世子妃,可见这事儿慈宁宫中也是有所听闻的。年前到慈宁宫晋见太后的诰命女眷不多,因为马上就过年了,大家都要忙着家里的事儿,反正新年里总有机会见,除非真有急事,否则不必赶着在那两三天里进宫。所以,我推断慈宁宫的消息来源,应该就是在宫里。可能是东宫那边吧?蜀王世子遇见陈氏女,地点就在东宫之中。陈氏女事后已经被遣回了陈家,但陈良娣还在宫里呢。”

    赵陌迟疑:“这事儿会是陈良娣故意放出来的消息么?但我印象中,她是一心想让族妹成为太子殿下的姬妾,借腹生子的。估计她也没想在借腹之后,留着这族妹的性命,因此拒绝让侄女儿入宫,只挑了族中无依无靠的美貌孤女,为此不惜毁约,不肯将那族女嫁给我二叔为继室。我确实听说过,太子殿下对那陈氏女无意,若不是念及陈良娣侍候了他多年,又曾为他诞下皇孙,给陈良娣留了脸面,说不定早就让太子妃娘娘把陈氏女逐出宫去了。不过太子妃娘娘也确实几次三番劝陈良娣将人送走,陈良娣借口自己病重,需要族妹照料,才把人留了下来。但由此也可推断出太子殿下的态度,他绝不可能让陈家再出一名东宫妃妾,再生一位皇孙了。陈氏女在东宫是没有前程的,但陈良娣与陈家的目的已人尽皆知,陈氏女出宫后,也不可能攀上什么好亲事了,怕是连说亲都难。”

    在这样的前提下,陈家见有机会攀上蜀王世子,哪怕蜀王世子是个空架子,他们大约也会愿意吧?好歹那是位宗室贵人,给他做继室,陈氏女不亏,乃是上好的遮羞布。

    若是陈氏女与陈家人这么打算,倒是合情合理,但陈良娣……只怕还不肯死心吧?蜀王世子对她而言并没有半点助力,她还是更盼着能有一个皇孙的。既然这一回的族妹不能成事,那她应该再另选人才对。让家族与蜀王世子这么一位曾有过谋逆嫌疑的宗室联姻,可不是什么聪明的做法……

    赵陌还注意到一点:“这种消息传扬开来,对陈氏女十分不利。早前陈良娣想安排她进东宫而不成,她便已经是婚姻艰难,名声扫地了。如今再沾上勾引有妇之夫的名声,原配未死,便已经觊觎起了继室之位,哪怕蜀王世子当真对她一往情深,也要考虑娶她进门之后,会引起的闲言碎语吧?他是罪王之后,如今是凭着皇恩浩荡方才苟活下来,靠着太后对他一双儿女的怜惜,方才有了眼下富贵安闲的日子。万一他的行事损及儿女,触怒太后与皇上,他如今的富贵安闲又是否还能得保呢?他不是个没脑子的蠢人,不可能不考虑到这一点的。”

    因此,倘若流言的源头是陈良娣,这么做对她没有什么好处,对陈家与陈氏女,更加糟糕。如果说她是恼恨族妹背叛自己,另起炉灶,才故意用这种方式报复,听起来也许还更合情合理一些。

    但秦含真对此有点异议:“流言传播的范围,不仅仅是在宫中而已,宗室皇亲中也有耳闻的。皇亲就算了,比如黄家那种,他家本就有人在禁卫任职,又与太子殿下关系密切,也许是从宫中或东宫得到的消息,也未可知。但宗室可不是人人都有机会在年前进宫去的,他们是怎么听说的?而且听我祖母说,宗室里的女眷,知道的细节还不少,不象是道听途说而已。难不成是蜀王世子妃或者是她身边的侍从告诉她们的?”

    赵陌有些不解:“这怎么可能是蜀王世子妃让人放出去的消息?”

    “怎么不可能?”秦含真哂道,“要是她真的感觉到丈夫对陈氏女已经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死活都要跟对方在一起了,她病得七死八活的,自觉命不久矣,又拦不住丈夫在自己死后续弦,那先放出风声去,坏了陈氏女的名声,也不是不可能的。陈氏女本来名声就不怎么样,如今更是声名狼藉。被这些流言一逼,要是她被逼得另嫁他人,以澄清流言,那自然再好不过。如果不行,那她就摆出贤惠大度的正室架子来,把人纳进门里去做妾,这陈氏女还不是任由她拿捏?要是蜀王世子已经被小三迷昏了头,非要坚持娶陈氏女做继室,不肯委屈她做妾,顶着这种难听的名声嫁进宗室的女子,将来也必定会招惹太后、皇上以及其他宗室长辈的反感。就算陈氏女生了子嗣,谁还会支持她的儿子取代蜀王世孙之位呢?”

    赵陌沉吟:“这倒也说得过去。倘若这流言一出,能逼得蜀王世子清醒过来,不再与陈氏女有所纠缠,兴许更合蜀王世子妃的心意。”

    然而……蜀王世子妃又是怎么把流言传到眼下这个地步的?她才结束了圈禁生活多久?身边剩下的心腹侍女本就不多了,娘家又已败落。而这种明显会对蜀王世子的名声造成打击的事,她又不能委派丈夫手下的人去做。她一个病人,连出门的机会都少,据说除了偶尔进宫见见太后,见见太子妃,还有她的一双儿女,她就几乎与其他宗室女眷没有半点往来。说是她干的,那也得她能干得成才行呀!

    秦含真听着赵陌的分析,也觉得有些糊涂了。这有能力的人没有动机,有动机的人似乎并没有能力,所以到底是谁在传播这些流言呢?

    她问赵陌:“这流言会对谁产生什么严重的影响吗?”

    赵陌想了想:“蜀王世子的名声可能会变糟糕一些,但他本来就是罪臣之后,前程已绝,不过是富贵闲人罢了,名声如何,于他并无多大干系。况且他又不曾真的与陈氏女私通,只是流言而已,兴许太后与皇上会私下斥责他几句,他稍加辩解,也就没事了。除非他日后丧妻,真个迎娶了陈氏女为填房,否则旁人连说他一句鬼迷心窃,都没有实际证据。说到底,这流言传得再厉害,也不过是一桩风月秩事罢了。”

    流言对陈氏女与陈家的害处更明显一点。最严重的一点就是,陈氏女在京城恐怕已经找不到什么体面的好人家了。让她嫁到京城以外的地方,也不知陈家人是否甘心。而陈家在八卦流传开来后,在东宫太子殿下跟前失宠的迹象,则变得十分明显。过去外人看在陈良娣的份上,即使看不上陈家,见面也是客客气气地,往后就很难说了。

    陈良娣的处境说不定也不太妙,哪怕她曾经是唯一为太子生下过子嗣的女人,如今众人也能看得分明,太子连纳她族妹为妾都不愿意,对她又能剩下多少宠爱?无宠无子的老女人,就算将来太子登基,她升格做了贵妃,也没什么权势可言。她还比不上太子妃唐氏呢,好歹太子妃是正妻,一直深得太子敬重,还有个女儿。

    秦含真与赵陌分析了半天,都想不出这流言是谁在故意传播,只能推断,传播流言的人,肯定在皇宫与宗室之中,都有帮手或人脉。眼下时机还早,他们看不出这种流言能造成什么后果,也想不出传播它的人目的是什么,惟有先观望一阵,多打听些消息,才能掌握更多的信息,借以推断出更具体的结论。

    牛氏在外头已经摆开了两桌宴席,派丫头来催秦含真与赵陌出去吃饭了。两人对望一眼,便暂时收拾心情,先吃了饭再说。

    永嘉侯府这一顿家宴,人人都吃得欢喜,但在数里之外,蜀王世子妃却胆战心惊地坐在桌前,低头不语,对着满桌佳肴,也根本没有半点儿进食的欲望。

    蜀王世子面无表情地盯着妻子看了半日,才抬手给自己倒了杯酒,慢慢地道:“你的做法也不算错。这么快就对太子妃坦言我们的目的,确实唐突了些,也容易引起她的警觉。先糊弄着她,让她以为你对皇家嗣孙之位没有半点儿想法,日后你推着大郎去跟她多多亲近,她也不会轻易起疑。等她与大郎相处得多了,心生怜爱,再把孩子往外推,她就舍不得了。到那时再谈过继,有什么话不好说呢?”

    他轻啜了一口温酒,放下酒杯:“只是大郎那儿,你得多嘱咐他几句,让他千万要乖巧,多讨太子妃的喜欢才是。”

    蜀王世子妃心中冰凉,但面上还是挤出了微笑来:“是,世子放心,妾身今日见过大郎,大郎告诉妾身,他与敏顺郡主相处得很好,敏顺郡主待他十分亲近。有了敏顺郡主从中牵线,太子妃对大郎定会更加疼爱的。”

    “那就好。”蜀王世子冲着妻子,微微一笑,脸上说不出的温柔缱绻,“往后你就别再自作主张了,好歹行事前要跟我说一声,别让我担心才是。你是大郎的亲娘,难不成我就不是他的亲爹么?我们夫妻如今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的将来,真真是半点都不能出差错的。你能明白吧?”

    蜀王世子妃身体微颤,却还是要努力微笑着回答:“妾身明白的,世子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