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强者〕〔诡三国〕〔妙手天师在都市〕〔权色隋唐〕〔死亡帝君〕〔终极狼魂〕〔时空道观〕〔你好,少将大人〕〔白银霸主〕〔美女在上〕〔中邪〕〔妖孽狂医俏总裁〕〔上门姐夫日记〕〔头号强婚:军少,〕〔网游之神级村长〕〔九龙圣祖〕〔网游之三国虎贲天〕〔我家古井通往异界〕〔牧神记〕〔网游三国之新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九十九章 梳妆
    蜀王世子妃的请求,太子妃唐氏并没有直接给予答复,只是好言好语安抚住了她,答应不会任由蜀王世子与陈氏女胡来,总算暂时安抚住了蜀王世子妃,又派岑嬷嬷陪着,小心把人送走了。

    太子妃唐氏还有好几位宗室妯娌要见,忙碌起来,只来得及过问一句,蜀王世子妃是否已经安然回到了家中?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便暂时将此事抛到了脑后。

    只是等到傍晚时分,她好不容易有了一小段空闲时间,可以歇一口气时,又不由得想起蜀王世子妃的哭求来。

    大年初一的晚餐,是要与太后、皇上以及太子一道用的,是皇室的家宴。太子妃唐氏今日忙了一天,需要稍加梳洗,换一身衣裳,才好干干净净地出现在太婆婆、公公与后宫诸位女眷面前。白天穿过的衣裳换下来后,才提拔上来不足半年的专门打理衣裳的宫人叹息:“这袖子都被抓出褶子来了,定是蜀王世子妃弄的!这是闽地新贡上来的天鹅绒,用了新织法、新染料,颜色比从前的天鹅绒更鲜亮,十分难得,总共才有二十匹!太后那儿得了八匹,几位太妃分了两匹,剩下的十匹中,有四匹赏出了宫外,一匹给了王嫔,一匹给几位宝林、才人分了,东宫得的四匹,太子殿下特地吩咐,都送到了娘娘这里,当中只有一匹是正红色,做冬天里的大礼服最适合不过。这一件新衣娘娘今儿才上身,就被抓坏了,也不知还能不能穿,想再凑出一件大礼服的料子,都不知够不够呢。”

    太子妃唐氏看了那大礼服的袖子一眼,见上头的抓痕果然十分明显,暗叹一声:“罢了,收起来吧,横竖就只有今天要穿罢了。大礼服多得是,少一见又有什么关系?方才那话,不要胡乱往外传。”蜀王世子妃也只是一时激动,情不自禁罢了。

    宫人低头应了一声,小心地捧着那身礼服出去了,脸上的表情依旧心疼无比。

    太子妃唐氏其实没那么在乎那一件新衣,不过宫人这么说了,她也想起,这衣料是太子特地嘱咐了给自己留的,东宫中除了自己,再无旁人得了一尺去,心里也对这件衣裳添了几分不舍。可她乃是一国储君正妃,未来国母,怎能说这样小家子气的话?顶多是在心里多念叨几回罢了。

    换过衣裳,岑嬷嬷领了梳头的嬷嬷上来为她重新梳妆。因是家宴,也不必梳什么繁复的发式,只挑一个看起来端庄稳重又不会显得太老气的就行了。太子妃如今有点年纪了,却还希望自己看起来没那么老,否则太后与皇上见了,定然要再提起东宫添新人的话题。

    她其实也知道,那是早晚的事了。这几年,为了报答她与陈良娣多年来的不离不弃,太子顶住了压力,一直不曾在身边添人,只盼着她们当中的一个能再次身怀有孕。然而,两人毕竟都不年轻了,身体又各有各的毛病,终究是无望再有孕。太子妃唐氏心中遗憾,告诉自己,无论太子怎么说,她身为太子妃,理当主动提出东宫进人的事,不该等到长辈们开口,方才安排下去的。只是她心里实在不好受,又顾虑到陈良娣这些年的作派,生怕再选到个心里藏奸的女子,这才迟迟未能下定决心,开口择选罢了。但她是正妃,应该早些做决断的,不该有半点怨言。这关系到皇家子嗣传承,是她的责任!

    想到这里,她又记起了蜀王世子妃来,叹了口气。做正妻的,都不容易,想开些才好,若是事事都要嫉妒,就辜负了贤名了。

    她低声问岑嬷嬷:“蜀王世子妃如何?出宫的时候可平静下来了?”

    岑嬷嬷答道:“出宫时已经平静下来了,只是瞧她那模样……”顿了顿,“怕还是想不开呢。她身边的丫头也都为她不平,连句懂事的话都不知道说,也不懂得多劝劝世子妃,实在不象话得很。”

    太子妃唐氏淡淡地道:“这种事再劝也是有限的,总要本人看得开才好。从前她并没有这么容不得人,跟前还有好几个妾室通房侍候,只是后来没一个能跟着共患难,方才散的散,死的死。如今不过是个陈氏女,她开口纳进来做个妾室,还能为蜀王世子开枝散叶,庶妾庶子,又哪里能挡了世孙的路?她还能落得个贤名。陈家又是什么牌面上的人?很不必抬举了他家的女孩儿,偏她钻了牛角尖。”

    岑嬷嬷想起身边宫人私下告诉她的传闻,撇嘴道:“陈家也是有意为之,否则陈氏女不过就是在东宫偶然撞见了蜀王世子两回,叫世子扶了一下,又与世子聊了几句话罢了,哪里就能把传闻宣扬得宫中、宗室人尽皆知了?想必是觉得他家女孩儿被娘娘逐出宫去,太过丢脸了,想拿蜀王世子做个顶缸,稍稍遮一遮羞吧?但凡是要点脸的官宦人家,也不会明知道那是有妇之夫,原配还未死呢,就满天下嚷嚷着她要做填房去,陈良娣也有脸说她是冤枉的,从来没有过这等想法?”

    太子妃唐氏没有吭声。她其实不太相信陈良娣真是那个幕后主使。陈良娣一心要把族妹弄进宫来,是冲着太子殿下去的,想要借族妹的年轻貌美,添一个皇孙,好为自己增添筹码,那个族妹于她而言,仅仅是借腹生子的工具罢了,生完了孩子,能不能保住性命,还是未知之数呢。如今因为太子殿下不耐烦,太子妃寻了理由,把陈氏女在新年之前遣出宫去,陈良娣虽然着恼,但也不会轻易改了主意,定然还想着年后再试呢,怎么可能会把那族妹便宜了蜀王世子?蜀王世子如今只是空架子罢了,说是有财有势,其实都是虚的。陈氏女给他做继室,又能对陈家有什么助益?这绝对不是陈良娣的主意。

    太子妃唐氏白日里见蜀王世子妃哭得可怜,一时间没细想,如今才越想越不对劲。这既然不是陈良娣的主意,就不知道背后是谁在捣鬼了。是陈家么?觉得东宫无望了,就想挽回自家脸面?还是陈氏女?因为察觉到陈良娣的用心,为了自保,才借了蜀王世子之力?

    太子妃沉默不语。岑嬷嬷继续低声道:“说来,陈家也是太过分了。倘若真的看上了蜀王世子,眼下把女儿嫁过来做个侧室就好了。以陈家的家世,亲王世子侧妃的名号,并不辱没了他家的族女,偏他家要放出风声来,说要做继室,这是明欺蜀王世子妃娘家败落,无人能给她撑腰,存心想咒她早死呢!只怕蜀王世子平日里……也有几分这个意思,否则几句闲言碎语,不可能让蜀王世子妃乱了分寸。蜀王世子太过了些,原配好歹陪他同甘共苦了这么多年,还为他生了一双儿女……”

    给太子妃梳头的嬷嬷也插言道:“可不是么?若不是被逼到了绝地,世子妃也不会说出要过继儿子给别家的话来。可怜天下父母心,这都是不得已!”

    岑嬷嬷看了她一眼,她连忙转开视线,收回双手:“娘娘,头发已经梳好了,您看如何?”

    太子妃对着镜子看了几眼,觉得还不错。岑嬷嬷也细细检查过,确认无误,便把那梳头嬷嬷打发了下去,自己亲自为太子妃簪钗,又道:“娘娘,这梳头嬷嬷多嘴了些,回头奴婢定会训斥她。只是她的话……也不算全然没有道理。”这些话,其实她身边的宫人也没少在她耳边念叨,听得多了,她也觉得蜀王世子过分,蜀王世子妃可怜,“蜀王世孙才几岁?他妹妹又是那个模样……若是真的没了母亲,以后可怎么办呢?”

    太子妃唐氏有些疑惑:“蜀王世子妃到底得了什么病?我看太医的脉案还好,怎的她就越病越重了,如今竟然还有了不祥之语!”

    岑嬷嬷也说不清楚:“总归是圈禁的那些年落下的毛病,她又在那时候生了孩子。听说蜀王父子伏法时,她受了不小的惊吓。”

    太子妃唐氏摇头:“为母则强,事情还没到绝路,她就先哭哭啼啼的,想着要托孤了。其实她若是好生休养,把身体养好了,哪怕那病实在难治,也好歹多撑几年呢。等世孙长大些了,有太后娘娘庇护,哪个继母敢轻易动手?况且,陈氏女已到年纪了,且等不到那时候呢。若是以侧室身份进门,还不是任正室拿捏?”她微微一笑,“白日里我听着她哭求,还一度疑心过,她是不是打算把儿子过继给我呢。那就真真是把我当傻子哄了。幸好她并无此念,只是一心为了儿女打算。”

    岑嬷嬷犹豫了一会儿,见屋里再没其他人在了,便凑近了太子妃,压低声音道:“蜀王世子妃怎敢存了这样的妄想?只是娘娘……您真的不想再考虑考虑,过继宗室子为嗣么?太子殿下不想再纳新人了,您又何必违了他的意?太子殿下看重的其实一直都是肃宁郡王,可肃宁郡王自己不乐意,他又这么大了,勉强过继了来,也不可能与您亲近。您还有郡主呢,哪怕不在乎自己,也要为郡主多想想。倘若是过继幼儿,从小养大,养得熟了,与亲生何异?娘娘,您再想想?!”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