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毒妃〕〔超级武神戒〕〔穿越八零俏宝妈〕〔霍总,你的小甜妻〕〔瑶光女仙〕〔风起罗马〕〔土拨鼠拨土〕〔王妃不做聚宝盆〕〔仙草供应商〕〔基因贩卖商〕〔抱紧系统大腿搞事〕〔日本战国走一遭〕〔伟大航海之旅〕〔梭影〕〔都市神级天师〕〔崛起之黑科技军阀〕〔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慕少的秘宠甜妻〕〔穿越之倾城嫡女〕〔农家悍妻:相公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九十八章 恳求
    蜀王世子妃咳得撕心裂肺,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但面色也依然一片青白。

    太子妃唐氏示意宫人给蜀王世子妃送上热茶,看着她喝了,才叹道:“你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先前我只听说是产后失养,又听闻是幽禁时吃了苦头,但如今瞧着,竟好象又添了别的病症一般。太医院的人都在做什么?只会报喜不报忧,竟连你的病情都看不清楚?”

    蜀王世子妃喝了口茶,慢慢平息了一会儿,方才道:“我这病想必十分棘手吧?太医也换了几个,药也不知吃了多少下去,总不见效。即使换了新方子后,有那么两天病情略好转些,过后便又重新沉重起来,而太医们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已是死了心,恐怕……就是熬日子罢了。”

    太子妃唐氏听得心酸。她与蜀王世子妃虽然从前并无交情,但自从蜀王世子一家获得了自由,结束幽禁生活后,因蜀王世孙与小县主养在宫中的缘故,她与蜀王世子妃常常能在慈宁宫里遇见,见得多了,一来二去,也熟悉起来。这位堂妯娌性情与她颇为相投,其实是位典型的名门淑女,只是运气不好,嫁进了蜀王府,从前以为是上好的姻缘,哪里想到会有后头这等祸患?蜀王夫妻父子谋逆,蜀王世子声称自己并未参与,还有人存疑,但蜀王世子妃却一定是不知情的。太子妃唐氏与她交往得久了,十分相信这一点。想到对方一双儿女都身体不好,幼女更是落下了残疾,唐氏同为人母,心里也不由得为她难过。

    而如今,蜀王世子竟然与陈氏女传出了那等绯闻,令曾与他共患难的糟糠之妻病情加重,太子妃唐氏内心,更是生出几分怨忿来。

    她挥手示意宫人们都退下,方才诚恳地劝蜀王世子妃:“别想得太糟了,若你的病情真有这么重,太医不可能瞒着不报的。即使不告诉你,也会告诉太后娘娘与我。但他们虽诊不出你的病为何总不见起色,反而添了新症状,可他们都觉得这病就是棘手些,并不会要人性命。你只管好生养着,外头的传闻统不必放在心上。你只要在一日,谁能取而代之?况且那些传闻还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呢,你若放在心上,说不得便上了人家的当。”

    蜀王世子妃眼圈一红,几乎掉下泪来:“娘娘与我说这番话,可见是把我当成了自己人。可不瞒娘娘说,这些道理我不是不懂得,只是心里实在过不去!我们世子爷受父母所累,受了这些年的罪,我一直在他身旁陪着,从前的那些莺莺燕燕,都消失殆尽了,只有我们夫妻二人一直相守。他曾向我起誓,说此生必不负我,定会回报我的情义,要与我一辈子同甘苦、共患难。我是信了他的。他若不这么说,我只管做个大度的贤妻,不管外人说什么,半点儿不会往心里去。可他既然起了誓,我心里便再容不得有旁人插足。然而,这才过去多久呢?他说他与陈家女半点干系皆无,可若真的没有半点干系,外头那些传闻是哪里来的?他又为何要亲自送陈家女回陈家去?还与陈家人相谈甚欢……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没点儿缘故,难不成我还会冤枉了他?!”

    太子妃唐氏只有叹气的。但这是堂小叔子夫妻间的事,她怎么好伸手去管呢?只能劝蜀王世子妃:“兴许真是误会,又或是旁人有心,他却未必有意呢?他又不曾对陈家女明着许什么诺言,更不可能停妻再娶,你只管安心休养,犯不着担心那等不相干的人。倘若你的病真个加重了,从此一病不起,才正正中了有些人的下怀呢!”

    蜀王世子妃的双目落下泪来:“我倒想好生养病呢,可是听着外头的传闻,想着世子爷已经变了心,我就难受得饭都吃不下!哪里还能安心养什么病?”她低头抽泣起来。太子妃唐氏听得心酸,却只能叹息了。

    男人要变心,哪里是做妻子的能拦得住的?况且男子三妻四妾也是常事。她嫁给太子多年,太子从前身体不好,又不好女色,不也还有个陈良娣在么?如今蜀王世子身边除了世子妃,便连个通房都没有,世子妃还病得这般重,倘若他真个对陈氏女起了心,与其让陈氏女在原配死后做了继室,蜀王世子妃还不如现在就做主把人纳进门来,叫她做个侧室也罢。宗室王府子弟的侧室,是扶不了正的,一辈子都要在正室面前做小伏低,生的儿女身份也不及原配嫡出尊贵。这岂不是比蜀王世子妃自己伤心难受,把自己郁闷得病情加重,要强上百倍?

    太子妃唐氏实在不能理解,蜀王世子妃为何会在这件事上如此纠结?倘若她自嫁进蜀王府,便一直是专房独宠,也就罢了,明明从前蜀王世子也有过妾室通房,她却因为蜀王世子曾经有过的几句誓言,便如此想不开……这与她往日所表现出来的大家闺秀教养,实在是有些矛盾。

    太子妃唐氏只能再好言相劝,但蜀王世子妃的心情却并未随之好转,反而越说越担心了:“娘娘,陈氏女的性情,您比我清楚。请您告诉我,倘若我真有个好歹,世子爷娶了陈氏女为继室,此女是否能善待我的一双孩儿?姐儿倒罢了,她有太后娘娘护着,又是那个模样……将来顶多就是多添一副嫁妆,可是我的大郎……他是嫡长子,蜀王世孙,世子爷的爵位,日后定是由他继承的。陈氏女若有生养,会不会视他如眼中钉?”

    太子妃唐氏哑然。这个问题,叫她怎么回答?

    陈家的教养……说真的,太子妃没什么信心。当初她嫁进东宫之前,家里人为她选择了性情柔弱、家世不显、家族又依附于唐家的陈良娣,就是盼着她们妻妾和睦,无人能给她气受。可事实上呢?陈良娣老实了几年,一朝生下皇孙,便开始嚣张起来,连带陈家也不把唐家放在眼里了。若不是皇孙后来夭折,她都不敢想象如今自己过的会是什么日子。曾经老实了许多年的陈家,真面目竟是如此,即使如今的陈氏女表现得再乖巧懂事,太子妃唐氏也是不会信任的。倘若陈氏女真个做了蜀王世子的继室,一旦有了儿子,又怎会对原配所留的世孙没有半点想法?

    蜀王世子妃盯着太子妃唐氏的表情变化,只需要看到她的眼神微闪,便哭了起来:“娘娘不必多说,我已是明白了!这可怎么办呢?我自知命不久矣,这病怕是不能好了。我死不足惜,却放不下这一对孩儿。尤其是我的大郎,他还那么小……自出生以来,就只过了两年好日子,还未记事呢,便已遭了牢狱之灾。他连正经启蒙都还没有,过得还不如寻常宗室家的孩子自在,眼下虽有太后娘娘垂怜,可他是男孩儿,总不能在宫中过一辈子!等他离了宫里,又会遇到什么事?俗话说得好,有了后娘便有了后爹。娘娘想想肃宁郡王当年刚刚丧母时,曾经遭遇过什么,这些年又吃了他生父多少的亏,便知道我的担心并非全无道理了。即使人人夸肃宁郡王孝顺,我也不愿意我的儿子为了一个孝顺名声,受同样的委屈!我害怕……世子爷若是也把我这个旧人完全抛到了脑后,眼里心里只剩下新人,为了新人宁可舍弃我的大郎,到时候我的大郎又该怎么办?”

    太子妃唐氏忙道:“不至于此。宗室中自有规矩,太后娘娘与皇上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蜀王世子胡来的!陈氏女若真敢心生妄想,自有人收拾她!”

    蜀王世子妃含泪摇头:“陈氏女在东宫有陈良娣为后援,不比寻常女眷。我的娘家已是不中用了,等我一死,世上又还有几个人愿意护着我的孩儿呢?倘若能保住大郎的性命,保他一辈子平安康泰,这世孙之位,随便谁拿去也罢!怕就怕……有些人连这一点仁慈都不肯给,非得要了大郎的性命不可!”

    真的不到这个地步。

    太子妃唐氏觉得蜀王世子妃如今是钻了牛角尖了,越想越害怕,才会将事情看得这么严重:“宗室自有规矩!蜀王世子倘若真的忘了规矩,太后娘娘与皇上定会为孩子做主的!至于陈氏女,你不必担心她,陈良娣又如何?东宫中还有我呢!”

    蜀王世子妃顿时双眼一亮,握住了太子妃唐氏的手,双腿一软,已经屈膝跪下了:“娘娘!有您这句话,我就能放心了!求您一件事!”

    太子妃唐氏吓了一跳:“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因为要与蜀王世子妃谈心事,开解对方,她在宫人上完茶后,就把人摒退了,此时竟一时间找不到个帮手来搀扶蜀王世子妃,她便想要扬声唤人来。

    蜀王世子妃却飞快地拦下了她,紧张地向她提出了请求:“娘娘!倘若有朝一日,我有个好歹,世子爷再娶新人,新人却容不下我的孩儿,求您……求您护持他一二,为他做主……”

    话到嘴边,蜀王世子妃只觉得鬼使神差般,便更换了脱口而出的说辞:“宗室里有不少绝了嗣的殷实仁厚之家,求您把我的大郎过继出去吧!哪怕他再也不是我的儿子,我也不在乎,只求他能平平安安,不做别人的碍脚石就好了!”

    这话一说出口,蜀王世子妃心下顿时一松,也不去多想丈夫万一知道自己没有按照他的吩咐办事,会有什么反应,反而是泪流满面,深深地拜下身去:“求娘娘垂怜!”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