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日天尊〕〔纨绔公子爱悍妻〕〔信仰万岁〕〔太玄经〕〔最强穿越修真〕〔我从天上来〕〔史上最强狂帝〕〔镇天圣祖〕〔御剑仙瑶〕〔大明闲人〕〔葬鬼经〕〔开个破车混异界〕〔邪医狂妻〕〔逆乱,青春〕〔变身之穿越异世界〕〔完美之眼〕〔万千星光不及你〕〔重生女配:嫡女医〕〔天降萌宝:爹地,〕〔都市之佣兵狂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九十三章 可怜
    章姐儿会再次找上秦家,大大地出乎秦含真意料之外。

    她记得章姐儿当初是被送回了临县陈家的。当时章姐儿已经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了,应该清楚地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世,也明白生母何氏早已被厌弃驱逐,死于非命,她本人也被生父厌弃,继父更是早早就表明了不会再收养她的态度,她怎么还有脸找上门来呢?

    如今看她的打扮,这是已经嫁人了?秦含真记得,她只比自己大一岁而已。陈家果然对她没什么怜惜,早早就将她嫁了人,嫁的对象也可想而知。光是她这一身的布衣,便知道对方家境好不到哪里去。瞧她小脸还瘦弱不堪,下巴尖尖,面有菜色,半点不见小时候的骄横,这可不是光是生活清苦四个字能解释得了的,恐怕她那夫婿的性情,也不怎么样。

    秦含真安坐在椅子上,冷冷地瞧着立在堂下哭泣的章姐儿,什么话也没说。

    秦安满头大汗地坐在一旁,听着章姐儿的哭求。她确实已经被陈家人嫁出去了。她那年被送回陈家,就没再过过一天好日子。哪怕她那时哭着喊着说自己是宗室贵女,陈家人也没一个相信。若她当真有个有钱有势有身份的亲生父亲,又怎会被落魄地送回临县来?反倒是她的说法证实了她确实是野种。再加上她当初是偷了陈家的财物逃走的,陈家上上下下都对她厌恶之至,若不是送她去的人带有官家身份,又严令陈家把人看严实了,不许再放她出去恶心人,他们都想直接把人撵出门去了。

    章姐儿自那之后,便成了陈家人人都可以摆布折磨的小丫环。谁都能打骂她,指使她去干粗活重活。要不是陈家当家人不放心,真托人打听了一下,收到风声说她生母何氏的姘头确实是个宗室,说不定她还要被陈家的某些浪荡子给欺负了去。但由于赵碤完全不闻不问,也不见有任何宗室人士前来打探过她的消息,时间长了,陈家当家人便觉得她的生父兴许早已不管这个私生女儿了。想想也是,不过是个自小养在外面,顶着别人闺女名头的奸生女,哪个做贵人的父亲会放在心上呢?如果真在乎,也不会把人送回陈家来。不管放在外头什么地方,派几个下人侍候着,还不是一样过日子?送回陈家,难道是不想认她了,叫她仍旧做回陈家的女儿么?

    陈家也不是什么仁善人家,当有了这种推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收留章姐儿的意思了。她一满十五岁,就被陈家当家人评估作价,半嫁半卖给了一个过路的小商人为妻,换得了五十两银子,给家主的女儿做陪嫁。

    章姐儿嫁给那小商人,跟着丈夫东奔西跑,风餐露宿,没几个月就受不了了,期间还逃跑过两回,都被抓了回来,狠狠挨了一顿打。若不是后来她怀了身孕,大约还要挨更多的打。她这一胎没养住,一个多月前没了。但在没流产之前,她还是有过几日稍稍舒适安稳一点儿的日子的。当时她夫妻二人正好路过大同,她想起自己在大同住过的那几年,便试探着对丈夫说,要去寻从前的旧识。那些都是大同当地驻军里小武官人家的女孩儿,也算是有钱有势,她的丈夫怎会不答应?但事实上,章姐儿是想着去投奔秦安的。这个继父素来心软,虽说曾经硬起心肠送走了她,但总比生父赵碤、生母何氏以及陈家人好说话。他又是个做官的,若愿意庇护她一二,再给她些银钱,那她的丈夫应该不敢再打她了,还会对她再好一些。

    等到了地方,章姐儿才知道,不但秦安被调进了京城,连好些曾经的熟人也一并跟着马将军走了。留在大同的武官,也不是没有她认识的。但她生母何氏当年的丑闻闹得人尽皆知,她小时候的性情也讨人厌得很,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都没几个对她有好感。见她上门,他们不直接赶人就算是好的了,最好心的那一家,也不过是拿十两银子打发了她。幸好她遇上了曾经在秦安待过一段时间的亲兵,对方告诉他,秦安虽走了,却有个堂妹和堂妹夫来了大同城任职。除此之外,秦安在大同郊外还有处田庄,他的一个爱妾,从前是侍候过章姐儿母亲何氏的,如今就在那座田庄里养病。

    章姐儿带着夫婿去试着找过苏仲英与秦幼仪,前者练兵去了,后者一听下人报说她的身份,便知道是五堂弟曾经娶过的那个***何氏与前晋王长子赵碤私通生下的那个女儿,心里只有厌恶的,怎么可能容她进门?苏家这条路子走不通,章姐儿害怕丈夫生气打自己,便又求他带自己去见继父的那个妾,说既然是侍候过她母亲的人,定然愿意伸手帮一帮她。

    章姐儿是到了田庄上,才知道这个妾就是金环,而且金环还深恨自己生母的。她当时脸色都变了。为了找人,她夫妻俩花了不少钱,若最终的结果只是白跑一趟,就算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又能拦得住丈夫多少愤怒?

    她没有猜错丈夫的想法,当金环奄奄一息地说完对她生母的恨意,她当场就挨了打,而且打得还不轻。她的丈夫小商人心性,损失了钱财还没机会找补,又累又饿,愤怒之下哪里还顾得上孕妇的身体?几巴掌几拳头下去,章姐儿就小产了。若不是田庄里有几个生产过的妇人还算好心,救了她一把,兴许她的小命就交代在那儿了。

    也许是看到章姐儿如此悲惨,金环心里高兴了,便大发慈悲地告诉了她另一个消息:她的生父,那位王爷的世子,如今无儿无女的,十分可怜,人还生了病,原配妻子也抛弃了他,自请下堂,回娘家去了。要是这时候她再找上门去,作为那位世子爷唯一的亲骨肉,说不定人家就愿意收留她了。此外,她的继父秦安如今也调进京城,住进了永嘉侯府,还添了个儿子,如今日子过得正好呢。他再娶的妻子是个软性子,对何氏留下来的秦含珠非常好。同样是何氏的女儿,章姐儿去沾点光,想必也不难。小冯氏哪怕是装贤惠,也不能把她往外赶。

    当时金环已经病得极重,章姐儿才在庄上休养了几日,她就死了。章姐儿的小商人丈夫心里对金环话里透露的消息心痒痒得很,无论是宗室王府世子,还是永嘉侯府,对他来说都是做梦也不敢想的贵人。只要有任何一方愿意收留他们夫妻,他还用得着担心没有富贵的好日子可过么?不等章姐儿坐完小月子,他就揪着妻子上路了。他们其实是跟着田庄上进京报信的人后头来的,只不过半路上因为章姐儿的身体实在撑不住,她丈夫生怕她有个好歹,没法借她沾光,只好停留在路上,让她休养了几天,看大夫吃药。等她有了起色,便又催着她再动身。等到了京城后,两人又在外城租了一处民房,养了几天,等章姐儿看起来气色稍微好了一点儿,能走能动了,方才找到永嘉侯府来。

    永嘉侯府的地址好打听,但赵碤的住处却有点麻烦。章姐儿说不清楚生父是个什么身份,她丈夫打听不到人,只好先来找秦安了。反正这位继父为人心软,看到章姐儿可怜的模样,定然不会把她拒之门外。只要进了侯府住下来,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借着继父这位侯府公子之力,再去联系章姐儿的生父,想必也是极容易的事。

    如今看来,这个判断还挺正确的。秦安看到章姐儿那瘦弱苍白的模样,果然就心软地放了人进门,连她的夫婿也安排到了前头偏厅里用茶。可是人接进来后,秦安又有些茫然了,他要拿这个曾经的继女怎么办?陈家已经将她嫁了出去,他不可能再把人送回陈家。但是她生父那儿……别说永嘉侯府一向与赵碤没有交情只有旧怨,就算是有交情,赵碤当年狠心把唯一的亲生骨肉送走时,也没有过半分犹豫,真把章姐儿送过去了,只怕还是要被打出门来的,那时又要怎么办?

    秦安无措地看向父母。

    秦柏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了。他对小儿子再一次失望了,既然把人接了进门,就该自己想办法处理,难不成做父亲的还能替他拿一辈子的主意?!真要事事听父亲的安排,当初怎么又违了父亲的心意,随马将军调进了京城呢?

    牛氏也拉长了脸,对秦安道:“你要把人带进门,后面的事自然是你自己拿主意。不要问我。我是不会收留她的,今晚也不许你留她两口子在家里,更别让她出现在我面前,没得恶心人去!你再觉得她可怜,也要想想你侄女儿。当初三丫头差点儿被她害了性命去,到今天还记不得小时候的事儿呢!”她直接带着所有丫头婆子走了,也没忘记要叫上小儿媳小冯氏,以及孙女儿秦含真。

    小冯氏犹豫了一下,低眉顺眼地跟着婆婆走了。婆婆有令,她又能怎么办?

    秦含真路过叔叔身边时,瞥了他一眼。秦安被她这一眼瞥得浑身发冷,心中不由得生出悔意来。

    他是不是……真的不该把章姐儿迎进门来,还带到父母与侄女儿面前?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杀神叶欢〕〔夫人别跑〕〔军婚如火〕〔权路迷局〕〔重生校园女帝:裴〕〔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