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皇妃〕〔浴血武神〕〔文娱之我的爱情公〕〔最强一级杀手〕〔顾少的心尖萌妻〕〔逆天狂妃:邪帝,〕〔甜宠101分:腹黑大〕〔阿拉德无尽战意〕〔刀寒刺骨〕〔六零小仙女〕〔戮灭战纪〕〔匪所思〕〔三国大气象师〕〔寻龙迷踪卷一华山〕〔万界之时空刻印〕〔墙外惊怪梦:喜说〕〔穿越八零种种田〕〔山村庄园主〕〔美女总裁的贴身香〕〔老婆别当掌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九十章 定下
    秦平暗暗给女儿递了个夸奖的眼色,表示她说得好,又加紧劝说师弟:“少英,含真说得对。若是黄家尚未提亲,这事儿好办,你愿不愿意,都有回转的余地。可人家已经提了亲,母亲又答应了,连信物都已收下,你再拒婚,不但黄姑娘无脸见人,黄家失了脸面,就连我母亲,也要颜面扫地了!你可别做傻事。”

    吴少英内心挣扎:“可是……可是我如何配得上她?!”

    秦含真一哂:“表舅哪里就配不上了?难道高门子弟就一定能对黄姑姑好了?只要你日后敬重、爱护黄姑姑,不让她受委屈,让她一辈子过得幸福,黄家人自然就会满意了,家世的差别其实没你想的那么要紧。更何况,就算如今你官儿做得小些,大不了将来努力奋斗,争取早日高升,让所有人都觉得黄姑姑嫁给你,是明智的选择,是慧眼识珠,那不就行啦?”

    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

    秦平见吴少英有松动的意思了,便立刻打铁趁热:“就这么说定了!一会儿母亲跟你提起这桩婚事,你可千万要欢欢喜喜地接受才好,别总提起我来。一来黄家原本看中的就是你,你再提我,只会让大家尴尬;二来,我对自己的婚事其实早有安排,只是眼下对方家人还未入京,不曾让我母亲见过,实在不敢说就定下了,因此不好告诉人去。好师弟,你可千万不要让我为难!”

    吴少英惊讶极了:“师兄这话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秦平心里有些后悔,早知道他就先拿这话去哄吴少英了,“虽然我也犹豫了许久,才选定了这个人,但到了你面前,我总有些不好意思提。等到你的婚事有了着落,我觉得,自己应该就能放心了,即使再娶,也没有从前那么愧疚了。”

    吴少英忙道:“师兄说什么呢?你能顺利再娶得一房贤惠的妻子,是再好不过的事儿了,有什么可愧疚的呢?我看着你孤身一人,心里也不好受,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婚事?知道你已经放下了从前的旧事,愿意再娶了,我也能安心。”

    他心下放松了许多,压在心头的大石算是被彻底搬开了。他开始觉得,也许……自己与黄清芳,也不是不能在一起。既然黄清芳主动走出了这一步,只要师母不生气,不怪他横刀夺爱,抢走了她原本为师兄看好的妻子人选,那么……他一定不会辜负了黄清芳的。就象外甥女儿秦含真说的那样,他会敬爱日后的妻子,不让妻子受半点委屈,还要让所有人都觉得,她嫁给他并不是低就,而是慧眼识珠!

    看到吴少英总算被说服了,秦平与秦含真父女俩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大约是因为听到了彼此的声音,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好笑。

    秦平咳了一声,微笑着拍了拍吴少英的肩膀,道:“好了,我们进正院吧,母亲一定已经等得急了。”秦含真也非常配合地点头:“是呀是呀。表舅你一会儿记得表现得惊喜一点啊,可不要再说什么推托的话。”

    吴少英就这样被秦平父女俩簇拥着进了正院,不等牛氏开口说话,秦含真就高高兴兴地对她道:“祖母,我们都听说好消息了,黄姑姑真的要做我的表舅母了吗?刚才告诉表舅的时候,他还不肯相信呢。父亲与我说了他半日,他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可傻了!”

    牛氏心想我听到的时候也傻了,更何况是少英呢?她含笑看向秦平与吴少英,见儿子面上满是欢喜,并无半点芥蒂,而吴少英又是满脸通红,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便笑道:“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儿,换了谁不傻呀?”

    她拉着吴少英的手,让他坐下:“好孩子,先前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那时候我是昏了头了,竟没发现你与芳姐儿其实更般配,没少做傻事。不过还好,若我当初没有犯傻,估计黄家人也不会发现你的好处,促成你与芳姐儿的这段好姻缘了。如今婚事我已经跟黄家人说定了,一会儿他们就送芳姐儿的庚帖过来,明儿我让你老师去找人合一合八字,完了就正式给你们定下吧。你在京城也不知能留多久,还是尽快把婚事办了的好。你别害臊,婚姻大事,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你已经不年轻了,拖到这时候已经是晚了,就不必再扭捏。赶紧把媳妇娶过门,将来你外放到了地方上,也有人能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师母便再也不必担心你在外头过得不好了!”

    吴少英见牛氏半点没有怪自己“抢走”黄家这门姻缘的意思,才算是真正地放下心来。听着牛氏真心为自己着想的话,他眼圈都红了:“师母,您与老师对少英的大恩大德,少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傻孩子,说这些做什么?外道了不是?”牛氏轻拍他的手背,“接下来要忙的事还多着呢!又快要过年了,你的新任命也不知几时才能下来。我看哪,你是不能再象先前那样清闲了。得了空,先把你自己手上的财物产业理一理,赶紧先挤一笔银子出来。不够的就告诉我,我先替你补上。既然要成婚了,哪怕你有我们侯爷这个老师在,半点儿不输给那些高门大户里的子弟,也要有些家底能撑一撑场面,才能不叫人小看了去,是不是?芳姐儿那么好的姑娘,原也该有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吴少英忙道:“师母,不必如此,我……”话未说完,就被牛氏打断了:“这种时候你别跟我们客气。若是不能替你把这个面子撑起来,你老师也要跟着丢脸的!黄家跟别家不一样!我们家独独不能在黄家面前丢脸!”

    吴少英自然知道黄家与秦家三房之间有着何等尴尬的关系,听到牛氏这么说,也不由得哑然。虽然他觉得自己的婚礼,没必要让老师师母花钱,但如今却不是劝说牛氏的时候。他这些年其实也有让手下的人去经营一些产业,赵陌那边的商队,还有他的份子呢。他即使说不上大富大贵,家底也不算薄了。这一点,老师秦柏是知道的,但师母牛氏却未必知情。等他把账本子送过来,师母自然就明白了,他没必要多啰嗦什么。

    吴少英老实了,牛氏心里更欢喜了。她对这桩婚事抱有极大的期望,一收到黄家送来的庚帖,就开始催促秦柏去合八字了。秦柏倒是粗粗学过些周易玄理,看了看八字,只觉得是配得上的,心里倒并不着急。只是牛氏催得紧,他只得次日便去寻钦天监的监正了,后来又去寻了城中名寺的主持,两边合出来的结果,都道吴少英与黄清芳是天作之合,婚姻定能美满的。

    秦柏把消息带回家中,牛氏越发欢喜了:“我就知道他俩的八字定然合得很!”便忙忙地要打发人去给黄家送信,打算亲自上黄家的门去跟未来的半个亲家商量定亲仪式了,简直就是一天都不愿意多等。吴少英则是期期艾艾地,主动向师母表示要陪她走这一趟。

    秦平私下与女儿秦含真嘀咕:“你瞧你表舅,心里分明对这门亲事是千肯万肯的,先前却还要嘴硬,真是何苦来?”

    秦含真也小声跟他说:“李子先前不是提过,黄家人私下派了人来接触他和表舅的下人,打听表舅的事儿吗?会不会是那时候就已经把八字打听好了,找人合过了呢?我听祖母说的,黄家人说要送庚帖来的时候,都道合完八字就定亲,压根儿就没提八字要是合不上要怎么办,就象是早就知道,这八字定是能合上的。”

    秦平笑了:“这也不奇怪。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先前他家一直十分按捺得住,半点儿没露出对你表舅另眼相看的意思,怎的到了咱们家宴客那日,就忽然对这门婚事热络起来?若不是当时宾客多,说不得黄家三老夫人就要当场向你祖母提亲了。也幸好如此,我们还有时间能先把你祖母说服了,否则她老人家说不定当时就傻在那儿了。”

    秦含真想起自己私下授意李子向黄家下人透的风,有些心虚地干笑了两声,心想黄清芳若早对吴少英有意,听闻牛氏要为吴少英说亲,又怎会不着急呢?她肯定要向家人说清楚自己的心意。而黄家人若是真心期盼女儿能嫁得如意郎君的,也定是要抓紧机会,向牛氏提亲的。

    就象秦含真猜想的那样,黄家人得到牛氏这边送过来的准信,都齐齐松了口气。

    黄家三老夫人眼泪都快要冒出来了:“太好了……清芳的婚事总算是定下了。我看那吴少英也确实是个不错的人,虽说年纪大了些,生得倒不显老,人也斯文俊秀,听说还很是能干,将来的前程应该会不错。虽说清芳日后跟着他外放,肯定要吃几年苦头,比不得在京城里舒适,但只要他将来能升到高位上,这门婚事就值得做。哪怕眼下外头有人说几句闲话,也只是暂时的,日后那些人只有羡慕的份儿!”

    黄晋成夫人则向小姑子道喜:“可算是如愿以偿了!先前我见你想了他几年,却硬是不肯让我与你哥哥去提亲,还担心你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没想到你忽然就向我们开了口。也幸亏如此,否则永嘉侯夫人若是给他说了亲事,你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大姑奶奶告诉我们,永嘉侯夫人已经托了她婆婆去物色合适的姑娘了。你若是再拖拉一点儿,心上人可就成别人的了!”

    黄清芳已经羞得满面通红了:“嫂子净会笑话人!”说罢就转身跑回房间去了。跑的时候,她脸上还带着欢喜而羞涩的笑呢。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