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君的火爆妖后〕〔傲世无双:绝色炼〕〔我在荒岛的幸福生〕〔隐婚娇妻,太撩人〕〔剑破九天〕〔腹黑老公小萌妻〕〔魔帝狂妻:腹黑大〕〔九仙帝皇诀〕〔总裁独宠亲亲我的〕〔逆天小狂妃〕〔黑帝的燃情新宠〕〔爹地,妈咪又逃婚〕〔仙医小神农〕〔甜心宝贝:帝少,〕〔大叔的心尖宝贝〕〔妖娆炼丹师〕〔继承者的大牌秘妻〕〔山村庄园主〕〔血染军魂〕〔九层仙莲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两问
    吴少英尴尬地立在当场,似乎并没有预料到黄清芳会忽然出现。他方才一时没留心,冲动之下,竟把心里的真正想法跟秦平说了,还叫黄清芳听了去,她会怎么想呢?吴少英顿时觉得窘迫起来。

    倒是秦平,兴许是因为本来就对黄清芳无意的关系,虽然也觉得很尴尬,但并没有为难多久,就十分大方才向黄清芳行礼问好:“黄姑娘怎么在这里?”问完便扫了女儿一眼。

    秦含真干笑,小声说:“我陪黄姑姑在园子里赏景,走到附近,就想过来歇歇腿……”她真的不是有意的!

    秦平自然知道女儿不是有意的,只是这么凑巧,他也忍不住叹气了。他正色对黄清芳开了口:“黄姑娘,方才……”

    “方才秦世子的话,我都听见了。”黄清芳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就象吴大人方才说的那样,秦世子本是外人,只凭自己心意,便要决定我的终身大事,似乎太过傲慢了吧?难不成我还做不得自己的主,我的家人也做不得我婚事的主,竟然都要由得秦世子来做决定了?!”

    秦平哑然。方才他那话虽有些不妥当,但私下跟自家师弟兼小舅子说说,也无伤大雅。既然被当事人听见了,人家姑娘要追究,他还有什么话可说呢?难不成还真要跟黄清芳争吵起来不成?那就真个失礼了。他也不多言,老老实实地道歉:“是我说错话了,黄姑娘见谅。”

    不过道完了歉,他又补充了一句:“虽然我的话说得不对,但我这妻弟所言,字字句句都是真心。他心中敬重姑娘,不敢有所轻怠,还望姑娘不要误会了他才是。”

    吴少英吃惊地抬头看向秦平,秦平只作不知,面上一片平静。

    秦含真已经瞪大了双眼了,连忙去打量黄清芳的表情。

    黄清芳似乎也有些愕然,但脸上原本还带着的几分恼意,却似乎慢慢消散了。她淡淡地回应:“秦世子多虑了,我方才听得分明,是非曲直,还是能分得清的。”

    吴少英的脸迅速涨红起来,双眼不敢直视黄清芳。

    黄清芳却在打量他,回想方才自己听到的话,暗暗猜测着吴少英与秦平之间的秘密。秦平称呼吴少英为妻弟,其实不然。他二人原不是正经郎舅,吴少英只是秦平亡妻关氏的表弟而已。黄晋成在江南与永嘉侯秦柏一家结下了交情,两家来往颇多,再加上黄家与承恩侯府又是姑舅亲,秦家三房的消息,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免不了会传进黄家人的耳朵里。

    秦平原配妻子关氏,是因为妯娌私心,误了传信,以致误会秦平身死,而自尽殉夫的。秦平事后得知,悲痛欲绝,为此悔恨不已,又因弟弟失察而兄弟生隙,还多年不肯续弦,哪怕膝下只有一女,并无子嗣,也不在意。吴少英乃是关氏表弟,自幼父母双亡,被养育在关家,又随秦柏读书,与秦平关系很好,几乎就是秦柏的第三个儿子。从前没人会觉得他与秦平之间有什么问题,但方才听秦平所言,分明是两人与那死去的关氏之间,有些不可明说之事。兴许吴少英曾经心系表姐,但表姐关氏却嫁给了秦平,而后身死,无论是秦平还是吴少英都为此痛心不已,一个不肯续弦,一个不肯娶妻。这就解释了,为何吴少英到这个年纪了,还未议亲,这可不是没有长辈做主这几个字就能说得过去的。

    黄清芳只觉得数年来横亘在心头的谜团终于有了答案。她心里有些不好受,但对那死去的关氏,却只觉得同情,并没有多少怨言。能在以为丈夫死去的时候,自尽殉夫,足可见她与秦平之间的感情有多么深厚了。吴少英求而不得,又承受了失去心上人的伤痛,也是造化弄人。但他与秦平之间,并没有相互埋怨,反而是为彼此着想,都盼着对方能过得好。秦平方才还不忘在她面前为吴少英解释,足可见他们之间情谊深重,都是赤诚君子。这样的赤诚君子,世间已经不多见了。

    黄清芳闭了闭眼,再次看向吴少英:“吴大人,你如今有心上人么?”

    吴少英讶然,随即默了一默。这个问题,叫他怎么说呢?无论如何回答,都是不对的。若是回答从前的心上人,未免损及亡者清名,况且外甥女儿秦含真还在场呢;若是回答如今的……那就太过唐突了,再说,他也不知道自己眼下算不算是有心上人。

    吴少英没有回答,但对黄清芳而言,与回答了也没什么两样了。她抿了抿唇,再次问他:“那你……讨不讨厌我?”

    吴少英忙道:“黄姑娘言重了,姑娘才貌双全,端庄娴雅,不愧名家之后,世上又怎会有人讨厌姑娘呢?”

    黄清芳抿唇微微一笑:“那就好。”

    她回头对秦含真道:“我们回席上去吧?”说罢就向秦平与吴少英行了一礼,转身走人了。

    秦含真还有些懵呢,方才黄清芳问的那两个问题是什么意思?“那就好”这三个字又是什么意思?她这是对吴少英有意还是无意呢?

    秦含真看向吴少英,见他也是一脸的茫然,只得去看秦平。秦平倒是一脸的平静:“还愣着做什么?快陪黄姑娘到席上去,别跟人说曾经在这里遇见过我与你表舅。”

    秦含真只得应了一声,快步追上了黄清芳,犹豫了一下,她小心地开口:“黄姑姑,方才……”

    黄清芳却竖起食指“嘘”了一声,冲她微笑道:“不必多说了,我心里有数。”

    有数?有什么数?秦含真只觉得更糊涂了。

    她们很快就回到了席上。席上众人谈笑如常,似乎都挺开心的。今日来参加宴席的都是熟人,不必太过拘束,天气很好,太阳晒得大家都觉得暖和,冷风都叫屏风给挡住了,彩棚内取暖用的火盆充足又不熏人,梅花很漂亮,园子的景致怡人,菜色很好,酒水也不错,侍候的人礼数周到、小心殷勤,没有任何令人不快的意外发生,小冯氏、姚氏与闵氏维持宴席的场面,使得宾主尽欢,就连永嘉侯夫人牛氏,也跟同辈的老夫人老太太们聊得开心,这场宴会几乎是完美的。

    虽然宴席结束后,永嘉侯府中上下好好地休息了两日,才算是歇过了气,但牛氏对这场宴席仍旧十分满意。令她更满意的是,黄家三老夫人与黄晋成夫人在宴席结束时,就跟她约好了,过几日要再上门来拜访,看来,是要跟她讨论秦平与黄清芳的亲事了!

    牛氏特地为此好好准备了一番,不但精心挑选了见未来亲家时要穿戴的衣裳首饰,连待客用的茶水点心,也都特地打听了黄家三房女眷的喜好,才命人准备,为此还特地向长房借了个白案厨子过来。

    就算准备得如此完善,牛氏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拉着秦柏念叨:“那日宴席上,我听说平哥儿中途离开了好一阵子,半天才回去,也不知道黄家人会不会觉得他太怠慢了?黄家人会喜欢我们平哥儿么?”

    秦柏听她念叨得多了,就忍不住劝她:“你怎么好象犯起执拗来似的?黄家姑娘虽好,这世上也不是只有她一个姑娘。她与平哥儿的婚事若能成,自然很好,若是不能成,你也没必要放在心上。把自己逼得这样紧了,孩子们见了尴尬,你自己就不别扭么?”

    牛氏有些讪讪地:“我哪儿有呀?”

    秦柏叹了口气:“平哥儿已经不止一次跟你说,无意娶黄家姑娘为妻了,你怎么就钻了这个牛角尖呢?如今若真个与黄家定下亲事来,回头平哥儿不高兴,难道你就好受么?你还是多问问儿子的意思为好。趁着如今婚事还未说定,别把黄家人给得罪了!”

    牛氏嗔道:“芳姐儿有什么不好的?平哥儿就是跟我闹脾气。”话虽如此,但她还是把秦平叫了过去,问他这件事:“黄家人眼看着就要过来议亲了,这一回,你再也没有推托的理由了吧?从前你总说黄家不想让女儿做填房,不肯答应这门亲事,如今不必担心这一点了,可不能再任性!”

    秦平却长长地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对牛氏道:“母亲怎么就是说不听呢?竟然真个把黄家人请来议婚了,这叫儿子怎么办?!儿子……儿子原本对自己的婚事,其实早就有了盘算,连人都看好了……”

    牛氏吃惊:“你说什么?!”

    秦平回答她:“其实儿子在岭南时,就曾经看好了一门亲事,只是因父亲母亲都不在跟前,儿子不敢擅专,因此不曾与那家人有过约定。儿子原本是想,那家人明年就要上京来的,到时候寻个机会,请母亲见见他家的女儿,再谈以后的事也不迟。如今八字还没一撇,我却不好说出去,损了人家姑娘的名声。结果母亲却急急地把黄家人给请过来了……”

    秦柏一脸严肃:“你这话当真?!怎么如此粗心?!你既然心中有看好的亲事,见到你母亲为你操心,就该实话实说才是!”

    秦平低头认错:“儿子知错了,儿子只是拿不准那家人明年是否能顺利回京,因此不敢妄言。原本以为母亲还象先前那样,会先等儿子拿主意,不会真个与黄家人说什么的,哪里想到……”他顿了顿,脸上露出了沮丧之色,“儿子当真对黄家姑娘无意,心中更中意自己看中的人选。”

    “你这孩子真是……”牛氏忍不住拍了大腿,“这都叫什么事儿呀?!你这样叫我如何跟黄家人交代?!”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全能奶爸[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