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军婚:首长,〕〔都市极品狂兵〕〔极品兵王〕〔孤星刀客〕〔邪皇宠上瘾:爱妃〕〔邪医狂妃:帝尊,〕〔新婚1001夜:吻安〕〔校草是巨星:丫头〕〔三国之天下至尊〕〔夜帝独宠:天才萌〕〔万古金身〕〔最强牛头酋长〕〔农家悍女:撩个将〕〔艾泽拉斯的泰坦之〕〔一衍逆尘〕〔直播捉鬼系统〕〔娇妻甜如蜜:战少〕〔北唐天下〕〔倾世豪门:hello,〕〔治愈系男神[快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八十五章 抓包
    凤尾轩原本只是一处观景纳凉的小敞轩,由于地点比较偏,平日里无事就抛荒了,每每都是有主人要用到时,才会临时打扫整理出来。但由于秦含真与赵陌的一点小私心,如今凤尾轩已经是大变样了。

    每日都有仆妇将轩里轩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不说,轩中还根据季节不同,添置了长驻的物件。夏天是藤椅凉扇风铃与驱蚊的熏炉,冬天则是圆桌小椅,夹棉的椅搭,还有炭盆火折子,配了上好的银霜炭,再在两边风口上摆上两座双折大屏风。需要的时候,秦含真与赵陌自会另带了茶水点心过来。

    今日宴客,因着地理环境,凤尾轩并未启用,轩里轩外都是一片清静。衬着周围那一丛丛的凤尾竹,倒是显得轩中更清冷了些。不过吴少英来到轩中时,发现秦平已经点起了火盆,轩中暖意融融,并不觉得有多冷,似乎比宴上还要舒适一点儿。他顿了一顿,才走了进去,笑道:“姐夫还真是会找好地方躲清闲,我也有些扛不住了,方才被人灌了好几杯酒下去,双眼看东西都有些重影了呢。”

    秦平示意他在对面坐下:“坐吧,歇一会儿,暖和暖和。我也不知道这轩中竟然准备得如此齐全,想必是预备宴席间有宾客吃多了,可以有个暖和的地方散散酒,才特意备下的。”

    吴少英心道你误会了,这都是你那未来女婿为了与你闺女私下多相会几次,才弄出来的勾当,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心里总不待见那小子呢?实在是太过狡猾!

    不过这话他也不好明言,秦平摆出这个架势,明摆着是有话要与他说,只得坐下来,烤了烤火,越发觉得身上暖和了。椅子十分舒适,酒意一冲,他便觉得身上发懒,简直不想起身了。

    秦平却与他说起了方才母亲让虎嬷嬷递过来的话:“你觉得黄家这是什么意思呢?”

    吴少英懒懒地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么?黄家觉得姐夫不错,显然是不再排斥你与黄姑娘的婚事了,这也是好事。师母心心念念了那么多年,总算如愿得偿了。姐夫也别再推三阻四了,既然松了口说愿意续弦,就不该再让师母担心才是。”

    秦平看向他:“黄家人并未明言是看中了我,如今永嘉侯府上下,年纪老大却需要说亲的不止我一个,你也是,而且都是由母亲主理。你怎知道黄家话中提的不是你,而是我呢?”

    吴少英转头看他:“自然是姐夫你了。我是什么家世,姐夫又是什么家世?黄家乃皇亲国戚,当朝重臣,黄姑娘才貌双全,贤良淑德,以黄家人对她的宠爱,万万没有说亲不说你这位永嘉侯世子,却低就我一个寒门小官的道理。齐大非偶,我也不敢有任何妄想。况且……我那日是松口了不错,但那只是为了安老师师母的心罢了。等到姐夫婚事定下,师母要忙你的婚事尚且来不及,哪里还能分心来管我?等过完年,吏部的任命下来,我就要走马上任了,未必来得及吃姐夫的喜酒,只能提前给姐夫道个恼,还望姐夫别埋怨我才是。”说完顿了一顿,露出一个笑来,“瞧我,竟然疏忽了,我往后不该再唤你姐夫了,还是叫师兄的好。否则,让黄姑娘听在耳里,象什么样子呢?”

    秦平皱眉看向他:“你说这番话,有什么意思?你明明心里对这门婚事不是不在意的,为何还要在我面前说这些?!我知道母亲曾经劝你多留意黄家的消息,尤其是黄姑娘婚配的传闻,是为了我打算,而你心里对此心知肚明,也都照办了,因此一心觉得母亲认定了这门亲事,便不敢多走一步。可你为我与黄家打了几年交道,黄家了解的人是你,看重的也是你,赞赏的同样是你。我又算什么人?充其量不过是黄晋成曾经交好过的永嘉侯的儿子罢了。我统共没跟他打过几次交道,他凭什么看重我,还要委屈他妹妹给我做继室呢?!你别管我母亲怎么想,她也是真心疼你,若知道你能得一桩好姻缘,只有为你高兴的。”

    吴少英慢慢地坐直了身体,低头道:“师兄不要这么说,我……我怎敢有奢望?齐大非偶,黄家并非我能高攀得上的。更何况,黄家人已经在师母面前透露了口风,肯定更中意你做女婿。黄姑娘若嫁给了你,哪怕是继室,过门后便是永嘉侯世子夫人,身份足够体面风光,往日笑话她的人都只有闭嘴艳羡的份。师兄你又是个忠厚之人,对妻子一向一心一意,你们夫妻和睦,日后定会越过越好。而我……我是个孤苦零丁的寒门小吏,娶了高门千金,不但不能为她带来荣光,反而会令更多的人嘲笑她,这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师兄不要再与我多言了,师母为你相看这门亲事,费了无数功夫,耗了数年时光,如今才有了心愿得偿的希望。请你不要再让她老人家担心了,也不必再与我多言。我与黄姑娘……终究有缘无份。”

    秦平压低了声音:“你说你与她有缘无份,那就是承认有缘了?既然如此,又在我面前撒什么谎?别拿门第家世说事儿,这都是其次。你又算什么孤苦零丁的寒门小吏?你是永嘉侯门下,也是我这个世子的姻亲,父亲母亲视你若亲子,对你一向关怀看重。你年纪不大便已经要升五品了。这样的青年才俊,便是高门大户里也不多见,何必妄自菲薄?!我虽是永嘉侯世子,未来却只能走武官的路子,才德平庸,注定前程有限。而你是正经科举进士,入阁也未必无望,哪里就辱没了人家姑娘?!”

    吴少英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秦平叹了口气:“你我自幼相熟,不提你姐姐,你与我也是师兄弟。你跟我外道什么呢?你明明之前已经松了口,说愿意娶妻了,方才我把母亲那边的消息告诉了你,你便立刻反口说不愿娶了,当初只是拿话搪塞我母亲的。难道你心里不是想着,既然娶不到黄姑娘,索性一辈子打光棍儿也无妨?你有这样的念头,还装什么不在意?!”

    吴少英的脸色白了一白,仍旧没有说话。

    秦平叹道:“不要再强撑了,你便与我说句实话又能如何?你别总想着我父母对你有恩情,先问问自己的心,是否对黄家姑娘有意?若是有,那我就去母亲面前为你说项,黄家那儿,我也可为你保媒。母亲一向疼你,又想让黄姑娘做儿媳,我与黄姑娘合不来,定是要辜负母亲一番好意的,但若是黄姑娘能嫁给你,与做了母亲的儿媳妇又有什么不同?她定会欢喜。少英,为我之故,误了你的姻缘,几乎害了你一生,此事始终搁在我心底。若不能看到你娶妻生子,平安喜乐,你让我如何能安享富贵天伦呢?你只当我是为了补偿你如何?当日是我无意中夺了你的姻缘,如今……也该轮到我还你一桩好姻缘了!”

    吴少英沙哑着声音道:“师兄别说这样的话。往日种种,早就烟消云散了。真要说起来,其实我们三人都有错,并不能全怪你。死者已逝,那原是你我之间的纠葛,没必要攀扯别人。黄姑娘是无辜的,她好好的清白女子,品貌双全,是嫁人还是小姑独处,自然都该由得她心意来,就算要嫁人,也该得到自己的幸福,凭什么任由我们两个不相干的外人来决定她的终身呢?她又不是物件,没有什么让不让之说。”

    “说得好!”轩外忽然幽幽传来这么一句话,令轩中的两个男人都吓了一跳。秦平与吴少英转头望看,就看到黄清芳从入口处的屏风后转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脸尴尬的秦含真。两人不由得目瞪口呆,还有一种被抓包的窘迫感。

    秦含真已经尴尬得不行了。她陪黄清芳四处赏景游逛,一边叙旧,一边探口风,黄清芳始终没给她什么准话,两人便只是闲聊些别后经历罢了。因在园中逛得久了,天儿太冷,那几株梅花附近又不好长待,怕时间久了,男宾席上会有人来赏花,秦含真便建议回席上去。但黄清芳不想回席,跟一大群年纪比她年轻将近十岁的小姑娘待在一起,她尴尬,别人也不自在,况且在场的太太奶奶们多是亲友,肯定又会担心地谈起她的婚事,她还不如另找个清静的地方坐一坐呢。秦含真身为东道主,还有哪个清静地方能介绍给她呢?总不能穿过男宾席回自己的院子去吧?能来的自然就只有凤尾轩了。这里也算是她的地盘。

    没想到她们才走到轩外,就遇上了秦平与吴少英在轩中谈话。秦含真远远听到他们在谈论婚事的话题,有心要提醒两位长辈一声,没想到黄清芳却拦住了她。她只能闭了嘴,然后就看着父亲与表舅背着人家姑娘说起了婚事,你推我,我推你的,心里都快气死了。

    黄清芳家世品貌都是上上等的,又没有说恨嫁,这两位推来推去的,好象多么嫌弃别人似的,叫人家听了象什么样子?!

    但没想到听着听着,吴少英竟泄露出了对黄清芳有情的真心话来。虽然秦平的话挺欠揍的,但秦含真看着黄清芳双眼微亮,整个人好象容光焕发一般,便忽然觉得,兴许她与吴少英的这一段姻缘,真的有望能成了!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