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总裁限量宠〕〔永恒武道〕〔本尊夫人有点狂〕〔极品全能狂医〕〔极品护花狂兵〕〔网游之我是神〕〔抗战之铁血兵锋〕〔唐朝工科生〕〔浪迹在诸天〕〔最佳影星〕〔戈壁之爱〕〔校花的仙尊男友〕〔无限气运主宰〕〔都市逍遥狂少〕〔保卫国师大人〕〔锦途〕〔变身最皮萝莉〕〔圣道狂徒〕〔大明风流之铁血兵〕〔重生仙帝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八十三章 挖坑
    李子是个很细心的人,办事也周到。他仔细回忆自己过去几年的经历,把知道的情况都说了。但他与黄家那管事的交情只是平平,能说的也有限,只知道那人是黄晋成跟前负责外务的小管事之一,早年与他喝过酒,大致听他说起过他与吴少英的瓜葛,听说过他是吴少英送给外甥女秦含真使唤的,因此虽是秦家仆,却也对吴家的情况相当了解。

    秦平听完就一直沉默。这事儿怎么看怎么古怪。黄晋成与吴少英有数年交情,对他的情况想必早有所耳闻,不可能到现在才派人来打听的。况且那管事打听的内容,大都是许多外人都知道的事,哪怕是当面问吴少英呢,也能得到八成以上的答案,怎么黄晋成还要如此鬼鬼祟祟地派人来私下接触秦家下人呢?

    他看向女儿秦含真,道:“这不象是黄晋成会做的事。兴许……并非他指使的?”

    秦含真也觉得不象。不是说这管事的老婆曾经在老夫人跟前侍候过,如今又在黄夫人身边做事吗?兴许是内院的女眷们在打听?不过她们为什么要打听吴少英的情况?

    秦含真想了想,道:“如果黄家有意打探吴表舅的事,想必不需要等到李子回京,方才设法接触。我们可以去问问吴表舅带来的下人,兴许他们也知道些什么呢?”

    秦平点头。李子连忙自告奋勇:“这事儿好办,就交给小的吧。小的在吴家当了两年差,人头都是熟的,不必惊动了吴爷,就能找人问清楚了。”

    秦含真笑道:“你倒是机灵,如今还在休假呢,就忙着给自己揽差事上身。”

    李子笑着说:“有假的日子固然是清闲,只是有时候也太闲了些,每日家不知道做什么。在岭南忙了这么久,忽然闲下来,小的都有些不习惯了,连日子都不知道怎么过才好。”

    秦平笑道:“你身手不错,人也机灵,继续做奴仆倒是可惜了。记得从前三丫头提过,你原是良家出身,先人也是做过官的,就此荒废了,未免可惜。若是你愿意,可以到我身边来做个护卫,等有机会,就补了军籍,日后也有出人头地的一日,不至于辱没了祖宗,如何?”

    李子怔了怔,遂犹豫着低下了头:“大人的好意,小的铭感于心。只是小的已经发过誓,要一辈子为姑娘办事,怎能中途违诺呢?请大人恕罪。”

    秦平很是意外,认真看了李子几眼。他介绍的这条路,兴许要苦熬几年,但对于奴仆身份的人来说,绝对是一条康庄大道。李子到底明不明白他的意思?怎能如此轻易就回绝了呢?!

    倒是秦含真,心里明白李子在顾虑什么,便笑着对秦平道:“父亲别担心,这事儿好办得很。等我出嫁了,就让他给我做个陪房,一块儿到肃宁郡王府去。等他进了王府,后面补军籍也好,放良也好,都好办得很。在肃宁一地,还怕给他找不到个好差事吗?王府出来的人,旁人想必也不会追究他的出身家世。他只管大大方方地立身人前,谁还敢瞧不起他?”

    秦平听了,便猜到李子兴许是在顾忌自己的出身,那秦含真的办法也不错,就是李子日后的发展前景可能只能局限于肃宁郡王府辖下了。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李子自己乐意就行。他一笑置之,只是打趣女儿:“你一个姑娘家,怎么把出嫁呀陪房的事挂在嘴边?在自家人面前就罢了,若是让外人听见,就不怕别人笑话么?”

    秦含真嬉笑道:“光害羞可过不了日子,该办什么事还是得办的。”

    秦平想想也是,笑了笑,便不再多说了。

    李子自去探听消息,效率极高,第二日便报了上来,确实有人寻吴少英的仆人与随从打听过些他的事。不过吴少英治家看着宽松,其实也很有章法,仆人随从护卫,等闲是不会把家里的事往外说的,顶多是把那些人尽皆知的事提上一提,但也要看人。

    吴少英与黄晋成相交数年,交情不错,他手下的人与黄家的仆人也有交好的。本来一直相安无事,黄家的人也不会忽然跑来打听吴家什么事。不过他们住进永嘉侯府后,确实曾经遇到过从前黄家的旧识,对方身边总是会跟着一两个黄家的仆人,有的自称是黄晋成父母跟前当差的,还有人是给黄晋成的妹子做了陪房,陪嫁到了闵家的。这些下人都是家生子,彼此联络有亲,与吴家下人相熟的人带了亲友来与他们闲谈吃酒,他们自然是要笑脸相待的。

    对方确实打听过些吴家的事儿,但他们透露的不多,大概就是提一提吴家祖籍何处,吴少英父母祖先是何身份,家中又有些田亩产业什么的,还有吴少英并不曾娶过妻子,也没定过婚约,早年收养他的姨母关老太太是提过要替他相看,只是后来没成。至于吴少英与关家的关系,以及当年到底曾经相看过什么人家,又为什么没成——吴家仆人一个字都没透露过,所有消息都是含糊带过的。

    这种事不必详加打听,只需要寻个出身吴堡或是米脂县的人,都能打听到个大概。黄家打听到这些消息,估计没什么大用,他们也发现吴家下人嘴紧了。兴许是担心会引起吴家人警惕,他们没敢多问,只是保持着跟吴家下人的交情,隔上十天半月的,总要见上一面,送上些小东西,也收点小礼物,偶尔一起喝茶吃酒,但又是轮流做东,是个有心平等结交的态度,因此吴家下人与黄家下人一下以来都相处得不错。

    其中有一位护卫,从前曾经教过李子几招身手的,悄悄儿告诉他:“黄家人来打听的事,其实我们也发现有些不对了,曾私下跟老爷报过备。老爷说他知道了,让我们装作什么都没发觉,照旧与黄家的人相处着,看起来象是心中有数的样子。”

    李子挑了挑眉,便把这事儿也报给了秦含真与秦平知晓,还笑嘻嘻地说:“先前寻吴家几位叔伯们打听事儿的,跟寻小的人不太一样,似乎都是女眷打发来的,打听的还是吴爷的婚事,难不成是打算给吴爷做媒么?”

    秦含真面露古怪。既然是做媒,这又不是什么坏事,何必搞得这么神秘?

    秦平赏了李子,让他下去了,然后回头对女儿说:“这事儿你先别跟你表舅说,我去与他谈就好。”

    秦含真眨了眨眼,问他:“父亲打算跟吴表舅谈什么?如果黄家有意做媒,也是件好事。正好,吴表舅如今已经松了口,愿意娶妻了。”

    秦平笑着说:“你身为晚辈,又是未出阁的女孩儿,怎么好插手长辈的婚事?自然是交给为父。为父可是你表舅的师兄与姐夫呢,便与他的兄长是一样的。长兄为父,我自然要为他多操些心。”

    秦含真还要再说什么,秦平已经开始摆手了:“快去快去,马上就要到宴客的日子了,你的菜单可都拟好了?食材可都采办齐全了?酒水安排得如何?家里的丫头婆子小厮又是否训练好了?还有那么多事可忙呢,你操心长辈的私事做什么?”

    秦含真撇嘴,心想自己把事情都办得差不多了,就等日子到了,老爹能知道什么?就会来堵自己的嘴。

    不过嘛……秦含真想起自己曾经有过的脑洞,狡黠一笑,便一脸乖巧地答应下来,抽身回了内院。

    只是等到秦平走开了,她才重新回到二门上,让人把李子给叫了过来,小声叮嘱他:“如果黄家的那个管事再来找你打听消息,你想个办法,不着痕迹地透露给他知道,就说夫人已经成功说服了我父亲和表舅,要给他们说亲了,就在这两三个月里!”

    李子一怔:“姑娘,您的意思是……”

    秦含真抿嘴笑而不语。如果黄家真的对吴少英的婚事感兴趣,不管是要做媒,还是要招他做女婿,听到这个消息,总要采取点行动的,不可能总是在暗地里探听消息就算完了。反正现在吴少英已经松了口,主动权握在黄家人手里,就要看他们打算怎么做了。

    一直等吴少英自己主动出手,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吴少英还不知道外甥女儿刚给自己挖了个坑,他刚刚迎来了师兄兼表姐夫秦平,正有些头痛呢。

    秦平开门见山地跟他说:“李子报上来,说黄家有人寻他打听你的事儿,打听得很细,都是你家里的情形,还有婚事方面的消息。你与黄晋成交好,你觉得他们家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打算与你结亲么?”

    吴少英瞠目结舌,呆了好一会儿才道:“不过是下人爱嚼舌头罢了,姐夫理他们做什么?那都是黄家的下人,我们又不好多管。总算他们还不至于失了分寸,违了礼数,且由得他们去。实在做得过了,我再与黄大人私下提一提,让他好生管束就是。”

    秦平挑了挑眉:“你是这样想的么?你与黄晋成,想必比我更熟悉。这几年你因我母亲的吩咐,没少与他家的人接触。你又是一表人材,年纪虽大些,但无论相貌人品学识才干都是上上等的。他家若有女眷看中了你,也是人之常情。你与我一向情同兄弟,你何必与我见外,在我面前装没事人儿呢?横竖你已经答应了要娶妻,若黄家有好女,能与你成就姻缘,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儿?”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最强军婚:首长,〕〔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