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女配:冰山王〕〔天狱者〕〔末世之渊〕〔全息网游之暴走女〕〔极品全能狂医〕〔都市之我要吃遍天〕〔诸天狐妖大掠夺〕〔不朽魔心〕〔晚安,参谋长〕〔武断八荒〕〔最强神尊在花都〕〔汉侯〕〔我楼上的女神〕〔韩娱之灿〕〔一不小心苏成国民〕〔职场风云路〕〔至尊神魔〕〔试婚老公强势宠〕〔总裁爹地超给力〕〔美女总裁的纨绔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七十三章 老父
    ,精彩小说免费!

    赵砡被抬回益阳郡王府的时候,人已经昏迷过去了,下身一片血污狼藉。不必拉开他的裤子去看伤势,光是他两条腿的形状,就能让人看得分明,他的两条腿都断了。

    益阳继妃当场晕了过去,益阳郡王更是神色惨白,心痛得连话也说不出来。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让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无力承受。他虽然对次子早已失望透顶,却从来没想过赵砡会落到这个境地,无论如何,这总是他从小疼爱到大的儿子。

    赵研冷眼看着赵砡的伤腿,心中快然,脸上却露出了惊怒的表情:“怎会如此?!是谁打二哥打成这样的?!”他愤怒地看向赵砡的跟班,“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跟班其实并不是赵砡平日惯带着出门的人,只是帮忙做些粗活,跑腿传话的小厮罢了。因为几个素日跟着赵砡出门的护卫都遭了牢狱之灾,挨了板子回到王府,拿了益阳继妃赏的银子,再听了几句赵砡愤怒的斥责,都心灰意冷地回了自己的房间,连他们的兄弟与同僚,也跟着心冷了,没几个人愿意再为赵砡办事。他们只是为了钱财与前程,才会抱赵砡的大腿,如今既然知道跟着他,钱财没有,前程更无,百般辛苦也不会得一句好话,傻子才会继续跟他。况且如今益阳郡王降了爵,排场也跟着降了,他们未必需要继续做赵砡一家的护卫,有本事的人,哪里找不到差使做?

    于是,赵砡出门喝酒,身边就只带了两个瘦不拉叽的小厮,别人打他的时候,两人一个跟着挨打,比赵砡更早晕过去,另一个没那么机灵,也被打得象个猪头似的,倒是保住了四肢,此时正鼻青脸肿地向赵研哭诉。

    原来今日赵砡出门,运气不好,撞上了几个宗室皇亲家的子弟。赵砡的脾气素来不讨人喜欢,又一向眼高于顶,总觉得自己迟早会成为世子,继承亲王爵位,便有些不大看得起宗室里地位不如他的堂兄弟,没少得罪人。旁人碍着他是亲王府嫡子,又得父母疼爱,只能忍气吞声。但身为宗室,又在京城住得久了,这些王孙公子,哪个是软杮子?知道他如今落魄了,今后都别指望翻身,又听说他如今在父母跟前也失了宠,还不抓住机会痛打落水狗么?会把人的腿打断,只是意外,但他们本来就没打算轻易放过他,从前受了他不少气,他们就等着要报复回来呢。

    赵研连忙问小厮,是谁家子弟打人的?但小厮却说不出来。他是从辽东跟来的,不熟悉京城情况,从前也少跟着出门,哪里认得谁是谁?只是听旁边的酒客说,那几位是王府里的贵人,别的都是几位贵人嘴里说的。但打人的犯人又怎会自报家门呢?至于赵砡,当时已经醉得不醒人事,恐怕也认不出来了。

    赵研气得直跺脚,对益阳郡王道:“二哥好糊涂!这下连犯人都不知道是谁,让我们找谁算账去?!”

    益阳郡王捂着胸口,深深地看了小儿子一眼:“先叫府医来治理伤势要紧,旁的……先别管!”

    赵研被他的眼神慑住,但很快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答应下来,一边让人去请府医,一边叫人来抬赵砡回房,还要打发人去看母妃的情况,回过头来,又要操心父王的身体,忙得团团转。

    赵砡才被抬回房间,放到床上,就醒过来了,一睁眼就象叫得象杀猪一样。小厮一边哭着一边跟他说明原委,赵砡气得大哭:“是谁?!是谁害我?!”又惊恐地摸着自己的两条腿,一边叫疼,一边叫请太医,猛一瞧见赵研扶着益阳郡王进门,就指着小弟弟的鼻子质问:“是不是你?!你记恨我让人做手脚,害你坠马断腿,所以才会报复我?!”

    赵研一愣,冷下脸来:“原来我当初没有冤枉二哥,真的是你害我的!”

    赵砡一噎,强自道:“你别扯开话题,快给我说清楚,到底是不是你让人来打我的?!”

    赵研冷笑道:“你不是整天说当日我摔马是意外么?父王母妃都这么说,我除了闭嘴,还能怎么办?我让人打你做什么?你的腿断了,我的腿也断了,我们亲兄弟俩都成了残废,爵位只能便宜赵硕,我跟你亲还是跟赵硕亲?那样的傻事我能做么?!”

    赵砡哑然,旋即又被双腿的剧痛分散了注意力,又哭又喊:“若不是你,还会是谁?!谁会特地打断我的腿?!”

    赵研冷笑:“天知道二哥你成天在外头做什么?又得罪了什么人?如今都什么时候了,父王母妃身体都不好,全家人还要准备南下就藩的行李。我在家里忙个不停,连吃饭睡觉都不能安生,二哥倒是清闲得很,竟然还跑到外头去喝酒,醉得不省人事,又与人打起来了。谁打了你,你自己定是知道的,又来赖我做什么?!”

    “都少说两句吧!”益阳郡王阴沉着脸道,“两兄弟成天吵吵嚷嚷的象什么样子?!”又喝斥赵砡,“你从前是怎么说的?竟然真个对你亲弟弟下了毒手,哪里象是个哥哥的模样?!如今又不分青红皂白,指责研儿报复你,不把这个家吵散了,你就不甘心是不是?!给我老实些养伤吧!报复的事,等你的伤好了再提。这会子什么轻,什么重,你都分不清,难不成白长了这二十几岁?!”

    赵砡实在是疼得厉害了,正惊惶不安呢,被父亲这一骂,心里又不确定了,开始暗悔方才说出了真相,倒把父亲给得罪了,日后与赵研,更难装兄弟情深。他只能哭得更大声了些,借着伤腿,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好蒙混过去。

    府医匆匆赶到,为赵砡正了骨,包扎了伤腿。但他同时也对益阳郡王明言,自己在跌打骨伤上头,只能说是平平,为了二公子的伤情着想,还是要请太医来的好。

    赵研脸上露出了讥讽之色。他的腿伤,父母就是吩咐府医来治的,当时怎么没人说府医不擅长呢?

    益阳郡王只当没看见,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只能装聋作哑,否则,这个家散了,母子兄弟反目成仇,日后一家人要如何相处下去?身为老父,他也为难呀!

    他强忍着心痛,催下人去请太医,又问了府医一些禁忌事项,便让后者去看妻子了。

    益阳继妃只是一时激动晕了过去,经府医施针,也慢慢醒转过来,一醒就急着去见长子,看到他双腿的惨相,就忍不住软倒在旁,哭泣不止。

    赵研安慰她道:“方才太医来过了,说二哥的伤势能治,只是需要静养上一年半载的,别轻易挪动,就行了。母妃先别顾着伤心,还是赶紧安排二哥养伤的事要紧。还有二哥的婚事,是不是要往后推?”

    益阳继妃忙止住哭声,抬头看向小儿子:“此话当真?!他……他不会象你这样……”

    赵研冷笑了一声:“怎么会?他治得及时,又有太医医治,不象儿子,是被耽误了的。”

    益阳继妃有些讪讪地,小儿子的伤被耽误了,她其实也有责任。只是当时,她是真的以为小儿子双腿没救了,所以方才,她也以为大儿子会落得同样的下场。得知太医能治,她庆幸之余,才发现自己当初犯了多大的错误。若不是小儿子的伤被耽误,他们兄弟二人,兴许还不会走到反目成仇的一日。

    赵研又淡淡地道:“母妃在此,儿子就先出去了。母妃不知道,二哥在外头得罪了别家王府的子弟,不敢冲别人发火,倒指责是儿子指使那些堂兄弟打断了他的腿呢。原因是因为他当初害得我摔马断腿,因此我要报复他。到了今天,我可总算亲耳听见二哥承认自己干了这件事了。母妃日后可别再怪我冤枉了他。”

    他头也不回地出了门,益阳继妃很想叫住小儿子,但张着口,却无论如何也喊不出那个名字来。

    赵砡忽遭此劫,顺天府那边也是查得沸沸扬扬的,但无论是酒楼里的人,还是赵砡身边的小厮,都说不清楚到底是哪家王府的贵胄子弟干了这件事。宗人府那边,则是有几家王府的女眷派人去递了话,催他们早早结案,反正不过是几个流氓地痞生事,借着宗室名号逃避罪责罢了。王府子弟都是知书达礼的,无缘无故的怎会胡乱打人?

    宗人府与顺天府都在怀疑,犯事的就是这几家王府的子弟,但没有证据,也不好多说什么。正巧有人认出其中一名打人者似乎有些象城南一个以给人做打手为生的地痞,官府最终就真的把对方一伙人抓了起来,声称是犯人,不顾对方嚷嚷着是奉了贵人命令去打人的,将他们嘴一堵,往大牢里一丢,就了结了此案。

    宗室年轻人争闲斗气的小案子,面对失势的赵砡与圣眷在身的几家王府,他们当然知道该怎么选。

    只是案子虽然了结,宗室里却纷扰不断。不停有人猜疑到底谁才是那个指使人去打赵砡的幕后主使,你推我,我推你,其中又以曾有女眷出面的几家王府子弟嫌疑最大。他们却不服气了,坚称自己没干过,是被冤枉的。于是三天两头,便有宗室子弟争吵打闹,事情闹到御前,皇帝也十分不满。

    赵陌再次上门,转达了皇帝催益阳郡王动身的意愿,也是在暗示,再装聋子,皇帝就要下明旨了。要等明旨催促,益阳郡王府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为了面子,益阳郡王不得不带着妻儿仆从,不甘不愿地冒着风雪,走上了南下的道路。

    至于赵砡?伤势未愈,挪动不得,只能被单独留在了京城的益阳郡王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阴倌法医〕〔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蜜爱春娇(种田)〕〔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