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你,预谋已久〕〔位面电梯〕〔一切从超神学院雄〕〔海贼之王者黑龙〕〔屌丝道士之厄运起〕〔位面之召唤大军〕〔阴阳化天下〕〔龙族疑云〕〔滴,学生卡〕〔逆命妖途〕〔官升一级〕〔纯阳剑尊〕〔你是我的色彩(快〕〔三国最强主宰〕〔荣耀之冠〕〔弃妃妖娆,皇上请〕〔烂宇冲宿〕〔爱乐荒城〕〔逆修追杀令〕〔蜀山剑宗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六十九章 长子
    赵陌与秦含真能查到的事,原辽王,如今的益阳郡王,自然也能查得到。

    他从宫里“谢恩”回来,就收到了手下人调查出来的结果,差点儿没吐出一口血去。

    皇帝这分明就是不想看到他过得好,一心要杜绝他坐大的可能呀!这远在千里之外的陌生地方,面积不算大,还有强势的邻居,身份背景不可小觑的地头蛇,他又不能带上曾经的所有属官与军队同行,要如何在这层层阻碍之下,在益阳树立起象在辽东时那般的威胁与地位?!

    益阳郡王这时候有些后悔,谢恩谢得太早了。若不是已经接了旨,他说不定还有希望劝说皇帝改个主意,哪怕是另寻个理由为他改封也好。就算不能留在广宁,寻个离京城近些的地方也好呀。象赵陌,不就是封到了肃宁?那里距离京城,骑快马也就是一天的路而已。

    然而,他为了次子考虑,不得不做出欣然接旨的模样,如今却是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益阳郡王暗暗咬牙,当他看到上门来贺喜的赵陌时,也没有了好脸色:“当初我说什么来着?广宁就极好,你为何不在御前帮我说情,反而任由皇上将我封到了益阳?!”

    赵陌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难道益阳不好么?挨着洞庭湖,可是渔米之乡呢!那地方比广宁要富庶多了,气候也更温暖。王爷在辽东苦寒之地待了几十年,平日里双腿有旧疾,一到冬天阴冷的时节,膝盖就不舒服。到了益阳,王爷一定会好过许多的!更何况,论及出产,也是益阳比广宁更多更富。皇上也是想到王爷多年来为国镇守边关,劳苦功高,方才为您选定了一处富庶的封地,让您老人家安安心心地养老呢。”

    益阳郡王又有了吐血的冲动。可他却又憋闷地没法反驳。他总不能跟赵陌说,益阳不如广宁,是因为留在广宁,可以维持他在辽东军中的影响力吧?至于封地出产如何,那有什么要紧的?只要他手里有了军队的实权,又是曾经在辽东当家作主过几十年的旧主人,继续操控辽东一地的各处林场、参园、矿山等等,又有什么难的?从中得来的财富,岂不是远胜于益阳一州能提供给他的东西?

    益阳郡王磨了好一会儿的牙,方才忍住了气,问赵陌:“你二叔的案子一直没有消息,你常往宫里去,可曾听到什么风声么?”

    赵陌道:“二叔酒楼那桩案子,原本抓住真凶,便可结案了。房东被杀那件案子,顺天府是分开处置的,刑部与大理寺,也是这个意思。本来他们都准备要递奏章到御前,请皇上准许他们放人的,没想到二叔的护卫忽然承认了杀人之事,事情的进展才停了下来。虽说护卫们都声称自己是自作主张,并非受了二叔的指使,二叔当时也不在场,但他们毕竟奉二叔为主,谁能担保他们真的不是奉命行事呢?更别说那房东的宅子里还有那叠要命的东西……顺天府不肯就此结案,二叔身上的嫌疑没法洗清,案子就拖住了。如今再想把二叔弄出来,只怕难处更大了些。那些护卫们真是做了件蠢事。他们以为自己是在护着二叔,却不知道他们让二叔与王府上下都陷入了更麻烦的境地里呢。”

    益阳郡王叹了口气,面色阴沉沉地。他就知道,妻子做了蠢事,不但害得他降了爵,连原本可以顺利救出来的儿子,也一并坑了!

    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多说也无益。就算怪罪益阳继妃,也无法让事情重头再来。益阳郡王便对赵陌说:“这事儿……你多帮着打点吧。皇上要收回辽东,我们配合了,不曾有过半句怨言,皇上也该洗刷我们身上的污点才是。明明不是你二叔做的事,护卫们认罪,也并非真的下过手,皇上总不能刚得了好处,就翻脸不认人吧?!”

    赵陌笑道:“王爷放心,皇上心里记着呢。想必用不了几日,二叔就能放出来了。如今不见动静,只不过是怕糊里糊涂地结了案,外头会有闲话。等到顺天府捉到蓝大富这个真凶,二叔还怕脱不了罪么?”

    益阳郡王不以为然地道:“若是那么好抓,蓝大富早就落网了!万一顺天府的人无能,花上一年半载的,才把人抓回来,我儿难不成还陪着在大牢里住上一年半载么?!”

    “王爷担心什么呢?”赵陌笑嘻嘻地说,“皇上既然与您有过约定,自会守诺。顺天府若说他们把人抓住了,那就是把人抓住了,事后也不会当众公审。您不必担心的。”

    益阳郡王以为自己猜到了赵陌这话的暗示,这意思是,就算蓝大富不曾落网,皇帝也会让顺天府出面宣布抓到了人,反正只要有一个理由放赵砡就行了。本来就是一桩交易,他们拿出了诚意,皇帝自然不能食言,与官府配合着演个戏又有什么难的?

    益阳郡王顿时淡定了,点头道:“好孩子,你说得是,我竟没想到这一点。既如此,我便在府里等消息好了,相信那蓝大富很快就会落到官府手中。”

    赵陌笑笑,没告诉他,这“蓝大富”其实早几日就落到官府手里了,只不过此官府非彼官府罢了。密谍司那边扣着人,就是为了观望益阳郡王接旨后的动静,免得这头放了人,结了案,他们夫妻又在那头闹出夭蛾子来。

    赵陌只提醒益阳郡王:“皇上有旨,命王爷尽早带着妻儿离京就藩,怕是要在冬天里赶路了。从京城去益阳,最好是走水路,经运河坐船到达长江水道,再调头逆流而上,比坐马车走陆路要舒服许多。只是如今寒冬腊月将至,运河的水也不知几时封冻,您这一路未必会顺畅,说不定中途还会被堵在路上,还是早日派出人手去安排船只的好。还有王爷留在辽东的家当,也该让心腹之人前去收拾收拾,连同仆人一同运往南边了。至于属官与亲卫队首领,亲王与郡王等级不同,属官数量也是不一样的。降为郡王后,王爷身边只需要留一名教授,与一名典膳,再添一个亲卫长,也就差不多了,恐怕大部分的属官,都不能跟着您就藩。您看……是从旧人中挑选心仪的人选,还是请皇上再为您派几个得力又熟悉益阳的属官好呢?”

    益阳郡王冷着脸道:“知道了,我会考虑这件事的。”心里觉得赵陌虽然处处时时都是在为他好,但也不大乐意继续听赵陌说些降爵、赶路、搬家、属官之类的扫兴话了,随便虚应两句,就把人轰了出去。

    赵陌在院子里遇上已经等了好一会儿的赵研。赵研冲他笑了笑,抓着他的手臂,就要带他往自己的院子走。

    赵陌忙道:“三叔,你放开我吧,我自己走就行了。”顿了顿,“这几日三叔没事吧?王爷王妃心情正不快,也不知可曾拿你出气?”

    赵研回头看了他一眼,微笑道:“这么多天了,你还是头一个问我,父王母妃有没有拿我出气的人。难为你了,如今这满府上下,都在操心赵砡几时能从宗人府大牢里出来,有几个还记得问我,是不是受了委屈呢?”

    赵陌笑道:“我不过就是白问一声,怎么倒换来三叔这么一大通话?”

    两人来到赵研的院子,直接进了屋,赵研把丫头们赶了出去,才对赵陌道:“这些天我没受什么委屈,顶多就是听母妃啰嗦她的委屈,还有赵砡的委屈罢了。但她如今还要指望我到外头跑腿,已经不会再动不动就骂我了。她好象得罪了父王,还得罪得不轻,因此才需要依赖我。我嘛,也算是顺势而为吧。如今父王、母妃都对我不错。有赵砡那个蠢蛋衬托,我越发象是个聪明能干的好儿子了。若不是这腿上的伤还未好,这郡王长子之位,早就落到了我的头上!”

    郡王长子之位?

    赵陌有些无奈。赵研的父亲刚刚降了爵,正为不知能不能掌控新封地而烦恼呢,赵研就已经要打起继承人的主意来了?

    赵研看到赵陌的表情,挑了挑眉:“怎么?听到我说这话,心里不得劲儿?依我说,这真是再合情理不过了。别看你老子原本是世子,如今父王降爵改封,圣旨可没有写明你老子顺势成为郡王长子,这就算是变相剥夺了他继承权的意思了!想来赵砡被陷害了一个杀人的罪名,还被关在宗人府大牢里没放出来呢;你老子中了北戎人的圈套,纳北戎密谍为妾,还生了儿子,惹出这么大一摊子事儿来,怎么可能完全不受牵连?!我看皇上这么不声不响地夺了他的世子名头,就已经是皇恩浩荡,给你们父子留体面了。这多半是看在你的面上。否则,哪儿有你老子如今的清静日子?”

    赵陌不得不承认他这个猜测是对的,干巴巴地说:“我求情求了很久的……”因为帮着算计了辽王府,求情的效果还算不错。

    赵研摆摆手:“你老子的事与我无关,反正他有了这回的污名,也休想能再去争郡王长子之位了。赵砡还在牢里呢,除了我,还有谁能争?只要我把双腿上的伤养好了,请旨册封,就是随时的事儿!”

    说起养伤,他有一件事要请求赵陌帮忙:“我打算不在京城等明年封爵了。我找人打听过,秦王府几位堂兄弟当日受封时,也不是人人都在京城接旨的。只要是皇上定下的人选,隔着千里,一样会派天使前去颁旨。我想陪父王母妃往南边去就藩。反正这一路若是坐船,我想养伤也方便。倒是太医那边有些麻烦,我不可能带太医同行,也不知京城能不能找到医术同样高明的大夫,陪我走这一趟?”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国民男神:九〕〔沈娴秦如凉〕〔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