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专宠:腹黑逆〕〔我的技能下载器〕〔帝国总裁的囚笼〕〔崛起诸天〕〔从学霸开始〕〔回到三国的特种狙〕〔精灵之最强玩家〕〔神级美食主播〕〔万古一拳女神〕〔心动101次:娇妻萌〕〔诱妻入室:冷血总裁〕〔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诱妻入室:冷血总〕〔豪门通灵萌妻〕〔驭鬼邪后〕〔如来必须败〕〔我大概是个假主角〕〔从红楼世界开始〕〔庶女锋芒之毒妃〕〔钢铁蒸汽与火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六十五章 宵夜
    赵陌的晚饭——或者说是宵夜——是在永嘉侯府解决的。他出现在秦含真面前的时候,让她大吃了一惊。一更天(晚上19点到21点)都快过去了,他怎会在这时候上门?

    “我今天还没有见过你呢。”赵陌可怜巴巴地看着她道,“再说,我本来跟家里说了,今儿会去辽王府吃晚饭,还要去我父亲那儿一趟,费嬷嬷他们定会以为我在外头吃过饭了,根本没想到我祖父和父亲都不曾留我。我这会子再回家里去,冷锅冷灶的,又能吃什么?”

    听起来是很可怜,秦含真立刻就心软了。不就是一顿便饭吗?一会儿就做好了。

    如今已是冬天,但吴少英进京后,偶尔会需要与人应酬往来,有时候回家晚了,难免会觉得肚子饿。牛氏心疼他,特地命厨房的人每日备上两份新鲜面条,随吃随做,连汤底都是熬好的,连汤罐放在灶上拿小火煨着,保持热度。就算吴少英那天晚上用不着吃宵夜,那也不要紧,第二天早上自会有人解决掉的,半点儿不会浪费。

    今晚厨房备下的面条不少,匀出一份来给赵陌,也没什么难处。今天的晚餐有清炖的羊肉汤,拿来做个汤底,下了新鲜的面条,再配上四碟自家腌制的小菜,切一碟五香卤牛肉,再配上一碟酱萝卜,一盏茶的功夫就尽数摆到了赵陌面前。哪怕只是一顿简单的羊肉汤面,也照样满满当当地摆了半张桌子,诱香扑鼻,看得赵陌食指大动。

    他是在花厅里吃的,就只有秦含真陪着他,丰儿守在门边,考虑到外头的温度,没让她到门外去。至于旁人,都没在屋里碍事儿。

    秦柏今日被召进宫里,陪皇帝用了晚饭,席间喝了点小酒,可能喝得有些多了,回家后便犯困,已经睡下。牛氏照顾好丈夫,见赵陌这儿有孙女照看,就放心回了二门里。也是因为赵陌每天都来,她早习惯了,不用次次都慎重对待,所以也没跟他客套。近来小孙子庄哥儿有些上火,今儿还吐了奶,牛氏放心不下,一天能往西院跑五六回,如今是要赶在睡觉之前,再过去瞧一眼。小冯氏毕竟是头一回做母亲,还需得经验丰富的婆婆指点呢。

    赵陌吃完了满满一大碗面,总算觉得肚子缓过气来了,方才就着美味的羊肉汤,慢慢地吃着那半桌子的小菜,同时与秦含真聊起了天,就聊今日的经历,没有说得太过深入详细,但大致的情况,他都没瞒着。

    秦含真听完后问:“这么说,那些北戎密谍,除去几个带头的,基本都落入皇上手里了?你父亲府里的奸细,也都清除干净了?”

    赵陌点头,叹道:“真是不容易,他们人还挺多的。我让人盯了他们很长时间,时刻不敢松懈,才总算是把他们的人手给揪了出来。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一声那个声称自己叫蓝大富的人,若不是他设了这么一个圈套去诓我二叔,三叔又及时提醒了我,我去向父亲报信时,发现了他府里还有北戎人潜伏,恐怕我是绝不会知道,他那儿还藏有别的北戎密谍呢。我本以为,早前被抓的珍儿母女,死了的珠儿,以及前院那个婆子,再加上与那婆子联系紧密的几个新仆从,就已经是他们安排在我父亲府中的所有人了呢,没想到这最后落网的奸细,还真是沉得住气。真是叫人防不胜防啊!”

    “这叫什么沉得住气?”秦含真不以为然地道,“本来嘛,这个人要是一直不冒头,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是奸细,哪怕是兰雪被抓了起来,北戎人也依然有耳目安插在你父亲的府里,随时有可能探听到本朝的机密。结果,他居然是为了一个用来对付你父亲的圈套暴露了自己,而这个圈套同时还要牺牲他们的同伴,以及他们本来可以利用的赵祁……我觉得这真是太蠢了!”

    赵陌笑了笑:“虽然是蠢了些,但他不知道我派了人守在父亲府第周围,但凡有人行踪可疑,就会跟上去,自然就没提防了。他只需要知道,若是自己不走这一趟,他的同伙就有可能会被二叔带去的人堵个正着,为了救回同伴的性命,他也顾不上这许多了。他的想法倒是好的,可惜太粗心了,还有些蠢,没料到他反而将我们带到了他的同伴面前。因此,他在被抓之后,很快就趁人不备自尽了,估计是无颜面对同伴吧?他其实想太多了,他领我们去的地方,虽然是新的,但他其他同伙的几处藏身地,我们却是早已知晓了,只守株待兔罢了。”

    说起守株待兔,秦含真对那只“兔子”很是好奇:“到底这些北戎人是跟谁勾结了呀?这个人很恨你父亲吗?还是与辽王府有仇?这一回辽王府真是倒了大霉,照你的说法,就算辽王清楚自己儿子是冤枉的,心里委屈,也只能向皇上屈服了,因为辽王府上下连着辽东军在内,都禁不住查。万一朝廷查出了更大的问题,他的下场还会更惨,倒不如顺势跟皇上做交易算了。但交易就算做成了,辽王也不至于失势,只是失去了辽东这块辽阔的封地罢了,他还是实权王爷,拥有另一块小些的封地。我觉得,等到你二叔脱罪之后,辽王未必会甘心被人算计,说不定要报复的。”

    “他爱报复就报复吧,但报复也要知道是谁害了他们吧?”赵陌挟了块薄薄的卤牛肉吃了,慢慢地道,“他如今还不知道北戎人大多数已经落入到皇上的手里了,到时候也不晓得该如何找人去。等到皇上下旨,决定了他的去处,他在京城是不可能久待的。我估计,皇上年前就会把他打发走的。王爷怕是要在路上过年了。”

    秦含真想了想,小声问他:“你觉得北戎人的盟友会是谁?”

    她稍稍分析了一下,如果真照北戎人招供的那样,是个极有权势地位、身份尊贵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要跟北戎人合作?目的是什么?又答应了北戎一方什么条件?他们是如何联系上的?北戎人凭什么相信他呢?他又为何要对付辽王府与赵硕?而且,他一方面与北戎人合作,另一方面又哄着赵砡去告发赵硕私纳北戎女子为妾并生子,这个北戎女子与他的盟友还是同伙的。他到底是想干什么?而他的北戎盟友,居然连这种事都答应了!

    秦含真对赵陌说:“我估计他们是觉得,兰雪身份暴露,也失了宠,连儿子都失宠了,已经没有了用处。但说真的,就算是这样,他们也犯不着反手捅同伴一刀吧?兰雪虽然对不起我们,对不起你父亲,但对北戎还是很忠心的,小小年纪就潜伏在你父亲身边,还给他做了妾,生了孩子,潜伏了有十年吧?密谍做到她这份上,已经算是不错了。你父亲都还没杀她呢,她的同伙犯得着这么急着逼她去死吗?”

    赵陌想了想:“我也觉得这事儿很奇怪,所以我觉得,必定是这个盟友能给北戎人带来更大的好处,远胜于兰雪母子。兴许……这个人如今就有权有势,可以满足北戎人的要求,但兰雪母子却还要许多年的时间,更多的心力,才能有出头的一日。北戎人没有耐性了,不想等下去。”

    问题就在这里了。要是眼下已经拥有了权势,这样的人又为什么要跟北戎人合作呢?北戎人又是怎么相信,他会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好处?

    秦含真道:“如果这个人的权势已经到了能给北戎带来好处的地步,他想要对付辽王府,有什么困难的?辽王府在朝中谈不上有什么势力,就只在辽东嚣张而已,皇上还不待见他们。如果那人与辽王府有仇,很容易就能报复回去了,朝中不会有多少人愿意替辽王府说话的。如果他是要赶尽杀绝,那可能困难一点,宗室里会有反对意见。但如果只是让辽王府名声扫地,吃点亏,被降爵,收回封地什么的,光凭那叠所谓的罪证就足够了。辽王府本身就不干净,朝廷一查就能查出来,那人又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子来对付辽王府呢?”

    赵陌沉吟片刻,抬眼看向秦含真:“他不能让人知道,想要对付辽王府的人是他!”

    秦含真精神一震:“这是个合理的猜测。如果不是为了藏头露脸,他只需要把那叠罪证往皇上面前一递就行了,不想让人知道,也可以送到御史手上去,不必亲自出面,就能对付得了辽王府。只不过,这么做不能保证别人猜不到是他在背后搞鬼罢了,因为御史总会知情的。”

    一心要对付辽王府,却又不能让人知道是他做的……

    秦含真疑惑地看向赵陌:“你们辽王府有这样的仇人吗?”

    赵陌没有回答,只是低头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对秦含真道:“这个人……不见得是辽王府的仇人,他可能只是……想要辽王府一系名声扫地罢了。”

    秦含真听得有些糊涂:“既然不是辽王府的仇人,又为什么想要辽王府一系名声扫地?”

    赵陌微微一笑:“因为……我也是辽王府的子孙啊,辽王府名声扫地,我又能清白到哪里去呢?就算我什么罪名都没落下,也顶着个罪人子孙的名头,外头那些传说东宫想要过继我为嗣的小道消息,还会有人当一回事么?”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乱伦大杂烩〕〔顾轻舟司行霈〕〔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见鬼〕〔乡野春月〕〔重生盛宠:总裁的〕〔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重生渔家有财女〕〔头号新宠:禁欲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