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麻辣小军嫂〕〔恶魔驾到:甜心撩〕〔嫡女善谋〕〔国子监绯闻录〕〔天师盗墓传奇〕〔遥望行止〕〔娇妻高高在上〕〔斗破之忍术系统〕〔梦幻天朝〕〔最强异变〕〔穿梭诸天〕〔我被系统托管了〕〔萌妃驾到:本妃是〕〔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史上最强狗熊系统〕〔游戏之狩魔猎人〕〔林先生,您的影后〕〔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全能巨星奶爸〕〔都市之修真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六十三章 到手
    赵陌这是在吓唬父亲赵硕。

    不吓唬不行,就算赵硕如今看着还算老实,但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再犯蠢呢?况且他如此执着于辽王世子这个名号,一旦让他知道,他以后做不成辽王世子了,说不定会纠缠着儿子,逼儿子为他再另谋封爵呢。

    赵陌没空惯他这个毛病。无论是哄还是骗,他都要把赵硕给吓老实了,以后不要再做不切实际的美梦。

    果然,听了他的话后,赵硕整个人就慌了。他象只没头苍蝇一样在屋里转悠,脸色苍白,语无伦次:“怎会如此?怎么会?!父王不会答应的……那女人就不怕辽王府被卷进去么?!父王一定会很生气,他一生气,赵砡就不可能做世子了!不……他如今摊上了人命官司,原也做不得世子了……王妃怎能如此可恶?为了救儿子就不顾大局,这下我可真要被害惨了!”

    自言自语了半日,赵硕又回头来怪儿子:“都是你!当初我就不该答应和你一起去向父王说实话!若当日没说,如今哪里来这许多烦恼?!”

    赵陌瞥了他一眼:“父亲是不是忘了?我们去见王爷,是想让他去阻拦二叔告密,至于二叔是如何知道兰雪蓝福生兄妹的事,自然是因为有人骗了他。骗了他的人是谁,父亲想必也心知肚明。那些人为何要这么做呢?难不成不是因为父亲收容了兰雪与蓝福生,宠信有加,方才引来了这群北戎密谍么?”

    赵硕脸色一白,咬牙道:“最初收留兰雪的,可是你母亲!”

    赵陌神色淡淡地:“我母亲也不过是被兰雪的可怜样骗了,好心收她在府里做个小丫头罢了。把小丫头拉上床,又抬举她做了妾,还纵容她生儿子、与正室对着干,甚至是对正室下毒的,可是父亲您呀!”

    赵硕一噎,知道自己做下的蠢事是无论如何也蒙混不过去了,但他还在强撑:“我又怎知她会是这样的人?!若你母亲没有将她带进府里,也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赵陌不以为然:“蓝福生又不是母亲收在身边侍候的,那兰雪既然是他的妹子,早晚会进府,不是母亲带进去的,也会是别人,说不得便是父亲您了。”

    赵硕又是一窒。这事儿还真是说不准,兰雪那妇人,生的容貌颇合他心意,从前年纪尚小时,就已经显露出几分柔媚风情,妥妥是美人胚子。她初进府的时候,他并不是没有动心过的,只是那时候她年纪还小,又被安排去做了粗活,不在他跟前晃悠,他很快就忘掉罢了。再后来,他与妻子感情融洽,又有了一个容貌美丽的妾,自然就更想不起兰雪来了。若不是妻子丧期,兰雪身着一身白色孝服,袅袅婷婷,分外诱人,他又不知是怎么了,一时糊涂,与她成就了好事,只怕等丧礼结束,他回了京城,就会彻底忘记这个丫头了。

    如今回头想想,兰雪那时只怕也是做了手脚的,那日妻子灵前烧的香,味道就有些不对……

    赵硕晃了晃头,将所有杂乱的思绪赶出自己的脑袋,有些僵硬地说:“这些陈年往事就不必再提了,提了又有什么用?!现在不是在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该想想办法,怎么样王爷去拦住王妃!”

    赵陌淡笑了下:“拦不住的。王爷当然不愿意看到这种事发生,他心里明白大局为重。但王妃素来最看重二叔,眼看着二叔的案子进展不妙,随时都要定罪了,她还能忍么?自然要将北戎人说出来的。一旦说了这是北戎人在捣鬼,那辽王府会被陷害,便成了顺理成章。北戎密谍在大昭京城杀人,还能露出痕迹来么?一切就都能解释了。至于这些北戎人是怎么来的……”

    他凑近赵硕,压低了声音:“即使招出父亲又能如何?若能将父亲赶下世子之位,她心里自然更欢喜。就算二叔做不了世子了,她还有三叔呢。她也不必太过担心辽王府会被卷进去,北戎密谍既然是父亲的人,她只需要说过去你们在辽东时,她管束极严,盯得极紧,你的下人绝不可能会有机会进入王府机要之处,也就完了。人又是你招进府的,并非她指派,要追责,自然也是你的责任更大些。任何的猜测都是虚的,只要没证据证明兰雪与蓝福生确实偷盗过辽东军的机密,并通知了北戎人,造成辽东军战事失利,就没人能指责辽王府犯了大错。辽王充其量就是得一个失察的罪名,又不会伤及性命,反而有很大机会救出二叔……如此合算的买卖,王妃凭什么不做呢?”

    赵硕一路听,脸色一路惨白,到得最后,已经几无人色了。

    他慌忙抓住了赵陌的手:“好孩子,你是知道的,父亲真的是冤枉的!蓝福生倒罢了,兰雪……兰雪绝不可能接触什么机密。她进我后院,做下的最大一件事,就是给小王氏下毒,以及为我生了个小儿子了!小王氏已经大归,王家又落败了,不足为虑。至于小儿子……”赵硕咬了咬牙,“我已经有你这个儿子了,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儿子,身上流着北戎人的血的儿子,我不要也没什么!你把祁哥儿带去给皇上处置,就算皇上要杀了他,我也不会喊一句冤的!横竖他亲娘是北戎密谍,他这辈子也不可能有什么出息了!”

    赵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目光渐渐幽深,心里不由得想起了当初被匆匆送往大同温家的自己。那个时候的父亲,是不是也觉得,他已经有不止一个儿子了,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儿子,嫡长子碍了他的青云路,死了就死了,他不会喊一句冤的。横竖嫡长子的亲娘只是区区商家女,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什么出息,又怎能与当朝尚书之女所生的孩子相比?

    赵陌轻笑了一声,心想:他这个父亲啊,从来都是如此自私无情的脾气,前脚疼爱无比的孩子,转脸说舍就能舍了,眼皮子都不眨一下。这样的人也配做父亲?!

    赵陌的声音冷了下来:“父亲别着慌,祁哥儿一个小孩子,能知道什么?皇上还能与他一般见识?况且兰雪只是后院妇人,她能接触多少机密?连父亲都接触不到辽东军中事务,就更别提她一个后院丫头了。倒是蓝福生,更麻烦一些。如今这人也找不着,他们的同伙更是神出鬼没,算计了二叔,说杀人就杀人……我看这群人分明就是亡命之徒,为达目的是不择手段的。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要把那些北戎人找出来。只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父亲便算是将功赎罪了。”

    赵硕稍稍镇定了些:“你这话有理,只是……我们上哪儿去找他们?!”

    赵陌皮笑肉不笑:“兰雪不是还在父亲后院里禁足么?她不肯招供,父亲为什么就不能狠狠心,用点儿刑?若是您舍不得,不如交给儿子好了。儿子定会让她开口的。”

    赵硕犹豫了一下:“我知道,她前些时候伤得厉害,我为了说服她老实招供,对她宽仁了些,没有逼得太紧。但我也不知道她那些同伙会找上赵砡啊!如今我知道事情轻重了,自然不会再纵着她,只是……交给你审,真的没问题么?你会审问犯人?”他真怕赵陌为了报复,直接把人弄死了,什么有用的口供都没拿到手。

    赵陌挑了挑眉毛:“为什么不会呢?就算我不会,自然有会的人来办。我觉得为了避嫌,咱们还是把人往皇上那儿送的好。皇上的人审问出来的东西,自然是万无一失的。否则,父亲与我审出了北戎密谍的藏身之处,万一派人过去没抓到,会不会有人怀疑我们走漏了风声?若审出来的是北戎密谍不曾在父亲处打探到什么朝廷机密,别人是不是会相信那是真的呢?”

    赵硕明白他这想法是对的,只是心里忍不住哆嗦:“虽说我清者自清,可是……就怕皇上会怪罪下来……”

    赵陌淡淡地道:“皇上是一定会怪罪下来的,但让百余名北戎密谍成功潜入大昭长达十数年,消息传开去,朝廷脸上也无光。这件事未必会公开,皇上就算要罚,也不会罚得太明显的。父亲心里有点数就好了,到时候处罚下来了,你吃了亏,也别嚷嚷。能平平安安保住自己,不失体面,就已经是走运了,实在不好再奢望更多。”

    赵硕神色衰败,失魂落魄地坐倒在椅子上:“我知道……若真能保住体面,不叫外人知道,我自然不会犯傻。”说着就咬牙切齿起来,“这都怪王妃!那个贱人,从来就不肯让我好过!我一定要告到父王面前,让他知道那个女人犯下何等大错!为了个不成材的儿子,连整个辽王府都不顾了!”

    赵陌道:“王妃告密是瞒着王爷的,父亲要追究,她又怎会承认?只会推说是别处泄露的消息。二叔如今在宗人府大牢呢,说是他泄露的口风,谁又能说是不可能?父亲,你去找王妃的晦气,是没用的。不过你放心,消息泄露,王爷王妃也不可能真的能脱身。他们心爱的儿子尚未洗脱罪名,皇上这时候提任何条件,他们都会咬牙答应。而皇上又怎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呢?他看王爷不顺眼,已经有好几十年了。”

    赵硕哈哈笑了,五官有些扭曲:“若真是如此,也算是老天开眼了!他们想要害我,想了几十年,如今总算有了报应!就算我得不了好,他们也别想好过!我就等着看他们的下场了!”

    赵陌看着赵硕仇恨而疯狂的表情,心中平静无比。

    这下,兰雪也到手了。北戎密谍已经几乎全落到他的手中,就只差三两个走脱的人,相信很快就会落网的……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我拿时光换你一世〕〔阴倌法医〕〔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