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战末日三千年〕〔玩游戏刷黑科技〕〔阴阳女鬼修〕〔诸天万界反派聊天〕〔蜜恋百分百:恶魔〕〔美漫修仙实录〕〔主神培养基地〕〔我的星界之门〕〔快穿:这个女配很〕〔最初的寻道者〕〔一切从寻秦记开始〕〔我的冰山美女老婆〕〔低维游戏〕〔小麒麟的世界之旅〕〔权宠之将女毒谋〕〔诸天投影〕〔隐婚100分:重生学〕〔宠妻如命:霸道老〕〔柏林1943〕〔灭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六十二章 条件
    赵陌走出辽王府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擦黑了。若换了是慈爱的祖父母,这时候本该留他吃顿饭的,可如今辽王正在气头上,哪里顾得上这个?没直接把人赶走就算好的了。赵陌自然是只能往别处寻晚饭去。

    不过赵陌并不在乎,他心情挺好的。棘手的事算是解决了一半,剩下一半还是赶紧办完了吧。

    不是他不偏着自家父祖,一来是他与辽王、赵硕都没有什么情份,二来,辽王如今再执掌辽东大权,已经不太合适了。

    辽王因为是先帝亲子,又有元配妻子唐氏的娘家父亲在朝中设法打点,才被早早分封到了辽东的。那地方虽然苦寒,到底地方大,藩王手里也有军权,早日离开了京城那摊夺嫡的浑水,也早日避开生死危机。唐氏父兄都对辽王看得很清楚,知道他不是个为人主君的料子,根本不可能是其他皇子的对手,偏偏又有野心,还蠢到把野心露了出来,若是不把人往远了迁,只怕不用一年,就会成为炮灰了,到时候唐氏还不是得跟着倒霉?

    辽王不领唐家人的情,对元配唐氏更是至今不肯原谅,但有一件事,是连他自己都无法否认的,那就是在年纪比较大的兄弟们当中,就数他曾经参与过夺嫡,虽然未能成事,却还安安稳稳地做着一地藩王,手握大权,富贵安稳的了。先帝膝下的皇子,年长的除了皇帝以外,死的死,病的病,圈禁的圈禁,就没几个有好下场的,年幼的那几个,才算是摊上了好时候,在新君登基之后,为了显示他对手足亲厚,个个都封了亲王,分了封地,眼得一众老哥哥们眼红。辽王虽然与皇帝关系不睦,但这几十年里待在辽东,确实是过得很不错。他一家子在辽东境内说一不二,否则也不会养成两个小儿子那自高自大的性子,长子赵硕也同样不会因为觉得没有了活路,才跑到京城去寻门路了。

    然而,时过境迁。三十多年前的时局,与眼下是截然不同了。

    辽王初到辽东时,身边还有几个能干的副将,以他为主帅,副将们从旁辅佐,也打了几场胜仗,算是立起了辽王勇武的威名,他也顺势得到了辽东军的掌控大权。然而,那几个能干的副将,死了一个,其他人陆陆续续地告了老,还了乡,三十多年过去,将士们已经换了几波人,辽王却还是靠着年轻时候的事迹来镇场子呢。辽东军中的后起之秀,又有几个是真心服他的?厚道些的人也觉得他老了,不如年轻的时候英明勇武了。

    辽王继妃更是与前头辽王元妃不一样,唐氏贤惠,也懂得在军中为丈夫做脸,人情往来,施恩施惠,拉拢人心,缓和矛盾,她都做得极好,因此辽王府上下属官与辽东军中,都是一派祥和。但辽王继妃却是截然不同的作派,待辽王手下的人,从来都是摆足了架子,即使是有意怀柔示好,那架子也依然端得牢。别说施什么恩惠了,她的陪房与娘家亲眷还要跟着来沾便宜贪油水,挤兑老实人,往自己兜里划拉好处,连军资采买,也都时常做些手脚,中饱私囊,军中怨声极大。若不是辽王护着妻子,底下人早就造了反。

    辽王嫡长子赵硕,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哪怕是生母唐氏在军中曾经结下过不少善缘,他被父亲继母打压,自己也立不起来,即使旁人有意助他,又能如何下手呢?

    至于辽王继妃所出二子,则是一个比一个脾气坏。老二赵砡自命不凡,小小年纪就跟在父亲身边摆世子架子,小儿子使鞭子打人没够,军中人等都躲着他们走,能不得罪就不得罪。辽东上下就是辽王一家的私地,得罪了他们,还有什么出路?若是真的不小心得罪了,有门路的还能想法子调出辽东,另谋高就;没门路的,多半就要直接离开军中,回老家种田做生意算了,否则,只怕连性命都保不住,更别提前程。

    辽王本人也许还觉得自己很有威势,把辽东治理得很好。但事实上,辽东军政已经乱了。皇帝心急着想收回封地,不仅仅是为了朝廷威胁,也是觉得这个弟弟做得太不象样,还隐隐有另起炉灶,跟朝廷疏远,互不往来的倾向。就算辽地是辽王藩地,那也依然是大昭的一部分,不能真以为自己就是国中之国了吧?

    辽东是与北戎接壤之地,自打三十多年前的大战,北戎战败,伤了元气,这几十年里休养生息,也渐渐回复了生机。皇帝担心边疆生乱,不想再把国土安全交到不靠谱的兄弟手里,因此才打算要把辽地收回来,另派精明强干的地方官与忠勇双全的武将前去镇守,务必要守好国土,不能再让北戎人有可乘之机。

    站在赵陌的立场,他自己有爵位,有封地,对于辽东的归属,是无可无不可的。反正这个继承权未必能落到他的头上,就算落到他头上了,难道他还真能留在辽东死守边关,带兵打仗了?赵陌自问不是将才,也知道未婚妻秦含真怕冷,不想让她跟着自己吃苦。既然皇帝要收回辽东,那就收呗。他态度配合一些,皇帝还能对他更和颜悦色几分。

    赵陌本来是不想管这件事的,由得皇帝与辽王府讨论去。但如今赵硕惹下了祸事,为免自己受到连累,赵陌也只好跟着操些心了。

    他借着北戎人留下的所谓辽王府“罪证”,以及赵砡主仆杀人的案子,帮助皇帝向辽王提出了交换条件。只要辽王老实交出辽地大权,并配合朝廷官员做好和平交接工作,那些“罪证”和赵砡的安危自然都好说。若是辽王不配合,那就真是对不起了,辽王府自个儿身上也不干净,赵砡更是掉进了北戎人挖好的坑里,不死也要沾上一身泥。辽王府素来对皇帝没多少忠心和敬意,皇帝又何必给辽王府留脸面呢?到时候辽王府一样会受罚,朝廷一样会收回辽地,辽王想要给自己洗白,为儿子脱罪,那都不必做梦了!

    辽王心中再不情愿,也知道自己形势不妙。他再觉得自己冤枉,也明白自己清白不了。为了向皇帝表示一点善意,救出儿子,再保住自己日后的荣华富贵,他是舍不得也只能舍了。辽东,他必须让出来。不过他没有要求保留辽王名号,回京住辽王府度日。他在封地上当家作主惯了,根本不想再长年活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满京达官贵人,无一人与他真心交好。他只求能得一处好些的封地,能保住亲王爵最好,不能,也起码得是个郡王。他还提出了一个建议,让赵陌跟皇上说,将广宁封给他。他日后做广宁郡王,比如今的日子也差不到哪里去。

    他说的广宁,其实是广宁州,位于锦州与奉天之间,原是前朝的辽王府所在地,如今驻扎着他本人辖下的一支直属军队。他在当地原也有一处别宫,乃是他前去巡视时落脚所用,由他亲信主持修建,又得辽王继妃再三修改图纸,修得富丽堂皇。他如果真的被改封了广宁郡王,直接拿这处别宫做郡王府用就行了,住得舒服不说,环境也熟悉。他还能借着广宁州的有利条件,继续维持自己在辽东军中的影响力,哪怕失去了辽王之名,也依然能拥有辽王之实。

    辽王这如意算盘打得响,赵陌也不是傻的。他当然不会当即答应些什么,只道会把这番话原样报给皇帝知道,由皇帝定夺。但他心里有数,皇帝才不会答应呢,随便哪里寻个富一点儿的州县,封给辽王就得了,好不容易夺回来的辽东大权,怎么可能让辽王继续享用下去?

    赵陌觉得辽王大概是在辽东说一不二惯了,真以为旁人都是傻子呢,会上他的当?如今肉在砧板上,哪里还轮到辽王挑三拣四呢?

    赵陌心情轻松地翻身上了马,觉得打铁要趁热,便骑着马,带着一队随从,直接往父亲赵硕的府第去了。

    赵硕躲在家里做了几天缩头乌龟,让人打听外头的消息,心里其实隐隐有些后悔。他躲得太快太干净了,也不知会不会惹恼辽王。辽王可是知道他把柄的,若是赵砡有个好歹,为了给心爱的次子洗白,辽王会不会把他的事给捅出去?但要叫他为赵砡出力,他心里又不大乐意。一来,他是真的没门路可走,没人情可托;二来,赵砡从小没少欺压他,又一心要抢他的世子之位,如今进了宗人府大牢,也是因为自己太蠢,他巴不得赵砡多吃点苦头呢,怎么愿意救赵砡呢?

    看到赵陌来了,他还有些意外,有些讪讪地道:“这几天你都上哪儿了?为父病了,你也不来看看我,整天替人跑腿做什么?你是好心,但也要人家愿意领情才行哪!”

    赵陌也不回答,直接摒退屋中其他人,连甄忠、蒋诚两个也被他支走了:“我还没吃饭呢,请两位管事替我备些饭菜来。”

    赵硕总不能真让儿子在家饿着了,只得给两个心腹使了眼色,示意他们照办。

    等屋中只剩父子俩,赵陌就对赵硕开门见山:“今日我打听到一些不大好的消息,去王府确认过了。二叔那案子只怕真的不太妙。皇上是一向不喜王爷为人的,如今有了机会,自然也不会轻易放过。王妃生怕二叔吃了大亏,瞒着王爷,已经把父亲纳北戎女谍为妾,又收容北戎人在身边为仆的事,都密告上去了。”

    “你说什么?!”赵硕脸色大变,满面惊惶。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