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傲九天:绝色召〕〔腹黑鲜妻:总裁老〕〔纯白之刃〕〔冰棍侠与美工刀少〕〔三线厂子弟〕〔巫师的大灾变之旅〕〔王者荣耀之极限进〕〔逆武丹尊〕〔回到六八去寻宝〕〔王者来袭:男神她〕〔青梅很拽:腹黑竹〕〔草包庶女太逆天〕〔拒爱萌宝贝:大牌〕〔报告总裁,夫人要〕〔凶兽横行〕〔超级驱魔人〕〔后晋霸主〕〔大明1617〕〔遗失在记忆里的爱〕〔拒爱豪门:余太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六十一章 筹码
    辽王仔仔细细地看过那包所谓的罪证抄本,抬头看向赵陌:“这些东西……不是真的!”

    说得没什么底气。

    私卖军粮军械的事,辽王手下的直属部队就有,甚至连他儿子都参与过,他防不住,也没打算拦。他虽然掌握了辽东军权,但想要手下的人忠心为他卖命,怎么可能不给别人一点好处呢?边境承平数十年,如今只有每年几次的小规模战事,耗费不了多少东西。将士们守边守得久了,辽东又是苦寒之地,他们想要生活过得好一些,也是人之常情。

    私下与北戎贸易的事,他本人是没做过的,但他心里清楚,封地里肯定有人做。因为大战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儿了,每年南下骚扰的小股北戎人,也并不是固定的一拨,总有些地方是两国百姓私下里互相交易,北戎人不必动武,就能用牛羊马匹药材或别的土产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倒是更有利于维持边境的和平。除了平民百姓,也有商人会悄悄儿跟北戎人做买卖,甚至有军队的人参与其中。辽王不好伸手挡人家的财路,而且王府里的人与外头商人做交易,后者是把货物卖到哪里去,是往北还是往南,他一概是不问的。他能管的,只是禁止封地里的人把铜铁等物卖给敌人而已,军械更是禁中之禁。但话又说回来了,倘若真有人这么干,他也未必能知道。辽东这么大,焉能保证人人都守规矩呢?近几年他在辽东军中影响力下降,就更不必说了。

    贪污军费,这事儿是说不清的。朝廷每年拨下去的军费都不是足额的,文书上却从来都写了足额的数字,辽王清楚自己不受皇帝待见,在朝中也没什么支持者,对此又能有什么办法?而辽王又希望自己的死忠部属们能待遇好一些,所以军费上肯定是偏向自己人的,对于那些不大顺服他的将士,分发过去的军费自然就要少一些了。而整个辽东军中,又有多少吃空饷的呢?他执掌辽东军大权,尚且说不清,北戎人又如何能知道?只怕是杜撰出来的。

    至于杀良冒功,辽王只能说,自己没做过,但他无法保证别人没做过。因为他并不是没有在军中听说过这种事的,从前也曾因为有属下的小武官心急立功升迁,犯下这等大错,而被他下令处死。明面上他自然要严令禁止,但在地广人稀的边境地带,谁能担保辽东军中所有将士杀死的所谓北戎敌人当中,就没有一个错杀的呢?而如今这些证据是北戎人搞出来的,他们未必知道辽东军是否杀了良,但只要他们想,否认一部分被杀的北戎人身份,坚称后者是大昭平民,辽王又能拿他们怎么办?难道还能让北戎人帮他做证不成?

    综上所述,对于那些证据,其实连辽王自己都不敢保证,手下没有做过那些事。哪怕证据是假的,只要朝廷派个靠谱的人到辽东仔细查一查,包管一抓一把小辫子,还能让辽王无法为自己辩解。他的话说得格外心虚,可又不能承认。因为他如果真的承认了这些罪名,这个世界上,可能就再也没有辽王府了。

    辽王看向赵陌,僵硬着脸道:“这东西……已经呈到皇上面前了?皇上可曾……说过什么?你难道没有告诉皇上,这东西……全都是假的?!”

    赵陌淡淡地看着辽王:“王爷,我离开辽东时年纪还小,何曾涉足过军中事?况且至今已经有好几年了,我一直都不曾回过辽东。即便是我为王爷辩解,皇上也不会相信的。”他顿了一顿,“更何况,皇上就算知道这些东西是假的,又能如何?他若想让这东西变成真的,那这就是真的。王爷该不会以为……先前陈家那边透露出来的消息,真的是无端流言吧?陈良娣在东宫地位再怎么不比以往,她也依然是太子殿下的身边人,总比王爷王妃在外头,消息要灵通一些的。”

    辽王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他明白赵陌这话是什么意思,倘若皇帝有心要处置辽王府,就算东西是假的,它也会变成真的,更何况辽王府本身也不算清白呢?他一向与皇帝关系不佳,又不懂得在朝中结交权臣为臂助,曾经有个长子在御前还算有些脸面,如今也早已失了圣宠,简直就是事事不顺,他哪里来的自信,觉得皇帝不会对他下狠手,不会革了他的爵?

    辽东那么大一块地呢,又有军权,边境承平已久,只怕皇帝与朝廷早就想要把这块封地收回去了,只是没个好理由发作他这个封地主人,怕引起宗室非议而已。如今,这好理由可不就全了么?宗室里的人不会觉得是皇帝刻薄寡恩,只会认为是他们辽王府自作孽!

    但是辽王不甘心,他问赵陌:“就算皇上狠心,你……你既然是我的孙子,难道就不能替辽王府说说好话?!如今你圣眷正隆,你说的话,皇上怎么也能听得进去一两句的,若是皇上不听,那……那太子殿下呢?!他总是愿意听的吧?!”

    赵陌目光微闪,神色渐渐冷了下来,淡淡地道:“王爷,您想让我为哪件事求情?是辽王府,还是二叔?我对于皇家又算是什么身份呢?皇上能怜惜我几分,未必不是看在我孤苦无依的份上,多半也有我识时务的缘故。倘若我明知皇上有什么打算,却还要违逆圣意,即便皇上曾经对我宠信有加,只怕也要心生不悦了吧?万一触怒了皇上,我一人前程事小,误了王府的大事,才糟糕呢!”

    辽王脸色顿时一变,不敢再逼赵陌了。他听出了几分威胁的意思,如今辽王府满头小辫子,赵砡还未洗刷罪名呢,他这个辽王就先地位不稳了,倘若这时候再把唯一在御前还有几分脸面的赵陌给惹恼了,赵陌想求情救人可能没那么容易,但想要落井下石,却是轻而易举的。他与这个孙子还真说不上有什么情份,积怨倒是不少。

    百般思索下,辽王索性一咬牙:“这些所谓的证据,其实你也心知肚明,都是北戎人留下的,不必多想,就知道不可信!这是北戎人的阴谋,他们是要趁机报复我们辽王府,只因辽王府镇守边关数十年,拦住了他们南下的去路。他们陷害辽王府,是图谋不轨!陌哥儿,你要与皇上说清楚这其中的详情,不要让皇上糊里糊涂,做下错事!”

    赵陌抬头看向他:“王爷的意思是……让我把二叔上当受骗的真相,连带我父亲纳了兰雪为妾、收蓝福生为仆的事,也都通通上报么?”

    辽王脸色又是一变,不说话了。这些事若全都上报……只怕辽王府也同样逃不开罪名。

    难不成他们竟然完全无计可施么?!

    辽王面色衰败地坐倒在座位上,心下绝望。

    赵陌这才缓和了表情,温声道:“王爷也不必太过担忧,事情其实并未到绝路。”

    辽王双眼一亮,满怀希望地抬头望来。

    赵陌微微一笑:“只是有些事,是要付出代价的。此番辽王府固然是落入了北戎人的圈套,可若是自身清白,无懈可击,也就用不着手忙脚乱了。既然如此,为了救下二叔,逃过大罪名,王爷少不得要吃些亏。”

    辽王冷静地问他:“若真能救下你二叔,又让王府上下平安度过此劫,些许小亏,吃了便吃了!”

    赵陌淡笑道:“王爷既然这样爽快,我也不卖关子了。您知道,皇上最想要的,就是收回辽东封地,那也意味着您无法再执掌辽东大权了。可是……那不代表辽王府上下便没有了绝路,您完全可以保留辽王头衔,带着全家人回京城久居,将封地大权交回朝廷,又或是另换一处封地,将辽东交回到皇上手里。”

    看到辽王脸上露出的抗拒神情,赵陌又飞快补充了一句:“您若能识相地让皇上心愿得偿了,他又怎会将事情做绝呢?您总归是先帝亲子,皇上的亲手足,哪怕是做给天下人看,做个宗室们看,他也要善待于您和您的子孙的。”

    辽王怔了一下,心中已经领会了他的意思,但目光中旋即流露出怀疑之色:“这些话是皇上让你对我说的?你是帮他做说客来的吧?我好歹也是你亲祖父,为了抱皇上大腿,做这等背弃父祖之事,你就不觉得亏心么?!”

    赵陌神色淡淡:“父亲纳妾、收仆,并非我所能制止,我还吃过那对兄妹不少亏;二叔上当受骗,被卷入凶杀大案,同样非我所愿,事后我也没少帮着打点。我实在不知道自己何时背弃父祖了,只不过是想要挽回长辈们犯下的过错罢了。王爷说我来替皇上做说客,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在为王爷做说客?只是想要在皇上面前为辽王府说情,我手里总要有些筹码才好,否则,又要如何说动皇上高抬贵手呢?王爷若不信我,我也无法。横竖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爵位与封地,辽王府是好是坏,又与我何干?就算是父亲的罪过被发现,我也不会受到连累的,完全没必要吃力不讨好。之所以还在这里废话,不过是看在血缘份上,想要为王爷、父亲与二叔尽一份绵薄之力罢了。”

    他向辽王行了一礼,转身打算离开,那姿态说不出的洒脱,仿佛真的毫不在意一般。

    但辽王却洒脱不了,必须在意。他慌忙叫住了赵陌:“好孩子,是我误会你了,你别走!”他咬了咬牙,“我们可以再商量!”

    赵陌背对着他,停下了脚步,嘴角翘起,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婚心动魄:神秘人〕〔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权路迷局〕〔白雅顾凌擎〕〔重生国民男神:九〕〔最强军婚:首长,〕〔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