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域奇侠传〕〔透视医圣〕〔明穿的蜗牛〕〔魂灯诡局〕〔苏若雪沈浪免费阅〕〔我的绝色冰山总裁〕〔盛宠冥妻:阎君,〕〔玄医归来〕〔官路青云梯〕〔[综]病爱为名〕〔官梯〕〔重生之无限梦想〕〔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影视世界掠夺者〕〔帝少的重生爱妻〕〔张少的独享女管家〕〔战神狂妃:邪帝,〕〔鬼君大人画风清奇〕〔大神别跑,哥罩你〕〔私密关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五十八章 打击
    辽王面无表情地听完赵硕与赵陌父子的话,只简单地说了四个字:“我知道了。”

    大概是他表现得太过平静了,太过轻描淡写,赵硕以为他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忍不住啰嗦道:“父王,您真的明白这件事有多么要紧么?您别以为这只关系到我的前程,整个辽王府都逃不过去的!二弟一心想着与我为难,也不知是发的什么疯,竟然连我的后院都盯上了……”

    不等他说完,辽王就打断了他的话:“若你没有给人留下把柄,今日又何来这等麻烦?!”

    赵硕噎了一下,不情不愿地道:“可是……若非我是辽王之子,这样的麻烦也不会落到我身上了。哪怕是当年……您对我身边侍候的人略上心一些,能让王府总管给我分派人手,而不是由得我自己去收罗人手,也不会出这样的岔子……”

    辽王都懒得跟他多说。自己收罗人手的多了去了,有眼无珠识错了人,把北戎密谍当成是心腹和后院的女人宠信,难道还要怪别人没提醒他不成?

    辽王对长子早已没有了指望,只冷冷地看着他:“我早就料到你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只是没想到,连老二也是个蠢货。你们兄弟一个比一个蠢,哪里象是我的儿子?!”

    赵硕顿时涨红了脸,心中充满了屈辱与不忿。

    辽王接着又转眼看向赵陌,神色缓和了一些:“倒是孙子还象点样子,只可惜……”他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只可惜这个孙子与他不亲,不肯与他站在一边。否则,有这个孙子在,辽王府也算是后继有人。为什么赵陌就不能是赵砡的儿子呢?若他是赵砡的儿子,哪怕是赵研的儿子,辽王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可愁的了。世子之位没有合适的人选,那就直接培养世孙,总比现在这样,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儿子犯蠢,唯一一个还算有点靠谱的儿子又残废偏激更好。

    赵陌对辽王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平静地站在那里,沉默地做出恭顺的姿态来。

    赵硕心中不由得一阵嫉恨,也有几分不以为然。儿子是他的,若没有他,辽王哪里来这么个好孙子?就算赵陌再出众,也是因为象他这个父亲的缘故,只不过赵陌比他这个父亲的运气更好罢了。他生母早逝,没遇着个好父亲、好继母、好兄弟,也没遇上真正有助于他前程的贵人,不象赵陌,有自己这个好父亲在,还能讨得永嘉侯的欢心,甚至能得到皇帝与太子的另眼相看。真是时也,命也。

    辽王当然不会关注长子心里在想什么,他只是起身往外走:“此事我会处理,你们回吧。”

    赵硕回过神来,忙道:“我随父王一同去,总要把事情与王妃、二弟说明白才好!”

    “不用!”辽王头也不回地走了,不用想,他都知道赵硕在打什么主意,八成是想要趁机奚落王妃与赵砡一番吧?就算赵砡犯了糊涂,也依然是他疼爱的儿子,他才不会容许赵硕这样的蠢货趁机打击报复赵砡!

    赵硕讨了个没趣,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转向赵陌:“王爷真的会……帮我们么?他真能制止赵砡将兰雪的事捅出去?”

    赵陌淡淡地道:“看王爷的反应,父亲就该心里有数了。他并没有拿兰雪做文章,将您从世子之位上拉下来的打算。”

    “不对呀……”赵硕面露疑惑,“王爷为什么会如此平静?辽王府里有北戎密谍潜伏十数年,这可不是小事儿,王爷为什么骂都不骂我一句?这真不象是他会干的事。”

    那当然是因为辽王早就知情了。

    但赵陌没有吭声,只是沉默地站立在侧。他可没兴趣再给赵硕机会数落自己。赵硕未必会理解这件事想要解决,是不可能绕过辽王府的,只会觉得儿子将这样的秘密告知辽王,是一种出卖吧?

    赵硕叹了口气,道:“也罢,这件事若能顺利了结,我也不能再留兰雪了。这回是因为关系到辽王府的安危,王爷才会帮我把事情压下去。再叫别人发现,我可未必能有这样的好运气了。我得尽快扫清一切痕迹,彻底铲除那群北戎奸细,绝对不能让任何风声传到宫里!”

    赵陌眨了眨眼,抿了抿唇,低下头不说话。

    辽王来到正院上房外头的时候,正好听见赵砡在与辽王继妃说话:“千真万确!儿子已经命人打探清楚了,那个叫兰雪的妾无论饮食还是行事,都与北戎人十分相象!她身上还有北戎某个部落的印记,您瞧,就是这件衣裳上的这个花纹。儿子问过赵硕府中的婆子,她说好象见到过兰雪身上有这个印记,就在手臂上。这是明晃晃的实证!只要母妃把人叫过来拿下,检查到她身上确有此印记,赵硕就休想再狡辩了!”

    辽王继妃还没说话,辽王已经忍不住了,掀了帘子进门,冷着脸道:“糊涂东西!你这是叫人算计了,差点儿害了我们整个王府,还在这里做梦呢?!”

    赵砡吓了一跳,回头见是父亲,还有些懵:“父王,您说什么?”

    辽王继妃也不大高兴地看向辽王:“王爷此言何异?虽说我们母子不曾与您商量过这件事,但让赵硕滚下世子之位,换砡儿上去,这事儿您是同意了的!要不是一直没找到赵硕的把柄,宗室中各大王府也都不愿意帮我们说话,事情也不会拖到今日还未成事。难道王爷如今又反悔了?!”

    辽王没好气地道:“砡儿一心以为那个兰雪是北戎人,只听一个婆子胡乱说了些似是而非的证据,就认定这是赵硕的把柄,连跟我商量一声都没有,何等鲁莽?!你们可知道,这根本就是个圈套!那个给砡儿的人透露消息的婆子也是北戎奸细,她为什么要故意出卖自己人的消息给砡儿?你等着瞧吧,只要你上告宗人府,说赵硕纳北戎女子为妾,转头就有人告我们辽王府一状,说我们王府失察,纵容北戎密谍在境内肆虐,甚至能把我们辽王府曾经的几次战败都推到这件事上头去。赵硕固然是讨不了我,难道我们辽王府就会有好果子吃?!说不得这一回就连亲王爵位都保不住了,你们还做梦呢!”

    辽王继妃与赵砡齐齐吃了一惊,前者面露惊疑之色:“这……怎会如此?这是北戎人设的圈套?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辽王冷笑:“还能有什么原因?我们辽王府镇守辽东数十年,与北戎人结下的仇还不深么?只要能让我们一家倒霉,他们只是牺牲一两个废了的棋子,又何乐而不为呢?”

    “王爷是说……”辽王继妃不由得一愣,“您早就知道了?!”

    “自然是早就知道了。”辽王没好气地道,“你们整天只顾着骂研儿,根本不知道研儿早就发现了这件事,告知于我。我也派人回辽东去彻查了,已经扫除了一部分痕迹,否则真等到北戎人施展阴谋,陷害辽王府一个失察的罪名,我们连句为自己辩解的话都没机会说!”

    辽王继妃又吃了一惊,赵砡的表情却有些不大好看。他觉得自己似乎被幼弟算计了,赵研是什么时候立下这等功劳的?居然没跟他这个哥哥说一声?!

    辽王看向赵砡:“兰雪的事,你是从何得知的?”他明明命人保密了的,相信赵硕那边也不会蠢到泄露这等要命的机密消息。

    赵砡撇嘴道:“那个兰雪不是自称与蓝福生是兄妹么?蓝福生死得不明不白,他老家的族人知道兰雪是罪魁祸首,又怨恨赵硕被美色所惑,竟对忠仆灭口,因此告到我跟前……”

    辽王只觉得荒唐无比:“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蓝福生也是北戎密谍,他根本就是兰雪的同伙!他哪里来什么老家的族人?除非也是北戎人!”

    “什么?!”赵砡听得呆若木鸡。这意思是……他被耍了?!

    辽王继妃也醒过神来了:“那些北戎人是打算挑拨得砡儿去告发赵硕,然后再设计陷害,把我们辽王府也拖下水,朝廷只会以为是砡儿与赵硕兄弟相争,不会发现这背后还有北戎人在搞鬼……”

    她咬了咬唇,气恼地看向长子:“砡儿这是太心急了,才会被人利用!那些所谓的证据,肯定也都站不住脚,这样才象是他故意陷害兄长的模样。哪怕最后辽王府不会被严惩,砡儿的世子之路也已断绝了。皇上是不会让陷害兄长的人成为辽王世子的!”而辽王府出了兄弟阋墙的丑闻,也要名声扫地,皇家想要降爵也好,惩罚也罢,都有了合理的借口。

    赵砡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不敢相信自己聪明一世,竟然如此轻易就上了北戎人的当。他们是把他当傻子耍么?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还真的信了他们!只是一个在酒楼路遇的陌生人,就能把他耍得团团转,差一点儿就害了自己,害了全家!

    赵砡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抬眼看向父母亲,只觉得他们的目光中满是对自己的失望与厌弃。他忍不住大叫一声,转头冲出了屋子。

    辽王继妃满心担忧:“来人!快跟上二公子!”她看到确实有人跟上了儿子,才回头对辽王道,“王爷,北戎人如此狡诈狠毒,您绝不能轻饶了他们!”

    辽王板着脸道:“这是自然。只是砡儿……也该长长记性了!若不是研儿伤了腿,我真不愿意选择这么蠢的儿子做继承人!”

    他甩袖而去,只剩下辽王继妃在屋中,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面色十分难看。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因为爱你而疼〕〔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