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强者〕〔诡三国〕〔妙手天师在都市〕〔权色隋唐〕〔死亡帝君〕〔终极狼魂〕〔时空道观〕〔你好,少将大人〕〔白银霸主〕〔美女在上〕〔中邪〕〔妖孽狂医俏总裁〕〔上门姐夫日记〕〔头号强婚:军少,〕〔网游之神级村长〕〔九龙圣祖〕〔网游之三国虎贲天〕〔我家古井通往异界〕〔牧神记〕〔网游三国之新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五十七章 黑锅
    赵陌先派阿寿往父亲赵硕府里去了一趟,送些时鲜水果点心,其实就是个由头。等阿寿回了郡王府,过得两三个时辰,赵陌便带着人亲自往赵硕府里去了。

    他一进门,就命手下人将那个北戎奸细抓了起来,另行看管,又把素日与此人来往密切的几个男女仆妇,不管是否真有可疑,也都一并抓起来,押到正院去。

    赵硕闻讯赶来的时候,看到这幅场面,有些不大高兴:“陌儿,你这是做什么?即便我府里的人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也用不着让自己的人亲自动手吧?跟父亲说一声,父亲自会替你做主。”

    赵陌心知父亲如今就只剩下这点自尊了,也不与他争辩,直截了当地指着那个北戎奸细道:“这婆子很不象话,父亲可知道她都跟外人说些什么?明明是外院侍候的,却整日跟人说兰姨娘生得什么模样,爱吃喝什么,身段儿如何,身上有何标记,这也是她一个粗使婆子能议论的?更别说是胡乱说与外头的闲汉!若父亲觉得儿子拿下她,很没有道理,儿子无话可说。”

    “你说什么?!”赵硕勃然大怒,“此话当真?!”他恶狠狠地看向那名婆子。后者大吃一惊,缩了缩脖子,便立时哭喊:“小的冤枉!小的冤枉呀!”

    赵陌冷哼:“你还敢狡辩?阿寿亲耳听见你与人这么说的,就在后门外!若不是他奉我之命前来给父亲送东西,离开的时候绕到后门处探望故交,也不会正好撞见你与外人胡言乱语!我已经命人将那闲汉拿下,连证人都找到了,你想要继续哄骗世子?做梦!”

    那婆子眼眸顿时一缩,她深知自己今天并没有跟任何人说什么兰雪的闲话,因为她早在昨日和前日就已经说完了,那辽王府派来的所谓闲汉,既然得到了答案,今日也不可能再过来,赵陌却说手下人亲眼目睹了她与闲汉交谈,分明是在撒谎!可是……她要如何辩解自己没有这么做?因为之前她为了去与自己人碰头,曾经在人前消失过一段时间。为了隐密,她故意瞒过了世子府中所有的人,这也意味着无人能替她做证。这可怎么办?她根本没办法说实话,难不成真要背了这个黑锅?!

    虽然……这其实本来就是她的锅。

    然而更让她惊慌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赵陌手下的阿寿在世子府里寻了两个婆子出来,都是前不久才调到后门去看守的。她们能证实,前院这名婆子前些天确实在后门与一个男子交谈,她们隐隐约约听见她说的是兰姨娘的闲话,好象就是爱吃什么东西之类的。兰姨娘在府中已经失了势,连她生的小少爷都跟着失了宠,哪里还会有人替她鸣不平?两个婆子自然是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了。若不是赵陌的人来问,她们又知道赵陌如今的权势地位不同以往了,还不会把实情老实说出来呢。

    两个婆子的证词似乎证明了赵陌的话是真的。赵硕也顾不上核对那前院的婆子到底跟闲汉说了些什么了,只觉得有一条能对上的,就证明其他也能对上,这婆子确实犯了罪该万死的大忌!一想到有外头的闲汉知道了他的女人身上有什么印记,还放在嘴里来来回回地议论,赵硕心中瞬间点燃了怒火。

    他一脚踢向那前院的婆子,便要喊人拿鞭子来,却又听得儿子赵陌在旁添油加醋:“那几个与她素日交好的人,似乎也没少说兰姨娘的闲话。虽说兰姨娘确实有错,但父亲后院里的人,怎能由得这些下人胡乱说嘴?这不是我们宗室门第该有的作派。父亲府中的下人都是怎么调理的?怎能连规矩都不懂呢?!”

    赵硕不由得气闷。他府里的下人已经有好几年没大变动了,但前些时候不是发现了兰雪可能是北戎女谍么?她身边的人也不清白,查来查去也查不到什么有用的证据,为了保险,只好将侍候过她的人都给撵了。没想到府里的下人,就算不是北戎奸细,也老实不到哪里去!如今小王氏大归,兰雪被禁足又在养伤,马梅娘倒是接手了一些府中事务,却只在后院的小事上拿主意,前院的事是压根儿不管的。赵硕觉得自己是个爷,怎么好管这些家中琐事?只一味倚重手下的心腹,没想到竟然还是出了娄子。

    赵硕只能转身去骂甄忠他们几个:“如何管的家?!如何调|教的下人?!”

    甄忠他们几个只能自认倒霉。其实他们各有职司,自打蓝福生被撵,府里的内务基本就是甄忠在管,他一个人分身乏术,近日家中又有事要忙,哪里忙得过来?如今出了纰漏,也只能老实认罪了。

    这时阿兴走了进来,在赵陌耳旁低语了几句,赵陌挑了挑眉,看向父亲:“真是巧了。那个与这婆子搭话的闲汉,竟然是辽王府出来的。有人说,他是二叔手下得力的人。”

    “你说什么?!”赵硕气得脸都歪了,“赵砡又想做什么?竟然连我后院的女人,他都敢打主意了?!”

    赵陌强忍住笑意,一本正经地说:“这事儿不是小事,父亲,只怕二叔并不是冲着兰姨娘的美色而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美色,难道……”赵硕忽然顿住,想起兰雪身上那个要命的秘密,他脸色顿时大变。

    赵陌知道父亲如今肯定顾不上这跪了一地的下人了,便示意甄忠:“把人都押下去吧,各打二十板子,今天就送到庄子上去,不要让他们胡乱走动,或是见外人,免得传出不该传的风声来。”

    甄忠犹豫着看了看赵硕,便领命押着人走了。他如今也看清楚了,真正有望成就一番事业的不是赵硕,而是赵陌,赵硕还需要仰仗这个儿子呢。赵陌在这件事上真是为了赵硕着想,他做下人的,当然不能拆主人家的台。

    等屋里的人都退了下去,只剩下赵陌父子二人,赵陌才轻声问赵硕:“父亲,兰姨娘的事儿,您到底是怎么想的?明知道她是什么身份,为何还要轻轻放过?您就不怕外头的人知道了她是谁么?!”

    赵硕深吸一口气:“我当然知道个中风险!可是……”他顿了一顿,“兰雪的同伙还在外头,天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会落入官府手中?万一到时候他们供出我来怎么办?为了逃过失察的罪责,我就只能指望提前一步,从兰雪口中打探到更多情报,好助朝廷将那伙北戎密谍全数拿下,方能将功赎罪。但兰雪不肯说,我又怕用了刑会叫她的同伙知道,私下做出什么事来……没办法,我只好暂时禁了兰雪的足,等她的伤养好了,我再拿她做个诱饵,引她的同伙上勾。到时候,我肯定要借用你手下的亲卫,你可别推托才是。”

    赵陌明白赵硕的用意了,不置可否,只道:“父亲想得虽好,但事情怕是由不得您再犹豫了。如今二叔派了人来打听兰姨娘,只怕是察觉到了什么,万一他不知轻重地捅到朝廷上去,父亲要怎么办?”

    赵硕的面色渐渐苍白起来,他有些六神无主:“那……那我该怎么办?!”

    赵陌给他出了主意:“我们直接去对王爷吧?与他说明事情轻重,他会管束好二叔的。”

    “什么?不行!”赵硕的脸色再次大变,“王爷一心要让赵砡抢走我的世子之位,怎么可能会甘心帮我的忙?他只会恨不得我早点儿死!”

    赵陌斩钉截铁地道:“若不告知王爷,父亲要如何阻止二叔胡来?他们马上就要离京了,不赶在他们动身之前,将此事做个了结,难不成父亲真要冒着秘密被泄露出去的风险?!您心里应该清楚,若是二叔不管不顾地在离京之前捅开兰姨娘的秘密,您的世子之位定然不保,而他……自以为能得到世子之位,实际上却是一场空。因为兰姨娘的存在,不但对父亲您是威胁,对王爷也同样如此。若说您失察了,辽王府同样失察。若说您这里有了泄密的嫌疑,辽王府又能清白到哪里去?父亲,您虽然早早搬出王府,自立门户,但在世人眼中,你还是辽王世子,是辽王府的一份子。您出了事,辽王府也是逃不过去的!二叔未必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王爷却不会犯糊涂!”

    赵硕眼前顿时一阵恍惚,冷静下来想了想,似乎……长子的话还是有道理的?

    他要不要听儿子的话?把自己的把柄往父亲辽王手里递呢?

    赵陌又低声劝他:“此事必定离不开王妃的纵容。王妃是妇道人家,见识有限,不知道其中要害,二叔又年轻,做事更不懂分寸了,但王爷却是知道的。父亲与我可以私下与王爷说明事情轻重,这可不是世子之位该归谁所有的问题,而是关系到辽王府上下的兴衰存亡!”

    赵硕愣了一愣。向辽王告辽王继妃的黑状,让他知道自己宠爱了多年的这个女人有多么愚蠢么?就连她生的儿子,也不是什么聪明人……这个主意不错。赵硕虽说如今过得不大顺,但能看到老仇人过得更凄惨,他还是十分喜闻乐见的。

    他要把前院婆子一并带到辽王府,做个人证,赵陌却道:“这婆子狡猾得很,方才就不肯承认,若是她坚决否认,我们如何下得了台?只把实情告知王爷就是了,要什么证人呢?反正王爷去问二叔,二叔肯定不会撒谎。”

    赵硕觉得也对,便与儿子一道出门,趁着天还未黑,先往辽王府去了。

    他根本不知道,他们一出门,府中侧门处便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厮走了出来,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一圈,然后快步穿过横巷,前往附近人潮聚集之处。

    他前脚刚走,阿兴便带着几名打扮低调的护卫,从黑暗中现身,迅速紧跟了上去。秦楼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