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未来老婆召换权〕〔绝美总裁的妖孽保〕〔魔性手游〕〔刀碎星河〕〔我的地产商生涯〕〔水墨田居小日子〕〔我的女人你惹不起〕〔盛唐高歌〕〔道术达人〕〔万界科技系统〕〔暗流之门〕〔穿越未来之当家做〕〔全职选手〕〔清穿之四爷皇妃〕〔追凶者〕〔幻想次元掠夺记〕〔凰动天下:惊世大〕〔屠天神皇〕〔唯一法神〕〔灵域兵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秦楼春 第三百四十九章 推托
    吴少英知道了赵陌的来意,就不由得苦笑了。

    他原本对赵陌还有些看法,但这些日子以来,看到赵陌对秦柏牛氏夫妇的敬重和亲近,看到赵陌无论有多忙,都会尽量挤出时间来看秦含真,也不由得被赵陌的用心感动了。只要有真心,即使赵陌小小年纪就盯上了秦含真,千方百计求娶到手,那也是他诚于心,笃于行呀!这样的执着,无论年纪大小,都是令人敬佩的。

    吴少英反省自己,其实他对表姐关蓉娘生出情愫时,也没比赵陌当初大几岁,可他就是太过怯懦了,自认为配不上表姐关蓉娘,一直不敢表现出来,哪怕是听说了秦家来提亲,他也不敢吭一声。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为自己的感情争取过。相比赵陌,他真的是个胆小鬼,又有什么资格去说赵陌的不是呢?

    吴少英对赵陌改了观,待他的态度便也和善了许多。哪怕不可能真的毫无芥蒂,至少说话时已经少了防备,也愿意与他说些心里话了。

    吴少英对赵陌道:“老师师母都一直在操心我的婚事,师母更是担心我将来无人养老送终,他们都是为了我着想。我只因私心任性使然,迟迟不肯婚配,令老师师母这把年纪了还要为我担忧,都是我的不是。如今师母催我尽早考虑婚事,也是希望让我告诉她,想要娶个什么样的媳妇,她老人家好替我去相看。只是这样的事儿……叫我如何说呢?我在京城停留的时间也不长,未来会在何地任职,更是未知之数,怎么好在这时候说亲?万一没谋到个好缺,岂不是连累了人家姑娘?”

    赵陌心道这些都是借口。真有心要在京城说亲,两三个月的时间也够用了。吴少英的年纪虽大了些,却是初婚,又是官身,前程看好,身家也不穷,只要不是非高门大户、官宦人家的千金不娶,有的是中等人家的女儿愿意嫁。以秦家在京城的亲友人脉,只要一放出风声,还怕没消息送上门?定亲、下聘也能一并解决。若是不求婚礼风光,连迎娶也一并办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至不济,也能先定下亲事,再挑个吉日,把新娘送到任上完婚。否则,在京城的时候不方便说亲,到了任上又说不方便说亲,那岂不是吴少英这辈子都不方便说亲了?再没有这样的道理!

    不过,赵陌也知道吴少英的心事,并不明白,只劝他道:“祖母她为表舅着急,表舅心里也明白她的苦心。眼见着她如此担忧,您若没有实在不能娶妻的理由,不如还是让她老人家宽宽心吧?您只管说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妻子,列出条件来,让祖母替您打听去,您得了清静,祖母也能安心。若是到您得到调令离京上任,祖母还未能替您说下一门合适的亲事,那也不是您的责任。您到了任上,也不方便托人做媒,倒是祖母还可以继续在京中替您相看。等有了合适的人选,写信跟您说一声,您若是信得过祖母的眼光,就把事情尽托给她,然后在任上等着祖母把新娘子给您送过去,也是一样的。无论到时候您是在何地为官,又任何职,前程是好是坏,自有慧眼识英豪的好女子来配您。至于那些会担心被您连累的,祖母原也看不上。”

    吴少英没想到赵陌会这么说,犹豫了一下,苦笑道:“这样不妥,岂不是枉费了师母的一片心?况且她老人家好意为我相看,我却连个准话都不能给,也太轻慢了,没得让师母为我得罪了人,日后亲友间不好相见。”

    赵陌心道若真怕牛氏为他得罪了人,为什么不直接把婚事答应下来呢?难不成他还真的一辈子不娶妻了么?

    但赵陌没把这话说出口,只道:“若是表舅担心祖母为您相看好了姑娘,却又要另想法子推托,不如就在这娶妻的条件上做点手脚,提得略苛刻一点儿?只要能糊弄住祖母,让她老人家觉得您这条件提得有理,她自然不会多说什么。条件苛刻了,适合的人选就少,祖母又不是交游广阔的,没那么容易在这几个月里寻到合适的人。等您离了京城,往外地赴任,只说离得远了不方便,打算在任上另托人相看去,祖母便也打消主意了。”

    吴少英沉默着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也不妥。叫外人知道了,岂不是要说我眼高于顶,眼里没人了?况且,条件苛刻些,万一真找到合适的人了,便不好再推托的。师母费尽心力为我相看,最后我却只能婉拒,也是辜负了她的一片心。倒不如别开这个口的好。”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赵陌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劝吴少英:“表舅究竟想要找个什么样的妻子呢?您只管说出来,让祖母替您打听去,也就是了。哪怕花上个三五年,总有找得到的一日。您一直这般拖着不肯成亲,也不是法子。即使这一回让您躲过去了,您总有任满回京的一日。若不能在那之前,把婚事定下来,怕是祖母又要再啰嗦一回。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吴少英不说话了。

    赵陌想了想,又道:“也罢,您要是实在不乐意娶妻,那就得另寻借口了。要么……就推说金陵那边的旧上司有意为您牵线做媒,只是还未说定,您不好往外传?最好是借已经离开金陵赴别处外任的官儿说事,到时候只要再请黄大人帮着证实一句,师母那边便也有交代了。表舅这几年与黄大人在一处共事,不是相处得很好么?私交也不错。请他帮您说一句话,只道确有其事,想必不难吧?黄家姑娘也不曾嫁人,黄大人能体谅妹子,想必也不是拘泥的性子。”

    吴少英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古怪,他咳了一声:“这样……不大合适。黄家与秦家是亲戚,若是日后叫老师与师母知道真相,岂不是坏了他们亲戚间的情份?”

    这有什么好坏情份的?在金陵的时候,因为太子的缘故,秦柏夫妻与黄晋成夫妻相处得挺好,但说到底,秦柏面对黄家人时,一向是觉得很尴尬的。黄家人面对秦柏,也有些不自在。因着秦柏与黄晋成有了私交,再加上太子与两家的关系,还有秦家长房从中转寰,这些年,每逢年节,永嘉侯府与黄家亦有礼尚往来,但那都是面上情罢了,根本算不上亲近。黄晋成也是如此,在金陵时,他可以放心跟秦柏来往,回到京城却又是另一回事了。他若愿意在吴少英的事情上帮忙说一句话,事后不管是真是假,秦家人都不好再寻他确认的。即使将来真相暴露了,秦柏与牛氏难道还能为着这点小事,就跟黄家闹翻了不成?太子还在呢,总要看太子的面子。本来就是面上情,又谈何坏不坏的呢?

    赵陌为吴少英出了好几个主意,都被他拒绝了,也不由得开始头痛起来。赵陌不明白吴少英为什么要拒绝这些提议?明明每一种都足以应付牛氏,又不会让大家脸面上太难看。莫非吴少英宁可被牛氏催婚,也不乐意在这些事上做假?这倒是他身为秦柏门生的一片真心。人家都这么真心了,赵陌自省不该弄虚作假,便索性不再替他出主意了。

    不过赵陌也提醒了吴少英一句:“表舅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婚事吧,祖母没那么容易消停的。若是表舅有兄弟子侄,又或是与族人关系融洽,可能祖母都不会为您这么着急。可如今您这样的情形,将来要是真没个儿女,能指望谁去呢?即使是要从族中过继子嗣,也未必能找到靠得住的人选。要不……您收一两个学生,带在身边教导?只要您日后跟前有人侍奉,祖母也能少担心一些。哪怕是让祖父祖母两位老人家安心些呢,您也该让自己身边多添些人气。不过您放心,不管您将来有没有子孙门生,含真总是不会丢下您不管的。大不了将来您致仕了,就到肃宁来养老。肃宁不大,也不算繁华,但我与含真事事都能做得了主,好歹不会让您受罪就是。”

    吴少英不由得哑然失笑,笑完也又陷入沉思。

    他是不是真的太任性了?竟然已经到了表外甥女和未来的表外甥女婿都要许诺给他养老的地步了么?其实,娶妻之事,他心里下不了决心,但收个学生或是养子,却是没问题的,世上有的是孤苦无依却又品性温厚的好孩子,带在身边,全当做个伴了。

    吴少英拿定了主意,谢过了赵陌,心里倒是有了底气,即使再遇到牛氏催婚,他也淡定了许多,没先前那么犯愁了。

    赵陌则回头对秦含真道:“表舅似乎并不是铁了心的不肯娶妻,就是心中仿佛有什么关碍,让他迟迟下不了决心。”

    秦含真心想,那关碍说不定就是关蓉娘之死了。她暗暗叹了口气,对赵陌道:“只要表舅心里有松动的意思,就算这一次无法说服他,总有能说服的一日。我看他平时都是独自生活,身边未必有人能劝得了他,得想想办法,安排一两个能照顾他饮食起居的人跟他上任。这人要是还能时不时劝说他几句,让他放宽心,就更好了。其实他年纪也不是很大,只要身体保养好了,再耽误几年才娶妻,也拖得起。”

    赵陌讶然,心想吴少英这年纪,再过几年都能做祖父了,这还叫年纪不是很大?

    不过他也没有反驳秦含真的意思,只道:“他与你一向亲近的,你可以多开解开解他。不过……”他顿了一顿,“他与黄晋成大人那边,不知是怎么了,提起黄大人时,表舅的表情似乎很古怪,叫人心里想不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